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貴州第一「涉黑」案被指司法「裸奔」

全國著名賽車手、原貴州省政協委員黎慶洪「涉黑」案,於9日開庭。在庭審首日,被稱為「史上最強大辯護律師團」的律師們據理力爭、言語到位,博得了旁聽人員的熱烈掌聲。但10日遭到公訴方非常規方式的「打壓」。(合成圖)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1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淨報導)被稱為貴州第一「涉黑」案的「黎慶洪案」在辯護律師團「首戰」告捷後,昨天(10日)遭到公訴方非常規方式的「打壓」。休庭後有辯護律師對此表示,當遊戲按照規則玩不下去時,偽裝撕下,真面目就會暴露。還有律師說,看來法院審判人員真的要「裸奔」到底了。

「黎慶洪案」在1月9日的庭審現場,控辯雙方就院方程序問題進行了激烈交鋒,由於多名被告人提出審判長應予迴避的請求,法庭4次休庭。次日開庭,「氣場」巨變,律師團周圍警察林立,同時院方一架攝像機對其直拍「監視」。庭審中,三位辯護律師被逐出法庭、六位被訓誡,律師們紛紛抗議被院方駁回。

「黎慶洪案」辯護律師團。(網路圖片)
「黎慶洪案」辯護律師團。(網路圖片)

院方突破遊戲規則 司法「天平」失衡

庭審後,本案辯護律師段萬金在其博客中向公眾通報說:「今天一到法庭,手機信號沒有了,很明顯被干擾了,細心的律師很快發現角落裡放置著秘密會議手機信號干擾器……還有在我們律師席的對面,架著一台攝像機,很明顯是針對我們辯護律師的,我們似乎感到今天是『山雨欲來風滿樓』,昨天晚上,法院檢察院也可能在緊張地研究對策,種種跡象表明,今天要對律師們不客氣了,當遊戲按照規則玩不下去的時候,偽裝就會撕下,真面目就會暴露出來。」

據辯護律師楊學林說:「今天是第二天開庭,果然如我昨天預料的那樣,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了。一個上午,就有三位律師被逐出法庭,伍雷律師(李金星)竟然被法警給架出了法庭。這個場面,足以把電影導演給hold住。三位律師被逐出法庭,六位律師被訓誡,連被告人都看不下去了。黎慶洪要求發言被制止,他憤怒地說:『審判長,請求你乾脆把我也逐出法庭吧!』」

據楊學林透露:「今天的庭審,充分顯示了小河法院在對付律師方面確實下了功夫。一是在辯護席邊增加了警力,以便威懾;二是減少了辯護席上的麥克風,僅有的也無電;三是搞了一架攝像機,直拍辯護席。真把律師當敵人了。」

司法開始「裸奔」 律師會抗爭到底

本案辯護律師王誓華表示,貴陽小河法院審判人員真的「裸奔」了,上來就進入宣讀起訴書,昨天休庭時開的程序口還未補上,就是迴避的申請還未處理就進入實體階段,律師全體抗爭,法官無恥地將李金星律師逐出法庭,看來他們要「裸奔」到底了,不過,智慧的律師會依法抗爭到底!

對此,關注此案的中國維權律師李和平認為,此案院方能夠做出此等卑劣之舉,簡直就在胡搞。正如外界所說司法開始「裸奔」,法律已無公正可言。

李和平對大紀元記者說:「貴州司法系統如果堅持要黑白顛倒、不加掩飾繼續做下去,他們將要承受來自輿論的壓力。不過,此案後是否會有好的結果還很難預料,因為中國還具備一個特色,就是現存體制下任何事情都不知道結局。」

對於此案是對「中國法制的一次救贖行為」的說法,李和平認為,在中國司法不獨立的情況下,沒有任何公正可言。不過,此次律師團集體辯護的意義是將司法不獨立、無公正可言這個客觀事實展現在了公眾面前。

大陸媒體有關「黎慶洪案」的報導。(網路圖片)
大陸媒體有關「黎慶洪案」的報導。(網路圖片)

官方媒體噤聲 外界律師關注

據悉,在「黎慶洪案」庭審前,法院規定除官方媒體新華社、人民日報、央視記者旁聽外,不允許其他媒體進入,理由是此時正值貴州省兩會期間恐出現負面報導。不過,本案辯護律師周澤在其博客中表示,「黎慶洪案」根本不是甚麼黑社會,而是領導們權力鬥爭的犧牲品,因為一切似乎已經很清楚,這不是按照法律程序進行的操作,而是某些個別領導精心進行的人為構陷。

關注此案並被稱為「前非著名律師,現著名非律師」的李莊認為,貴州「黎慶洪案」玩的級別管轄遊戲,重慶李莊案第二季玩的地域管轄遊戲,兩遊戲如出一轍——兒戲法律。如此蔓延,任何一地、一級的公檢法,均可視14億人為囊中之物,此乃非常危險的遊戲。弄不好,玩兒法者會把自己玩進去。

廣東卓建律師事務所律師邱旭瑜說,從北海到貴陽,特權之所以蠻橫無理,且總能喧囂、連連得手,原因在於特權是有地盤的,且特權者與特權者之間是有默契的。除非個別特權者的行為對特權者群體造成了根本性的危害,一般而論特權者總允許甚至幫助特權者把惡事做完,把屁股擦乾淨,且有足夠的時間漂白、化妝、染色。

案件回放

據網絡資料顯示,黎慶洪曾經是大山裡普通的農民,經過多年的奮鬥,成為身家過億的青年企業家;他曾購下奢侈跑車,砸下巨資在家鄉引來一條汽車拉力賽賽段,並自籌資金組建了一支本土拉力車隊;他也曾經頻繁資助貧困學生和受災群眾,被老鄉們稱為「黎善人」,是貴陽市第十二屆人大代表,也是貴州省第十屆政協委員。

2008年9月10日,剛剛參加完全國汽車拉力賽漠河站首日比賽後回到貴陽的黎慶洪,被貴陽市公安局以涉嫌賭博罪刑事拘留,一同被捕的還有黎慶洪的弟弟黎猛。2009年3月3日,其父黎崇剛也因涉嫌偷稅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2009年3月25日,黎慶洪被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被貴陽市中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9年。2010年7月12日,經貴州省高院裁定,案件被發回貴陽市中院重審。

貴陽市中院對「黎慶洪案」一審判決後,全案共17名被告人均不服,上訴至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

此次「貴州打黑第一案」震動了中國法學界和律師界,並引起大眾的廣泛關注與聲援,組成了「史上最強大辯護律師團」為黎慶洪辯護。由於受到李莊案和廣西律師偽證案的鼓舞,律師們再次集體出擊。(李莊案第二季獲勝,廣西律師偽證案也折騰得當地政府一點點退守,目前還沒有最後結果。)

(責任編輯:謝東延)

評論
2012-01-11 9: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