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36計(三十九)

王維洛博士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

北澇南旱?

國務院的中央防汛指揮部,為負責防洪防旱的權威領導機構,為了指導每年防洪防旱工作,中央防汛指揮部發表中、長期氣象預報,作為地方政府水利部門決定如何運用和調度其水利工程設施的依據。

一九九一年五月十三日,國家防汛指揮部召開該年的第一次會議,會上國家防汛指揮部副主任,水利部部長楊振懷指出,根據氣象部門預測,今年盛夏,淮河流域,長江中下游和川東地區有伏旱(不是洪水)。聽說這年夏季有旱情,太湖流域水利部門立即做抗旱準備。於是決定盡可能利用現有水庫工程,太湖、澱山湖、鬲湖、洮湖等湖泊及現有的河網多蓄水,以防可能出現的伏旱。

一九九一年春天,降雨不少,上游的水庫下閘蓄水,太湖亦下閘蓄水,準備留著給可能出現的伏旱用。到四月二十日,太湖水位已上升到三點五五米,超過警戒水位○點○五米。沒有人認為這樣做是危險的,因為國家防汛指揮部並未說今年將發洪水。

至六月十一日,太湖水位三點四六米,僅在警戒水位以下○點○四米。在汛期到來之前二個多月時間內,太湖水位控制在警戒水位三點五○米附近,種下了一九九一年洪水的禍根。

一九九一年,太湖流域的洪水是個雙峰洪水,可分為第一期洪水和第二期洪水,兩次洪水的分界線在六月份下旬。六月十一日起至十九日,太湖流域開始第一次降暴雨。開始時,人們繼續蓄水,當時仍認為,該年是旱,不可能雨水過多,以致未增加排放能力,六月十五日太湖水位達三點六八米,超過警戒水位○點一六米。六月十八日江蘇省長陳煥友,致電上海市長黃菊,要求上海市開閘,幫助太湖分洪。而江蘇省自己卻不願意打開望虞河等閘門,讓洪水流經江蘇省進入長江,理由是,如此將為江蘇帶來很大的損失。

江蘇省要上海開閘,因為流經上海的黃浦江,吳淞江和瀏河是太湖的自然排水通道,特別是黃浦江平日擔任太湖流域百分之八十左右的排水流量。但黃浦江、吳淞江流經上海市中心。過去上海面臨這種情況,都是往浦東排水;浦西是市中心,而浦東是郊區,浦西的江堤大大高於浦東的江堤,要淹先淹浦東。而今,浦東是全國最重要的經濟開發區,新的金融中心,和浦西一樣,也淹不得。其次,上海的城市發展,採用的是兩翼發展(沿長江和沿杭州灣,左翼有寶山鋼鐵公司,右翼有金山衛石化公司),兩翼也淹不得。在上海市的城市規劃中,只體現了鄧小平發展浦東新區的意圖,而忘記了浦東原是自然排洪通道的功能。

歷史上是三江入,震澤定。當一九九一年洪水到來之時,三條通路全被堵塞,太湖流域則不得安寧。由於上海市和江蘇省都不願承擔洩洪任務,中央防汛指揮部要求浙江省開啟太浦閘洩洪。此舉意味犧牲浙江部份地區,以減低太湖水位。從地形上看,選定浙江作為出口,是最下策,因為浙江大部份地區地勢略高,只有嘉興一帶地勢低窪一些,但面積不大。況且太浦河工程尚未完工,洪水無法入海。然而在政治和經濟實力上,浙江省的地位在三家中屬最弱。

六月二十六日十二時,浙江省開啟太浦閘,放水一百立方米/秒。太浦閘開閘後,太湖水位曾一度下降,達四點○九米,太湖水位下降,中央防汛指揮部認為所採取的措施與抗洪取得了成果,於是,六月二十七日再次著重指出:經國家氣象局、國家防總、中國科學院大氣所等單位協商結果,今年總的可能是,北澇南旱。

隨著天氣形勢的發展,長江以南和西南老旱區仍有可能受旱。因此,太湖流域也沒有利用六月二十七日到三十日的時間,加大排放水量,減低水庫水位和太湖流域河網的水位。一九九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國家防汛指揮部第二次會議的錯誤資訊,使太湖流域防洪減災,又失去了一次機會。

水來炸壩

出乎國家防汛指揮部的預料,從七月一日起,太湖流域再次普降暴雨,這次暴雨的強度和範圍遠超過第一次。山區的水庫已然沒有存儲能力,只有大量向下游洩洪,來自上游水庫的洩洪量,又經過人工管道進入太湖,太湖的水位上升,太湖流域河網的水位亦全面上升。蘇州被淹,無錫被淹,常州被淹,嘉興被淹,湖州被淹。

博大出版社授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借屍還魂」的意思是:凡是有用處的事物,都不能利用,而腐朽落後、沒有用處的事物,要加以利用,利用沒有用的事物,並不是我受別人支配,而是我支配別人。
  • 田方和林發棠繼續努力,編輯《再論三峽工程的宏觀決策》,該書於一九八九年初出版。水利部部長錢正英等,於《論三峽工程的宏觀決策》一書出版時,要求新華書店不能發售該書。到了六四之後,錢正英等又指責《再論三峽工程的宏觀決策》一書是「宣揚資產階級自由化」,「為動亂與暴亂製造輿論」,並要求有關組織清查考察有關幹部。
  • 戴晴女士未參與八九學運,她其實沒有表態贊同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也就更不用說指揮或幕後操縱註。將戴晴投入中國級別最高的秦山監獄,其實是經過精心策劃,其目的不是對天 安門運動的清算,而是為打擊三峽大壩工程反對派。
  • 中國知識界的直言不諱的發言,終於打破了圍繞三峽工程理應展開的爭論中不應有的沉默寂靜,將一個關係到國計民生的重大問題,鮮明地提到了國人面前。
  •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底,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工作即將結束,論證領導小組原則通過了十四個論證小組的報告,長江水利委員會將在此基礎上撰寫工程可行性報告,計劃於一九八九年春季, 上報國務院審批。
  • 侯學煜為一介書生,不諳官場技巧。但馬世駿則任所長多年,在科協許多分會擔任負責人職務,通曉官場奧妙。針對生態環境專業組,關於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影響的初步結論是弊大於利,三峽工程論證領導小組在專業組長會議上,已有所了解。
  • 針對三峽工程建設能促進庫區柑桔發展的觀點,侯學煜提出相反的論據。三峽工程主上派把三峽工程農村移民安置,寄託在柑桔發展上,認為水庫的形成會使冬季絕對最低溫度提高,對柑桔越冬有利,並可以擴大栽種面積。
  • 世界銀行在為該可行性報告的評價中寫道:考慮移民的艱巨性和經濟合理性,世界銀行不支持比海拔一百六十米更高的水庫正常蓄水位。
  • 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和一九八五年十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電力部和加拿大政府國際開發署,先後簽訂兩份諒解備忘錄,內容是關於中加兩國政府在中國的水電工程合作,其中包括長江三峽工程和黃河小浪底工程。
  • 黃萬里指出,錢正英(後被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在水利方面是外行,是外行的行政領導,硬要充當內行領導技術,這是自找苦吃註。這擊中錢正英要害,因為錢正英在共產黨的高級領導幹部中是專家,在專家中是共產黨的高級領導幹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