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貴州民主人士舉行遲到的「六四」悼念活動

6月11日晚貴州民主人士舉行了“六四”二十二周年遲到的悼念活動。(受訪人提供)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1年06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唐明報導)昨天(6月11日)貴州人權研討會舉行「六四」二十二週年遲到的悼念活動,李任科說,是因為他們在「六四」之前被當局強行控制,才推遲到昨天舉行。他認為這次打壓民主人士的手段更加粗暴蠻橫,如杜和平「被旅遊」住院,廖雙元被毒剌扎身,他自已也被國保的非法抓捕,從三樓樓梯口與國保人員一同滾下來,撞傷鄰居使其骨折住院。

遲到的「六四」悼念活動

貴州人權研討會成員糜崇標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昨天晚上趁他兒子結婚之機,他們人權研討會成員舉行了「六四」二十二週年的悼念活動,為此他有可能面臨國保的問話或其它非法對待。他表示,他不會害怕的,因為沒有違法,違反法律的是政府執法部門。

當地公安對宣傳動態網的糜崇標等人說:「明明別人(共產黨)屁股上有屎,我們用布給他遮住,你們偏偏要把這塊遮羞布揭開。」還說:「我們沒有甚麼法律,我們就是裁判,我們說的就是法律。」

糜崇標說,他是國軍的抗日將領糜耦池的後代,糜耦池當年投奔中共後,五十年代反被中共在鎮反中處決。八十年代他和妻子被誣陷偷炸藥,他妻子被打得死去活來。現在中共滿口都是流氓語言,這個政黨應該下台,中國需要民主,需要法律,否則人民還會遭殃,還不知會製造多少冤案。

貴州民主人士陳西表示,「六四」是中華民族歷史上爭取民主活動的重大一頁,也是當今時代推動民主活動的重要篇章,作為人權研討會的民主人士都應該去紀念推動民主運動的人們和悼念死難的學生。

他們當晚進行了點蠟燭、默哀等儀式。


6月11日晚貴州民主人士舉行了“六四”二十二周年遲到的悼念活動。(受訪人提供)

「六四」前遭到粗暴控制

貴州人權研討會成員吳玉琴女士表示,「六四」前他和丈夫廖雙元、陳西一同被帶去了一個渡假村「被旅遊」。期間廖雙元曾被國保的看管人員潑了一身冷水,還曾被國保的用帶毒刺的植物抽打身體,長出紅斑,奇痛無比。

李任科先生也告訴大紀元記者,他6月2日上午正在家裏,闖進七八個當地國保人員,不由分說粗暴地連拉帶推把他拉出了家門。由於對方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和說明抓捕原因,他本能的產生抵抗,在三樓樓梯口國保人員用力推他這個已年過六十的人,使其滾下樓梯。其中一名國保用力過猛,也跟著滾下去。在轉拐平台上,這人還繼續抓扯李任科,兩人又一同滾下二樓。

這時二樓一位八十幾歲的老太出來看究竟,被撞正好個正著,被兩人都壓在身上,使其骨折住院。國保雖然承擔此意外的全部責任同,但對被繼續推滾下一樓,造成全身受傷的李任科,只是用藥水止血了事。李在「被失蹤」 的這五天裡疼痛難忍,目前在家裏養傷。

李任科說,杜和平、莫建剛「被旅遊」的地方是雲南的麗江香格里拉的雪山上。由於海拔高,空氣稀薄,杜和平當場就暈倒了,現住在貴陽第一人民醫院。最近去看過杜,發現他有些神智不清,像是病得非常嚴重。目前他們無法確定高山反應是否這樣,他們將質問公安,並密切關注他的病情和醫療情況。

評論
2011-06-12 8: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