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藏族著名男高音

藏族歌唱家圓曲攀越巔峰喜踏神韻之路6

榮獲第三屆全球華人聲樂大賽金獎
新唐人電視台 【細語人生】

出生於西藏的圓曲,有著藏人特有的虔誠和淳樸,他不會媚俗,也不會退縮。(圓曲提供)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新唐人電視台【細語人生】節目)(續)攀越聲樂巔峰喜踏神韻之路–訪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榮獲第三屆全球華人聲樂大賽金獎。

宇欣:在2009年您又獲得了全世界聲樂大賽的金獎,這次終於實現了您的這個理想。

圓曲:對。

宇欣:一萬塊也拿到手了。那這次比賽和2008年這兩次相比,您2009年這個拿到金牌唱得是比較容易還是比較難呢?

圓曲:我覺得容易多了,因為我的思想包袱全放下了,對於人生觀的那種觀念也改變了。

宇欣:是怎麼樣改變呢?

圓曲:第二次我就完全放棄了那些思想中的包袱,比如說名利方面啊,甚麼金錢,有沒有第一第二無所謂那種觀念,就是放下了以後唱就更容易了。甚麼阻力也沒有的那種。想怎麼唱可以唱得出來,第一次參加的時候為甚麼沒有成功?第二年我才……,到現在才真正悟過來了,就是悟到了「無求而自得」。

宇欣:無求而自得。

圓曲:那個思想包袱都下掉了,所以這個緊張的事情沒了。

宇欣:也不緊張了。無所謂得不得獎,我只要說能夠去參加這個比賽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圓曲:重在參與嘛。

宇欣:對。

圓曲:所以我完全不一樣了。

宇欣:就很有意思,我想問這個話題,我也很好奇。那您說您放下了,我得不得名利無所謂、名次無所謂。那您為甚麼還要參加這個大賽呢?

圓曲:因為我第一次參加了嘛,所以參加以後我就知道新唐人辦的這個大賽的宗旨是「純善純美」,發揚中華民族的文化,所以我就重於參賽,參與是吧!所以我就支持這個大賽。

另外很重要的一個問題,在我們這個大陸比賽全是唱通俗歌啊!唱一些這個政治性很濃的黨文化甚麼這類東西,新唐人辦的這個大賽不講那種政治性的東西。沒有這種歌頌黨文化的東西,所以真是純善純美,發揚我們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

宇欣:這個內容精神都非常好,非常正。

圓曲:對。

宇欣:這也是使您能夠參賽的一個主要原因。

圓曲:是的,就是這個的話題。

宇欣:就是這個話題。是甚麼話題?是您欠我和觀眾的話題嗎?那個答案,無求而自得。

圓曲:對。

宇欣:就是說是不是您參加了《神韻》,然後您在這一年當中剛才您講的這個境界上的提高。

圓曲:對,是。

宇欣:所以說您的聲音也就跟隨變化了。

圓曲:對。

宇欣:也達到了最好的狀態。

圓曲:對。剛才我們講到那個話題就是說無求而自得,現在我就把他當作座右銘一樣,有了這以後,所以現在我的聲樂的技巧各方面又有新的突破。

宇欣:感覺比以前是怎麼樣?比在意大利那個時候怎麼樣?

圓曲:有天壤之別吧。

宇欣:是嗎?這是不是在上一集節目裡您留給我們觀眾朋友的這個疑問。

圓曲:就是這個。無求而自得這是我在藝術上的真正的提高。

畫外音:圓曲憑藉天賦、刻苦和追求,從偏遠的西藏山區到國內聲樂的最高學府中國音樂學院歌劇系,從大陸的中央民族歌舞團到海外的西班牙,又到世界頂級的意大利聲樂大師班,當時是大師班導師著名聲樂教育家卡洛.貝爾卡基的得意門生。後來他在意大利成為優秀的歌劇演員和男高音歌唱家。圓曲可以說是登上了聲樂的巔峰,一份偶得的大紀元中文報紙上的聲樂比賽廣告,使他幾經周折,步入美國紐約的享譽全球的神韻藝術團,每年藝術團馳騁世界五大洲的巡迴演出,給圓曲提供了世界大舞台,圓曲的名聲大振,好評如潮,在聲樂界引起轟動。但此時的圓曲卻淡定如常,當問他的感受時,他說了耐人尋味的五個字「無求而自得」。

宇欣:還有一點,觀眾很多的反饋,很多的觀眾對這方面反饋說,這個神韻的歌曲不只是演員唱得好,他們技巧表現得好,他們台風好,更主要就是說這個神韻的歌,歌詞特別好,給人一種醒世的感覺,給人以希望。

圓曲:是啊!有的歌詞,比如說我唱的那首歌就叫〈對神的承諾要兌現〉,五千文明是劇本,萬里山河大舞台。

宇欣:人說藏族是一個有信仰的民族喔!他的歌都是來自於他的信仰,來自於那塊土地的靈氣。那您能不能我們回憶一下您心目中的家鄉是甚麼樣子呢?

圓曲:在我心目中的家鄉就是山青水秀,茂密的森林,一到二、三月份全是滿山遍野的杜鵑花、桃花甚麼這個花、那個花的,特別美麗又富饒,而且又有好多勤勞的人民。

畫外音:提起家鄉,不免引起圓曲一段悲涼的回憶。2008年他母親去世,身在海外的圓曲申請回國奔喪的簽證,被中領館拒簽,使他這個獨子難以盡孝道。他熱愛的家鄉,遠離他思念的父老鄉親,而被拒之祖國大門之外。

宇欣:現在還是那麼美麗嗎?

圓曲:這我就不知道,現在它們不讓我回去。

宇欣:多長時間沒有回去了?

圓曲:將近三年了,三年沒有回去了。

宇欣:為甚麼?

圓曲:就是當時08年的3月份我母親去世後,去世以後我還想回去看看,因為我是獨子,照顧父母這是理所當然,但是當時中共當局它們沒給我簽證。

宇欣:是怎麼回事?

圓曲:它說我們就快開奧運會了,就不讓外國人進去。

宇欣:那您的母親去世了,它也不讓回去。

圓曲:不讓,它說不行,沒給我簽證。所以我媽媽去世,我都不知道。我是一個獨子。

宇欣:獨生子。就一個兒子,沒有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圓曲:沒有,沒讓我見。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很痛心啊!我們藏族人的規矩就是老人去世燒香啊甚麼,到寺廟裡去點酥油燈甚麼的,給母親許個願,萬一您百年以後,我一定給您點上酥油燈啊,就是給她答個應,現在沒辦法。

宇欣:藏族人是非常孝順的。

圓曲:對啊!相當孝順,尤其我是獨子,所以孝敬父母是天經地義的。原來像我們的文化裡頭,獨子不允許出去的,所以我從小就九歲多就離開父母,一直在外面闖蕩,到這個真正百年的時候,不讓我回去,我是特別、特別傷心啊!沒法用形容詞來形容。因為男兒有淚不輕彈,這是我們中國的名言。我到現在不明白到底有甚麼罪?我有甚麼罪,不讓我回我們家鄉,我到現在不知道。

宇欣:圓曲我們今天的節目時間到了,非常感謝您把您的這樣子的歌唱的生涯,您的人生經歷告訴我們的觀眾朋友。謝謝。

圓曲:要感謝您。

宇欣:謝謝。

圓曲:要感謝您給我這次機會。

宇欣:圓曲把他的歌唱的生涯和他的人生經歷娓娓道來,正像一位看過神韻演出的觀眾所說的,聽圓曲在舞臺上演唱的時候,就能感受到他是來自高原的雄鷹,衝向藍天,展翅飛翔,願他的歌聲深深的浸潤人們的心田、啟迪人們的善念,久久的迴響,也迴響在他的家鄉,西藏。(全文完)


圓曲出生於西藏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在共產黨佔領西藏之前,祖輩擁有豐美的草場和成群的牛羊,自由自在地過著田園生活。(AFP)

MP4觀看圓曲的歌唱和訪問(下)

(轉載自新唐人電視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攀越聲樂巔峰喜踏神韻之路(下):如果把人生比作槓桿,理想信念則好像是它的支點。在通往理想的路途上總會充滿著艱辛,圓曲經過了一番艱苦的努力之後,終於進入了專業歌舞團,又考取了中國音樂學院歌劇系,之後又直線往上升,又到西班牙和意大利留學,實現了自己的理想,達到了他藝術的頂峰。2007年夏天,圓曲在英國住所的小城鎮,偶然得到一份中文大紀元報紙,這份報紙給圓曲帶來了意想不到的人生轉機。圓曲還有一段和名歌唱家關貴敏18年後千里相會的故事…
  • (shown)攀越聲樂巔峰喜踏神韻之路(中):誠實刻苦的性格,頑強不屈的意志。老天不負有心人。生長在偏遠的西藏高原的藏族青年圓曲,憑他天生的好嗓子和勤奮好學的精神,對歌唱事業的不屈不撓的追求,他靠自己的實力投入了中國大陸頂級的聲樂學府,中國音樂學院。他幸運的踏入了歌劇表演系——他夢寐以求的專業。圓曲5年的高等學府美聲演唱的學習和訓練,使他在專業方面獲取突出進展。但畢業後,在專業藝術團,他發現正統美聲唱法在中國大陸不受重視,…但圓曲說:寧可喝涼水,也不離開美聲。於是,命運為圓曲開闢了新的道路。
  • (shown)攀越聲樂巔峰喜踏神韻之路(中):誠實刻苦的性格,頑強不屈的意志。男高音歌唱家圓曲,雖然他的的歌唱天才在兒時已經顯露,但命運總是把他甩入異途。他9歲那年,被藏族地區選送到內地學醫,其間他多次要求改學唱歌,但都以「黨叫幹啥就幹啥,服從組織分配」為由,被拒絕。6年後回到西藏,路過拉薩時,他自行投考專業歌舞團,結果被領導批評,發配到一個偏遠地區的衛生隊作醫務工作。圓曲後來怎樣才走上歌唱藝術之路?
  • (shown)(續)攀越聲樂巔峰喜踏神韻之路--訪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艱難曲折歌唱之路。「貧苦牧民,翻身農奴」的「紅色」出身,給圓曲引來了受「黨的教育和培養」的機會,9歲那年被選送內地學習文化和醫療,一去就是六年。他必須「聽黨的話」,「黨讓幹啥就幹啥」,「服從組織分配」,要參加政治運動,而他的歌唱天賦,似乎得不到珍惜,他要求改行學唱歌,被組織拒絕。當時雖然圓曲還是一名少年,由於自己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和對歌唱事業由衷的嚮往,他每天早上到湖邊吊嗓子,從沒有間斷過,他在努力地磨煉著自己的意志。等待機會的到來。
  • 攀越聲樂巔峰喜踏神韻之路--訪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1):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艱難曲折歌唱之路。一首氣勢恢宏的歌,深沉高昂卻飄然出世的感覺,彷彿一切塵囂都已遠去,只有這天籟之音。圓曲的聲音世上罕見,像是來自天上,使人身心震撼,進劇院的時候人們帶著沉重的負擔,走出劇場的時候,使人通體舒暢,背後像是長了翅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