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香港法輪功學員:從新找回修煉的熱情

香港法輪大法弟子

在香港原本一個弱女子喜得法輪大法,十幾年的修煉積極宏願慈悲救世人。(攝影:李明 / 大紀元)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是香港大法弟子。感謝師尊與同修給我機會與大家分享我在正法修煉中的體會。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以前是一位美術教師,因身體不佳提前退休。一九九八年初我喜得大法。十幾年的修煉,大法把我這個體弱多病、膽小怕事的弱女子造就成了一個能獨當一面的正法弟子。

慈悲救世人

我得法不久邪惡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在證實法中參與的第一個項目就是在新華社(後改名中聯辦)前證實法。我出生在香港,生長在舒適的環境中,面對邪惡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打壓,我完全不知所措,但我知道大法好,我要維護法。

開始時我吃了很多苦,過了不少關。要面對香港市民的不解、家人的壓力,要風餐露宿,我都憑著對法的堅信走過來了。我時時記住師父要求我們溶於法中,我每天認真學法,從每日一講到後來每日三講。我學法、煉功都能入靜,比較少有雜念。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在大法中一天天成長。

隨後大一些的心性考驗來了。煉功點的輔導員要求我早晨六點準時到煉功點。一開始我沒理會,因我家住的遠,公共巴士五點半才開始出車,我無論如何六點也趕不到公園煉功。但輔導員還是不斷提這件事,我對她一肚子怨氣,甚至想換個煉功點。有一天我突然明白自己完全忘了向內找,一味的在指責他人。我真的不能六點前到公園嗎?香港有通宵小巴,路雖不順,但還是有辦法。於是,我每天四點多起身,乘夜間巴士到煉功點。當我每日在晨光中準時開始煉功時,一切矛盾化解了。原來這就是修煉了,這麼簡單,我卻花了那麼多時間與精力繞了那麼多圈子。師父是藉著同修的口在往上拔我,讓我放下自我,提高層次。

經常有同修說我在證實法中沒有主見,總是跟著別人做,不主動,不獨立。讓我提升的機會又來了!

二零零五年一月《大紀元時報》香港版由週報轉為日報,我被安排到金鐘派日報。金鐘位於香港中心地帶,是政府部門、立法會、高等法院、金融機構、各大領館的所在地。把我一人安排在這裡證實法,責任重大,也需要我獨當一面了。我要讓「真、善、忍」的美好福澤香港。我懷著感激的心情迎接正法的每一天,因為我知道這珍貴的每一天都是師父讓我提高、救人的一天,展現大法美好的一天。這一天值千金,值萬金,是宇宙最最寶貴的時光。

我要求自己每一思每一念都儘量在法上,要求自己一舉一動都充滿善意。面對路人的不解、疑惑甚至不善,我都帶著對他們深深的祝福報以善良的微笑。我一邊派報,一邊發正念,一邊向行人問好,不管對方接不接報,不管對方甚麼態度。漸漸的,人們變了,有的回應我的問候,有的接了我的報紙,有的還送給我巧克力,鼓勵我堅持下去,過年時更有人送我紅包。整個場上一派祥和。

有一天,一位警員來查我的身份證,我堅持不給他,因為我沒有犯法,他無權看我身份證。我與警方的爭執過程被一位天天經過天橋的西人女士看到。第二天那位警員又來了,他說:「我再也不敢查你的身份證了,昨天那位法律界女士投訴了我!」再一次,有一個讀者粗暴的拍打我的報紙,一位行人站出來說:我看了他幹甚麼!他要敢動你,我會保護你!

警員已成了我的好朋友。一天早晨,兩位年輕警察走過來告訴我他們將被調到其它地區當值,「雲姐,再也不能每天早晨見到你了。」我知道大法慈悲的場感化了他們,是他們明白了的一面對大法的感激。不但讀者成了朋友,就連附近大廈的保安及清潔人員也成了朋友,一到颳風下雨,他們都幫我拉報紙。就連天橋上幫人擦皮鞋的老阿爸也幫我看守報紙。

現在金鐘已由原來的一個派發點增為四個,由原來的派三包到現在的十三包。

幾年來不時傳來周邊國家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消息。金鐘一帶集中了不少領館,我就在其領館大廈附近拉橫幅,擺展板,向民眾揭露邪惡。救人心純時,師父就安排我們有機會見到這些領館人士,向他們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並講明分清是非善惡的重要性。明真相後,他們熱情的主動表示把我們的資料直接轉遞給他們的政府。

在台灣學員被遣返案及神韻被阻案件審理過程中,我們又去高等法院、終審法院前證實法。總之在香港這塊中心地帶人們不斷能接觸到大紀元,不斷能看到大法的資訊。幾年來,我從不間斷的在金鐘中環一帶證實法。是啊,是師父安排我潑灑慈悲的甘露。隨著正法的推進及大法弟子的不斷努力,師尊引導一批批眾生瞭解真相,讓他們從法輪功學員的和平理性、堅持不懈的精神中看到法輪功不是搞政治,而是真正的反迫害。他們從邪惡的謊言矇騙中走出來,同情我們,佩服我們。很多議員、政府官員、法律界人士,領館工作人員都成了我們的讀者。我彷彿看到一個個大穹在被救度,眾生在歡呼,萬物在甦醒,一派生意盎然!

以一當十 堅持不懈

除了每日早晨派報、中午打橫幅、擺展板講真相之外,我還登門送報,送雜誌。幾年來,我們天天給立法會六十位議員送報,他們的職員也喜歡我們的報紙,總是說: 「豐富的早餐來了!」我時時提醒自己要做的更用心,做的更好,真正對的起我用神的生命做了保障而獲得的來到世間助師正法的機緣。

中聯辦是邪惡聚集的地方,我們學員一直堅持在這裡講真相發正念。中聯辦後門對外的馬路不寬,車輛很多,又嘈雜,夏天炎熱,能堅持打橫幅真是心性的考驗。路旁又沒有樹木,沒有任何遮蓋,大家為了眾生無怨無恨。真善忍的精神慢慢改變了周圍的環境。起初,中聯辦和附近民眾不斷投訴我們,一接到投訴,警員就出來查我們身份證,有時還搶我們的橫幅、展板。我們幾次去前門證實法都遭警方的拘捕,甚至被起訴。現在很少有投訴了,警員也不干擾我們了,成了每天見面的朋友,更是成為了大紀元的忠實讀者!

週一至週五我沒有時間到中聯辦,週末及公眾假期我就去那裏的前門打橫幅發正念,從不間斷。以前我做甚麼總是想找個伴,別人做我就跟著。現在我很多事都能應對自如了,獨當一面了。師父把我造就成了一個成熟的獨立的大法弟子!我們風雨無阻堅持不懈的精神感動了在中聯辦守門的警員。十幾年的證實法,大量邪惡被滅盡,眾生明白了,他們善的一面主導了,眾生有望了!

回顧十年正法修煉風雨路,除了自己對法的堅定外,一切都是師父做的,師父給的。十年正法修煉路一路柳暗花明,美不勝收,難以言表。

從新找回修煉的熱情

證實法中做的事多了,聽到的讚揚的聲音也多了,漸漸的我也有不少人心滋生出來了。我的顯示心、歡喜心一直很強,我也一直有意去克服它們,但是力度遠遠不夠。在我對自我的放任中,私心在不知不覺中一路膨脹。這些心反映在我對同修的態度上,謙和的一面被高傲佔了上風,遇事堅持我的觀念,強加於他人,沒有商量餘地;聽到不同的意見馬上找理由向外推,證明自己對,別人錯;外加指責、批評、抱怨。在證實法中遇到困難時,以前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如何努力達到大法對我的要求,現在膨脹的自我令我想到的是:這事符不符合我的觀點,合不適合我的時間。

大約兩個月前發生的一件事充份暴露了我的魔性。

二零一一年九月香港刮了一場大風,天文臺掛出了八號風球信號。香港政府規定八號風球期間學校停課,企業停業。由於那天清晨五點鐘風球信號才掛出,《大紀元時報》印刷完畢,送報紙的車已上了路。

我近六時看見了八號風球的通知,第一念就是我那裏不派報紙。我拿起電話問工廠有否出報紙,答覆是今天只印了兩萬份,是平日印刷量的一半,每個派發點的派發量減一半,去港島的車已出發。我馬上打電話給司機,告訴他我們派發點今天一包不收。

第二天是個星期四,是我一週接報紙最多的一日,有中、英文報及新紀元雜誌,我要一個人將報紙一包包從天橋下面拉上天橋。早晨七點左右車準時到了,司機把當日的報紙卸下,又給我六包昨天的報紙。我一看昨天的報紙又送來了,頓時火了:今天是我最忙的一天,早晨派中、英文兩份,中午加派英文,下午登門送數十間診所、律師行,你還讓我派舊報紙?我們這個點不派,報紙送回去。一邊說著我把六包報紙扔上了車。司機也不耐煩了:你不派怎麼辦?你去扔了吧?說著又把報紙扔下來。我說:「你們太不體諒人了!聽我說,不許動,把報紙送走,送給別的點,送回工廠!」說著我又把報紙扔上了車。車開走了,我真的很生氣。知道下雨還印那麼多報紙!還讓我派舊報紙!我要去找社長,下次工廠那邊要安排好些。派完早晨報紙後我又打電話給協調人表示我的不滿,給我添這麼多麻煩。傍晚時分我去找了社長,他不在,我等了一會兒仍不見他回來,就請同修轉達我的投訴給社長,並強調說:「一定轉達啊,一個字不能落!」

回到家裏感到自己不對勁,我為甚麼發那麼大火呢?是甚麼因素讓我失去理智,忿忿不平呢?仔細想來是「我」字,埋怨別人沒有體諒「我」,沒有尊重「我」,傷害了「我」的利益……。其實,這本不是件大事,只要站在協調人的角度看一看就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了。

在這個事情上,我發覺自己在修煉初期的那種熱情與狀態不見了,私心把真我給掩蓋了。記得那時遇到任何困難都能找自己與大法對我要求的差距,然後一下衝過那一關。

其實六包報紙可分給我們金鐘四個派發人員幫手派,每個人問問我們的讀者要不要昨日的報,餘下的大家可以帶到大陸遊客多的地方去。轉生到大陸的王與主都在期盼得救,師父一再提醒我們救度可貴的中國人。我們辛苦一點又算的了甚麼?我們不就是為證實法,為救人而來嗎?這珍貴的時光瞬間即逝啊!

我驚奇的看到自己近年在證實法中做了不少事,心性也掉下來一大塊!在同修與常人的讚揚聲中,「我」這種物質暗暗滋長,不知不覺中我在證實法中已經在求名了,做甚麼要滿足我的要求,合我的意,要聽我的……

隨著「我」的滋長,做事心、證實自我的心、維護「我」的心紛紛出籠。究其原因是放鬆了學法,放鬆了實修!學法多多少少變成了完成任務,修心變的湯湯水水,連最基本的東西,如:名、利、顯示心、歡喜心等都忘了修了!舊勢力是在鑽我放任的空子,把我往下拉。

從修煉一開始我本來很重視學法,而且一直能入靜學法煉功。近兩年做事心、安逸心、歡喜心……使我放鬆了學法。一段時間裏學法會困,每日讀法的數量與質量都不到位,也很少學新經文了,也不參加集體學法了。現在我調整了學法狀態,每天保證學一講《轉法輪》和讀數篇新經文,並且又開始堅持參加每週二、四晚的集體學法。

我一定要用心實修!從新找回修煉的熱情。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一一年亞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轉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9/香港學員-從新找回修煉的熱情-251168.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希臘移民瑞典的法輪功學員瓦西柳斯獲國王卡爾十六世古斯塔夫獎。瓦西柳斯談到他的成功之道時表示,他從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功要求修煉者以「真、善、忍」為行為準則,在日常生活、工作環境中嚴格要求自己,提升道德境界。因此他在工作中能夠盡心盡力,並為客戶著想,贏得了信譽,他認為自己的成功正是源於他的修煉」、「可以說,我是因為修煉才獲得了成功,因為成功才獲得了頒獎。然而我知道在中國有眾多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中很多也都是優秀的人才。但是法輪功在中國卻受到中共政權的迫害。中共把法輪功學員關進監獄、殘酷折磨,甚至把他們迫害致死。…但是在瑞典,今天國王親手發給了我這項​​作為勤奮與智慧企業家榜樣的獎項,而我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接受了這項榮譽,這足以戳穿中共的謊言宣傳。」
  • (shown)第九屆以色列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於十月二十九日,在特拉維夫市召開。共十九名中西方學員在交流會上與大家分享了自己在修煉中的心得體會。
  • (shown)2011年10月9日,韓國佛學會在首爾的果川市民會館舉辦了二零一一年韓國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來自韓國各地的大法弟子相聚在這裡,分享了十位大法弟子感人的修煉心得。當天,整個會場寧靜祥和,充滿了慈悲的能量,甚至會場外面的松樹上也盛開了三千年才一開的優曇婆羅花,像是鼓勵大法弟子們勇猛精進,完成好史前大願。…蔡先生是今年三月剛得法的新學員,他是大學教授,博覽群書,但是,第一次在網上看《轉法輪》就被深深的吸引,用了十多個小時,一氣讀完了整本書。他說,用一句話形容就是震撼,有種一生尋尋覓覓,如今終於找到了的感覺。…來自首爾的樸先生交流了他利用自己開出租車的工作環境講真相的經歷,在講真相過程中,他雖然認識到「有分別心不是慈悲」…
  • 有一對年輕夫婦推著嬰兒車徑直向法輪功學員走來,諾雅女士一上來就說:「我們等了很久,想要學煉法輪功!我們是在網上發現法輪功的,你們能教我們煉功嗎?我們最少有五個人想學煉。從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開始至今,芬蘭法輪功修煉者越來越多,他們在修煉後感覺很好,就又帶來親朋好友學煉。每一次煉功結束後,他們都感到身體很舒服,有的還能感到很強的能量場。
  • 一般人生病時,會向醫師諮詢,那當醫生生病了,除了自救,還能如何健康身心呢?今年六十二歲的胡太太在晨煉後,神清氣爽地分享了兩年多來修煉法輪功及見證法輪大法好的歷程。抱著病痛的她找到居家附近的煉功點──桃園龍安公園,並在輔導員的鼓勵下,參加當地的九天學法煉功學習班,自此,她了解了修煉的內涵,以及人為何會生病等因緣關係。而本身行醫的胡醫師,卻是在歷經一場生死關難後才體會法輪功的珍貴。
  • 修煉十餘年,名、利、情依然還這麼強烈,想想都慚愧啊!就在我向內找後,奇蹟出現了…我不僅體會到向內找的美妙,也更加深深體悟到師父說的一段法:「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這一層意思,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修自己、向內找,這些話我說的都特別明白、特別清楚了,(笑)可是沒有多少人能夠重視這件事。就包括大法弟子做的事都是這個情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 我是一位具有高職稱的演員,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大法給予我的是脫胎換骨……修煉前,自己的專輯在全國發行,觀眾的反饋也很好,在同行中也算小有名氣。然而人生無常,就在我的事業如日中天之時,我被確診為「聲帶兩面小結」,手術後更是唱不了了…如果說身體上的變化是奇蹟,那我心靈上的變化就是翻天覆地。通過學法我知道了「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明白了今後怎樣做一個好人,做一個無私無我的修煉人,我的身心等於是被大法淨化後重新復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