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仁恕故事三則

翔風
font print 人氣: 4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9月28日訊】
伊婁謙,鮮卑人,北周車騎大將軍。周武帝伐北齊之前派他出使北齊打探虛實。齊主得知北周盛夏徵兵的消息,質問伊婁謙北周居心何在。伊婁謙不承認,但他的參軍高遵吐露了實情,於是北齊拘留伊婁謙不讓他回國。

周武帝攻克并州放出伊婁謙後,將拿獲的高遵交給他任他報復。伊婁謙頓首請求赦免高遵,周武帝說:「那你就聚集眾人往他臉上吐口水,讓他知道羞愧。」伊婁謙跪著說:「以高遵的罪過,又不適合用往臉上吐口水來責罰。」周武帝認為伊婁謙說的好,於是沒有那麼做。伊婁謙竟對待高遵如初。隋朝時伊婁謙出任澤州刺史,清廉自處,深得人心。離職時屬吏百姓攀轅相送數百里,戀戀不捨。伊婁謙七十歲在家善終。

宇文測,北魏時任司徒右長史,陽平公主駙馬。他在洛陽的時候曾經遭竊,丟了陽平公主的衣服。官吏將小偷人贓俱獲,請宇文測認領。宇文測擔心小偷被坐罪處死,不予認領,小偷得以被赦免。小偷感恩,請求充當隨從服侍左右。後來宇文測隨孝武帝西逃,途中非常狼狽,小偷也跟著宇文測入關,始終沒有異心。

宇文測在西魏鎮守汾州時,施政簡惠,頗得人和。汾州地接東魏,東魏軍人經常來抄掠,有的東魏軍人被抓獲,捆起來送交宇文測處置。宇文測都命令先鬆綁安置在賓館,然後才接見,如同接待客人,設宴款待後放他們回國,護送出境。從此東魏人非常慚愧,再也不來侵擾了,邊境於是互通往來,當時人將宇文測比作羊祜。宇文測卒於太子少保任上,宇文泰親臨慟哭。

赫連達,又姓杜,字朔周,赫連勃勃後人。赫連達性格剛鯁有膽力,少年跟隨賀拔岳征討有功。賀拔岳被高歡指使人刺殺後部眾群龍無首,赫連達親自馳迎宇文泰。宇文泰見赫連達慟哭,南赴平涼招撫賀拔岳部眾,命令赫連達率騎兵扼守彈箏峽。當時百姓惶恐奔散,軍隊爭相想加以劫掠,赫連達制止軍隊,用恩遇信義招撫百姓,百姓都喜悅歸附。宇文泰聽說後嘉許他,加封他平東將軍。

孝武帝入關建立西魏後,赫連達戰功顯赫,被任命為雲州刺史,隨大將軍達奚武攻取漢中。梁朝蕭修堅守多時後才請求投降,將領們認為城內糧食已盡,想加緊攻城。赫連達說:「不戰而獲城是上策,不要貪圖搶掠子女財帛,這種事仁者不為。如果守軍困獸猶斗,成敗還說不定呢。」達奚武於是接受蕭修投降。保定初年,赫連達任大將軍、夏州總管,他雖然不是文官,卻質樸正直,遵奉法度,從輕施加鞭撻,慎重判決死罪。赫連達生性又廉儉,邊境胡人有時送給他羊,赫連達想招撫他們,回贈給他們繒帛。官員請求從官庫支出,赫連達說:「羊入我廚,物出官庫,這是欺上。」命令取私人繒帛送給邊境胡人。赫連達逝世時位居柱國(最高武勳職)。

--轉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遇到秦軍,弦高大吃一驚,知道是要去打鄭國,回國報信已經來不及了。
  • 秦繆公是春秋時秦國國君,他心胸寬廣,推恩愛人,秦國在他治理下秦國漸漸成為霸主。有一次,秦繆公在岐山下打獵,他的一匹馬走脫了,被山下的鄉民捉住吃掉了。
  • 商朝建立後,傳到第九代太戊即位時,國勢已經衰弱,諸侯國漸漸的不來朝拜了。
  • 五代時有個大官叫袁象先,他其它本事沒有,要談起嗜錢如命來,簡直是天下一絕。他到處搜刮,苦心經營,臨終時積攢了財富幾千萬、房子四千間,並且用幾十萬錢打點朝廷上下,以求宮內宮外人人講他好話,名利雙收。這些財產他在油枯燈盡時還捨不的分給各個兒子花用,而是全部交給兒子之一袁正辭,才放心的撒手塵寰。
  • 吳明徹是南北朝時秦郡人,年輕時遇到侯景作亂,天下糧價大漲,秦郡人飢餓不堪。
  • 孫謙,字長遜,東莞郡莒縣人。小時候被親人趙伯符賞識。孫謙十七歲時,趙伯符當上豫州刺史,就引薦他當左軍行參軍,在職位上孫謙以能幹著稱。孫謙父親去世後,孫謙辭職,搬家到歷陽務農來養活弟妹,鄉里人都稱讚他們的親善和睦。
  • 張煌言和鄭成功、李定國並稱清初三大抗清領袖。張煌言是儒生,卻性情慷慨激昂,喜歡談論軍事。他在崇禎十五年考上舉人,當時軍情緊急,考試要加試射箭,張煌言射箭三發三中。
  • 清代,山東福山縣人安某,確有速行奇技,他一天可走五百餘裏,人們稱他為「安飛星」。他也沾沾自喜,傲視於人,甚至還常常仗技欺人。

    有一天,安飛星來到鄉間,看見一位農夫,打著赤腳在耕地,農夫的一雙新鞋,放在田梗上,被安飛星看上了,即取而穿之。那位農夫追得氣喘汗流,也沒追上。安飛星以此取樂。

  • 西漢末年沛郡有一個富翁,臨終時因為兒子太小,除了女兒和女婿再沒有親近的人可以托付,但是覺得女兒和女婿不善,如果托付他們照顧弟弟,難免他們不貪財害命,富翁左思右想,最後請來全族人,當著眾人的面立下遺囑說:全部財產交給女兒和女婿,只有一把劍托付女兒和女婿保管,等到兒子十五歲時交給他。
  • 晉明帝司馬紹自小就很聰明。他只有幾歲時,一次長安使者來京城謁見他父親,父親問他:「你說長安和太陽哪個離我們遠?」司馬紹說:「太陽遠,只聽人說使者從長安來,沒有聽說誰從日邊來的。」他父親很驚奇。第二天,他父親大宴群臣,又拿這個問題問司馬紹,司馬紹說:「太陽近。」他父親吃驚的說:「為什麼你昨天說的和這不一樣呢?」司馬紹說:「抬眼可以看見太陽,卻看不見長安,所以說太陽離我們近。」他父親對他很驚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