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算命之路(8)︰找到黑格爾

泰源

(圖片︰秦大維 提供)

  人氣: 212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九七四年下半年,自己從水路偷渡香港,功敗垂成,被香港當局遣返回來後,在單位裏自不免要寫所謂的自我檢討和受批判。這對在大陸長大的人已是司空見慣的事,歷次的政治運動都是這樣搞的。早期的偷渡香港,屬於敵我矛盾,叛國投敵,抓回來就會被判刑。

後來到了一九六八年的文革時期,那些在文革中被利用完了的中學生,連續三屆的高中、初中畢業生,幾乎全部一腳踢到各地的農村、農場和邊疆去當農民,美 其名曰︰「到農村鬧革命」,其實是下去當下等公民。

於是,許多覺悟了的青年不甘做下等公民,渴望資本主義的自由,掀起一波波偷渡香港的高潮。每天被抓回來的人數以百、千計,而且都是些十幾、二十幾歲的青年學生,何來這麽多的「叛國投敵」?可能中共覺得自己的面子也不好看,後來才被定為「非法探親」,以人民內部矛盾處理,抓到三次以上才判刑。

現三十多年過去了,回想當年這波偷渡潮,在今天看來,實在是一場無數熱血青年投奔自由世界的壯舉。無疑等同於當年的東德人民,冒著生命危險翻過柏林牆,去投奔西方自由一樣。唯現在的東、西德已經統一在自由世界的旗幟下了。

反觀香港,自九七年回歸中國後,民主和自由全面倒退,失去當年自由港的特色。想當年那些冒死偷渡到香港的熱血青年,現在又重回中共統治之下,真是不勝感慨!

在這波偷渡潮中,亦有不少青年失去生命,其中有自己熟悉的工友和朋友,後面的文章會寫到他們。時過三十年,不知現在是否有人寫過專題文章和小說來紀念他們,不要忘卻這段歷史。

回到工廠被整後,所謂「未得翻身先碰頭」,於是唯有「躲進小樓成一統了」。從一九七五年起,自己便成了中山圖書館的常客。我自十七歲因家中潦倒實在太 窮,便主動退學到一重工業工廠做工,要開三班制,十幾年下來,身體已經不行。

可見一個人逆運時,不但影響到家運、名利、事業,也同樣會影響到健康和身體。其間先是患過腎結石,發作時痛得死去活來,後來吃了百多副中草藥,才將它排出來。

後來又三次染肺炎,甚至懷疑是肺結核或癌症,嚴重到要立即住院。但當時住院床位已滿,只好每天到醫院打兩次針。以後又經常低燒,所以上夜班成為一大負擔。

偷渡回來後,我向工廠提出身體多病為由,要求調為日班工作,工廠當然不會同意去照顧一個偷渡回來的人。於是我便提出,寧可不要工資,輪到我開夜班時就請假,只開中班和日班。

我深知當時實行的是所謂「社會主義公有制」,多勞多得,少勞少得,我這樣做是少勞少得,並不違反社會主義的「原則」,自己不要錢還不行嗎?就這樣,從一九七五到一九八O年的五年內,我逢夜班就請假,幾乎全天泡在圖書館了。上中班時,上午也去圖書館,下午四時才上班。所以,可以騰出大量時間去搞自己愛好的東西。

當然了,這五年來,每月工資只得三十多元,僅夠自己伙食和買書的錢,工廠裏的月度獎、季度獎、年終獎和分房等福利都沒有,但我並不在乎。因為,我認為追求精神上的東西遠大於物資上的滿足,物質生活只要兩餐一宿有著落,不至於太難為自己就行了。

這期間,我在圖書館裏翻閱了大量各種類的書籍,從古希臘羅馬哲學、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到歐洲哲學史,叔本華、尼采、康得、費爾巴哈到黑格爾,什麽都看,給自己打開一個全新的世界。

看歐洲哲學史時,很多都提到黑格爾的「小邏輯」是本最晦澀、深奧、難懂的書,這引起我的好奇心,也借來一讀。誰知一看之下,竟一發不可收拾,放不下來了,發現自己找到真正要找的書,不但不覺得難讀,反而覺得書中那些思辯哲理很合自己的口味。

在閱讀期間,不斷的迸出精神火花,精神範疇被提高到一個嶄新的境界,從以往知性邏輯範疇上升到理性思辯邏輯範疇,再來重新審視一切,那時的興奮是不可言喻的,精神達到最高、最充實的狀態,並作了大量的讀書筆記和心得,用了半年的時間才精讀完這本「小邏輯」。

其後,更伸延到所有已翻譯的黑格爾其它著作,如「大邏輯」、「精神現象學」、「法哲學原理」、「哲學史講演錄」和「美學」等等,足足搞了四年多,讀書筆記和手稿疊起來有一尺多高。

後來搞算命時,認識不少大學生朋友,他們到我居住的斗室時,翻看那些寫滿字跡有一尺多高的筆記本時,不由得令他們咋舌。

一九七九年,自己將四年多研究黑格爾哲學的體會心得,寫成一篇長文,大膽地寄給賀麟先生,他是中國第一個將黑格爾的「小邏輯」翻譯後引進中國的人。後來,果真得到賀老先生的親筆回信給予肯定和鼓勵。

其後,又給當年的《哲學研究》編輯部,寄去一封關於當期一篇黑格爾文章的長信,很快就得到該文章作者的回信,信中肯定自己的研究,說很高興能看到工人中能有真正理解黑格爾哲學的人。

後來和他通了許多信,建立了朋友關係,直到今天,仍有訊息交往。他後來建議我去考「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我再三考慮,因為當時我剛搞完黑格爾的「法哲學原理」,我認為是馬克思理解錯了黑格爾哲學,才搞出一個所謂「唯物辯證法」和共產主義學說的理論,提出所謂消滅私有制,建立公有制。

我說這種學說完全是錯誤的,而「世界歷史」要為這種錯誤多走幾十年的彎路,才會認識到這種錯誤而糾正過來,但已整整犧牲一代人的代價。

當時,我寫這段話是在一九七九年底,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陣營仍未解體,兩年後的一九九一年,「世界歷史」終於以其公正的步伐,徹底否定了馬克思的所謂無產階級專政和共產主義公有制,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陣營全面解體了。

現在中國大陸,根本不再是什麽公有制的社會了,連當年被消滅的資本家都可以加入共產黨,但它仍固守著一黨專政。但深信「世界歷史」終將恢復歷史的公正面貌,而且這一天應為時不遠了。

由於我早有上述的思辯理念,我會被中共所辦的哲學研究所所容納嗎?反過來看,假如我真的考進哲學研究所,相信暫時可以帶來一些命運上的改變,但難保不會有一天又成為中共下一輪政治運動的冤大頭,這種經驗和教訓難道還少嗎?

於是,我坦白地以上述理由婉言謝絕他的好心幫助,也明白搞黑格爾哲學可以告一段落了。那時,已同時開始進行陰陽五行八字命理的初步研究,相信終有突破的一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人生的歷程中,我經常感受到,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好像是一對互相倒立的王國...
  • 命為先天格局,決定一個人的富貴貧賤程度,是由一個人過去累世的德和業所決定。
  • 這裡的「大運」和常人平時說的「某人行大運」的意思不同,常人一般說「走大運」,是指好運的意思。但命學中的「起大運」,是指十年一換,或五年一換的運程,大小的大,與好壞無關。
  • 能懂些八字命理的基本知識,就不至於被一些信口雌黃的江湖術士之言所欺騙。
  • 命書上有一種說法「先論從化,後論財官」。就是說,論命首先第一要義就是要分出「從化格」或「財官格」。
  • 清朝人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中,寫了一位神奇道人談論命理的事,內容深刻,切合實際。至今讀來,仍覺富有教育意義...
  • 事實上自四歲後(即中共占據大陸後),父親被抓去勞改三年,說是「歷史反革命」的罪行,從而便開始經濟上的貧困潦倒,政治上被的歧視打壓的黑暗時期,直到我啟蒙師父幫我批命之年(大概是三十歲),亦是他說我「三十六歲前一事無成」之期,那怎麼會是好運呢?
  • 古人通常喜歡將房子建在坐北向南、或坐西向東的方位上,這固然不錯,讓房子採納更多的陽氣。
  • 華人及華裔很少人沒算過命,當然不包含大陸同胞在內尤其是年青人,他們被「無神論」蒙蔽,從來就不相信中華古老文化的奧妙。
  • 一九八三年,我找到八字命理的推算方法後,便回過頭來,對這位在偷渡香港潮中,失去生命工友的八字進行推算,看看是否能從八字中看出這一次的不幸事故,同時亦可驗證八字命理的理論是否可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