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潤物】 長望雲山

文、攝影/貫明
  人氣: 9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6月21日訊】從小就喜歡高山和白雲,但是卻一直不能確切的說出雲與山美在何處。直到有一天偶然讀到了唐代杜甫的〈望岳〉:「蕩胸生層雲,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之時,心中才豁然開朗,恍然大悟。詩聖這首詩的大意是說,重重疊疊的雲層在泰山的胸部生出並飄蕩著,極目眺望,遠處的飛鳥回歸泰山的懷抱。(有那麼一天)我一定要登上泰山的最高峰,舉目縱觀,群山在我的腳下會是那樣的渺小。這首詩讓我心中自然的泛起一絲難以名狀的崇高之感和豪壯之情。因此我感悟到即使是一個胸無大志的人,如果他能登上絕頂,憑高遠眺,就一定會有與平時不同的感受,就能親身感受到宇宙的博大和大自然的造化。而喜歡高山和白雲的人必能遠離塵囂,隨遇而安。在中華傳統文化的熏陶之下,我在少年時代的最大樂趣,與同年齡的人大不相同。不是唱歌跳舞,也不是舞槍弄棒,而是在下課之 後去高坡上靜靜的遙望遠處巍峨的高山、潔白的祥雲與蔚藍色的天空。
  
每次登山、望山就會聯想起古人所說的「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晉代詩人陶淵明說:「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歸園田居〉);又說: 「采菊東籬下, 悠然見南山。」(〈飲酒〉)由此可見,陶淵明是非常喜歡觀看雲山的,這可以從他的更多作品中得到驗證:「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歸去來兮 辭〉);「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歸園田居〉其三);「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飲酒〉其五)。唐代大詩仙李白的詩中也說:「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閒。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此外更能體現詩仙喜歡看山的另一首詩是〈獨坐敬亭山〉:「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閒。相看兩不厭, 只有敬亭山。」在遙望高山與白雲之時,詩人們寫出了美好的生命境界,反映了人們在紅塵濁世中仍然沒有放棄返璞歸真的渴望。
  
然而,生活在這紅塵之中的芸芸眾生,很少有人做到時時刻刻都保持一種淡泊平和的心態。只有在觀雲看山的詩歌中,才能找到這種飄逸瀟灑的意境與境界。 在眾多的歌詠雲與山的作品中,除了詩聖杜甫的〈望岳〉之外,我最欣賞李白的「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透過這兩句純美的詩句,我們可以領會到作者的一種 獨特的心境。那是一種超脫滾滾紅塵之外的一份悠然安閒,那是一種超凡脫俗的心靈昇華!仔細品味一下,這兩句詩真是絕世妙筆,作者久久凝望著幽靜秀麗的敬亭 山,覺得那座山似乎也正含情脈脈地看著自己,彷彿兩者早已有了一種心靈感知上的默契。據史書記載,李白愛山,的確異於常人。每次遊賞,他都「大笑上青山」,一路山光水色,處處相悅生情。累乏之時,就躺在松風月色之中,閒眠亦如仙。李白與敬亭山之間似乎真有種冥冥的力量,人投入山的懷抱,山擁入人的心胸,用不著講甚麼,心心相依,物我兩忘,及至最後,一切的一切甚至連詩人自己都好像不存在了,心目中只有一座敬亭山。
  
與敬亭山朝夕相處的群鳥一隻隻高飛遠去,天空中的最後一片白雲也悠然飄走,萬物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天地間一片肅靜,只有詩人獨自一人孤伶伶地坐在那裡。這樣的意境告訴我們:李白不僅愛山,他對白雲的觀察也很細微,「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閒」展現的就是這樣一個極其空曠寂寥的世界。與巍峨的高山相比, 潔白的祥雲是詩人們的另一個精神家園:「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雲」(陶弘景〈詔問山中何所有賦詩以答〉);「望秋雲神飛揚,臨春風思浩蕩」(王微〈敘畫〉)。唐代來鵠的七絕〈雲〉中說:「千形萬象竟還空,映山藏水片復重。無限旱苗枯欲盡,悠悠閒處作奇峰。」白雲與高山一樣充滿了魅力。
  
經常遙望白雲青山 ,可以陶冶人們的豪壯情懷,忘卻世間的憂愁與煩惱,細讀古詩中的「雲」則往往與歸隱、修行連結在一起。唐代賈島在〈尋隱者不遇〉中 說:「松下問童子,言師採藥去。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詩人尋訪的隱者是一位採藥、濟世救人的修道人,這首問答詩,以白雲比隱者的高潔,以蒼松喻隱者 的風骨,表達了詩人對修道者的敬佩;宋代魏野在〈尋隱者不遇〉中說: 「采芝何處未歸來,白雲滿地無人掃」,詩中描寫的白雲滿地的草屋,入仙入境的感覺,也勝過人世間任何美麗的圖畫!由此也可以想像出古代修道者的超然出塵的 胸懷。一般人拒絕孤獨,嚮往熱鬧。修道人則卻喜歡孤獨和獨處,因為能忍孤獨才能寧靜而致遠,以平淡祥和的心態為人處世,那是一種超凡脫俗的精神境界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3月10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連冠寧、吳協昌台北10日電)民國99年九歌年度文學獎今天舉行頒獎典禮,年度散文獎由蔣勳獲得。蔣勳表示,因為雞鳴而開始寫日記,因此每次寫散文時,都會想到雞叫聲。
  • 小時候,好多思想說:真難真難,蝴蝶怎麼能飛上天?於是,有些蝶蛹就信了,它們就一直待在溫暖的屋殼裏,春天到了也不出來,它們把小殼當成了家;
  • 2007、2009、2011年,她三次應邀來香港,每次都風頭甚火。從挑起禁書風波、勇揭告密文化,到為藝術家艾未未出頭,她的勇氣和真知灼見,在當今中國文壇上令人感佩,而她的文字,更是一幅美麗的畫,讓人百看不厭。
  • 工作遇阻時,向5個黨員施捨金錢即可轉運;失戀落寞時,每晚看90部毛片堅持一週即可轉運;得罪朋友後,高聲朗讀人民日報即可轉運;縱慾過度後,取海魂衫穿上冒充五道槓的上級即可轉運;考試或面試前,請居委會大媽吃飯即可轉運;出軌劈腿後,摸電門200次即可轉運。
  • 【大紀元5月20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李錫璋台中20日電)「阿嬤,妳莫閣去啊好嘸」,彰化縣溪湖高中黃湘茹用台語詞句寫出拾荒阿嬤的故事,令人感動,今天獲頒中台灣聯合文學獎散文組第一名。她說,不會忘記阿嬤辛苦扶養的恩情。
  • 父母去世二十餘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隱痛。其實我與父母的情非兒女情,乃是質疑人生的一種縈繞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公有領域)
    每一次,從香港回深圳,火車終點站是,羅湖。都會的繁華燈火漸漸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開始現出黑的夜色,發亮的河流。就在此時,羅湖關到了。經過繁瑣的驗證,安檢,走過火車站的長長的棧橋,豁然一片的站前廣場,噴泉池邊永遠坐著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築物,馬路一律比香港寬,汽車也比香港的車輛大許多,按著喇叭不由分說地將路堵起來,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間。此時想起香港,削薄入雲的建築,斑駁唐樓,精巧廟宇,潑濺的燈火——格外地像一個夢。
  • 中共病毒肺炎發展到現在已經進入一個紛亂的狀態,部分人士認為疫情已經減緩,尤其有些人士已經迫不及待要出門活動甚至遊覽了。
  • 旅行時滿載的夢想,卻總在回到自己家中打開冰箱看到空無一物的那一瞬間,回到了現實。那些被盈滿的靈感和經驗,總能讓自己決定勇敢地丟棄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什麼,掏空後,重新再來。
  • 詩人曾說:「黑暗來臨前/我們原是不認識彼此的/苦難來臨時/我們相擁而哭泣/當黎明到來時/已是靈魂的兄弟/太陽升起時/我們會像家人一樣道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