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寂然:「610」發展特務的卑污

李寂然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5月02日訊】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了一個「610辦公室」,它的權力極大,可以操控整個黨政機關,凌駕於國家與法律之上,是一個類似於「中央文革小組」與二戰時希特勒的「蓋世太保」的特務組織。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610」罪惡纍纍。為了對法輪功展開更加惡毒的迫害,它利用種種見不得人的手段發展特務,充分暴露出邪惡的本性。

在法輪功學員中發展特務,它就要物色合適的人選,而對被劫持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威逼利誘成為「610」發展特務的首選途徑。一名曾經被中共發展過特務的女士,在認清了中共的罪惡後,對自己的經歷作了深刻的反思,寫成《淌過中共洗腦的血與淚的冰河》一文,發表在明慧網上。當然,在她這一段可恥的人生罪惡中,必然涉及到「610」發展她作特務的卑鄙伎倆。她勇於曝光自身污點與「610」罪惡的無畏在令人讚歎的同時,也深感中共的無恥與邪惡。

這位女士是原南京解放軍通信工程學院的教官李群,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她被綁架到派出所、看守所、精神病院與勞教所進行迫害。在看守所被三次關禁閉,在精神病院被強制服藥,在勞教所更是受到了軟硬兼施的迫害。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肉體迫害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們在思想上對中共屈服,從而背叛自己的信仰。李群在勞教所受到了種種令人難以想像的所謂「幫教」:既用酷刑威逼她,採取不讓她休息的手段,又找來已被中共「轉化」的人對她進行感情上的誘騙和所謂思想上的溝通。在她思想對法輪功稍微動搖後,馬上就被戴上大紅花加以強化。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是非常隱蔽的軟暴力。對初步「轉化」的原法輪功修煉者進行強化的另一種手段,就是讓他們再去做其他的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李群曾三次被帶往外地做這種為虎作倀的所謂的「幫教」。

有相當一部份被轉化者,在他們走出中共的監牢後,被中共要求做特務。李群被「610」所看中的原因不外乎她自身的條件:他們認為她以前的堅定,在法輪功學員中肯定會有一定的聲望,另外還有她自身的學識。從李群披露的文章中,可以看出,她被中共物色為特務的合適人選,在她剛從勞教所回家時,「610」就已經內定好了。

李群於二零零二年底回家,二零零三年初,曾是江蘇省勞教局教育處處長的唐國防,開始對李群進行騷擾,經常給她發低級下流、溫情曖昧的短信。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四日的情人節,唐國防又給她發短信,連續使用十幾個「我愛你」。

李群對這個人面獸心的唐國防非常厭惡,很快與他斷了聯繫。可是緊隨唐國防之後,南京市「610辦公室」的柏正輝卻粉墨登場了。三月份,柏正輝發來「5201314」(我愛你一生一世)的公式短信,隨後接二連三的「求愛」短信便紛至沓來。柏正輝用他喬裝的「謙卑」與「真誠」,贏得了因為放棄法輪功而處於沉淪狀態中李群的好感。

當然,中共惡徒們在李群心理與感情上的攻破,為他們把李群拉下水奠定了基礎。終於在一天中午,柏正輝將李群誘騙到他家並將她強姦。然而在姦污李群的前後,柏正輝與他的上級的緊密聯繫,暴露了「610」為發展李群作特務而精心設置的圈套。

李群在文章中寫道:「我感到他早有預謀,可能接受到了某種指令,因為此前,他不停地打電話接電話,隱秘地不讓我聽見。最終,他將我姦污。事後,還特地為我泡了一杯咖啡樣的飲料,一定要看著我喝下去。隨後他將手機電池裝上,又開始打電話接電話,說有急事,頭也不回地騎著摩托車飛馳而去。看著他遠去得意的背影,我感到他是急不可待地向他的上司表功去了,向對他下達姦污我命令的人報功邀賞去了,他們今晚可以開『慶功宴』了,開慶祝姦污我成功的『慶功宴』。可憐我一生清名被毀。」

柏正光輝的得手,使「610」感到發展李群為特務的時機已經完全成熟。於是,僅僅一週之後,即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南京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沈小華與白下公安分局的匡宇清,以及一個作記錄的警察,便當面向李群提出了讓她作特務的要求。

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的打算遭到了李群沒有任何商量餘地的拒絕。

這當然大大出乎這些人的意外。在他們看來,發展一個曾經堅定地信仰過法輪功的人作特務非常不易,因此也相當地謹慎。他們慎重的原因就是怕這些曾經修煉過法輪功的人士一旦清醒後,會將他們的卑鄙公諸於世,這也是「610」官員為何要姦污李群的用意,那就是把女人認為最珍貴的貞操和他們的罪惡綁在一起。所以在李群嚴辭拒絕後,沈小華說:「我覺的你應該會同意的,不用急著答覆,再考慮考慮,要為你丈夫和家庭想想,也許考慮好了,你還會主動來找我們。」實際上,他們已經在暗示她的失身,並用家庭與自己的親人相威脅了。

他們這些中共的警察,實質上就是中共的特務。在社會上他們可以調動一切手段來實現他們的目的。於是,在李群以為完全脫離了和他們的關係後,一張無形的網慢慢地向她撒開。

李群研究生畢業,當時才三十三、四歲,找個工作本來是很容易的事,可是她卻「處處碰壁」。她當時哪裏知道自己的工作是這夥人整盤棋中的一步?在中共特務的威嚇中,哪個單位敢聘用她?

二零零四年八月,匡宇清主動打來電話關心起她的工作,他說願以個人身份幫助李群,李群便給了他一份簡歷。很快,鍾山職業技術學院通知李群去面試、試講,她一帆風順地被錄用。

其實這一切只不過是在走形式。

在這夥人看來,既然獵物已經入網,管她自己意識到還是意識不到,到利用時就是要利用的。於是,就有公安不斷提醒李群,說黃局長這麼關心,幫你找了工作,你也應該有所表示。

李群已經意識到,她又不知不覺間掉進了一個陷阱。她非常壓抑,非常希望儘快離開這個單位。

其實,早在二零零三年秋,白下公安分局的戚長雲就曾對李群說過,根據組織決定,經過考察,要她做特務。那時,他們對她的工作問題就曾表示過「關心」。

再往前推,市「610」曾去勞教所說要將她樹為「轉化」的典型。後來也不了了之,如今看來,他們早已另有「安排」。

戚長雲所講的「考察」,還包括派人對她的跟蹤,連她家請的鐘點工都被他們收買。法輪功學員來找她時,鐘點工不但將之擋回,而且讓她毫不知情;李群記下的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地址、電話也都不翼而飛。

為了對李群牢牢控制,柏正輝竟然要給李群拍攝裸照……

為了徹底斷掉李群的退路,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柏正輝發來一篇惡毒攻擊法輪大法明慧網的文章,讓她修改;同年五月二日,柏正輝又發來一篇惡毒攻擊法輪功創始人的文章,讓她修改。

可是「610」夥同公安,威逼利誘她做特務的打算始終沒有得到李群的答覆。令他們更想不到的是,李群竟然又開始修煉起法輪功來了。

我們這篇文章是根據李群的文章進行整理的,有很多這方面的細節她沒有涉及,但是從她下面的這段文字中可以看出當初「610」發展她做特務的安排是相當的細密。她在文章中說:

「因為我從修大法,二零零九年新年剛過,南京市公安局肖寧健和白下公安分局丁翠英突然造訪。肖寧健代表公安從新向我解釋當年叫我做特務之事,表示以他當天說的為準,我聽出實質是變相的否定了這件事。我提出三點:第一,公安要我做特務是黨委會的決定,『610』處以上幹部都得到了通知,這不是個別人的個別行為;第二,公安當初明確要我做特務,要我先上明慧網假『反水』,取得明慧網信任後,為他們獲取『情報』,這不是所謂的瞭解瞭解某個法輪功學員的情況這麼簡單的事;第三,我二零零六年從澳大利亞回來,公安搜查了我手機的通信記錄,這更不是個人行為可以做到的,必須有領導批准,他才有這個權限。」

從李群的這段記述中,可以清楚地看出,「610」對在法輪功學員中發展特務的重視程度,以及所使用的伎倆。雖然,發展李群作特務的很多工作都是公安出面,但是真正的幕後指使卻正是這個邪惡的「610」,因為「610」操控著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它當然急切地需要在法輪功學員內部安插它們需要的特務。

從李群的記述中我們還看到,中共這幫鷹犬們的禽獸行徑,為了發展特務,讓她們死心塌地地為自己效命,竟然以剝奪她們的貞操為手段,而且,這種卑鄙的手段,是在他們層層的指示下所採取的。

為發展特務,他們究竟玩弄過多少女人?這個數字無法統計。但在李群的記述中有這樣的記載:

「我不知他玩弄和欺騙過多少女性法輪功學員,他曾將邪悟者范崇峰發給他的短信給我看,輕蔑地說,如果他去勾引,范肯定馬上上勾,但她長的太醜了,他看不上。而有人親眼看到唐國防對孟照梅舉止輕佻。」

我們需要指出的是,南京市「610」頭目柏正輝,也是南京市專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開辦的洗腦班的得力干將。南京市的洗腦班就設在南京下關區建寧路118號,對外號稱「愛心家園」。而最初給李群髮色情短信的江蘇省勞教局教育處處長唐國防,正是這個「愛心家園」主辦的誣陷法輪功的刊物「心靈驛站」的所謂顧問。被唐國防騷擾的孟照梅,是南京三十九中美術教師,也是該「愛心家園」的骨幹,被評為「優秀志願者」。

更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七月一至三日,在美國新澤西北部希爾頓逸林酒店召開國際教派研究協會的年度國際會議,中共派出三人與會。三人之一的程寧寧,乃是中國邪教協會副秘書長,其所展示的圖片正是這個對法輪功進行洗腦的「愛心家園」。中共「專家」的發言和展示,被在場的與會者揭露出是以法輪功學員為研究物件進行迫害的,違背了會議的要求,結果只得狼狽而返。

李群文章中提到的這個唐國防更是一個邪惡無恥之徒。他曾親自策劃,指揮搞男女勞教所「聯合攻堅」,把男性法輪功學員綁架到句東女子勞教所,把女性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方強勞教所迫害。女子勞教所女大法弟子高玉蘭,被男犯居大春扒光衣服,進行流氓侮辱摧殘。而且迫害時,將門窗堵的嚴嚴實實,但淒慘的叫聲,還是不斷的傳出。女法輪功學員劉承芝(音)、陳賀婷(音)和一位南通「610」送來的女教師都遭受過這種迫害。

中共惡徒們在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中所使用的流氓手段,與他們發展特務的卑鄙是一脈相承的。

當然,中共發展特務不只局限於一地,其它地區也有這種卑劣的行為。重慶法輪功學員劉新宇,在她的自述文章《昔日「被轉化者」:我是怎樣走回法輪大法修煉的》中,有這樣的記述:

「我看到有個『轉化』者在作聲淚俱下的演說,閃光燈對著她閃爍不止,我心裏很不是滋味。據悉這位轉化者後來出了教室回到南方繼續工作中同時在做公安的內線,致使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抓捕。當時勞教所也找我單獨談話,暗示我即將出勞教所後可否做公安的配合工作,我裝糊塗聽不懂,他們也不敢挑明這樣的醜事,後來就不了了之了。所以在法輪功學員中混雜的特務來源之一就是這種被轉化者。種下我從新走回法輪大法修煉的希望就是在那險惡中我迴避了聲淚俱下的公開揭批法輪功和回絕了作中共特務的無恥暗示。」

令邪惡們萬萬想不到的是,這些曾被迷惑當特務的人的清醒。當他們明白過來時,當他們認識到真正的善與惡時,當他們意識到自己是被邪黨利用來當特務傷害其他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時,他們會義無反顧地走回法輪功修煉中來。他們不但走了回來,還把邪惡發展他們做特務的卑鄙手段曝光出來,讓世人看清中共真正邪惡無恥的本來面目。這固然需要莫大的勇氣,可是當他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義和自己曾經在迷惑中犯下的罪惡時,他們是會在捨盡一切中站出來揭露邪惡的。

李群走回來了,劉新宇也走了回來,還有眾多的曾經被迷失的法輪功學員在走回來。當他們真正的清醒時,也肯定是邪惡最害怕的時候,因為從這個意義上講,這些人的清醒,預示著中共迫害的全面破產。

中共陷害法輪功的一切陰謀,最終都擋不住法輪功學員修煉的腳步。法輪功學員創造的輝煌歷史中,包含著對中共迫害的徹底否定,其中就包括對中共「610」發展特務的全面曝光。

評論
2011-05-02 10: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