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維平:死亡換取的城建太沉重

姜維平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7月05日訊】中國的城市拆遷事件,導致死人傷人,已經不是新聞,但比較一下,像山西省最近發生的一起案件,一下子死了兩個人,傷一人,可能至少還會死一個,共計四人,確實觸目驚心,看來,繁榮的經濟效益和飛速發展的城市建設,造福於人民,也授功於官員,誘惑實在太多,付出的代價也太沉重。

據新華社太原6月25日報導,23日下午發生在山西朔州朔城區的棚戶區改造導致衝突事件,朔城區住房建設局職工鍾衛被居民吳學文刺傷,經搶救無效死亡。24日下午,吳學文的妻子喬香蓮在公安機關傳喚期間,突呈發病症狀,送往醫院後經搶救無效死亡。由此可見,代表公權力的拆遷方和被強拆的弱勢群體,都有人員傷亡,他們雙方幾乎同歸於盡,令人扼腕歎息。

魚死網破,同歸於盡,是近年來民眾抵抗城市拆遷運動發展的新特點,雖然,中南海高層已經看到問題的嚴重性,並下發了有關文件,但收效甚微不說,反倒越演越烈,這主要是兩個矛盾沒有解決,一個是專制體制和司法獨立的問題,一個是土地私有化的問題,而這些大政方針,連胡溫也沒有達成共識,故此,只能久拖不決,使中國幾乎每時每刻都在付出血的不可挽回的慘重代價。

據報導介紹,朔城區府東街棚戶區大多是建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平房,配套設施陳舊,空氣污染嚴重,垃圾成堆,污水橫流。朔城區於2007年開始改造府東棚戶區,其中面積最大的原鍋爐廠家屬院已完成改造。目前,只剩下北端的幾排平房尚未改造。吳學文一家經有關部門多次上門做耐心的說服工作,在規定時間內,拒不搬遷。在各項法律程序都履行到位的情況下,6月23日下午,區人民法院準備對其房屋依法徵收。

這段文字在試圖澄清兩個問題,一是府東街的棚戶區的確應當改造,可能已有不少居民接受了政府的拆遷補償方案,但吳學文是一個釘子戶,從現有的法理來說,他所居住的平房依著的土地是國有的,而官員又恰恰代表國家,所以,官員是代表政府強拆他的房屋,這正是當地公檢法都站在他們一邊的原因;但是,從情理上來說,房子又是生活的第一需要,原居民被拆遷後,何處棲身?一種辦法是暫借他處,等待回遷;一種是政府一次性給予足夠的經濟補償,使他們有能力購買新房,不論哪種情況,肯定人家都不滿意,不妥協,政府呢,自以為站在法理上,居民呢,自以為站在情理上,他們針尖對麥芒,發生了激烈的衝突,悲劇就這樣地發生了。

報導說,在徵收工作開始前,吳學文與家人在屋頂上採取揮舞砍刀、亂扔磚頭瓦片等方式進行阻礙。為避免人員受到傷害,朔城區住房建設局局長劉志秀獨自上去做工作,在勸說過程中,吳學文突然將藏在小腿部外側的匕首拔出,連刺數刀,將劉志秀捅傷。建設局職工鍾衛看到後上去制止,也被吳學文捅傷。鍾衛經搶救無效死亡,劉志秀脫離危險。吳學文已被公安機關控制。

顯然,官員們冒著生命危險去強制拆遷,有點像戰爭年代的故事,他們不可能不知道唐福珍和錢明奇,也不可能不預想本次拆遷活動是玩火,有可能產生嚴重的後果,但為甚麼要這樣奮不顧身呢?原來,中國現有的專制制度,是上級任命下級,考核官員升降起伏看甚麼?當然首先是看經濟發展和城市建設,官員豈能不拚命?再說,法院和城建局的人一起去強拆,說明法院沒有獨立和公正性,被拆遷人怎能訴訟於法律?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許多官員都可以通過倒賣地皮,招商引資,介紹工程,等等,暗渡陳倉,大發不義之財,所以,表面上看,搞拆遷的官員是代表國家,是為了人民的利益,勇敢地學習董存瑞,實際上,他們是為了爭得政績,陞官發財,滿足私慾,而不惜鋌而走險,所以,這就是中南海有關拆遷政策失效的原因。

上述悲劇的大幕拉開了,還沒演完呢!據報導,24日下午,朔城區公安分局在對吳學文的妻子喬香蓮傳喚期間,她突然呈發病症狀,區公安分局於15時59分將其送到朔城區人民醫院救治,經搶救無效,喬香蓮於19時23分死亡。事發後,朔城區連夜成立了由區人民檢察院牽頭的調查組,對喬香蓮死亡一事進行調查。據悉,喬香蓮的整個傳喚過程均有錄音錄像。

看了這篇報導,真的是一讀三歎啊,試想,怎麼會那麼巧,喬香蓮會在傳喚中死亡,而且還有錄音錄像為證。官方說,目前,此事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我想,不論怎麼說,等死了人,輿論關注了,政府才會重視,不僅檢察院要調查,法院還要開庭,估計也會處死吳學文,當地的某些官員還會被撤職查辦,我不知道原先政府答應給他們的拆遷費是多少,只是憑空想像一下,這回不用講別的,單是城建局,公檢法各個部門處理和善後這事的費用,想必就是一個很大的數字!

是甚麼東西,造就了一個弱智的政府,連加減乘除的小學生算術題,都算不開呢?假如在事發前把這筆錢慷慨地拿出來,補償人家,是不是至少還有兩條命健在啊!俗話說,人死如燈滅,對活著的人來講,燈紅酒綠,高樓林立的城市是其享樂之處,可是,對倒下的鍾衛和喬香蓮來說,還有甚麼用呢?對他們的家人,孩子意味著甚麼?這是一個多麼荒誕和愚蠢的年代啊!正如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兵所說的,政府鼓勵大家唱革命歌曲,卻不鼓勵革命,鼓勵大家看《建黨偉業》電影,卻不鼓勵建黨。我想,這個國家還有救嗎?

2011年6月25日於多倫多。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評論
2011-07-05 4: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