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間一個讀書人:章太炎 黃侃 熊十力

三位參加辛亥革命的國學家(一)

國學家革命雄傑打響了辛亥革命第一槍
行 易

1906年出版《訄書重訂本》卷首的章太炎像(轉載自維基百科)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波瀾壯闊的辛亥革命翻開了中國現代史新的一頁,又賦予傳統精神,這是一場中國人的民主憲政運動,鋪天蓋地而來,具有恢弘、廣闊的氣度。這場革命運動有社會各階層民眾的廣泛參加,當然少不了傳統中國社會的支柱:士君子。章太炎、黃侃、熊十力等三位著名的國學家,可說是憂國憂民君子典型,三人又都曾經親身參加辛亥革命,堪稱為革命家。而作為國學家,個人脾性之外,因深受傳統精神的薰陶,自然也具有諸多傳統士人的性格及思維特徵。由此也可見,當代民主憲政與傳統精神、文化是可以相容無間的。

革命雄傑

1900 年7月,改良派人物唐才常、汪康年在上海召集「中國議會」,邀章太炎參加。而章卻在會上提出「反清排滿」的主張,引起一片譁然,遭到入會者的反對。章太炎斷然退出「中國議會」,還剪去辮子、身著西裝,在大街上行走,表達自己的觀點和立場。這件事是章太炎人生歷程的一個重要轉捩點。此前,太炎與各派的關係雖然有點若即若離,但卻從來沒有認同改良派或洋務派保皇、保滿清的觀點。1897年,章太炎曾任《時務報》撰述,因參加維新運動而受到通緝。1898年的時候,章太炎受聘於洋務派要角張之洞,在武昌為張編輯《正學報》,與康、梁論戰。後來,發現張之洞並不反清、也不可能反清,就棄張而去。

不久,章太炎旅居東京,經梁啟超的介紹,章數次與孫中山面晤,對孫的主張大為欽佩和讚賞。其後,章太炎回到上海從事革命活動,常在《蘇報》發表文章,與保皇派論戰,並宣傳反專制的民族、民主革命。《蘇報》案(見下文)之後,章太炎又回到東京。在多年遍觀國內政治人物之後,章最佩服的政治領袖還是孫中山,經仔細觀察和考慮,章太炎決定加入同盟會。不久即受聘擔任同盟會機關報《民報》的主編和發行人。

1903 年黃侃就讀於武昌文華中學堂,與宋教仁是同班同學。那時,年十七歲的黃侃即賦革命激情。經宋的介紹,又結識了正在兩湖書院讀書的黃興。1905年8月,同盟會在東京成立,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的黃侃此時加入同盟會。黃侃為《民報》撰稿,其宣傳革命的文筆功力雄厚,深得主編章太炎的賞識,二人由此結下師徒之誼。此後不久,黃侃因遭母親喪事回老家湖北蘄春,即在國內參加革命活動。黃的一篇雄文《大亂者,救中國之妙藥也》,引起《大江報》遭查封事件(見下文),這件事被看作是武昌起義的導火線之一。

熊十力是湖北黃岡人,早年抱著憂國之志從軍。1906年2月參加日知會,後又與革命同仁組織以黃岡籍日知會成員為主的黃岡軍學界講習社,積極從事革命活動。日知會本是聖公會武昌高家巷聖約瑟教堂的閱覽室,在胡蘭亭、劉靜庵等人的組織下,實際上又成為一個講說時事、宣傳反清革命的重要機構。(參閱川村規夫《日知會的革命活動》,《近代史研究》1994年第4期)日知會的活動,為後來文學社、共進會的成立打下了堅實基礎,這兩個團體的許多成員都曾是日知會會員。武昌起義即為文學社、共進會所發動,打響了辛亥革命第一槍。
( 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未完待續)@

--轉載自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百年,長,也不長。於個人,是一生平安,或兩世聚散;於群體,是榮辱起落,或流亡變遷;於國家,是衰竭消隱,或興盛重建;於民族,是福祉和平,或苦難離亂;於文字記載,是客觀詳盡的記錄,是趨炎附勢的編排,抑或是在死亡威脅下的捏造杜撰。而時間,冷靜旁觀。歷史本身自有言說的一天。百年,於歷史長河,浩淼一瞬間。
  • 韓寒三文掀起的巨浪還未過去,正由國內網絡波及到海外媒體。我因為寫了一篇《民主政治離中國有多遠——兼評韓寒「談革命」、「說民主」與「要自由」》而受到波及。但這批評聲音不是來自國內網友,而是少數能在海外發言的「紙上暢想暴力革命派」。
  • 在1998年中國民主黨組黨初期,我從不主動參加中國民主黨的活動,一般情況下,王有才叫我,我方到有才家中,對樂觀而熱情洋溢的聚會人士潑潑冷水、說說反話,由此也認識了吳義龍、祝正明、王榮清、毛慶祥等許多浙江民主黨的組創人員;中共當局對民主黨第一波鎮壓關了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後,浙江民主黨的活動頂住壓力,繼續轟轟烈烈、高歌猛進,期間吳義龍、毛慶祥叫了我幾次參加聚會,人氣很旺,我見民主黨內人才濟濟,一般只管自己喝喝茶,並不發表甚麼意見,而是樂觀其成,對於當時吳義龍先生的黨務主持能力及他在民主黨人和支持群眾中的號召力尤其欽佩。
  • 在沒有思想自由的地方,任何能得以傳播的思想火花,都可能刺激大眾反叛的神經,引發共鳴的效應。在互聯網發達的今天,任何偶發或奇特的事件都可能使人一夜之間成為全國,甚至全球名人。
  • 為紀念辛亥革命百周年,香港一群攝影愛好者由2012年元旦日起,一連三天展出梅花攝影展,他們期望透過展覽,讓市民欣賞中國人的國花-梅花的堅貞不屈和傲雪凌霜精神。
  • 中國大陸GDP大躍進一樣的高速增長成為中共獨裁政權核心層和相當多普通中共黨員維護其獨裁專制統治「合法性」的一張「王牌」。有一位名牌大學的博導教授告訴我說:「誰都知道中國的問題成堆(貪污腐敗,分配不均,食品安全,......),但你也不能否認中國近30年的巨大發展吧?從文革後的貧窮落後,經濟瀕臨崩潰,到現在先後在GDP上超過德國和日本,並使中國進入國際空間大國,...。」
  • 2012新年1月1日,也辛亥革命創建共和一百週年之際,近百名來自海內外的學者專家、民主人士以及各界人士參加了「孫文學校」的開學典禮。學校的主要發起人封從德博士表示,孫文學校是一所主要面對大陸青年人開辦的网絡遠程教學學校,其宗旨是治國方略、薪火相傳、凝聚共識、再造共和,正面傳授博愛的孫文學說,傳播天下為公的治國方略。
  • 摘要:全球關注的烏坎小起義,很有可能演變為中國的大革命。民間起事奪權的義舉,在地方就是起義,波及全國造成政體大變化就是大革命。清醒認識烏坎起義的革命趨向,全國合力阻止中共軍警困斃村民或進村清場,不讓「暴亂」惡名栽贓給烏坎。烏坎百日自治證明,中共是鄉村罪惡和亂局之源。全國驅趕黨村官,村民市民互動,自己解放自己,紀念辛亥革命百年。
  • 「革命」一詞,始見於中國,《易》曰:「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書》曰:「革殷受命」,皆為王朝易姓而言。近代以來所謂革命一般是指社會的變革,或是政權的更迭,或是社會制度的嬗變,本無正邪、進步與落後或是正義與非正義、褒義與貶義之分。然而,在中國,中共掌權之後,革命一詞被扭曲了基本含義,被賦予了極端意義,成了概括中共歷史及其特徵的一個政治術語。
  • 全球關注烏坎村民趕跑中共村官實現自治這件大事,傳媒卻失語不說「起義」。但烏坎千真萬確發生了起義,只是一直被以「抗爭」、「暴動」、「民變」、「滋事」等含糊其詞地描述。這件事跟中國古代「國人暴動」、「陳勝起義」近似,跟宋江起義最雷同,還在演變中,已被民間視為被逼的起義,是發生在21世紀中共暴政統治的大陸的大澤鄉、梁山泊、武昌起義,正趨於革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