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間慘劇 北韓出逃者加拿大國會作證

圖:金惠淑(Hye Sook Kim)提供的圖,描述她所見證的很多北韓公開槍決事件。(攝影:Matthew Little/大紀元)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1年0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高雲林多倫多報導)金惠淑(Hye Sook Kim)是北韓出逃者,她在2011年2月1日和3日加拿大國會人權委員會召開的兩場聽證會上,講述了自己在北韓集中營28年的悲慘遭遇。她說,集中營中的殘暴幾乎是不可想像的。

金在13歲時就被關進北韓第十八號集中營,之後從1975年2月到2002年8月被關押了28年。金在講述其遭遇的整個過程中一直帶著墨鏡,她告訴委員會,她還有家人在北韓,她的故事會危及到家人的生命。

自從金的父親在南北戰爭中失蹤後,她的整個家族都被列在了黑名單上。家族中的四代人都被關在集中營裡,許多人已經死在裡面。她說,集中營中的殘暴幾乎是不可想像的。

加拿大自由黨國會議員席爾瓦(Mario Silva)說,金惠淑的遭遇是國會人權委員會所聽到過的最悲慘、最難以置信的故事之一。

在集中營過著恐懼及非人的生活

金的父親已經去世,她的母親在金被關進集中營後不久,在沿著懸崖採摘蔬菜的時候意外身亡。

金通過翻譯告訴委員會說:「你根本不能稱那些為房子,那更像是給牲畜住的棚子。」

在被關押的28年間,金屬於被稱作「重新安置的人」(「relocated people」)。她被羞辱得想死,被強迫吞食那些瞧不起她們這種人的犯人的唾液。

她們吃的玉米粥偶爾會放一點鹽,給在礦裡幹活的那些人的食物要好一些。金的哥哥死在礦裡,其他很多人也得了呼吸系統疾病。


金惠淑(Hye Sook Kim)提供的圖,描述在第18號集中營礦場工作的一名北韓人死在工作場所。(攝影:Matthew Little/大紀元)

集中營的人們經常每天要幹12到16個小時的活,然後花差不多相同的時間去山裡尋找能吃的植物。水都是定量的,根本就不夠用。

除了飢餓,她們還遭受毒打,並面臨時時刻刻的死亡恐懼。從偷菜到殺小孩的罪犯,遭到公開處決是很平常的事。金說:「每個人都遭受著痛苦的煎熬。」

1994年,北韓獨裁者金日成死後,其子金正日上台,公開處決國民也隨之進一步升級。有太多的屍體被扔在街道上沒人處理,直到後來要成立一個處理屍體的特別小組。

金說:「開始我很害怕,但是不久後因為這種場景見得太多了,就不再感到恐懼了。」

曲折生死路 見證人倫悲劇

經過20多年的集中營生活,金在2001年被釋放。她和她的孩子們一起離開那裏,但是兩年後,在她去賣貨物的時候,一場洪水沖毀了她們的村莊,也使她和孩子們失散了。

她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在全國尋找她的孩子,希望她的孩子們只在混亂中去了別的城市,但是她最終放棄了找到他們的希望。在2005年她做出了和很多北朝鮮人一樣的事,逃往中國。

一個蛇頭幫她安排了那次逃亡,她到了一家公司,裡面有2名被賣給中國買家的女人,她們分別為24歲和27歲。

因為金看起來超過50歲了,沒有人想要她,最後她在一個餐館找到了落腳點,一直令她恐懼的是,她擔心會被那些挨家挨戶搜尋北韓出逃者的中國警察發現。

金說:「當看到警車經過時,你一直在恐懼中。」她說,對檢舉北韓出逃者的人會有5,000元人民幣(750美元)的獎賞。

飯店的老闆後來要金去北韓購買種豬。在第二次去北韓買種豬時,金在市場上等待時被抓了。

在被送回第18號集中營前,金竭盡全力藏好她帶來的錢。她告訴委員會,在集中營裡,錢就是生命。

她把大部分錢藏在陰道內,然後把剩下的吞了下去,她講述了她是怎樣嘗試不吃東西,以及怎樣把排泄出來的錢再吞下去。

2008年,金被再次送入集中營,她說,在集中營中的環境日趨惡化。一名母親發現自己的兒子把所有的食物都吃掉後,竟然用斧頭砍死了他。然後這個母親將兒子的屍體切開當成豬肉賣給別人。

金從那個母親那裏買了一包「豬肉」。她說:「我當時不知道那是被她砍死的孩子,是後來聽說這件事的。」

另一個母親的女兒發燒,這個母親不久後因為殺死並吃了她的女兒而被處死。

金計劃在三月份逃出集中營,雖然赤著腳,但已下定決心要跑。她找到一個蛇頭幫她逃去老撾,在那她見到一個被7次遣返回北韓的婦女。隨後她又經過泰國,最終逃到了韓國。

金給她的孩子們寫了一封信,但她知道那永遠也不可能被收到,她在信中向從未能吃過一碗熱飯的孩子們道歉。

她信中說:「我每時每刻都在想念你們。」

當委員會問,他們可以做點甚麼來幫助北韓的人民時,金說,可以送去動物飼料。她說:「人吃的食物永遠不會到老百姓的手裡,但是動物飼料可以。」

評論
2011-02-07 3: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