桂林「錢雲會」200村民抬屍到公安局抗議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2011年11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11月26日,桂林靈川縣古東鎮古東村近二百村民抬著他們從醫院搶出來的村長秦小連的屍體,突破警方的包圍,中午時分趕到縣公安局前抗議,要求公安局調查村長前一天晚為躲避警方追捕過程中「意外死亡」的真相。

27日凌晨3點左右,當地出動數百警察清場了,將縣公安局門前請願的村民們抓到大屋鎮某渡假中心,目前他們的聯繫電話都處於關機狀態。

據死者妻子唐女士說,屍體停放到靈川縣公安局門口,但警方拒絕她進入公安局,她感到氣憤。作為當晚的當事人,她認為公安局最應該跟她取證,瞭解整個過程和其中的有關疑點,目前官方做法有故意掩蓋真相。

唐女士和村民代表都認為,秦小連的死跟該村強徵地有關,之前警方曾公開揚言要搞死秦小連。


11月25日晚,桂林靈川縣古東鎮古東村村長秦小連躲避警方追捕過程中「意外死亡」,26日中午,近二百村民抬著從醫院搶出來的屍體,趕到縣公安局前抗議,要求調查真相。(知情人提供)

公安抓人秦小連跳樓逃 妻子描述過程

死者的妻子唐女士告訴記者,11月25日晚她跟丈夫秦小連入住桂林市建桿路上的東岸商務酒店六樓601房間。

她說:「晚上10點48分,有公安敲門……我老公想跑,我說六樓跑甚麼,抓就抓了,大不了關二、三年。他說『抓還是小事,就怕被他們打死。』他就跑到窗外空調那躲著。當外面再度敲門時,我就開了,他們一進來就說,抓住他搞死他。

「我老公在那聽到可能緊張了,就借外面的平台一層層往下跳,往街上跑,而那些公安在房間看不到他,就往外跑想去抓他。其中一個公安留下來看住我,不讓我出去。那些公安剛到六樓樓梯口的時候,底下公安打電話來說,抓住了。再過來五分鐘左右,又打電話來說,躺下了。

「後面就一直沒有音訊。我一聽他們說躺下了,我就怕,求關我的公安:『你讓我去看一下,確認一下好不好,我又沒有犯法,你為甚麼關我?』對方回答說:『你給我老實一點。不然連你一起打』。我就不敢吭聲了。

「過了大概二十分鐘的時候,下面又打電話來說,不動了。他就帶我到大廳,坐在那裏還是不讓我出去看。又等了一會,我求他們讓我出去看一眼,我說:『已經過去四十多分鐘了,萬一出事你們負的起責任嗎?』

「那兩個公安不讓我動,只是一個勁問我老公穿甚麼衣服、鞋子。後來又從外面來一位警察,問我老公穿甚麼衣服,並帶我去現場看我老公。我原以為就在賓館的門口,誰知道我老公還跑了一條街道,離賓館很遠。

「他當時在那一個樓梯間的小房子地上躺著,當時還有呼吸,我到的同時,救護車才到。我當時慌了,就借旁邊的一個警察的手機通知家人,然後我讓警察跟我一起去醫院,當時那個警察說:『你去先,我隨後到』。從我老公去醫院一直到現在,他們幾個相關的警察一個都沒有再出現,就這樣跑了。」


11月25日晚,桂林靈川縣古東鎮古東村村長秦小連躲避警方追捕過程中「意外死亡」,26日中午,近二百村民抬著從醫院搶出來的屍體,趕到縣公安局前抗議,要求調查真相。(知情人提供)

涉案警察全跑掉 家屬責疑死因

「在醫院搶救了大概二十分鐘左右,就發病危通知了,當時救護車上他還有意識,我喊他的名字,他就張大嘴喘一口氣。」唐女士說。

唐女士認為丈夫秦小連死因可疑,涉案警察事後舉動不正常,她說:「不知道他們為甚麼要跑,所以我懷疑我老公是被他們打死的,不是跳樓摔死的。如果是跳樓摔死的話,那應該當場就摔死了,為甚麼還跑離我們住的那家賓館的另外一條街道,並且是街道旁邊有一棟老式有卷閘門的房子,進去有一個樓梯間,我老公就躺在那個房間的地上。」

她認為從聽到警方說抓到了——躺下了——不動了,整個過程大概有四十分鐘左右,為甚麼警方一直不讓她去看,為甚麼不讓救護車早點來?她說:「就算你沒有打我老公,那你也不應該跑,你應該陪我上醫院,把這些事情都弄清楚,是不是?作為公安部門的執法人員,你們為甚麼要跑?」

她還表示,死者頭上看不出任何傷痕,而且腳上也沒有甚麼明顯的傷痕,就是死者的手腕和左邊靠肺部有一塊紫色的瘀血。如果他是跳樓摔死的,為甚麼頭部沒有一點傷?

據介紹,三年前秦小連與他人打架造成對方「輕傷」,被網上通緝,但沒有任何人追查。今年二月秦小連當選村長,替村民說話,得罪開發商和當地政府。他們開始追究其三年前的案件。數月來當地警方一直抓捕秦小連未成。

唐女士說:「第一次公安局來抓人的時候,沒有抓到,就放狠話:『下次叫多幾十人來搞死他、踩死他。』前幾天政府有人到村子,古東鎮的副鎮長拍桌子說:『秦小連當村長我堅決不同意,他只要敢露面,我們馬上就抓他,不是我抓有人抓。』」

搶屍體衝破公安攔截 縣公安局門前抗議

唐女士介紹,今天他們把屍體放到公安局門前,有上面領導出面了,但縣公安局就不給她進去,不給她機會把昨晚的過程說出來。「你們要取證,你要讓我進去,我是直接證人,最清楚。但他們只找我大哥、二哥、叔叔等進去談,為甚麼不找我談?」

公安局跟她的大哥等人說,要麼把屍體拿去解剖、要麼將屍體放回醫院的冰室,其他甚麼也不談。但她認為,公安對直接證人都不取證,官方根本不可信,她拒絕了官方的要求:「你們要把我老公屍體拿走,如果一拖進去了,就永遠沒有出來的機會了。」

她還說:「今天我老公的屍體就是從醫院裡搶出來,是我們一家人、親戚、朋友攔著警察,我們把屍體直接拉到縣公安局門前,我們要想討回公道,希望媒體也能為民做主。他們很早就派警察守住,不想我們把屍體拉出來,不想讓大家知道縣公安局有那麼黑。當時幾個現場的警察雖然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但我能認得出來。」

村民為自己好村長討回公道

秦小連的妻子和古東村的村民認為秦小連的死跟該村被強徵地有關。由於開發商沒有如期付給村民應有的補貼,秦小連帶領村民阻撓開發商的二期工程,他就成了當地官員和開發商眼中釘,對方公開叫囂要「搞死」他。

古東村一位在抗議現場的村民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們被強徵的地上開發商已將房子建好,但是村民的補償款至今還沒有到位。目前存在四個主要問題,第一,當年的徵地手續不齊全;第二,當地政府和開發商強行征了他們80多畝的水稻良田;第三,今年二月份村裡新選的村長,政府干涉不同意,不給蓋公章;第四,開發商建排污二期工程,要求新村長簽字,他沒有簽,認為這個二期工程的補償20萬應該分給村民,但是現在其中部份已被侵吞了。

村民表示,當地政府也知道這個事情。原先的那批村委會也對他恨的要命,所以他們就派公安抓他。「他為村民爭取這二十萬是很正常、應該的事,為甚麼官方還要抓他?很明顯是識破他們的陰謀了。而且我們全村人都認為村長死得太冤,(這件事)沒有公道,我們要為他討還公道。他是我們的好村長。所以今天整個村都出動了、差不多來了200多人。」

唐女士也說:「村民之前為了土地強徵去抗議,當地公安又打又抓人,所以這幾年村民都不太敢動了。今年我老公站出來,帶領整村的人跟他們干,大家都很齊心。我老公說:『要麼不做,要做就把村上搞好,大家一起繁華起來。』但地方官員以為只要買通幾個人就行了,偏偏我老公就不吃這套,不跟他們合作,他們很惱火,就想把我老公往死裡搞。」

當地一個知情者也向大紀元記者披露,政府官員曾經試圖以5,000元買通死者,但死者就不吃這一套,還將該事告訴了村民們。悲劇發生後,他們當地人認為這是桂林的錢雲會案,同樣是為村民維權,遭到不測。

政府清場 死者親屬手機全部關閉 網上封帖

深夜古東村村民依然在縣公安門前繼續抗爭,記者採訪過程中,還不時聽到村民們燃放鞭炮聲,表達他們的不滿。

27日凌晨2點左右現場傳來公安準備清場的消息。 3點左右,當地出動數百警察清場了,將縣公安局門前請願的村民們抓到大屋鎮某渡假中心,當記者發稿前,再聯繫他們,一些相關人的手機都處於「關機」狀態,無法聯繫。

昨晚桂林人論壇有人把這個消息剛放上去不久,原帖就被屏蔽,只留了一些跟帖。

記者致電省公安局,由於是週末,值班女警察告訴記者,今天領導已經在著手處理這個事情,但是結果怎麼樣,他們也不清楚。

根據知情人提供的線索,記者致電一個當時事發現場的警察,他告訴記者自己是120救護人員,不是警察,當時他們到現場時,幾個相關的警察還在,但是秦小連已經昏迷了。他說這個事情跟縣東郊派出所有關。但死者的親屬認為這是縣公安局派人抓死者的,死後再由地方派出所出面介入。

中共官方中新網26日夜間10點29分網上發消息說「靈川一網上在逃人員逃避抓捕墜樓身亡」,並稱秦小連在公安民警進入其下榻的酒店前逃脫,之後在距酒店約80米的第三棟居民樓天井地面被發現墜落,經桂林181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報導還稱,桂林市公安局迅速成立調查組,經初步認定,秦小連繫逃避抓捕高墜死亡。

上訪村長錢雲會

2010年12月25日聖誕節,浙江省樂清蒲岐鎮寨橋村村長錢雲會被一輛重型工程車壓斷脖頸,淒慘無比。當地曾有數名目擊者表示看到「村主任是被人抬起,扔在工程車前輪下壓死。」在當村長的六年時間裡,錢雲會為徵地事情不斷上訪,先後三次被投入看守所,近四年的時間是在監獄裡度過的。事發前二十多天,錢雲會受到死亡威脅,晚上不敢在家睡覺,事發當天,據說他接到鎮長的電話後出門,不久慘案就發生了。事發後,村民為保護現場,多人被抓,屍體被大批警察搶走。官方至今認定是一場普通的交通事故。

(責任編輯:謝東延)

相關新聞
上訪村長夫婦給胡綿濤總書記的公開信
上訪村長被碾斷頸 村民疑圈地殺人
徵地拆遷悲劇不斷 六旬村支書自焚身亡
上訪村長被車禍現新證人 女兒:爸爸被害死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再訪密西根演講 雙方爭奪激烈
【珍言真語】馬仲儀:港康碼將上路 免檢有漏洞
【遠見快評】司法部查亨特說明3點 五中釋信號
車評:雙色多變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聞看點】備戰總動員?五中公報洩習近平心頭患
【拍案驚奇】美大選「神算」開口 中共甩鍋新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