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人生的殿堂——訪丹麥卡波島人民高校

吳馨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11月09日訊】在丹麥有一種名稱非常特殊的學校,中文直譯叫「高校」(Højskole)。但它不是高中,也不是大學,而是介乎於兩者之間的一種大眾成人教育,入學沒有門檻,畢業也不獲文憑。

卡波島高校校長

在靈福瑤(Limfjord)岸邊的四季福城(Skive),森林掩映的地方,有這麼一所高校:卡波島高校(Krabbesholm Højskole)。帶著對丹麥人民高校的好奇,對卡波島的莫名嚮往,我敲開了這所古老與現代並存,設計產品,也設計人生的學校之門。

在路標的指引下,順著鋪滿秋色的林間路,我逕直來到了由丹麥傳統莊園改建的卡波島人民高校主樓(建成於1565年)。推門入室,拾階而上,一位滿頭銀髮、慈祥的長者出現在我面前,身著深藍色套衫,樸素中透露著智慧。不出所料,這位就是在電話中聲音平靜祥和的校長芬斯汀(Kurt Finsten)先生。


校長芬斯汀(Kurt Finsten)先生(攝影:吳馨/大紀元)

我被帶入校長辦公室,古老的建築格局,室內寬敞明亮的現代風格,讓我有豁然的感覺,心裏不禁被甚麼東西觸動了一下。這裡哪怕是隨手擺放的一件物器,都充滿了靈氣,燈和椅的形狀與顏色都充滿了奇想。校長邀我在窗前的小桌邊,一把有稜角的椅子上落座。窗台上放滿了椅子的模型設計作品,吸引著我的眼球。我不是個很懂設計的人,但這裡的每件東西似乎都在傳達著一種信息,我覺得非常有意思。

專業的藝術學堂

校長在我對面入座,當我做了自我介紹並說明來意後,校長開始講述他和卡波島的故事。

20年前,卡波島高校學生僅剩13人,學校面臨關閉。而當時身為藝術教師的芬斯汀任職多家大學,經常奔波在各大學之間,又恰逢女兒降臨人世,正需要有安定的工作地點。於是機遇使他立即走馬上任,來到卡波島高校擔任校長。在這裡,他和家人獲得了安定,而高校更因他的到來,重新煥發了生機。

芬斯汀所學的專業包括藝術、建築、設計和文字藝術設計。走馬上任後,他將卡波島高校的教育特色定位在這幾門他專長的領域,並利用他的關係網,為學生創造一個非常專業並自由開放的學習環境。常有丹麥頂尖設計師,甚至全球知名設計師來演講、教課。在這種活躍而自由的學習氛圍中,學生們的設計思路不斷拓寬。因為這裡沒有大學的考試,學生們的設計過程沒有任何功利性的壓力,反而充滿了面對自然迸發出原始的創作靈感。學生的作品充分體現著個人的閱歷和人生觀,並在這裡得到了錘煉和提升。校長用我們所坐的椅子扶手給我舉例說明:扶手與坐墊之間彎曲的角度、扶手本身是否要圓弧、圓弧的彎曲度,都能體現一個人的性格、人生觀及審美觀。而在創作過程中,同學們之間的相互交流討論,能夠拓寬每個人的視線,打破自己固有的框框,達到更高的設計境界。

這些富有特色和生機的專業教學,使得卡波島高校學生數量成倍增長,如今該校宿舍的108個床位全部住滿,排隊報名等候的還大有人在。

人生的學習殿堂

「首孝弟,次見聞。」這是中國先哲通過《三字經》告訴後人,做人修身為先,做學問在其次。中國的傳統教育就基於這樣的理念。而丹麥的高校教育亦有異曲同工之妙。

技能方面的專業培訓固然是吸引學生的主要部份,而丹麥高校另一重要的任務,也是其精神靈魂所在,那就是人生觀的學習。在卡波島高校,他們是如何開設這堂課的呢?

首先,每一位學生必須吃住在學校。同學老師共同構成一個大家庭,校長就像家長一樣。學生們必須互相合作,完成一些項目或活動。學生上課學習和生活幾乎沒有清晰的界限。有些同學會為了一個作品,一個項目,工作到很晚。這樣他們學會互助,學會關愛,增進友誼,每時每刻都在為他們未來的人生鋪路。

也許,藝術設計專業為人生這門必修課另辟捷徑。芬斯汀校長給我舉了另一個例子:辟如我們要上建築設計課,設計的題目是:墓地。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規律,人難免一死,身後事也總得有人來管理。那麼墓地也得有人去設計。在設計墓地時,大家自然會討論人生的問題,在討論中,有些思想境界會昇華,同學之間就會認知人性中共同的道理,從而在作品中用美的手法把它展現出來。藝術本身就是追求美的、善的,通過設計,學生們對人生的理解也會提高。而這也正是丹麥大眾教育之父、人民高校創始人格倫特維(N.F.S. Grundtvig)的願望。

入學卡波島高校

卡波島的學生有許多來自國外,特別是北歐鄰國,因為他們在語言上有著先天的優勢,丹麥高校教育法規定,高校的教學語言是丹麥語。今年的學生中,有25位來自挪威,3位日本人,而讓校長非常意外的是,今年竟然有2位學生來自本地四季福,這在他20多年校長經歷中尚屬首次。


藝術靈感來自大自然 (卡波島高校網站)


學生宿舍一角 (卡波島高校網站)

對於來自國外的學生,卡波島將提供丹麥語培訓。由於是藝術專業的教育,也有許多聘用的助教自己就是外籍人士。學生們不同的語言背景並不影響他們對作品的理解和思考。

卡波島面向全球招生,擇先錄取,直到滿額為止。芬斯汀校長表示,卡波島完全可以擴大招生數量,但他不准備這麼做,而是將重點放在學生學習的質量上,讓每個入學卡波島高校的學生都能學到更多的東西,幫助他們展開更具意義的人生之路。

由於吃住都在學校,因此費用較高,但儘管如此,丹麥政府的補貼是學生學習生活費的兩倍。

報名入學或瞭解更多關於卡波島高校的信息,請參考網站:www.krabbesholm.dk

小資料


丹麥著名牧師、作家、詩人、哲學家、歷史學家、教育家和政治家尼古萊•格倫特維(N.F.S. Grundtvig 1783.9.8 – 1872.9.2.) (維基百科)

丹麥人民高校的概念由19世紀丹麥著名的牧師、作家、詩人、哲學家、歷史學家、教育家和政治家格倫特維提出。他是丹麥大眾教育的先驅與倡導者。同時他創作了1400首讚美詩,對丹麥的教堂音樂影響巨大。在《丹麥讚美詩集》(Den Danske Salmebog)中,格倫特維的作品佔據很大份量。他對19世紀丹麥的精神和社會生活起了主導性的巨大影響。

人民高校,簡稱高校,最初的目的是提供給成年人一個終身能夠學習的場所。人民高校面向全民,向所有人開放。在人民高校,學生們通過學習歷史、唱歌的形式、學習丹麥母語和文學等學科,滿足人對「認識自己,認識自己的神」的渴望。

格倫特維的高校概念被很多國家所認同,特別在北歐地區,影響較大。目前在挪威有80所人民高校,瑞典有148所,而丹麥有79所。

(責任編輯:童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多年前聽說丹麥的學校沒有考試,讓我這個從考試中「茁壯成長」出來的人很不理解,心想:丹麥人懶散慣了,肯定也不可能學到甚麼知識!
  • 第10屆歐洲教育展今天在台北世貿二館登場,有12個國家115所學校參加,其中丹麥是第1次來台灣參展。
  •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被邀請去參觀羅斯基勒技術專科學校。帶著好奇,約上同伴,我們來到了這個距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只有15分鐘車程的古老城市:羅斯基勒。
  • 在我看來,丹麥的孩子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了,這裡的教育除了是學校的責任外,還必須與家長合作,所以孩子們受到的是真正的社會各方的關愛。老師和家長們用愛心和專業的創意全面關注孩子的成長,夏日聚會更是這樣一個多元創意教育的展現和延伸。
  • 「貝林時報研究」最近的一項對丹麥298個中小學校長的調查顯示:暑假過後,在新的學期,將有三分之一的學校會解僱教師,而且不會聘用新教師。
  • 我的兒子從學校放學回家,告訴了我一個「慎重的」決定:他要做銀行職員。甚麼?我很驚訝。 原來他們學校高年級同學正在招聘各類工作人員,學校要變成一座迷你小城,名為玫瑰斜坡城,並要有條不紊地運轉一週,還要對外開放,讓大家來城裡參觀生活4個小時。乖乖,兒子才上小學二年級,不好好學習,卻常常玩過家家的遊戲,這丹麥的學校就是花樣多。
  • 日前,來自丹麥龍城寄讀學校(Lundby Efterskole)的15名師生,在牧師島海灣(Præstø Fjord)遭遇翻船。當天風速最高時達到每秒13-14米,已接近強風。
  • 【大紀元1月26日報導】(中央社洛杉磯25日路透電)從巴塞隆納的後街血汗工廠,到丹麥的校園霸凌,今年的奧斯卡金像獎(Oscar)最佳外語片入圍電影,帶觀眾環遊世界,一窺灰暗的家庭故事與掙扎。
  • 南開科大休閒管理事業系日前舉辦「美食眾和國」教學成果發表會,由該校三年級同學精心策劃展出,現場提供現烤酥皮濃湯、吐司厚片、花枝燒、現做壽司、鬆餅、薯條、丹麥千層捲、楓糖起酥棒、可口小披薩、熱呼呼的關東煮及特調飲品等輕食套餐,創新輕食新組合美食,讓全校師長與同學在歲末年終之際,可以用最少的花費,享受一頓美味時尚的午餐。
  • 丹麥的中小學生將學習寫中文字。 據丹麥《政治報》報導,丹麥教育大臣奈德高(Tina Nedergaard)希望,丹麥能夠在中國成為丹麥最大出口市場之前,做好準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