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自強把脈香港電影

王文君、梁珍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

八、九十年代,曾經是香港電影的黃金時期,很多片商開戲,製片人忙得不亦樂乎。那時也湧現出無數的大牌明星,塑造了香港電影的獨特風格和味道。但如今香港電影面對大陸市場的挑戰,在夾縫中生存,前景充滿曲折。陳自強分享他對於香港電影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看法。

大陸拍戲限制多 少了香港特色

記者:現在的明星和過去的那些有什麼不同?

陳自強:八、九十年代,香港電影蓬勃。雖然大陸市場仍未開放,但有臺灣、星馬市場,而電視劇主要在臺灣拍,所以,趙雅芝、陳玉蓮就很容易佔據電視這塊市場。那時,她們都很紅。

現在大陸市場開放了,無形中有個限制。很難拍一部電影,一定適合大陸、又一定適合香港或臺灣。……加上配額的問題,你用多少男演員、多少主角是大陸的,要這樣配對。如果男主角是香港的,女主角就一定是國內的。

我覺得新演員的選擇範圍狹窄了,沒有出路。

記者:是否現在香港電影少了香港特色?

陳自強:這是一定的。比如去見朋友,或者去影展時,好多外國人都問:「你們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初的香港電影的風格哪裡去了?現在看不到呵。」真是看不到,就是現在變了。因為很簡單,大陸的市場大,你要遷就大陸的市場。

我記得八十年代的時候,一個導演想到什麼就可以拍什麼,不需要顧慮這麼多。所以,就變成很多創作的機會。無論是新演員還是新導演,都有一個機會。現在則諸多限制。而入不了大陸,成本就會受限制。

臺灣電影蓬勃 促港臺合作

記者:如果走向西方,盡量拉近與西方的距離,是否是香港電影的一個出路呢?

陳自強:是,有些戲我很欣賞,比如《打擂臺》、《桃姐》,但這些現在就必須要壓低成本去拍了,如果是和西方合拍片,可以拍幾千萬成本都行。這些戲是應該鼓勵的。

香港有好多新演員、新導演,但香港政府真的要支持才行,要有些基金給他們去帶起這班人勇於創新,我相信香港電影還會有抬頭的一天。

我聽張艾嘉講,臺灣電影慢慢又蓬勃起來了,最近有四、五部戲在上映,人們排隊去看。因為政府真的去支持,他真的是培養臺灣的人拍臺灣的戲。如果我們香港亦都有這樣的情形,有政府的資助,我們慢慢又會回到以前港臺合作的階段,又可以擦出新的火花。

記者:臺灣電影進步了這麼多,如果香港走回和臺灣合作的路?

陳自強:正確。應該是這樣,但香港只是一個講字,你真要落實去做,申請一個基金,太多規例。你要真的有心去幫才行。

記者:對於想做明星的,或娛樂圈的一些新人,您有什麼忠告給他們?

陳自強:當然要勤奮了,要不斷地去練,無論唱歌還是演戲,你要想辦法做好自己的本分,準備好自己,有良性的競爭是好事。雖然現在的平臺越來越少,但不是絕望的。

--轉載自《新紀元》周刊249期 http://www.epochweekly.com/b5/251/10085.ht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民以食為天,食物曾是人類為生存而進行的唯一社會活動,中國人也素來珍惜食物,敬愛上蒼的賜予。如今時代發展,社會多樣化,食物也已經不再純粹天然。可貴的是,在北歐,有這麼一位以關注食物為己任,執著追尋食物真相的丹麥人:克勞斯.梅雅(Claus Meyer)。曾說:「食物料理絕不是為了好玩和享受。人類作為萬物之靈,讓我們能夠思考,也讓我們去展現博愛。因此我們人有責任,在所有的事物中,去尋找它們的真和美。這是北歐菜系燃燒的平臺,或許是為了丹麥,或許更是為了整個人類。」
  • 「分享美好的生活」是林昌民經營「安妮公主花園」的初衷也是夢想。園區以幸福的概念做為主軸,除了做好安妮公主花園的管理和企劃,林昌民把更多的時間投入改善周邊環境及關心當地休閒產業的整體發展……
  • (shown)沒受過正統的音樂學院教育,陳明章音樂創作逾30年,被譽為臺灣民謠大師,同時也是音樂製作人、臺語歌手,又是吉他與月琴的演奏家。 為學月琴,陳明章拜臺灣國寶級薪傳獎民族藝師朱丁順為師,後續他又花了30年的時間破解陳達演奏月琴的技巧。陳明章自如地運用臺灣古調在作品裡,協調而不失韻味,懷古而不衝突,舉凡臺灣各類傳統戲曲,如歌仔戲、布袋戲、南管、北管,還有各類民謠如〈思想起〉等閩南音樂曲韻、旋律他都熟稔。陳明章創作自成一格,被譽為「現代臺灣民謠」。真摯、率真、直爽、樂觀而開朗的他恰是道地臺灣人性格的最佳寫照,熱愛臺灣本土文化,於是,他無償的教授月琴、推廣月琴;崇尚自由與民主,於是,他誓言中國不民主,不到中國大陸演唱…
  • 和陳自強交談,感受到他的和藹友善,多情多義。他一生交遊廣闊,成為許多紅星的「伯樂」和恩人的金牌經理人,並海闊天空地提攜後進。他的一班「仔女」如今各有所成,各奔前程。儘管也許物是人非,在片片花絮中,仍可一睹當年的情與義。這些珍貴的片斷重新回味,也能印證生命過程中的變幻與永恆。
  • 三十二歲正值人生的黃金歲月,黃賽聰卻毅然放棄科技新貴的優渥生活,帶著妻兒來到南投縣國姓鄉,以生態復育為終生職志,種植有機的台灣咖啡,並以獨特的「冷沖」咖啡讓遊客驚豔。
  • 古時為故里造橋鋪路被視為善行義舉,時空遞嬗的今天,亞太文化創意產業協會祕書長林秋芳憑藉著20年來在文化部門工作、策劃多起大型展覽經驗,在兩年半前,舉家返回宜蘭礁溪故里定居,也在當地灑下一把文化藝術的種子。
  • 發現家鄉的長輩一個個戴起了老花眼鏡,從小就愛敲敲打打的施紀墉看見了商機。從創立眼鏡公司、轉型製作創意手工眼鏡,繼而為顧客量製眼鏡,施紀墉貼心的設計造福不少顧客。施紀墉同時擁有設計、製造與驗光師資格,在台灣眼鏡界可說是「絕無僅有」。
  • 林克孝追尋泰雅族少女沙韻的故事,深入宜蘭南澳山區探索失落的古道,與泰雅族文化緊密結合。今年8月的登山之旅,就是發現有條古道路線尚未有人前往,於是號召山友入山探勘。只是萬萬沒有想到,此次行動竟成絕響……
  • 帶著赤子情懷般的熱愛,林克孝望著窗外居高臨下的景致,似乎視台北的「都市叢林」如無物,眼光直接飄向遠山,出口便說:「很多人以為那是中央山脈,其實那是雪山山脈……」這樣自然的舉動,一下便透露出林克孝最真實的自我:他是一個山者、詩人,而不是一個金融家。…
  • 一個出身貧寒的女孩,小學一畢業便到工廠賺錢貼補家用。但她從不灰心喪志,一路從童工、領班、採購、財務等職位向上爬升。如今,這個小女孩已是小有成就的電子公司女老闆!小女孩究竟有何過人之處,竟能寫下這一頁傳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