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人生

陳潔瑤 瞭解原住民 看見不一樣的月光

黃采文
  人氣: 244
【字號】    
   標籤: tags: , ,

翻山越嶺,陡峭的山坡,碎石不停落下;荒草蔓長已分不清方向;經受大自然洗禮及歲月刻痕,回家的路已中斷、消失。跟隨老流興部落的泰雅族人找路尋根,促成陳潔瑤開拍《不一樣的月光》,透過電影,看到原住民對待土地的溫柔深情。

70多年前,臺灣原住民泰雅族少女沙韻.哈勇從部落下山,替日籍老師送行,失足落水後不見蹤影,從此不曾再回到部落……

50多年前,跟沙韻一樣生長居住在「流興部落」的族人,因國民政府的政策,被迫離開深山的家園,從此,他們也不曾再回到部落……

老流興部落(Ryohen)的泰雅族人後來遷徙山下,成為今日宜蘭縣南澳鄉的「金岳部落」。

拍出部落最真實的聲音

儘管沙韻的故事曾經被淒美般地傳頌,但那一條沙韻之路——通往臺灣東部深山中的老流興部落,早已在蔓草雜生下荒蕪,在高聳的坡崖下消失,在坍方的砂石裡了無蹤跡……

「我們的祖先從海邊被趕到平地,平地趕到山上,再從山上用大砲逼我們下山,我們就是一直活著,盡量用我們的方式活。聽起來雖然有點心痛,但又覺得可愛。」70年後,「老流興部落」的後人、也是事件當時經歷者拉哈.莫很(Laha Muhin)的孫女——泰雅族導演陳潔瑤(Laha Mebo),拍了她生平的第一部電影《不一樣的月光:尋找沙韻》,以沙韻的傳奇故事作為「引子」,帶領觀眾找回通往「老流興部落」之路。

「『劇中劇』的後設形式,不僅讓該片能穿插遊走在紀錄片與劇情片之間,影像細緻清新,流暢動人,更讓鏡頭前受訪居民的可愛如實反應……」臺灣大學外文系教授張小虹如此形容。

導演鄭文堂說,陳潔瑤拍出的笑容和自然魅力,是其他原住民電影裡少見的。布農族歌手王宏恩說,《不一樣的月光》拍出了部落最真實的聲音跟感動。原住民電視臺賽夏族母語主播夏麗玲說:「影片最後觸動自己去想,我到底怎麼來的?我的祖先是過什麼樣子的生活?」

因拍攝電影《賽德克.巴萊》而知名的素人演員林慶台則說:「這是我們部落的故事,這就是我們的故鄉,我們就是這樣子,讓大家都知道原住民的生活方式。」林慶台同為老流興部落的後人,目前居住於金岳部落。

編劇兼導演的陳潔瑤,希望藉由電影呈現「原住民對自己土地溫柔可愛的一面。」

「我一直覺得,我沒有那麼快要拍這部電影!」1975出生,陳潔瑤有著典型的原住民外貌,體態健美,五官立體,談吐、應對直接而坦白,眉宇間散發著清朗的英氣。世新大學廣電系電影組畢業的她,進電影、電視界從基層做起,13年的職場生涯,從場記、助理到副導演,後來陳潔瑤也進入原住民電視臺擔任製作人與編導,跟隨過知名導演萬仁、張作驥、瞿友寧、蔡明亮。

她說,以往的原民電影往往刻畫原住民在都市生活受挫,總讓人感覺沉重與悲傷。「我們不是這麼地愁眉苦臉。原住民的影片應該是一個喜劇,可是裡面會有一些淡淡的哀愁。」於是,陳潔瑤想詮釋的屬於原住民的電影,「透過一個很輕鬆、很自然的方式,讓大家瞭解什麼是原住民。」

找路尋根,促成拍片

從劇本、企畫到拍攝電影,陳潔瑤說:「應該是巧合跟冥冥之中的一些安排!」一回,隨著父親回部落掃墓,讓她決定了創作的題材,那是2007年。那時,父親如往常地對著另一個世界的奶奶「傾訴」,她不解地問:「我跟奶奶看都沒看過,她怎麼知道我是誰?我這樣跟她講話,她收得到嗎?」父親回答:「妳看不到她,可是她看得到妳。」相信祖靈存在的泰雅族人,對祖先存著敬意與依戀,這番話讓從小不在部落長大的陳潔瑤倍感觸動,「我聽到這句話覺得很激動。」於是她決定寫自身部落的故事,而且是自己奶奶的故事,而上述的對話也出現在電影裡。

1938年,沙韻從老流興部落出發為日籍老師送行,下山時遭遇颱風因而失足落水。當時陳潔瑤的奶奶Laha.Muhin是沙韻的同學,目睹過程。隔年,Laha.Muhin到臺北為紀念沙韻獻唱,因曲調優美,歌詞感人,感動臺灣總督長谷川清,並決定表揚沙韻,並以此做為皇民化教育的宣導教材。之後還拍成電影、創作一首歌曲。

陳潔瑤花了五天完成劇本《不一樣的月光》,筆下的故事清新自然,敘述外來的拍攝劇組對部落的「沙韻傳說」引發好奇,在探索中,與部落族人一起尋回老部落之路,讓思念家園的部落老者回到家鄉,傾訴對土地與父母的孺慕之情。

當《不一樣的月光》獲得同年新聞局頒發的優良電影劇本獎時,「有沒有要拍成電影?」的詢問便常在陳潔瑤耳邊響起。在電影圈裡十多年的生涯,目睹太多人導演夢碎而離開,陳潔瑤搖頭回答:「沒有。」

然而,那個陳潔瑤口中拍成電影的「巧合安排」又再次出現。2008年,陳潔瑤與家人及族人們踏上「尋根之旅」。那通往深藏在一千公尺高的山中家園,每天需八小時、來回整整四天的步行,讓陳潔瑤疲憊不堪,隨時可能坍方的危險,令她懼怕不已。微微皺起眉頭,至今已走過四次回鄉之路,回憶初次的經歷,陳潔瑤說:「上山的路真的很難走,我走最後一個,我不曉得那個路要怎麼走!」「就一直砍草、一直砍草,怎麼認路啊?就像一個地方全部都長草,全部都認不出來!」

「當時很氣、很氣,但是脾氣也不知道能對誰發,就不知道為什麼我要走這樣的路才能回家?」過程又苦、又累、又氣、又感慨,卻是陳潔瑤一次難忘且感動的歷程。

靠著部落的長者張金振的記憶,大家還是迷了路。「尤幹啊!讓我們知道我們的家在哪裡……」六歲就離開老流興部落的陳潔瑤父親口中唸著祖父的名字祈求指引。不久,父親腦中浮現的記憶,幫助大家回到了最初的家。「爸爸曾經背過他的弟弟在那裡跌倒,他就記起來,他說:『就是這裡!』」找回家園,父親偷偷拭淚,讓陳潔瑤百感交集。

眼前的故鄉,只剩殘留的石砌臺階,於是「大家砍草、認家,認了就插上記號標明誰的家。回到了『家』,每個人都對自己祖先講話,當時大人、長輩都在哭。連年紀比我小的表妹都一直在哭。」那一刻,讓陳潔瑤作了決定:「如果這個時候不拍,再拖下去的話,不知道要拖到什麼時候,那就來拍吧!」說到這兒,陳潔瑤舒了口氣般地笑了。

族人演出,對白真摯

2011年11月23日《不一樣的月光:尋找沙韻》在臺北西門町的戲院進行首映,大螢幕裡出現臺灣東部的山腳下,那蓊鬱山林、清涼潔淨的山泉瀑布、藍天碧晴的天空,讓人心曠神怡,原住民獨有的樂天、詼諧幽默的對白,讓觀眾席裡響起一陣又一陣的笑聲。而劇中高潮,部落的長者阿公,回到久違的老部落,誠摯而發自內心的獨白讓人不禁感動淚垂……


陳潔瑤的 劇中泰雅族長者眺望、思念深山裡的部落家園。(華映提供)

劇中孱弱的阿公深情的用祖語說著:「祖母,父親,您們知道嗎?您的孩子回家看您了。我是特地回來山上看您們。父親、母親,沒有您們,我沒有今天,也不可能站在這裡……說不定,這次是我最後一次回來。雖然我看不到您們,但是我現在站在您們的面前……」

這一幕感動觀眾的獨白,是部落老者張金振的真情流露。「我請阿公對自己的祖先講話。」陳潔瑤動用了部落族人演出,演出對白給予自由的發揮空間。因此,雖然拍的是劇情片,但演員們自然的呈現,卻保有紀錄片的真實。陳潔瑤說,她不知道阿公會說些什麼,但她可以猜想得到,因為那幾乎是族人們回鄉後共同的心聲。

笑中帶淚,瞭解重於關懷

前後費時三年,片子終於上映,期間,陳潔瑤也曾懷疑自己,甚至懷疑片子會就此夭折。當陳潔瑤完成電影企畫,享受片刻喜悅後,便是一連串惡夢的開始。「拍這部片子,就是先有挫折,然後又可以被解決,又一直有挫折再一直被解決……」陳潔瑤用手指上下畫著曲線。

選角、場景一切抵定後,卻差點無法開拍,因為政府的補助經費必須在拍攝完成後才能申請,「所以要自己去籌措,當時已經快拍了還找不到錢,還沒到位,那時候,林大哥就給我一筆,讓我先拍。」

陳潔瑤口中的「林大哥」便是在今年8月登山不幸失足墜谷身亡的前台新金控總經理林克孝。喜歡登山的林克孝,在幾年前得知沙韻傳說,便積極地想重尋「沙韻之路」,2009年還因此出版《找路》一書。「他覺得我們的文化很好,他說,反正他已經想好,這輩子要幫我們南澳這一塊,他說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跟他講……」來不及讓林克孝看到自己的成果,是陳潔瑤心中很大的遺憾。

暫時解決資金缺口,在有限的資金下,陳潔瑤在20幾天內完成了拍攝工作,然後再費時一年處理後製與剪接。

從決定拍片到片子上映,一千多個日子,支撐陳潔瑤往前走的無非是部落族人的情義相挺,與友人的幫忙。陳潔瑤笑著說,《賽德克.巴萊》讓林慶台爆紅,成為家喻戶曉的大明星,其實,《不一樣的月光》才是林慶台的第一齣戲,雖然戲裡林慶台出現不過幾秒鐘的鏡頭,演的也是自己真實的身份——牧師。「林慶台牧師,他其實算是很重要的協力製片,我們探勘的時候,幫我們當挑夫啊,當我們的苦力;我們要拍一個鏡頭的時候,他必須幫我們把那些障礙物拆掉;還有找臨演。他在拍攝的時候真得幫了很多、很多忙!」不僅林慶台,幕前幕後幾乎動用整個金岳部落的族人,而且是義務演出與幫忙。

開演後,電影院中不時傳出陣陣的笑聲。陳潔瑤欣慰地說,曾有一場包場演出,她看著小學生開心地在座位上不停地的笑著,「讓我覺得很開心,小朋友也看得懂!」

11月底陳潔瑤接受採訪後,便在辦公室裡吃著麵包裹腹,趕往下一個宣傳通告。她形容自己的電影是「笑中帶淚」,「其實不想要講什麼很具有文化意義,或什麼,我是希望大家進來電影院後,有不一樣的感動,重新瞭解原住民,這個很重要。瞭解重於關懷。」

「看過這部電影之後,可以看到原住民對自己土地是很親密跟溫柔的,很愛護自己土地的。

如果史詩電影《賽德克.巴萊》讓觀眾看見原住民對土地的驃悍激情,那《不一樣的月光》看見的就是原住民對土地家鄉的溫柔與眷戀……

--轉載自《新紀元》254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喜歡唸書的葉國禎,基測只考90多分,沒什麼學校可以讀,後來發現餐飲興趣,進了餐飲科。同學下課就離開教室,但葉國禎卻主動留下來洗碗,別人不做的事情,他就一直做。教師觀察到葉國禎很不一樣,把他選入選手,才開始教他切菜,準備參加比賽,開啟他餐飲之路。憑著過人的耐心與努力,雕過1000多公斤以上的芋頭,皇天不負苦心人,他拿下香港國際美食大獎。
  • (shown)素有「陶笛外科醫生」讚譽的張志名真的讓我驚訝:沒想到這世上還有這樣倒貼式做生意的人,如果票選「最有良心的賣家」,他絕對上選。把玩著陶笛的熱愛,讓他洞徹到:「它跟人、跟物一樣,沒有無用之人,也沒有無用之物,只是沒有擺對地方。」;製作陶笛,讓他突破境界後更加虛懷若谷: 「以前不懂事,聽見別人稱讚我,覺得很開心。現在有一點懂事,覺得很慚愧,因為我發現看不到頂端。以往認定是登峰造極的產品,現在已不是,而且不知道高處在哪兒。」
  • 在當今追求快速的時代,慢工出細活的藝術彌足珍貴。新唐人「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恢復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聲樂藝術理念,受國際聲樂家認同,今年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舉辦決賽與音樂會,更讓國際社會看到新唐人聲樂大賽的世界水準。意大利聲樂專家讚美:華人美聲演唱有天賦!
  • (大紀元記者于婉蘋基隆報導)基隆市暖暖國小傑出校友基隆市副市長柯水源,歷任與現任基隆市長、議長及地方士紳遍佈柯副市長的學生 ,無論在公開正式場合或是行經路間,「柯校長」、「柯爸爸」都是許多民眾給副市長的親切稱呼。
  • 和陳自強交談,感受到他的和藹友善,多情多義。他一生交遊廣闊,成為許多紅星的「伯樂」和恩人的金牌經理人,並海闊天空地提攜後進。他的一班「仔女」如今各有所成,各奔前程。儘管也許物是人非,在片片花絮中,仍可一睹當年的情與義。這些珍貴的片斷重新回味,也能印證生命過程中的變幻與永恆。
  • 鄭宇庭溫柔敦厚,跳脫商場「女強人」刻板印象,身為女性,在商場上難免遇到更多的挑戰跟質疑,踏入電子業至今三十五個年頭,一路走來雖然艱辛,但她不以為苦,仍然衝勁滿滿、信心十足。她愛才惜才,人才不求於名校人品善良是公司用人的準則…她很關心員工,不僅是在工作上,連下班後的生活也關心。
  • 古時為故里造橋鋪路被視為善行義舉,時空遞嬗的今天,亞太文化創意產業協會祕書長林秋芳憑藉著20年來在文化部門工作、策劃多起大型展覽經驗,在兩年半前,舉家返回宜蘭礁溪故里定居,也在當地灑下一把文化藝術的種子。
  • 發現家鄉的長輩一個個戴起了老花眼鏡,從小就愛敲敲打打的施紀墉看見了商機。從創立眼鏡公司、轉型製作創意手工眼鏡,繼而為顧客量製眼鏡,施紀墉貼心的設計造福不少顧客。施紀墉同時擁有設計、製造與驗光師資格,在台灣眼鏡界可說是「絕無僅有」。
  • 林克孝追尋泰雅族少女沙韻的故事,深入宜蘭南澳山區探索失落的古道,與泰雅族文化緊密結合。今年8月的登山之旅,就是發現有條古道路線尚未有人前往,於是號召山友入山探勘。只是萬萬沒有想到,此次行動竟成絕響……
  • 帶著赤子情懷般的熱愛,林克孝望著窗外居高臨下的景致,似乎視台北的「都市叢林」如無物,眼光直接飄向遠山,出口便說:「很多人以為那是中央山脈,其實那是雪山山脈……」這樣自然的舉動,一下便透露出林克孝最真實的自我:他是一個山者、詩人,而不是一個金融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