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輪功學員曼哈頓中央公園大煉功

上千名来自纽约、台湾和欧洲的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集体炼功。(摄影﹕戴兵/大纪元)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8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杜國輝、王貫明紐約報導)在颶風到來之前的8月27日早晨,上千名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在曼哈頓的中央公園大煉功,在眾多的晨練人群中,成為一個獨特的莊嚴、安靜的景致,行人、慢跑者紛紛駐足,希望看明白這是怎樣的一群人、怎樣的一個功法。
  
兩個孩子的媽媽、來自德國柏林的Meilin Klemann女士才開始修煉一年,但是動功、靜功動作準確,令人難以相信。她說, 實際上她很多年以前就從母親那裏知道了法輪功,也讀過《轉法輪》,甚至有的時候還會跟母親一起煉功, 但是並不清楚這個功法到底是怎麼回事,也從來沒有想過要認真修煉。直到一年前,有法輪功學員邀請她參與一些活動,在她參加的過程中忽然就覺得應該開始認真修煉了。「我父親是基督徒,但並不非常熱衷 (那些宗教內容),媽媽也沒有宗教信仰,所以我的生長環境中沒有宗教的因素,有的只是大學、青年人中流行的現代生活方式,某种程度講,我以前不相信任何神。」Klemann女士說。


來自德國的Klemann女士 (中間前) 參加中央公園的集體煉功。(攝影:杜國輝/大紀元)


來自日本的法輪功學員岡澤女士說:「修煉法輪功之後,我的身體一直很健康。以前我一直患有多種疾病,煉功之後那些症狀全部消失了。與丈夫的關係原來很緊張,通過修煉真善忍,我們的家庭現在變得非常和睦。」談到為何來到紐約時,她說:「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因為堅守信仰受到了慘無人道的迫害,這次我來到美國,要向國際社會和美國人民呼籲儘快制止這樣的迫害。」
  
另一位現居日本的李女士來自中國大陸,她的全家及許多親戚都修煉法輪功。因為修煉之後在身心兩方面收益很大,人傳人,心傳心,她的許多親友都修煉。但是在1999年中共開始在中國大陸鎮壓法輪功學員以來,她的親友也收到了嚴重的迫害。「我的親戚一家三口被抓進看守所之後,遭受了各種酷刑。由於長時間的非人折磨,一個親戚出獄時精神都不正常了。」她希望聯合國人權組織和美國政府今後更加關注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的人權狀況。
  
來自美國印第安那州的余女士是2007年被駐在泰國的聯合國難民組織和美國政府合力營救出來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一家因為在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多次遭到中共警察的非法綁架。她曾經七次被關進看守所和勞教所,每次關押的兩個星期左右,有一次被非法判刑一年。在看守所和勞教所,要干刑事犯人必須干的奴役勞動。警察以百般卑鄙的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余女士說,「他們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不讓上廁所。大、小便都讓拉到褲子裡,然後再以流氓的語言侮辱我們。為了逼迫我們放棄修煉,他們甚至用一個叫小白龍的硬塑料管打我們的臉部和軟組織,我們被打得流血,被打的部位腫得很高。」她說﹐很多警察都知道法輪功學員是好人,但是為了從共產黨那裏拿到獎金,最後還是選擇了迫害。余女士希望國際社會所有的正義之士關心法輪功學員的處境,共同制止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

路過的格魯吉亞老太太娜娜眯著眼看著練功的法輪功學員,目光不捨得移開。她告訴記者,她知道法輪功在中國受到迫害,她還知道現在練功的人群來自多個國家,她是半個猶太人,所以她會讀俄文和希伯來文,她看的懂法輪功學員黃T恤衫上面的字。 “好的東西都是上天傳給人的,對人有好處的。”娜娜嚴肅的說。 


上千名来自纽约、台湾和欧洲的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集体炼功。(摄影﹕戴兵/大纪元)



上千名来自纽约、台湾和欧洲的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集体炼功。(摄影﹕戴兵/大纪元)



上千名来自纽约、台湾和欧洲的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集体炼功。(摄影﹕戴兵/大纪元)



上千名来自纽约、台湾和欧洲的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集体炼功。(摄影﹕戴兵/大纪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