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藏族著名男高音

藏族歌唱家圓曲攀越巔峰喜踏神韻之路1

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艱難曲折歌唱之路
新唐人電視台 【細語人生】

新唐人電視台 【細語人生】訪問藏族男高音歌唱家圓曲(攝影:大紀元)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新唐人電視台【細語人生】節目)攀越聲樂巔峰喜踏神韻之路-訪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艱難曲折歌唱之路。

這個「貧苦牧民,翻身農奴」的「紅色」出身,給圓曲引來了受「黨的教育和培養」的機會,9歲那年被選送內地學習文化和醫療,一去就是六年。他必須「聽黨的話」,「黨讓幹啥就幹啥」,「服從組織分配」,要參加政治運動,而他的歌唱天賦,似乎得不到珍惜,他要求改行學唱歌,被組織拒絕。當時雖然圓曲還是一名少年,由於自己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和對歌唱事業由衷的嚮往,他每天早上到湖邊吊嗓子,從沒有間斷過,他在努力,磨煉著自己的意志。等待機會的到來……

宇欣:一首氣勢恢宏的歌,深沉高昂卻飄然出世的感覺,彷彿一切塵囂都已遠去,只有這天籟之音。觀眾朋友大家好,您現在收看的是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圓曲的演唱。人們稱圓曲的歌聲,這樣的聲音世上罕見,像是來自天上,使人身心震撼,通體舒暢。進來的時候人們帶著沉重的負擔,走出劇場的時候,使人身心震撼,通體舒暢,背後像是長了翅膀。今天我們就一睹這位歌唱家的風采,歡迎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圓曲做客《細語人生》節目。

圓曲:您好,主持人。

宇欣:歡迎圓曲上我們的節目,給觀眾朋友問好。

圓曲:觀眾朋友大家好。

宇欣:圓曲您是一位學院派的歌手,您的閱歷非常的雄厚,在舞台上的演唱,確實展現了您多年積存的實力和爆發力,一路走來,觀眾對您評價非常的高,再加上您端莊穩重的臺風,都給觀眾留下了深深的印象,那麼對於您的演唱,您自己的評價,您自己的感受是甚麼呢?

圓曲:首先感謝觀眾朋友對我的鼓勵和鞭策,我自己還有好多不夠的地方。今後……

宇欣:還要唱得更好更好。

圓曲:更上一層樓。

宇欣:更上一層樓。

圓曲:繼續努力。

宇欣:那作為一名正統的男高音歌唱家,您的名字最近兩年在海外和聲樂界,可以說是迅速地叫響,您又是一位藏族人,來自能歌善舞的這樣一個民族。我們大家都很好奇,都想知道您是怎麼樣練就這樣一副好的歌喉,是不是與您這個民族有關係呢?

圓曲:很有關係,當然我們這個民族能歌善舞,所以還有一個就是我們家族,就是我好多親戚,像姨姨呀,好幾個嗓子都很棒。

宇欣:都是說從事歌唱的嗎?就是唱歌這一行的?

圓曲:他們就是一般的群眾演員。

宇欣:嗓子非常棒。

圓曲:嗓子在當地很有名氣。

宇欣:說藏族人會說話就會唱歌,會走路就會跳舞,可能您在這方面是不是表現得更為突出,更有這方面的天賦呢?

圓曲:咱們從專業性上來講,那不可能這樣,從群眾性來講的話,我們這民族一般人都能夠唱。

宇欣:都能喊兩嗓子。

圓曲:都會跳,還有一個我們叫「鍋莊」,就是大家圍著篝火然後繞著圈。

宇欣:圍著篝火,然後又歌又舞。

圓曲:還有一個叫旋子,拿個二胡,那就是「旋子舞」,所以後藏那地方,他們有個叫踢踏舞的,就是一般人都會,男女老少都會跳。

宇欣:哇!真棒。

圓曲:所以就稱之為西藏是歌舞的海洋。

宇欣:是。那您的家鄉是哪裏?

圓曲:我生長地方就是西藏的偏東,就是靠近四川。四川過去就是康巴地區,西康省,後來他們又把它改了,改了以後就是西藏自治區。

宇欣:那個地方聽說是一個非常美麗,山清水秀的地方,那裏叫甚麼呢?

圓曲:叫易貢。

宇欣:易貢。

圓曲:易貢,那真是山清水秀,原始森林就像東北的大興安嶺似的,大興安嶺,但是我們那地方小,只有兩千多人,一個山溝,半牧,半農,因為我們那兒雨季多,從小,我記得要一天太陽出來,大家都很高興。

宇欣:您父母是做甚麼的?也是搞藝術的嗎?也是從事唱歌的嗎?

圓曲:我父母原來是牧民,後來呢改成人民公社,後來又改成建設兵團。

宇欣:西藏生產建設兵團。

圓曲:嗯,西藏建設兵團。

宇欣:以前在中國大陸的教育,說西藏農奴飽受奴隸主的欺壓跟壓迫,有一首歌說翻身農奴把歌唱,這首歌當時在中國大陸非常流行的,那您的家庭的出身是甚麼呢?是翻身農奴嗎?

圓曲:我父母的父母,他們那一輩是很富有的牧主甚麼這類的,給觀眾朋友講就是說有點故事,我父親和母親兩個家族,我父親的那一家和我母親那一家,兩個家庭不是特別合。還有草原上講草場糾紛,比如說這邊是他們的草場,這個是他們的,所以有的牛過去吃,有的過來,這方面有時候就打起來,經常是那樣。所以從小家庭矛盾很大,但是我爸爸我媽媽他們有感情了嘛,但是家裏堅決不同意。

所以他們十七、八歲吧,好像就私奔了。西藏人佛教徒嘛,特別虔誠,所以都願意到拉薩去朝佛,就為了這個,死之前一定去拉薩朝佛,所以他們從那麼遠,一路上要飯,走路,一直走到拉薩。

宇欣:您是說這個父母他們自由戀愛了,但是兩個家族的家長並不同意,因為這兩個部落不合,後來他們兩個就私奔了,結婚了。

圓曲:所以他們在拉薩待了一年左右吧,要飯,一直要飯,沒有甚麼正式的職業。

宇欣:生活的來源。

圓曲:所以想回去生長的地方。

宇欣:回到祖籍那邊。

圓曲:易貢那地方,最後就是聽說共產黨來了,說是甚麼叛亂,我們家族全是殺的殺,抓的抓,有的跑的跑,就是沒人了,所以他們就沒有回去了,所以一直這樣,隱瞞了成分,要不然的話,文化大革命時候父母早就都死了,所以也不可能有我的今天。

宇欣:就是說您的父母在返回自己的家鄉路上,也就走到您父母後來居住的這個地方,第二個家鄉易貢這個地方,就聽說您的家鄉就被共產黨佔領了。

圓曲:回不去。

宇欣:家族的人都被殺了?

圓曲:對。殺的殺,抓的抓,有的可能跑脫了吧,跑了。

宇欣:為甚麼要殺他們?

圓曲:我們那地區有這種脾氣,我們那邊根本沒官,沒領導。

宇欣:在之前沒有共產黨的管轄和領導?

圓曲:對。

宇欣:這回共產黨就徹底進來了?

圓曲:徹底進來了。

宇欣:把您們家族人殺的殺,抓的抓。

圓曲:對啊,所以我們父母就回不去了,就一直待著,就要飯、朝佛,隱瞞成分,所以後來就是人民公社甚麼這些東西,所以等我長好大以後才告訴我,怕小時候給我講的話,怕我說出去,小孩不懂,所以父母說要很小心,要不然會殺頭的。

畫外音:圓曲的祖輩,都是富有的牧主,擁有美好的家園,肥美的草場和成群的牛羊。共產黨來到他的家鄉,因反抗外族的統治,他的家族被殺的殺,抓的抓,逃的逃,家破人亡。他的父母此時正因自由戀愛而私奔在外,得以倖免。為了避免受共產黨的殺害,以「貧苦」牧民的身分安下家來,隱瞞了牧主的家庭出身。

宇欣:剛才圓曲說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話題「隱瞞成分」。這個對中國大陸的長輩一點的人都知道這句話的意思是甚麼。「隱瞞成分」就是共產黨領導了新中國之後,過去中國人有錢有資產就是犯罪,叫打土豪分田地。所以圓曲您這個家族是有錢人,是個富有的牧主。所以說共產黨要殺掉他們,您的父母隱瞞了這個成分,告訴您不要講出去,如果講出去就要遭受被殺頭的命運。

圓曲:對。所以好多朋友啊,好多都不知道。

宇欣:從此以後,您的父母就落到了易貢這個地方,後來又有您了。聽說您在從事歌唱、從事聲樂藝術之前您是從事西醫的,那是甚麼時候的事情?

圓曲:那時候70年代,我們當時是西藏建設兵團的,所以團裡開會,就是說找兩個小孩去到北京去學醫吧。

宇欣:小孩子。

圓曲:對。

宇欣:幾歲的時候呢?

圓曲:9歲多一點。

宇欣:那時候西藏屬於缺醫少藥吧?

圓曲:對,他們沒有告訴我父母,怕他們擔心,我是獨子。民族習慣就是獨子不能出去的,當時的連裡頭說,您們的小孩很聰明,我們想把他培養到拉薩師範學校去學兩年,還回來以後到我們這個連裡面教書。

宇欣:喔,暫時離家一段時間。

圓曲:對,父母很高興,也給我做思想工作,你一定去,年紀雖然小,沒關係,教書都相當好,對老師很尊重的,所以父母同意了讓我去。整個西藏地區抽了400個藏族小孩,結果集中起來,有的年紀大一點,參差不齊,但是我們是特殊的,少數民族班嘛!

一去就把我們送到拉薩,在那休整兩天,第三天十幾個卡車,12月份,零下好像三、四十度吧,那麼冷的天,不跟我們講,去哪也不知道,全集中起來坐卡車從拉薩送到西寧去了,青海省西寧戈爾姆,從那裏休整兩天,然後從那坐火車直達北京。

宇欣:是在北京是甚麼地方學醫呢?

圓曲:在中央民族學院。

宇欣:學醫啊?

圓曲:不是,到那學初中課程。

宇欣:喔,對!您是藏族,您到北京之後,要先學習中文,還要學習漢字、漢語。

圓曲:對,我個兒高,就說你一年級不用上了,直接上二年級成了,你個子高,直接上了二年級,三年級直接送到北京去了,三年級的水平,一年級沒上過。

宇欣:那是多大的時候?

圓曲:我去是75年的時候,就快10歲那時候。

宇欣:還不到10歲。

圓曲:對,學漢語,初中課程,學完了以後呢,把我分到開封醫學專科學校。

宇欣:哦!

圓曲:在那兒學醫學了將近4年吧。

宇欣:學甚麼科?甚麼都學?

圓曲:我們是學校吧,打基礎全部都學。

宇欣:當時是在北京民族學院的附屬…

圓曲:對,附中。

宇欣:附中,學習這個中文。

圓曲:對。

(畫外音:提起圓曲學醫期間還有一段難以忘懷的經歷,那也是生長在中國大陸的五、六十年代的人,幾乎沒有人不知道的,小學生黃帥和青年張鐵生。他們被中共當局樹為「革命小將」,讚揚他們「敢於造修正主義教育路線的反」,「敢於反對師道尊嚴」,考試不及格或交白卷都不以為恥。於是一時間全中國教育界都施行開卷考試,照著書本抄,或不考試。鼓勵學生搞大批判,批倒批臭古代思想教育家孔子,稱起為「孔老二」,這場鬧劇造成這個時代全中國的青少年,成為新一代的文盲。)

此時的圓曲呢,是亂中得閒,除了批判會,學校組織讓他代表翻身農奴,念別人給寫好的批判稿到大會上發言外。因為開卷考試,會抄就行,使他有更多的時間練聲。他的心從沒有離開過對唱歌的嚮往。

宇欣:那之後學了這個醫有沒有回到西藏從事這個…

圓曲:對啊!回去了,回去了。

宇欣:從醫。

圓曲:對,畢業以後回去了,原來讓我當老師,然後讓我再學4年。然後我待半年左右我就想改行(去唱歌),當時就是不讓我改行,他說你必須聽黨的,黨讓你幹啥就幹啥。然後把我分到河南去了。

宇欣:學醫之後就把您分配到河南了。

圓曲:對。

宇欣:在那邊是從醫是不是?

圓曲:對。

宇欣:從醫,那在這個期間就是說還惦記著唱歌跳舞。

圓曲:我自己練,好多老師都知道,人家都很同情我。

宇欣:同情您。就自己的這個理想還沒有達到。

圓曲:混個畢業證吧!但是當時不是造反嗎?好像有一些不聽老師的。

宇欣:文化大革命期間吧?

圓曲:不是,七十幾年。北京甚麼叫黃帥的不考試,學校說要閉卷,學生就開始圍攻老師,說有一個文件說不准考試,你們為甚麼考試?要圍攻老師,老師也不敢出閉卷了。

宇欣:您的學校也是開卷考試,對您很有利。

圓曲:我開卷好,我一般很少去上課,考試的時候去去。我漢語水平很不錯,所以開卷對我很有利,所以我每次考試都沒問題,都是百分、九十幾分。

宇欣:您說當時是在考醫嗎?

圓曲:考醫。

圓曲:因為我漢語水平好,他們老讓我去代表藏族班去到萬人大會上講話甚麼之類的。所以我公事很多,很少時間去上課。

宇欣:圓曲又講了一段非常有意思而且不可思議的一個話題,中國的現代史,將來的人怎樣去評價這段歷史,就是開卷考試,開卷考試就是照抄,所有的考試都是翻開書本就可以隨便的抄,老師說要閉卷考試,學生也堅決不答應。

圓曲:批孔,還有右傾翻案風甚麼,開封地區萬人大會,那時候批鬥會都是很狠。批判稿他們寫好了給我讓我去念,老搞這些,所以很少時間去考試啊、去上課啊!

宇欣:那這段時間除了開卷考試,批林批孔,還有批鬥會之外,正式學醫學了多少?

圓曲:其實正規學的特少,說實話。就是所以我自己練,到農堤、湖邊去吊嗓子。

宇欣:那真的沒時間學醫了,您一直還惦記著唱歌啊!

圓曲:對。

畫外音:這個「貧苦牧民,翻身農奴」的「紅色」出身,給圓曲引來了受「黨的教育和培養」的機會,9歲那年被選送內地學習文化和醫療,一去就是六年。他必須「聽黨的話」,「黨讓幹啥就幹啥」,「服從組織分配」,要參加政治運動,而他的歌唱天賦,似乎得不到珍惜,他要求改行學唱歌,被組織拒絕。當時雖然圓曲還是一名少年,由於自己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和對歌唱事業由衷的嚮往,他每天早上到湖邊吊嗓子,從沒有間斷過,他在努力地磨煉著自己的意志。等待機會的到來。(待續)

MP4觀看圓曲的歌唱和訪問(上)

(轉載自新唐人電視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眾多韓流明星絢麗的形象背後,總離不開著名的韓國高級形象設計師鄭潤基的設計,經他打造設計的韓流巨星有張東健、權相佑、鄭宇成、鄭智薰、李秉憲、車勝元、高素榮、金慧秀、宋允兒、高賢廷、秀愛、孫藝珍、全智賢、金善雅、金熙愛、李勝基、徐太志、金正恩、樸泰煥等200多位明星。工作中,鄭潤基篤行自己的處世之道:充滿人性的交往和信賴及真心,無論在哪裡,都是能被別人接受的。
  • 「我想對神韻藝術團的演員們說的是,謝謝您們的努力工作,您們的工作非常有成效,我們非常欣賞您們的努力,請堅持下去。」
  • (大紀元記者楊瑞加拿大漢密爾頓報導)總是能把最精美的具有文化內涵的節目奉獻給觀眾是神韻藝術團的傳奇。六年來,神韻在全球各地不斷以歌舞形式演繹著中華文化的精髓,令各族裔觀眾感動至深。今天漢密爾頓熱情的觀眾又有幸觀賞了一台全新的節目,每個來到現場的觀眾都感到不虛此行!
  • (大紀元記者張東光編譯報導)藝術評論家伊文斯(Everett Evans)近日在休士頓地方媒體網站chron.com撰文,讚揚神韻的演出精采絕倫,用舞蹈與歌唱的方式傳遞了豐富的文化遺產。
  • 擔任紐約林肯中心室內樂藝術總監的吳菡被《音樂美國》評為2011 年最傑出音樂家,她是50 年來獲得這項榮譽的第一位華裔女性。
  • 廣達技術長張嘉淵表示,不見得只有新東西才可以創新,舊東西也能創造新價值,學校在企業轉型扮演關鍵角色,廣達持續與台灣各大學院校合作開放討論研發雲。
  • 八、九十年代,曾經是香港電影的黃金時期,很多片商開戲,製片人忙得不亦樂乎。那時也湧現出無數的大牌明星,塑造了香港電影的獨特風格和味道。但如今香港電影面對大陸市場的挑戰,在夾縫中生存,前景充滿曲折。陳自強分享他對於香港電影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看法。
  • (shown)民以食為天,食物曾是人類為生存而進行的唯一社會活動,中國人也素來珍惜食物,敬愛上蒼的賜予。如今時代發展,社會多樣化,食物也已經不再純粹天然。可貴的是,在北歐,有這麼一位以關注食物為己任,執著追尋食物真相的丹麥人:克勞斯.梅雅(Claus Meyer)。曾說:「食物料理絕不是為了好玩和享受。人類作為萬物之靈,讓我們能夠思考,也讓我們去展現博愛。因此我們人有責任,在所有的事物中,去尋找它們的真和美。這是北歐菜系燃燒的平臺,或許是為了丹麥,或許更是為了整個人類。」
  • 和陳自強交談,感受到他的和藹友善,多情多義。他一生交遊廣闊,成為許多紅星的「伯樂」和恩人的金牌經理人,並海闊天空地提攜後進。他的一班「仔女」如今各有所成,各奔前程。儘管也許物是人非,在片片花絮中,仍可一睹當年的情與義。這些珍貴的片斷重新回味,也能印證生命過程中的變幻與永恆。
  • 鄭宇庭溫柔敦厚,跳脫商場「女強人」刻板印象,身為女性,在商場上難免遇到更多的挑戰跟質疑,踏入電子業至今三十五個年頭,一路走來雖然艱辛,但她不以為苦,仍然衝勁滿滿、信心十足。她愛才惜才,人才不求於名校人品善良是公司用人的準則…她很關心員工,不僅是在工作上,連下班後的生活也關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