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

名將遇事不慌 臨亂不驚

作者:秦自省
王夔桀傲不馴,不受約束。他所到之處,總是擄掠百姓,蜀地的民眾深受其苦。余玠將王夔逮捕,殺之除害。蜀中百姓,人人稱快。朝廷終於剷除了這個心頭之患。(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71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一、一張字條釋糾紛

中國北宋末年、南宋初的抗金名臣宗澤(1059年─1128年)有著過人的才識和膽略。

當時,投降過來的將領趙海,駐紮在板橋,心中圖謀不軌。他總是在交通要道上,挖路設障,以阻礙行人。有八個割草的人,走過了趙海的路障,趙海聞訊後,十分氣憤,便把這八個人抓了起來,剁成了肉醬。

有人看見了這件事,立即報告給宗澤。宗澤派人召見趙海,趙海帶了五百個隨從做保鏢,進入了宗澤的大營。宗澤當時正在和客人談話,趙海進來後,在宗澤的詢問下,把事件的經過回稟了一下,但卻沒有認錯,還講了他的歪理。

宗澤聽完以後,隨即命令:「將趙海戴上刑具,送入監獄。」宗澤的部下,便將趙海拘押、帶走了。

當時在座的客人心中膽怯,小聲地勸宗澤說:「他帶的護衛很多,暫且還是不要動他吧。」

宗澤笑著走出來,對趙海的部將說:「把你的人帶回軍營吧,明日我要在鬧市斬殺趙海,以正法紀。」

趙海的那個部將,見宗澤沉著冷靜,便老老實實地,按照宗澤的指令,把那五百個隨從保鏢,規規矩矩地帶走了。

當時在場的人,都替宗澤擔驚、害怕,宗澤卻從容平靜得像往常一樣!

另外,還有一件事:

統制官楊進,駐紮在城南;王善駐紮在城北。他們二人互相不服氣。有一次,各自率領部下,在天津橋,對峙起來。

宗澤知道後,寫了一張紙條,叫人送去,分別交給楊進和王善,他們二人各自看了一遍。紙條上寫的文字是:「保國安民的決心,你們是這樣體現出來的嗎?在對敵征戰中,誰是國家民族的英雄,自然能顯示出來。何必這樣來表現自己的英勇善戰呢?」

楊進和王善兩位部將,看了這張字條,又慚愧,又沮喪,都領著各自的人馬,退回去了。

北宋名將宗澤,諡號忠簡。(公有領域)

二、臨亂不驚

荊州的局勢,尚不穩定。三國魏名將張遼(170年前後─222年)屯兵在長社,即將出發時,營中有人謀反。正值半夜,火光四起,營中大亂。

張遼對左右的副官說:「不要驚慌,這不是全營反叛。必定是個別人想鬧事,他們先製造驚慌來擾亂人心。」

張遼隨即下令說:「沒有參與叛亂者,請靜坐在原地待命。」張遼領著幾十名親兵,在大營的正中,站立觀看,鎮定屹然,穩如泰山。

不久,軍營便平靜下來。張遼很快就將謀反的主犯,抓獲處死了。

清代《三國演義》中張遼的畫像。(公有領域)

三、遇事莫慌,先穩人心

西漢漢成帝建始三年的秋天,京城的老百姓,忽然無緣無故地驚擾起來,紛紛傳言要發大水,百姓們四處奔跑,互相踐踏,老者弱者哭喊呼號,長安城中一片混亂。

皇上趕緊在前殿召集公卿大臣,商量對策。大將軍王鳳提議,太后、皇帝、皇后以及後宮嬪妃,可以上船避難;城中的官吏、百姓,可以到長安城牆上(城基很寬闊),以避大水。別的大臣,也都認為這個對策不錯。只有左將軍王商(生年不詳—前12年)獨執一見,說:「今天這事,肯定是謠傳。如果皇上登船、吏民上城,大家都來避水,事變就鬧大了,不合適。這樣只能使老百姓更加受驚嚇。暫且等待,讓我先行察看,再作定奪。」

過了不久,長安城中,逐漸安定。一問消息來源,果然是謠言。

四、儒將典型

南宋名將余玠(生年不詳—1253年)曾為四川宣諭使。

當時有一個名叫王夔(音kuí)的都統,一貫桀傲不馴,不受約束。他所到之處,總是擄掠百姓,蜀地的民眾深受其苦。他還將部屬配備的軍馬,全部收歸己有,等到要開戰的時候,再高價賣給他們。

朝廷雖知道王夔的違法行為,卻無法懲治他。於是便派余玠,乘大船前往「撫慰」。

余玠到達嘉定的時候,王夔率部下前去迎接,但他所率的兵,都是老弱病殘,共有二百來人。

余玠看到這個樣子,說:「我很早就聽說都統的兵強馬壯,今天見了,才知道和外面的傳聞相差太遠。」

王夔回答說:「我的兵馬,並非不強壯,之所以不敢帶他們出來迎接,是怕驚嚇了你的隨從。」話音剛落,王夔把手一揮,剎那間,部隊部署的聲音如雷聲隆隆,又像江水沸騰,聲音止處,兵陣已經排好,旗幟鮮明,刀槍閃閃,沙場之上,人如林立,然而卻無一人亂行。

余玠站在河中的船上,心中暗暗震驚。身邊的船夫,嚇得驚恐失措,連掌棹的手,也顫抖不止。而余玠神情自若,慢慢地命令手下,按預定的順序給士兵頒獎。儀式進行得有條不紊。王夔退到一邊和別人說:「儒者中,竟然有這樣的人啊!」

余玠穩住了局面後,將王夔逮捕,殺之除害。蜀中百姓,人人稱快。朝廷終於剷除了這個心頭之患。

(鄭瑄《昨非庵日纂》)

——轉自正見網(原標題:一張字條釋糾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楊鐵崖(即楊維楨)在普門寺住宿。盜賊把他家裡的財物都偷走了。家裡的人到普門寺告訴他,他仍然不停地專心寫詩,並對客人說:「只要我還健在,丟失那麼點東西,還值得心痛嗎?」
  • 藏洪,字子源,是後漢人。他在擔任青州刺史時,被袁紹的軍隊包圍,軍糧已盡。起初還可以抓老鼠、煮牛皮、牛角充飢,後來,再沒有什麼能夠餬口了。
  • 趙簡子有一個下屬,擔任「廣門官」,名字叫胥渠。胥渠得了一種怪病。醫生說:「你的病,得用白騾子的肝,配上幾味藥,才可以治癒。如果找不到白騾子肝,就只有等死了。」
  • 有德操的官吏,幫助人民以好處,應該講究實效,不應該貪圖虛名;貪圖虛名有損德性。
  • 偏執而拗戾的人福輕,而不偏執、懂得融通的人,所得的報償很多;急躁、嚴厲的人短命,而性情寬厚的人,可以長壽。
  • 石曼卿感到十分難堪,向執法隊的頭領,求情說道:「希望只在本處(娼館)處罰我,我在朝廷裡的集賢館辦事,請給我留個面子。」
  • 晉孝武帝將要宣講《孝經》。謝公兄弟(指晉孝武帝時,官至宰相的謝安及其弟謝石)尚不知道這個消息,他們與其他一些人,也在私下裡,準備開庭講習《孝經》。
  • 宋代的曇秀,到惠州去見蘇東坡,幾天以後,將要回去時,蘇東坡問他說:「山中人見你回去,必定向你求給土特產,你拿什麼去應酬呢?」曇秀說:「鵝城的清風,鶴嶺的明月,我將這些,送給他們每一個人。只怕他們沒有存放的地方。」
  • 文天祥面白如玉,眉清目秀,眼大而有神,顧盼生輝。
  • 明代文學家屠隆,字長卿。他對親友感悟的說:「人們一想到生病時,則貪婪之念,便會逐漸減少;人們一想到死亡時,則求道之念,便自然而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