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辛亥-六四-今天 中華希望在哪裡?(3)

人氣 9
標籤: ,

【大紀元2011年06月06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從辛亥革命到六四再到現在,中國的希望在哪裡?歡迎您打我們熱線的號碼,646-519-2879。請李天笑博士繼續回應觀眾朋友他們的觀點。

MP4下載收看

李天笑:剛講到民眾的覺醒,實際上在個別很早的時候,人們都認識到共產黨個別官員的罪惡,都認識到個別的現象。但是《九評》2004年傳出以後,他把對共產黨的認識提高到一個新的高度,這就是他的意義所在,由此觸發一場退黨運動。

因為我們知道退黨的意義首先在於,覺醒,就是老百姓意識到中共的罪惡,問題的根源所在以後才會更跟中共決裂,這是一個。再有一個,事實證明在蘇聯東歐當時發生變化的時候,在蘇聯有22%人退黨,在東德有10%左右,在波蘭有2/3的人,另外在斯洛伐克當時有1/3的人(退黨)。

當它們調動軍隊來鎮壓民眾的時候,發現軍隊調不動,軍隊裡的人大部分都退黨了,跟蘇共決裂了。那麼這就是發生一個根本的變化,就在關鍵的時候,我們總是講沒有武器、沒有人員、沒有資源,但是你退了黨以後,這邊的力量就發生一個力量的對比的變化,他們由共產黨的黨軍變成人民的軍隊,這是一個最關鍵。

第二個在茉莉花革命當中我們可以看到,在北非沒有一個專制的政黨,所以說老百姓就是當軍隊表示要支持人民的時候,他們很快就發生了變化。但是中共有這麼一個專制的政黨,它在控制軍隊,因此不把中共這個邪惡的政黨解體掉,中國所有的問題都不會得到解決。中國的軍隊它仍然是在保護這個,所以退黨他的重要性就是在此。

主持人:好,那剛才有一個日本的顧先生談到,今天的中國缺乏信仰,那我們知道在我們小的時候,就像我們爺爺、奶奶那一輩,他們相信有神、有佛,三尺頭上有神靈,你要是做壞事的話,就等於在造業,給子孫後代留下很多不好的東西造孽,但如果你做好事你要是得福報,積德行善,為後代積累這些福分。那麼現在已經很多人不相信了,現在說什麼三尺頭上有神靈,你站在這兒讓我看一眼。

我們知道熊焱先生到美國之後,他一直在研究神學,那我想請問一下熊焱先生,就是一個正信,就是正的信仰,他對一個社會維持人的道德水準,和對一個社會人和人之間這種良好的關係,起到一個什麼樣的作用呢?

熊焱:信仰問題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但是我們也可以簡單的說,不論是思想家、神學家、哲學家,他是普通的人士,他們都一致認為這個信仰和一個人的道德水準和一個社會的道德水準有一個很深的關係,極大的關係。籠統的講就是宗教的信仰是道德的基礎,是道德的支撐力,也是道德的標準,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正信,對於一個人來說,對於一個社會來說,這是非常的重要。

那怎麼個具體跟重要法呢?我們可以打一些比方來說,從某種意義上講,信仰的某種意義上講,對人提供了一個前途,提供了一個希望,提供了一個媒介,那麼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人們知道不僅僅是現在所有的,將來還有更好的,那麼這個意義上講,人際之間的關係,當然不致於那樣的緊張,同時正信信仰他能提供一個對和錯的基本標準,人們知道哪裡是對的,哪裡是錯的,有一個基本的標準。

再說,如果講的稍微細緻一點的話,這個正信,這個信仰他給人有一個行使道德行為的支撐力和一個能力,所以說信仰、正信,無論是對個人,還是對社會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今天的中國大陸正是因為在共產黨黨文化,無神論文化的統治之下,所以這老百姓他沒有對錯的觀念,他沒有未來的盼望,也沒有行善事的內在能力,你想這樣下來的話,當官的貪污腐敗,為非作歹,你想這個老百姓怎麼能不模仿?

今天的中國大陸說到底,幾乎都到無可救藥的程度,同時迅速結束一黨專制,重建有信仰的文化,重建正信的文化,當然這一切都隨著自由的前提下,也許會慢慢的建設起來,對民主和自由(來說)同樣的重要。

李天笑:我覺得熊焱先生說得非常對,我補充一點。首先剛才有一位觀眾提出一個非常重要的關係,就是信仰跟政治制度的關係,好像是沒有聯繫,他說君主立憲制對信仰就有好處,其實並不一定,我們知道美國是總統制的國家,美國有90%的人信神,也是很有信仰。

主持人:他倒不是說君主立憲制,就是對信仰很有關係,他是說君主立憲最適合,因為君主是一個國民的象徵的凝聚力。

李天笑:不一定,美國信仰的人也很多,政治制度跟信仰的關係是在……比方說,美國,他講這個人是由造物者創立的,所以人所有的權力都來自於造物者。這個造物者就是上帝、神,那麼在這樣的基礎上,人所有的自由民主權利,言論自由、宗教自由、集會自由等等這些權利,都是天然的自然的神賦予的,那麼這樣造成這個國家它建立在一個信仰的基礎上,不用你再怎麼說,你說沒有用,它這本身已經確立了。

不管是君主,君主實際上在英國、在日本或在其他地方,他是一種象徵而已,只不過是象徵而已,在現在的社會就是一種象徵,但美國它並沒有君主立憲制,或者像我們的總統制和議會制之間有什麼差別,但是都可以有信仰,所以這問題我覺得要從在他的信仰跟有什麼權利,人的權利來源這個已經奠定基礎了。

主持人:好,我們還有觀眾朋友在線,我們現在接一下新澤西州的麥克,麥克請說。

麥克:很高興今天在節目中見到了辛灝年先生,我很喜歡你們的節目。只不過我希望我們在這個節目裡不用看到辛灝年主持這個節目,因為他的理念和觀點,比較更貼近於實際,而且我們也更希望你們多請一些像王丹,魏京生,曹長青這樣大牌的明星來主持節目,我們特別喜歡辛灝年先生,謝謝你。

主持人:好,謝謝麥克。我們《熱點互動》的直播節目,他們也都上過我們的節目,那我們再接下一位紐約的曹先生的電話,曹先生您好。

曹先生:我覺得辛灝年先生今天上這個節目,我有一個很深的想法,事實上我看他很多節目,他事實上他真正的意思,這是據我自己的了解,他希望把中國人民能夠慢慢的經由一些傳播、經由一些言語等等,變成一個真正的世界民主公民。他在做這樣的一個教育,因為在這個一黨專制的社會裡面,太多大陸的致富集團的來源與持續,這個食物鏈不是一下能打斷的。

主持人:謝謝曹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夏威夷的觀眾,您請講。

王女士:剛才有一位觀眾說中國沒有什麼信念,以後沒有什麼共產黨,我們中國自古的道的根源在我們中國,上帝特准中國,道是天地之間最寶貴的。共產黨竊國六十多年了,所以中國才變成這個樣子。假如我們把道恢復起來,我們中國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那是很好的道去行,所以孟子有一句話,「天下溺, 援之以道。」就是用道恢復過來。使中國才能安定,不但中國安定,天下也是離不開道。如果上天離開了道,那星辰日月不能順軌運行,畫夜不分,四季不明,風雨不調,萬物不育,就說人不能離開道,離開道放肆妄為,無惡不作,天下大亂,因為我們中國的道,是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

主持人:好,謝謝王女士,我們再接下一位北京安先生的電話,安先生請講。

安先生:您好,各位嘉賓好,今天這個題目我看談得比較寬,我個人建議是不是應該多討論幾次。

主持人:謝謝,請講您的意見。

安先生:我是這樣想,我談一下解體中共這個話題。解體中共實際上簡單來講,就是兩條路:一個是武力,一個我們就是用非暴力的方式。但是如果用武力的話,我們看中共這個政權,它就是靠這個暴力奪權的,然後靠著暴力維權的,所以說它這個暴力,對它來說它已經用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了。那麼它的終極目標是要和美國打核大戰,所以說我覺得如果靠暴力奪權的話,這個邏輯上它是站不住腳的。

那麼做為普通的中國人來講,就是應該用非暴力、和平的方式去解體中共。目前我們看到傳《九評》、促三退的運動是最適合中國人目前的一條路。因為我們知道中共它是靠著意識形態治國,如果把這個意識形態,把老百姓的怕,給他,讓他認清中共的邪惡,那麼我想就能看到一條真正的,尤其現在退黨大潮聲勢很大,那麼我們就是要把這條路一直走下去。因為在中國這個社會,實際上維持政權的,暴力是一個方面,但是更重要的是它的老師文官就是這些,真正的在做意識形態的控制,所以我們就要做傳《九評》、促三退的這個運動,那麼這條才是真正適合中國人退出中共的路,好了我就講這麼多。

主持人:好,謝謝安先生,那我們來回應一下觀眾朋友的,尤其有多位觀眾都提到非常喜歡看辛灝年先生的演講,也希望他常來參加我們的節目,我們也希望如此,先請辛灝年先生來回答一下觀眾朋友他們的問題,和來回應一下他們的看法。

辛灝年:我想我沒什麼可回答了吧!謝謝他們。

唐柏橋:我做為一個觀眾來提一個問題,剛才有位觀眾提到君主立憲制,因為您是講共和的權威,講這100年的歷史,我想聽您關於他這個問題的看法,覺得這次不行,下次我們再來。

主持人:現在唐柏橋先生反變為觀眾了。

辛灝年:我講兩句話,第一句話,李天笑博士剛才講的,我覺得很有道理,我不重複了。我講第二句話,當君權神授的時代,已經成為過去,當民權天授的時代,早已來臨,歷史不容倒退。

唐柏橋:那我來回應一下關於剛才有兩位觀眾朋友提到關於暴力的問題,首先我聲明,我是希望和平的,也是倡導和平的,因為我的組織就叫中國和平,但是我絕對相信,在今天當下之際,在10年以前或者20年以前的話,我可能說我還是個和平理想主義者,但到今天的時候,當有任何一個人拿起武器,向暴政開火的時候,我絕對不會對他說三道四,因為我沒有權利說三道四,儘管他是以卵擊石也好,我只能把他當英雄來看,這第一。

第二、我覺得就這個世代,應該是百花齊放的時代,就說你口號也可以是百花齊放的,你的做法也可以是百花齊放的。第三、我覺得,就這一次我們一個研討會非常成功的一點,韓連潮先生的一句話,深深的打進了我的內心,他說,我們要強勢。我們的強勢是什麼意思?就是我們以弱擊強的時候,以柔克剛,以一敵萬就那種,有些策略有時候是可行的,相對足球場上的臨門一腳,我們始終沒有那臨門一腳的話,共匪是不會自動倒的。

李天笑:我談一點,關於用暴力還是用和平解體中共這個方式,我想兩者並不矛盾的。中共擁有世界上最強的武力,它最殘酷的對人民(行使)國家機器的鎮壓,它是歷史以來前無所有的,但是它這種暴力,我們講解放軍,他事實上也會變化的。當38軍的軍長,當時辭職不幹的時候,當所有的戰士都跟他學的時候,那麼這個就產生了一種變化,這個就叫「不戰而勝」。那為什麼會不戰而勝呢?就是他的思想發生了變化,這也就是剛才有人講的傳《九評》、促三退,他所造成的一種後果。

也就是剛才有位觀眾講的,他說60年來中共催毀了道,什麼道呢?仁、義、禮、智、信、忠、孝。當你腦子裡都是這種東西以後,你就自然而然的會彬彬有禮,你自然的,這個社會就和諧了,人跟人之間的關係就和諧了。當你要認識到中共的邪惡,你覺醒了以後,當黨軍就變成人民軍了,這個轉化,你可能用不到暴力,結果可能用不到暴力。

主持人:那現在在中國很多人都知道共產黨很壞,不願與它同流合污,包括中共很多的高級官員,但是很多人他在反對共產黨的時候,就很難擺脫中共那種黨文化,或者黨邏輯,也有很多推行民主,現在民主可以說是世界大潮,民主畢竟它有制約的機制,它可以說如果你官員做壞事了,那麼媒體可以揭露,選民可以把你選下去,但是剛才大家都談到道德問題,比如說,如果這個民眾普遍的都比較高尚的時候,他認為貪污、收賄是壞的,不可以容忍,把他選下去;他認為搞婚外情,或者嫖娼是不對的,可以(把他選下去)。

那麼如果,人認為說貪污會有什麼?大家利益均霑,弄點錢有什麼不好,或者說婚外情、嫖娼有什麼不好,反正是看我很有本事。那麼道德您認為,還有,就像我們中華傳統文化,是個敬天、敬神,是非常講究道和德的,您認為這個道德對中國今後的重建,會有什麼樣的作用,有多重要呢?

辛灝年:我想剛才李博士和唐柏橋都講了,你也說得很清楚了。我只想說一句話,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時代,它道德標準跟意識內容都不太一樣。但是我們抓住一點,首先是文明;第二是進步的文明,用進步的文明戰勝落後的文明;用進步的追求,去戰勝倒退的故事,我想我們就會既傳承我們自己已經擁有的,比較好的道,同時又能吸收近代世界已經產生的,更進步的、更文明的道,我們的國家民族就有希望。

主持人:好,謝謝辛灝年先生,也謝謝唐柏橋和李天笑博士,那也非常感謝熊焱先生在線來跟我們一起互動,也非常感謝各位觀眾朋友和我們大家分享您的想法,和您的問題,那如果您還有其他想法的話,歡迎您寫我們的反饋郵箱feedback@ntdtv.com,或者您想談什麼話題的話,您也可以寫到這個郵箱,那非常感謝各位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辛亥-六四-今天 中國希望在哪裡?(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辛亥-六四-今天 中國希望在哪裡?(下)

相關新聞
奇蹟與覺醒 洛城集會慶賀1900萬三退
覺醒:三退保平安(歌詞)
覺醒:三退大潮
大陸民眾覺醒 49位訪民齊三退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3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唐浩視界】數字人民幣 藏中共6大謀霸戰術
【有冇搞錯】習仲勛重修惠能金身傳說
【新聞看點】美對台新規猛踩紅線 中共詭異沒聲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