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610」損招 斷電騙開門綁架7旬婦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6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孟飛綜合報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十一點左右,正準備做飯的駱玉英發現家裏沒電,讓老伴去鄰居家去問情況,誰料,她老伴剛開門,幾位早守候在門口的「六一零」強行闖入將駱綁架。目前,駱玉英仍被關在新津「六一零」洗腦班,她年近八十的老伴無人照料,天天找相關責任人講理無果。

六十八歲的駱玉英家住成都溫江區,自一九九九年法輪功遭到非法鎮壓後,曾遭至少十三次關押。

斷電騙開門綁架老人

五月十三日上午十點左右,駱玉英聽見有人敲門,她從貓眼中看見三陌生男子,就沒開門。約十一點,駱玉英準備做飯發現沒電,便讓老伴到鄰居家問一下,老伴剛開門,那幾名男子就強行闖入將駱玉英綁架,原來是這夥人切斷了電源。駱玉英奮力抵制,她被強行抬下樓塞進車裡,當時樓下還有包括指揮在內的十多人。參與綁架的有溫江柳城派出所、萬春派出所、踏水派出所及「六一零」人員。

當日下午,駱玉英的丈夫(身患直腸癌)和女兒等一起找到柳城派出所要人,但派出所之間互相推諉,駱玉英的家人費了許多周折才得知駱玉英是被綁架到新津洗腦班。

五月十五日(週日)下午兩點左右,駱玉英的家人來到位於新津花橋鎮蔡灣的所謂「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即新津洗腦班),要求接見並準備帶她回家。

敲開門後,值班人員黃中智要求家人出示手續,家人問:「怎麼抓人都沒出示手續,反倒找我們要手續?」,同時表示要接人回家。駱玉英的老伴說:「我都快八十歲的人了,兩次做了直腸癌手術,全靠駱玉英照顧我。現在駱玉英被無辜抓走,沒有人給我做飯、洗衣、照顧我,今天我必須見到我的妻子,否則我就不走。我已經兩天沒吃飯了。」

黃中智聽後說要請示上級,但請示的結果仍然是「沒有手續不能見」,隨後,黃中智關上了鐵門。

無奈下,駱的老伴在門外喊:「駱玉英你在哪裏?我兩天沒吃飯了,我來接你回家!」,駱玉英的其他家人也一遍又一遍地呼喚。

這期間,黃中智再次打開門出來說「我又請示了領導,殷(舜堯)主任說不同意見」,駱的家人不願放棄,仍繞著大樓一次一次的呼喊,持續了近一個小時。家人們懇求「哪怕是讓駱玉英站在窗口看一看,說兩句話總行吧?駱玉英被弄走的時候身體是很好的,現在怎麼樣了,我們不放心。」黃中智顯得非常緊張,只好同意讓駱玉英站在三樓的窗口和家人說幾句話。

家人看到駱玉英站在三樓的窗口,被鐵欄杆攔著。駱玉英的女兒喊道:「媽,我們來接你回家。他們打你沒有?拿毒藥給你吃沒有?」駱玉英的丈夫喊道:「你不在家,沒人照顧我,我兩天沒吃飯了,我來接你回家!」但最終其家人也沒能將她接回家。

目前,駱玉英仍在新津洗腦班關押。

十三次遭非法關押的經歷

二零零零年四月至五月,駱玉英三次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已買好火車票欲進京上訪的駱玉英,在家被溫江城西派出所綁架到踏水派出所非法關押二十天。期間,警察強迫她在高音喇叭上罵李洪志先生和法輪功,她不配合便遭到酷刑:被逼雙腿跪在燒過的炭花(溫度很高)上面,當時的氣溫高達四十度;被警察用蕁麻草刺臉,兩名警察還像踢足球似的把她在蕁麻堆裡踢來踢去,折騰近三個小時;駱玉英和另兩位法輪功學員還被強迫舉水泥桿(約二十斤重),持續了三天三夜。

同年十二月,溫江城西派出所洪姓警察帶人到駱玉英住處抄家,搶走法輪功書籍等,駱玉英被關進看守所關押三個月,新年也是在看守所度過的。

二零零一年三月,駱玉英在老家簡陽,因散發真相資料被便衣跟蹤到她弟弟家,她和弟弟(未修煉法輪功)一同被綁架到派出所,身上的八百元現金被搶。被關期間駱玉英想買衛生紙都沒錢,大便後只有用廁所的水洗。警察拳打腳踢要駱玉英說出資料來源,被關三個月後,她又被勞教一年半(所外執行)。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天晚上,駱玉英和三個法輪功學員到溫江金強廣場貼不干膠,被城西派出所便衣綁架。公安局長侯建川跑來問她:「我就不明白為甚麼抓你那麼多次你都不怕?」,駱耐心對在場的人介紹法輪功叫人做好人的道理。幾個警察聽了兩個小時,中途未搭一句話離開現場。第二天早上三點過,駱玉英從大門堂堂正正走出回到了家裏。

回家僅六天,駱玉英和一些法輪功學員到朋友家聚會被不明真相的陌生人誣陷,一男法輪功學員被抓後判刑,而駱玉英則被拘留十五天;同年十一月一晚上,溫江城西派出所又非法抄了她家,駱玉英被拉到溫江看守所,她一路上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第二天她身體便出現僵硬不能動症狀,派出所怕承擔責任四天後將其放回,回家後她很快了恢復健康。

二零零二年七月,駱玉英再次被綁架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個多月,後來又被非法判二年勞教(所外執行)。

評論
2011-06-07 2: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