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36計(四十八)

王維洛博士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

提供清潔能源?

汪嘯風提供的資料中,有一個明顯的計算錯誤。一個與三峽工程有同樣裝機容量的火力發電廠,如果每年發電要消耗五千萬噸標準煤炭,按照中國目前普通的水平,每發一度電消耗三百五十克標準煤炭,每年發電約一千四百三十億度電;按照中國先進的水準,每發一度電消耗三百二十克標準煤炭,每年發電約一千五百六十億度電。而三峽工程的計畫發電量只是每年八百四十億度。兩者缺乏可比性。

利用大型或者巨大型水庫大壩發電,並不能提供清潔的能源。臺灣中山大學陳鎮東教授的研究表明:「水力發電絕非乾淨的能源,溫室氣體排放量甚至比火力發電廠還高,因此,未來不應該以發電為由,繼續興建水庫。」原因在於,河流也會排放二氧化碳到空中,當河水蓄積在水庫中,深水內缺乏氧氣,有機質就會分解出甲烷、以及氧化亞氮等氣體。且全世界約百分之四十的河流有水庫,因此陳鎮東認為,三峽大壩的水庫規模,比目前東南亞所有的水庫加起來都大,因此排放出的溫室氣體量將更為驚人,可能引起更嚴重的溫室效應。臺灣中山大學陳鎮東教授的研究結果,與美國科學家對於巴西水庫研究的結果是一致的。

世界河流網路等環保機構提出,利用大型或者巨大型水庫大壩發電,提供的不是「清潔能源」,也不能稱「利用可再生能源」,此觀點普遍為世界所接受。中國資源綜合利用協會可再生能源專業委員會,也只是把發電裝機容量在五萬千瓦以下的小水電,列入可再生能源。

最後要指出的是,中國是京都議定書條約控制框架以外的國家,所以不受溫室氣體排放限制。根據荷蘭一研究機關的報告,二○○七年中國二氧化碳排放量已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再說京都議定書是一九九五年簽訂,三峽工程是一九九二年批准興建。一九九二年批准興建的三峽工程,怎麼能夠成為中國回應一九九五年簽訂的京都議定書的重大工程措施呢?

博大出版社授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五三年,毛澤東提出在三峽建壩,卡住長江洪水,從那時起,長江三峽工程就成中共幾代領導人的夢想。一九八二年,鄧小平始為三峽工程低壩方案開了綠燈。
  • 第一個對三十六計進行系統科學研究的,不是中國人,而是瑞士人,藉由其書,使三十六計走出了中國,進入世界。中共決策者機關用盡一九八六年,中共中央與國務院,決定對長江三峽工程進行工程可行性論證。
  • 文化大革命期間(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員會和水利部,向毛澤東提出修建長江三峽工程的建議。毛澤東本來是竭力支持以建設大壩和水庫來治理中國河流的想法,但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的失敗,使毛澤東火冒三丈,以致對大壩工程的熱情驟然大減,便以戰備為由,拒絕修建三峽工程的建議。
  • 當水庫發揮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時,許多沒有被計算為三峽工程移民、沒有搬遷的居民該怎麼辦?長江水利委員會認為,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謂的「跑洪」,等洪水過後,再回到被洪水淹沒過的家中。
  • 「苦肉計」,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三十四計,敗戰計其中之一。原文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童蒙之吉,順以巽也。」
  • 推遲蓄水,就會影響發電,也會影響對下游流量的補給。這個方法在目標不改的情況下,無法接受。剩下的只有工程整治一條措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錢便往下投就是了,淤多少,挖多少,反正這筆錢,不會算到三峽工程的投資上去。
  • 一九八四年,李鵬擔任中共中央和國務院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組長,把實現老一輩無產階級領導人「高峽出平湖」的夢想,作為歷史賦予的重任。
  • 根據中共中央的決定,三峽工程做了三個不同蓄水方案比較,海拔二百米、海拔一百九十五米和海拔一百九十米。比較的結果是:一百九十五米方案的防洪和發電效益都不能滿足要求,而經濟效益也不如二百米方案。一百九十米方案則比一百九十五米方案還要差。
  • 「三峽水庫在壩址處的蓄水位多高,三峽水庫庫尾處的水位也多高」這個理論,完全是「無中生有」,既沒有先人的經驗證明,也沒有現代科學理論的支持。
  • 三峽水庫長六百餘公里,水力坡降平均值不可能為零,所以,三峽水庫庫尾處重慶的水位,就必然要比三峽大壩處的水位高,兩處的水位絕不可能是像李鵬所說的那樣是一般高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