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名:黎明前你準備點什麼?

吳名

人氣 3

【大紀元2011年08月24日訊】中東那些社會主義特色國家相繼垮台,專制總統們或被捕或審判,人們不由想到已經鶴立雞群的社會主義中國,它的路在何方?

毫無疑問,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蕩蕩,中國也要走民主立國的路子,問題是中國實現民主要走什麼樣的路徑?

中共說自己是最先進的代表,一再表示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近幾年還打起了民主的旗號,似乎要帶領中國人走民主的路子,可惜,經過幾次以完善黨的領導為主要內容的政治體制改革,中共的執政基礎建立在了中共官員和政府官員身上,改革的主要成果是:

其一,中共官員成了一等公民,政府官員成了二等公民,商學軍成了三等公民,工人成了四等公民,農民成了五等公民,從而人為的形成一黨專制的社會基礎。

其二,在所謂「公共利益」的招牌下,個人權力向社會集中,社會權力向國家集中,國家權力向中共官員手裡集中,最終發展形成了集權專制體制。這種集權專制體制現在又面臨著內部的權力分化,黨的省委書記、市委書記、縣委書記發展成為地方土皇帝、縣太爺、旗王爺。拱衛著北京集權王朝。

其三,政黨教會化、政黨政權化。中共為鞏固一黨專制地位,樹立一黨專制的意識形態,不但製造一黨專制的理論,還在各地黨委、政府、國有企業、事業單位建設了大量的像教堂一樣的黨校,向中堅黨員灌輸一黨執政理念,中共已經從一個社會政黨,演變成不一般的為特殊階層服務的教會組織。

其四,在集權專制及嚴格的輿論控制下所形成的特殊利益集團,幾乎沒有什麼監督制約,這為他們將社會道德拋在一邊,將私慾變成社會秩序提供了極大的便利。我們看那些出台的大手筆的法律、法規、規定總是對他們有利,而對大多數人有利的事,比如制止強拆制止城管暴力等,則要麼小打小鬧要麼有頭無尾要麼千呼萬喚出不來。人們不能不問這樣的問題:國家政權掌握在誰的手裡才是好的?我們當家了嗎?我們作主了嗎?

通過一系列複雜的政治體制改革,中共官員不但控制著軍隊、中央政府、司法,還控制著各級地方政府、國有企業、事業單位的大權。黨的各級機構也列在了國家和政府的機構編制內,國家和政府從財政掏錢為這些機構蓋了辦公大樓,各級黨委機關也享受著國家和政府的預算開支,如此政治體制改革,將中共變成了獨一無二的「中國特色」的政權和政黨合而為一的政權化政黨,這是歷史上許多教會夢寐以求而做不到的,中共即在人們娛樂的歡笑聲中奇蹟般的做到了。人們也在娛樂的歡笑聲中發現原來屬於自己的權力被人悄悄的拿走了,原本珍貴的個人「權力」變成了可惜的得不到保障的「權利」。中共官員因此成了世界上權力最大,最幸福的官員。中共的利益成了凌駕於國家利益之上的利益,維護執政黨的穩定成了國家的最高國策。

民主意味著政治權力社會權力向民眾轉移,個人權力得到回歸,這在那些中共官員看起來:「要民主和搶劫一樣」,經過60多年的努力好不容易弄到手的權力哪裡能放棄!一定要像卡扎菲那樣堅持到最後一秒。所以,對「民運」人士就像對待強盜一樣狠狠打擊。人們的「維權」行動似乎像「民運」,明顯是想要人權,想站立起來自己作主,在那些中共官員看起來:「那不壞了秩序,壞了穩定?把我們往哪裡擺?」,所以照樣收拾不手軟,中共甚至對地方政府官員實行「不鎮壓,就下台」的二選一政策,這讓整個中國每個角落變得越發的恐怖。

因此,中共的執政基礎、中共的性質以及中共執政權力「代代傳承」的態勢決定了中共官員不但無法實行民主,也不會讓中國實現民主,面對洶湧的民主浪潮他們所能做的,就是像利比亞的卡扎菲「總統」一樣,「紅」到底,打到門口也決不屈服。在黨內也有一些能看清形勢的明白人,但在利慾熏心的黨內他們是少數,況且,他們也脫離不了中共的本質,他們除了挫折成不了什麼氣候。
看到一些下崗工人及農村農民的生活慘狀,一些中共官員也不得承認:「中共比蔣介石厲害多了。」

總的來說中共是中國實現民主的最大障礙,由於中共已經從政治體制上將政黨與政權合而為一,那麼,中國要實現民主實現復興繞不過一件事,就是「去中共」。

中共專制給給社會人為製造了大量的矛盾,中國在維穩的高壓態勢下,各種社會矛盾像地下將要噴發的岩漿在到處無聲的湧動,俗話說得好:「天最黑的時候,也就是天快亮的時候」,人們需要為擺脫黑暗,為黎明的到來和黎明後做一些準備。

首先,人們在中國必須就「去中共」才有民主、有生機的問題上要有清醒的認識,進而形成共同的目標,不分派別,把追求祖國復興的,追求憲政的,追求民主人權的等等各種力量聯合起來,尤其已經形成組織形成力量的,更應該拋開成見,為中國的未來共同奔一個目標去,做不到這一點的就沒有資格談民主。要欣賞人們在民主復興道路上所做的每一點努力,儘管有時候他們做的不那麼完美,可能也不符合自己的觀點,但在方向的選擇上是一致的就應該合作。要利用各種場合、時機、網絡、媒體等揭露中共的虛偽。

爭取民主從小事起,人們最關心的是自己,從「我」做起,從解決「我」以及「我們」的問題入手,利用各種渠道關係進行「合法」的維權,中共對知名異議人士的高度關注、嚴厲打壓,反而給普通不知名的人們讓出了空間,減少了維權成本,提高了維權成功的機會,維權本身就是一種民主小運動,小雲朵聚在一起就會形成暴雨。

為黑暗的擺脫,黑暗與黎明的過渡,黎明後的國家社會建設,儲備知識、智慧、人才,這一點至關重要。

「去中共」要民主是中國實現復興的必由之路,也是世界潮流,但要牢記:天上不掉餡餅,中國的問題主要靠中國人自己解決。我們一起為即將過去的黑暗和即將到來的黎明準備吧。@

相關新聞
明居正:中共垮台比我們預期要早
耆老慶雙十    盼中共垮台
郭國汀:中共垮台是必然的
德國女醫生:中共垮台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美日峰會台海變局?日本隱藏軍力
【重播】拜登菅義偉記者會:應對中共挑戰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財商天下】註冊制失敗 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遇阻
【新聞看點】818莫須有結案 港人自由花相撐
【唐浩視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啟動香港文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