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丈夫升官記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09月28日訊】自古「善有善報」是天理。在現實社會中,此類例子也層出不窮。在中國大陸法輪功遭受迫害的十多年裡,明真相的民眾因支持、保護法輪功學員得福報的例子就不少。下面幾例是幾個法輪功學員親述的發生在自己親人身上的真實報導。

丈夫升職記

一天我在明慧網上看到,我丈夫任職的地方有兩個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警察綁架,心裏很難過。我想讓丈夫利用職務救他們,又不知他甚麼態度,他雖然不反對我修煉,可是讓他去救大法弟子對他來說面對的也如同生死的考驗,再說他只是個副職。

我猶豫了兩天,心裏一直放不下,第三天,我不再猶豫,拿起電話告訴丈夫:「你們那裏抓了兩個人,你找找主管人,放了他們,都是好人,又不做壞事。」

我修煉這麼多年,我說的甚麼丈夫很明白,我聽出來他態度不好,我知道他很為難也很害怕,但他沒有拒絕。

當我見到丈夫的時候,我問他:我說的事辦了吧?他說:我打招呼了,他們同意放人。聽了丈夫的話,我輕鬆了。一邊陪著他看電視,一邊聊天,他說:最近要動幹部,擔心自己沒有希望。我說:放心,你做了這麼大一件好事,救的是兩個大法弟子,不提你提誰?這樣好事辦了,就最有福德,有資格。丈夫聽了我的話,沉吟了一會說:他們同意放人,我沒有再關注,不知道放了沒有,我回去以後再問問。

第二次見到丈夫,我問他:那倆人放了吧?他高興的說:幸虧我又問了問,第一次沒放,說這倆人不寫甚麼保證書。我生氣了,大聲說:寫甚麼保證書,你先給我寫個保證書!他們看我發脾氣,嚇得趕快放了人。

我誇獎他夠勇敢。他很自得,「那是」,然後又神秘的說:「放了那兩人後,我做了一個夢:在我面前打開了一條金光大道,我走了上去。以前也夢到過那條大道,但是封閉的,走不過去。」

我說:這是大法師父在鼓勵你呀。第二天早晨,丈夫起床後,興奮的對我說:我昨晚又做了一個夢,在你老家的湖裡有人捕了兩條大魚,一個兩千斤,一個六千斤,都被我買下來孝敬父母了,看來要托你的福。

果然過了不久,丈夫被推薦升一級。過了幾天公佈結果,丈夫榜上有名。更讓人想不到的是,不到半年時間,丈夫又升一級,職位顯赫,提職的條件幾乎是按丈夫量身。

這期間還有一個小插曲,丈夫的兩個同事甲和乙,各方面都符合條件,而且他們的父親都曾任我們當地的要職。丈夫說:他們一定能成。我說:不一定,大事是天定的,提誰不一定是人的想法。他不相信。我說:咱們拭目以待。(甲的父親任職期間因為迫害法輪功,上了惡人榜。)

結果公佈:甲和乙都沒戲。甲當時確被提名,但不知何種原因最終給拿掉了,氣得他父親找到領導大鬧一場。

經過這件事,丈夫更佩服大法弟子了,也更敬重師父和大法,並時時提醒我發正念。

明真相退隊,侄兒車禍無內傷

我侄兒家住西北一個小鄉鎮。二零零八年五月的一天,二十三歲的侄兒因有事忙,把自家養的五、六隻綿羊讓鄰居大叔趕到十公里以外的山坡地放牧。

中午吃過飯,侄兒騎著摩托車去看羊,行至一條三十米寬的大溝,騎著摩托正下坡時,溝底有一群羊經過,情急之下緊急剎車,結果摩托車摔倒把人甩出去幾米遠。侄兒被摔的不省人事,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醒來後,一看周圍一個人也沒有,摩托車在幾米以外倒著。侄兒扶起摩托掙扎著騎上往回返,到鄉鎮醫院下車就去就醫。

醫生一見大吃一驚,一個從頭到腳血肉模糊的人。醫院一面通知家人,一面給清洗處理傷口。弟弟、弟媳趕到醫院是下午五、六點,侄兒臉上身上大面積擦傷,渾身扎滿了石子,像個刺蝟,慘不忍睹。第二天做CT檢查,沒有內傷全是皮外傷。醫生說:摔這麼重沒有內傷真是幸運。

侄兒住了幾天就出院了,恢復的很好,臉上身上一點疤痕沒留下。侄兒一見我就說:是法輪功師父救了我,我身上一直帶著你送給我的「法輪大法真相護身符」。侄兒兩年前就明真相並退出了曾經加入的少先隊組織。

我對在場的家人說:「法輪大法是正法!你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得福報。在場的家人都同時點頭稱記住了,並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

保護真相資料 姐姐得福報

二零零零年,丈夫向世人講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被警察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遠方的姐姐到我家看望我們並詢問情況。我給姐姐講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姐姐回家時專程到勞教所去看妹夫,獄警拒絕不讓看,姐姐非看不可,姐姐大聲在那兒說:我妹夫是好人,沒有做違法亂紀的事,你們不應該把他關在這裡,今天不見到人就不走。最後獄警答應姐姐見了人。

姐姐回家不久,一天早晨發現自家大門門縫裡夾著一份資料,一看是法輪功真相資料,她看完後就收藏了起來。下午村裡炸了鍋,派出所警察挨家挨戶搜要資料,查到姐姐家,姐姐告訴那些人沒見過甚麼東西。

不久,姐姐多年的咳嗽病好了,坐骨神經不痛了,尤其多年的咳嗽病、大醫院、小醫院的甚麼秘方、偏方,看了都不管用,現在好了。別人問她咋好的?她說不知道,反正現在病好了。我回去後告訴姐姐:是你明白了真相,為法輪功說公道話,保護大法資料得福報了。

姐姐全家人都知道大法好,都做了「三退」。姐姐的福報不止這些,原來家裏經濟上比較拮据,家庭矛盾不斷。現在過的很豐足,婆媳和睦,兒孫聽話。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責任編輯:孟飛)

評論
2011-09-28 5: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