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靜:傳統戲曲的人性和教化

沉靜
font print 人氣: 6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9月15日訊】「藍臉的竇爾敦盜御馬,紅臉的關公戰長沙,黃臉的典韋,白臉的曹操,黑臉的張飛叫喳喳。紫色的天王托寶塔,綠色的魔鬼斗夜叉,金色的猴王,銀色的妖怪,灰色的精靈笑哈哈……」這是《說唱臉譜》中的歌詞。

臉譜的內涵

臉譜是傳統戲曲中扮淨角和丑角的男演員的臉部化妝。以京劇臉譜為例,比起丑角鼻樑間畫的「白豆腐塊兒」,淨角的臉譜色彩豐富,誇張傳神,個性鮮明。表現的都是粗獷、奇偉、豪邁的人物,大開大合,氣度恢宏。

一身綠袍、面如重棗的關羽,臥蠶眉、丹鳳眼、美鬚髯,相貌堂堂,威風凜凜,是忠義仁勇的化身,英武蓋世。

黑臉的包拯鐵面無私,剛正不阿,斷案如神,能日審陽間,夜審陰間。勾白眉,額上畫白月牙,表示清正廉潔,上昭日月。

魯智深的臉譜是腰子眼、螳螂眉、花嘴,勾畫出勇猛豪爽的性格。絡腮虯髯,金剛怒目,額中一點舍利珠圓光,活脫脫一位嫉惡如仇、扶正濟貧、俠義豁達的花和尚形象。而末路英雄項羽,雙眼處畫兩大塊向下斜掉的黑影,一副哭喪臉象徵著悲劇命運。

《封神演義》中的太師聞仲有三眼,臉譜中天目射出白光。諸葛亮器重的接班人姜維,腦門上勾太極陰陽圖,表示神機妙算。民間傳說楊七郎是黑虎星下凡,故額頭有一繁體草書「虎」字,隱喻其無敵的虎氣。

刺秦王的荊軻,從鼻尖到額頂的通天立柱紋上畫著細長的匕首,眉宇間有一股英氣直透霄漢,蘊含著「壯士一去不復返」、視死如歸的壯烈。

聞過則改、負荊請罪的廉頗,臉譜要誇大兩道濃眉,擰連在一起,突出銀眉皓須的元勳老將的莊重和威望,同時又不服輸的鬱悶心結。

凝望著這些臉譜,我驚詫於其深厚的底蘊和鮮活的生命力。在悠遠的歷史中、輝煌的文化裡,確實充沛著凜然正氣、忠勇熱血和賢良美德。

男性的異化

1979年,主演《追捕》的日本巨星高倉健風靡大江南北,姑娘們率先發出了「尋找男子漢」的呼聲。30年後,充斥視野的是麻木機械、虛偽狡詐的官樣體制性面孔,點燃輿情怒火的富二代、官二代恃強凌弱的霸道無知的臉,陰盛陽衰之下花樣美男的媚相,新新人類耍酷顛覆的姿態……網友們悲歎:中國沒男人!

六十多年來,歷經「反右」、「文革」、「六四」等政治運動,有骨氣、有血性的男人被剿殺鎮壓,而爬上高位的都是稜角被徹底磨平了的奴才,被閹割了的「太監」和變異的「陰陽人」。

從「我爸是李剛」、藥家鑫到中國留學生海外凶殺案中,可見教育的失敗,在拜金腐敗的潮流中長大年輕人的自私狂躁,喪失傳統文化根基,為人處世極其擰巴。

戲曲裡的仁義禮智信

《群英會》、《長阪坡》、《千里走單騎》、《穆桂英掛帥》、《滿江紅》、《蘇武牧羊》、《霸王別姬》、《宇宙鋒》、《竇娥冤》、《野豬林》、《鎖麟囊》、《四郎探母》、《三娘教子》……仁義禮智信,忠孝廉恥勇,溫良恭儉讓,膾炙人口的傳統經典劇目中都有。

《將相和》中的藺相如唱道:「將相不和成何樣?二虎相爭必有傷。並非是藺相如膽小退讓,怕的是文武不和有害家邦。」

《空城計》裡的諸葛亮端坐城頭,焚香彈琴,驚退15萬魏軍。舒展平和的唱腔於氣定神閒中透出睿智瀟灑。

家喻戶曉、歷久不衰的《鍘美案》,秦香蓮如泣如訴的唱段哀感頑艷,包公不畏權勢,怒鍘拋妻棄子、殺人滅口、喪盡良心的陳世美,伸張正義,大快人心。代表著倫理道德和精神情感的價值取向,包青天身上寄寓著老百姓不滅的尋求公平正義的理想。

早年間,不僅是名角、文人、達官貴人,連很多目不識丁的貧民也得益於傳統戲曲的滋養,在耳濡目染的陶冶、戲文的傳唱中,明曉了如何做人,既要通情達理,又要在該仗義相助的時候,毫不含糊。

戲如人生,戲裡的人情世態、悲歡離合,引發強烈共鳴。人們在民間智慧和道德訓誡中,建立了評判善惡是非的標準,在戲裡找到最正宗的典範和榜樣。

傳統文化 PK 鬼魅黨性

在《紅色娘子軍》中飾演黨代表洪常青的王心剛,以其俊朗外形成為六十年代青年的偶像。但他家鄉大連的一位京劇迷卻不以為然,老頭兒搖頭道:一個男人在女人堆裡,算啥英雄?比起咱關老爺差遠去了!

義薄雲天的關公,備受民間敬仰尊崇。以前演關羽的演員都要遵守諸多的規矩,在演出前10天要齋戒獨宿,熏沐淨身;出場前要給關帝像燒香叩頭。上妝後,不可大笑、不可邪淫失儀等等。

想起前一段日子上映的電影《關雲長》,竟把武聖拿來戲說,憑空杜撰出個暗戀的橋段,真是褻瀆!今不如昔,離千百年來中華民族所崇尚的精神風範越來越遠。

1957年,評劇皇后新鳳霞的丈夫劇作家吳祖光被打成右派,發配到北大荒勞改。當文化部的高官拍桌子威脅,要新鳳霞同丈夫離婚,方可繼續正值巔峰的演藝事業時,新鳳霞說:「王寶釧苦守寒窯等了薛平貴18載,我可以等祖光28載。祖光是好人,我等他。」

就這樣一句話,新鳳霞成了評劇院內定的右派,挨批鬥後還要去刷馬桶。文革時,新鳳霞被打到左膝傷殘,再也不能登台唱戲了。

文革後,新鳳霞有一次開會遇到劉少奇的遺孀王光美。王光美拉住她的手說:「鳳霞,我們都是毛主席的好學生。」新鳳霞鄙夷地轉頭就走。新鳳霞感慨:「她男人都被毛主席整死了,她還說這樣的話,你說壞不壞?」

名門閨秀王光美是輔仁大學的高材生,原子物理學碩士,原本是要到美國留學的,然而從她投奔延安、嫁給劉少奇到成為國家第一夫人,這期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歷經黨文化的灌輸洗腦,步入了權力鬥爭的漩渦。

王光美是整人的「桃園經驗」的發明推廣者,又是關在秦城監獄12年的階下囚,既是迫害者,又是受害者。患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又要維護利益而虛偽作秀。她客廳牆上一直掛著那幅62年毛澤東與他們夫婦及孩子們的合影,不知她天天看著操刀的元凶心境到底如何?

當年造反派要求王光美對於搗毀其父母墳墓表態時,王光美給出了共產黨員的標準答案:「我的父母都是吸血鬼,我堅決擁護你們的革命行動!」這是個被黨性嚴重扭曲、人格分裂的女人!

而出身貧寒的新鳳霞是從未上過學的民間藝人,她勤學苦練,與角色融為一體,全然接受的是傳統戲劇中的道德熏陶,純樸堅貞,賢惠能幹。

很多時候,不在於學歷、地位的高低上下,古樸善良的東西在身上保留得越多,融匯吸納傳統文化越完整,人品自高。

有網友說,戲曲單位裡,人受傳統道德的熏陶比較大。離婚的相對少些,演員們結婚,遵循著戲裡夫唱婦隨的模式,古典猶在!

新鳳霞晚年寫了很受歡迎的回憶錄,像她年輕時的演唱一樣清新自然、生動樸實。新鳳霞和吳祖光的真誠勇氣令人敬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中國戲曲之母」稱譽的傳統戲曲崑曲﹐日前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稱號﹐這是繼多年前美國太空監察器攜帶錄有崑曲雷射碟上太空後﹐崑曲進一步得到世界認同。
  • 當代中國著名劇作家吳祖光先生因病于9日在京逝世,享年86歲。看到這個消息心裏很難過。夜不能寐,我到中文互聯網上的亦凡書庫、黃金書屋、百萬書庫等網站,重新瀏覽"吳祖光文集",其中收集的作品主要都是《"二流堂"奇冤大案》、《在1957年5月13日文聯第二次座談會上的發言》、《從"1957"年說起》、《談戲劇工作的領導問題》、《欠帳》、《回首往事》等。儘管讀這些大多是回憶錄和應該算歷史文獻的文字,感覺與讀吳祖光的劇作迥然不同,但讀者卻能更真實更直接地接觸到吳祖光的爲人處世,這也難免更讓人扼腕歎息。
  • 當代中國著名劇作家吳祖光先生因病于9日在京逝世,享年86歲。圖

  • 吳祖光先生終於沒有見到他痛恨的共產黨在中國垮台就去世了,這真是令人難過和遺憾。我沒有看過他寫的劇,無法評論其文學成就,但我知道,在偌大的中國,他是極為少見的敢說真話的知識份子之一。他14年前的一句話令我至今難忘。那是1989年4月底在舊金山的一個文化討論會上,由於八九民運剛剛爆發,人們不約而同談起學潮,但在正式發言時,多都比較謹慎。只有吳祖光的講話獨樹一幟,他居然在台上大聲說﹕“現在是時候了,讓我們裡應外合推翻共產黨!”全場幾十名與會者鴉雀無聲,被吳祖光的話“震住了”,大概沒人想到這位中國劇作家敢這樣大膽直言。當時在座的不僅有中港台及美國學者,還有《紐約時報》記者等,而且吳祖光開完會之後還要回到中國。
  • 大陸五十五個少數民族中,十五個民族有自己的戲曲劇種。這十五個民族分別是:藏族、蒙古族、維吾爾族、壯族、侗族、白族、傣族、苗族、布依族、朝鮮族、滿族、彝族、佤族、毛南族和仡佬族。新華社今天報導,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副研究員李悅指出,目前,中國少數民族戲曲,有的是一個民族只有一個劇種,如侗族的侗戲、朝鮮族的唱劇﹔有的是一個民族因人口分佈地域、藝術形態等不同,而分成幾個劇種,如苗族的劇種有湘西苗劇、廣西苗劇、雲南苗劇等。這名中國戲曲專家說,中國的少數民族戲曲劇種大致可分成兩個方面。從發展歷史來看,有的劇種源遠流長,分佈很廣,如相傳源於八世紀跳神儀式的藏戲,後引入民間藝術,形成獨立完整的藝術形態,至今流傳於西藏、四川、青海、甘肅、雲南等省區和印度等國的藏族居住區﹔從藝術形式上看,有的劇種借鑒了漢族戲曲的戲劇樣式,表演形式程式化,有複雜或簡單的行當劃分,音樂上採用板腔體、曲牌體或者二者兼併,如傣劇、侗戲等。
  • 中國戲曲的第一個繁盛期──元雜劇  
  • 中國的戲曲劇種眾多,據統計全國範圍內有三百多個劇種,除京劇是遍及全國的國劇外,其餘都屬於地方戲劇種。絕大多數劇種都有風格各異的臉譜。各個劇種的臉譜在藝術上既有相似、相同的共性,又有各自不同的個性。塗紅畫綠,琳琅滿目。
  • 吳祖光九八年在北京一座談會上大罵「毛賊」,要求取掉天安門毛像,贏得熱烈鼓掌,在政協開會要求平反六四,卻被政協最后除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