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36計(五十四)

王維洛博士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1年09月19日訊】

19 美人計:三峽平湖,東施效顰
「美人計」,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三十一計,來自春秋末期吳越之戰。
原文:「兵強者,攻其將;兵智者,伐其情。將弱兵頹,其勢自萎。利用禦寇,順相保也。」

峽區風貌依然?
詞源中有「美人局」,就是用美人作為誘餌的騙局。三國演義第五十五回中有:「孔明笑指岸上人言曰:『吾已算定多時矣,汝等回去傳示周郎,教休再使美人局手段。」」說到三峽工程對自然景觀的破壞,贊成三峽工程的人是不同意的,「猶嫌天工欠神巧,錦繡江山重剪裁」是贊成興建者對大自然的基本態度,他們認為,水庫蓄水,淹掉的只是「險灘、急流、漩渦泡水等險景」,無損峽區面貌。夔門天下險的壯觀氣勢依然存在,巫峽的奇峰異巒秀色不減,神女峰也依然還在。而且三峽工程尚增加萬頃碧波蕩漾的高峽平湖,湖光山色,遊客們可以湖上泛舟,蕩起雙槳,劃起波浪,真是不似西子勝似西子,使人樂而忘返。

水庫區還開闢許多游泳場,暢遊長江,極目楚蜀,白日當空,湖光泛銀,遊人似潮,笑聲四起。水庫兩旁山上,將建起朱樓畫閣,山亭水榭,斗拱飛簷。湖濱是寬闊的林蔭大道,綠樹成蔭,鶯歌燕舞。大橋橫跨,纜車飛架。這裏還有高樓大廈,樓堂賓館,喜迎四方的來客。綠山叢中,流水之上,一座銀灰色的水庫大壩,高聳入雲。氣勢磅礡的人工瀑布,飛流直下,彩虹紛飛。高壓輸電線伸向四方,把強大的電流輸到中原大地,東海之濱。巨人般的升船機,巍然屹立,是力和美的統一,當您與船一起被升船機輕輕舉起,才會真正體驗到會當凌絕頂,一覽群山小。大壩一側的紀念碑上,刻寫著建設者的豐功偉績,決策者的高瞻遠矚,供人瞻仰,垂史丹青。三峽水庫,被塑造為一座現代化的國家公園。

然而鬼斧神工,長江三峽之美,在於自然造就的美,三峽兩邊,懸崖峭壁,綠苔青藤,古樹新苗,千姿百態,美不勝收;但修建三峽大壩之後,由於水庫運行水位的調節,在庫區範圍內,兩邊的坡岸,將出現幾百公里長,三十米高(在近大壩區為高程一百四十五米至一百七十五米之間的地區)的消落區,成為一片荒涼的死亡帶。

原因就在於,每年汛季(每年四月至十月),三峽水庫因防洪需要,水位控制在一百四十五米,這一地區出露在空氣中,適應於陸生植物的生長,水生植物無法生長;每年枯水期(每年十一月至來年四月),三峽水庫因發電和航運需要,水位控制在一百七十五米,這一地區被淹沒在水下,陸生植物失去空氣不能生活,只有水生植物才能生長。陸生樹木灌叢將被水淹死,水生的藻類和植物則將被太陽曬死,成為三十米高荒涼的植物死亡區。當人們坐船旅遊或水中泛舟時,首先進入視野的,就是這片植物死亡區。

說到夔門的景觀,杜甫曾寫了「眾水會培萬,瞿塘爭一門」的名句。一個「爭」字描繪了,來自長江上游的岷江、沱江、嘉陵江和烏江滔滔江水奪門而入的壯觀。如今,這江水流經的門,寬了許多,這「爭」字的味道就所剩無幾了。夔門十分壯觀,兩岸是峭壁,湍流的江水在峽谷中咆哮,正所謂「風與天相接,舟從地窟行」。

這裏最重要的是江面寬和峽壁高的比例關係,再加上湍流江水的動態過程。瞿塘峽兩邊的峽壁絕對高度在二百五十至三百五十米之間,建了三峽後,水位提高至少五十到六十米以上,峽壁絕對高度只有二百至三百米左右,江面寬度增加許多,水流緩慢,大煞風光。三峽工程想要塑造一位美女,卻只能是一位身材不佳的胖姑娘。
巫峽以秀麗著稱,兩邊在雲霧中出沒的奇峰秀巒,河流迂迴曲折,為典型的山區河流地貌,船以「之」字型線路向前行駛,時而船向山嘴沖去,「山塞疑無路」,忽然船頭一轉,「峰迴別有天」,兩岸的景色,變化萬千。修了三峽大壩後,巫峽的江面由原來的二百多米,變成了一千多米寬,與武漢的江面一般寬,山嘴被淹沒了,船可直線行駛,那種峰迴路轉,別有洞天的景觀,完全消失。在巫峽,過去還能常看到艄工們駕著木船或木筏,和咆哮江流搏鬥的景象,那雄壯船工的號子,在峽谷中迴響。修了三峽大壩之後,江水不流,那船工的號子,以及那種沒有人工雕琢的自然美,也就永遠地消失了。

古文化遺址
在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國政協會議上,一些歷史文化方面的專家提出,應放棄興建三峽水庫的提案。一九八五年至一九八九年在三峽地區巫山發現的中國猿人化石,距今有二百萬年,是中國目前發現最早的原始人化石,比北京猿人早一百三十萬年以上,比元謀猿人早三十萬年。歐亞大陸東部的最早智力人可能就在長江三峽地區。大溪文化的遺址,殷商的陵墓,蜀巴的懸棺,屈原的故鄉,秦時的棧道,楚國的陽臺,昭君的居裏,漢代的建築,三國的古城,張飛的祭廟,最古的石魚,列代的題刻,幾乎是一部完整的中國文明發展史,無法替代,為無價之寶。

一九九三年全國政協教育文化委員會對三峽地區的文物進行考察,結論是:三峽地區是中國古代文化遺產蘊藏豐富的地區。據沿江各縣市初步調查統計,僅水庫淹沒區內(未包括移民安置區)的文物點就有八百餘處,其中多數還未經系統研究、整理、發倔,因而是一座尚未向世人充份展示其真實內容的地上和地下文化博物館。但主持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的專家學者們,對三峽地區的文物保護是不屑一顧。兩院院士張光斗嘲笑把錢花在文物保護上的做法,曾對三建委負責人說:「涪陵的魚石樑註保護,根本沒有註:魚石梁,又稱白鶴梁,位於涪陵市的長江邊,因將自唐朝一千二百年以來的長江枯水位變化、及其週期刻於魚形的江邊岩石上而得名,被譽為世界水文奇蹟。

什麼意義,看又怎麼樣,不看又怎麼樣?對我來說,沒有張飛廟(註:張飛廟,位於雲陽舊縣城的長江對岸,為紀念三國英雄張飛而建。)又有多大事呢?」破壞了三峽地區的自然景觀,破壞了三峽地區的生態環境,破壞了三峽地區的人文文化遺產,我們將愧對後人。三峽平湖 東施效顰女作家張潔在一九八九年初的一段話,語重心長:「三峽是中國的一大自然奇觀。人類的一切活動都將隨著時間的消失成為歷史,而長江卻會與地球同存。保護三峽的意義,決不是建一個大壩,發一千幾百萬千瓦的電所能比擬的。但是由於愚昧、不按科學態度辦事,對自然的破壞已經不少。拿森林來說,大躍進時期是理直氣壯地砍,文化大革命中是悶聲不響地砍,這幾年是基層幹部帶頭,理直氣壯地砍,砍林場,砍原始森林。文革期間拿大石頭把滇池填了一大塊,說是圍湖造田,圍湖造田使許多湖泊越來越小。將來我們的子孫學到地理歷史,他們會問,西雙版納的熱帶森林上哪裏去了?長江三峽又上哪裏去了?他們不一定會向那個水泥大壩表示敬意。美國人、加拿大人會把尼加拉大瀑布毀掉,去建一個電站嗎?日本人會將富士山開發去種地嗎?三峽是中華民族的瑰寶,不能將三峽毀掉。」

三峽工程決策者使用美人計,用人工水庫替代世界上最美麗的長江三峽。然而,三峽工程建設所造成的自然景觀、以及歷史文化的損失,卻遠遠超出三峽工程的發電效益。同時,由於三峽工程的建造,使得長江三峽喪失了被評為世界自然文化遺產的資格。這般損失,有誰計算過?
博大出版社授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五三年,毛澤東提出在三峽建壩,卡住長江洪水,從那時起,長江三峽工程就成中共幾代領導人的夢想。一九八二年,鄧小平始為三峽工程低壩方案開了綠燈。
  • 第一個對三十六計進行系統科學研究的,不是中國人,而是瑞士人,藉由其書,使三十六計走出了中國,進入世界。中共決策者機關用盡一九八六年,中共中央與國務院,決定對長江三峽工程進行工程可行性論證。
  • 文化大革命期間(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員會和水利部,向毛澤東提出修建長江三峽工程的建議。毛澤東本來是竭力支持以建設大壩和水庫來治理中國河流的想法,但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的失敗,使毛澤東火冒三丈,以致對大壩工程的熱情驟然大減,便以戰備為由,拒絕修建三峽工程的建議。
  • 當水庫發揮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時,許多沒有被計算為三峽工程移民、沒有搬遷的居民該怎麼辦?長江水利委員會認為,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謂的「跑洪」,等洪水過後,再回到被洪水淹沒過的家中。
  • 「苦肉計」,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三十四計,敗戰計其中之一。原文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童蒙之吉,順以巽也。」
  • 推遲蓄水,就會影響發電,也會影響對下游流量的補給。這個方法在目標不改的情況下,無法接受。剩下的只有工程整治一條措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錢便往下投就是了,淤多少,挖多少,反正這筆錢,不會算到三峽工程的投資上去。
  • 一九八四年,李鵬擔任中共中央和國務院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組長,把實現老一輩無產階級領導人「高峽出平湖」的夢想,作為歷史賦予的重任。
  • 根據中共中央的決定,三峽工程做了三個不同蓄水方案比較,海拔二百米、海拔一百九十五米和海拔一百九十米。比較的結果是:一百九十五米方案的防洪和發電效益都不能滿足要求,而經濟效益也不如二百米方案。一百九十米方案則比一百九十五米方案還要差。
  • 「三峽水庫在壩址處的蓄水位多高,三峽水庫庫尾處的水位也多高」這個理論,完全是「無中生有」,既沒有先人的經驗證明,也沒有現代科學理論的支持。
  • 三峽水庫長六百餘公里,水力坡降平均值不可能為零,所以,三峽水庫庫尾處重慶的水位,就必然要比三峽大壩處的水位高,兩處的水位絕不可能是像李鵬所說的那樣是一般高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