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經濟迫害

大法弟子從流離失所到年收入百萬人民幣

大陸法輪大法弟子

法輪大法弟子有福分(攝影:戴兵 / 大紀元)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躲避中共綁架被迫流離失所

用現在網絡上通用的說法,我是典型的八零後「草根」出身:父母都是再普通不過的工人,父親在工廠老老實實的工作,結果還是沒有逃脫失業的命運;母親在工廠勤勤懇懇的工作了半輩子(一直是「勞模」),最後弄得一身病,飽受折磨。

有一天,母親在買菜回家的途中,看到了一群人煉氣功(法輪功),聽這音樂怎麼就這麼舒服呢?再聽輔導員說可以強身健體,就也想跟著煉功祛病。這看似偶然而簡單的念頭,徹底改變了家人和我的命運。從在法輪大法中受益,沐浴著法光,感受著師父的慈悲,到邪惡強加迫害後證實大法,我和母親分別在拘留所、勞教所、監獄等黑窩裡遭受過迫害(這些故事以後我也會寫出來)。

二零零四年冬天,一次我們身邊很多法輪大法弟子遭綁架後,惡人準備對我和另一名年輕同修TT進行綁架。那時,我們在師父的點化和保護下,成功走脫。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幾經輾轉,帶著驚恐而疲憊的心和冰冷顫抖的身體來到了幾百里外的東北,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

在經濟上,從向同修尋求援助,到現在年收百萬,在突破舊勢力經濟迫害,大法的無邊法力和對生命的改變就這樣看似無聲無息,卻又無處不在、無所不能的展現在我們的身上。

二、流離失所的日子

二零零四年底開始,我和TT被迫開始了流離失所的日子,沒有了生活來源,還好身上還有一點點錢。東北的冬天真是太冷了,幸好同修幫助安排了一個空房子,但是屋子裡除了牆,甚麼都沒有,只能睡在地上。為了節約資金,我們對幫忙的同修說不冷,不用交取暖費了,就這樣,幾乎每天都披著棉被躲在屋子裡。因為沒有身分證,哪也去不了,更不能找工作了(其實就算找到工作,說實話也不敢去幹)。

因為經濟上的拮据,我和TT經常因為誰花錢浪費了,誰花的多了少了而吵架。尤其是我,修不好,有時候看到他買幾元錢的東西覺得不該買,就會指責、追問……現在想想,都被經濟迫害逼得精神不正常了。就這樣無奈的承受著邪惡的迫害。

為了節省錢,我們也沒有放衣服的地方,衣服、生活日用品、做飯的鍋碗瓢盆擺得滿地都是。東北冬天外面經常零下二、三十度,如果沒有取暖設備,屋裡都是在冰點以下多少度,做飯時,滿屋子都是蒸汽,玻璃上都是冰花,牆上也長了黑霉。一年到頭也從沒買過衣服,棉衣也是找那種最便宜的買,把自己搞得灰頭土臉的。用常人朋友的話說:「你是不是就這一條褲子啊,從我認識你的時候,你好像就沒換過褲子啊。」

那時沒有破除經濟迫害的概念,認為那是自己修煉中該承受的苦難,或者是業力所造成的因素,甚至覺得是自己要過的關,而且身邊同修當時也沒有悟到要破除經濟迫害,還經常誇我們:「失去了那麼多,都是威德啊!」再加上看到資料點的同修生活條件更差,所以,有了對「現在能有口飯吃就已經滿足了」這種對迫害變相的認可,人為的滋養了邪惡,還覺得自己修得不錯呢。

雖然流離失所,但是大法弟子也不能不做證實大法、講真相的事情。我和TT白天披著棉被,戴著手套,做新年真相檯曆。後來還買了做護身符的免壓層打印材料,用熱合機開始做護身符。後來,同修給配了一台電腦,我們就開始做《轉法輪》的書皮和法像,雖然很多材料同修都能提供,但是考慮自己也是大法中的一分子,不能總讓其他同修在經濟上付出。一次我看到一個男同修,夏天在酷熱炙烤的太陽下蹬著三輪車拉人,曬得黑黑的,滿身是汗。拉好遠才賺二元錢,然後晚上把錢給同修做資料,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幕。所以平時一些做資料用的,就自己來買,資金就感覺越來越緊張了。我們開始想,怎麼才能賺點錢改變一下現狀呢?總要同修接濟也不對啊。

三、破除經濟迫害證實大法

這種不是很明確的破除經濟迫害念頭,也許就是突破的開始吧,因為我們想從這種迫害中改變了,不想要這種不該屬於大法弟子的生活了!

一次偶然的機會,一個常人朋友讓我陪他去商場買東西,說能拿到進口折扣商品。朋友把買來的商品拿到外地去賣,賺點差價。我和他去了以後,發現真的可以買到。回來,我就和TT說,我們也賣這些東西吧,但是到哪裏去找買家呢?正在我們沒有出路時,有一次,我對一個網友說,能買到折扣的進口商品,這個網友正好想做生意,就讓我幫他準備貨源了。就這樣,我親自到異地和這個朋友談合作,並讓TT發貨到異地,就這樣開始了最簡單的買賣生意。

沒想到一個月,我們就賺了五千元,當我們拿到錢的時候,都很高興,這是我們通過自己的努力,在流離失所中賺的第一筆錢啊!我們拿出四千元交給協調人做資料用,回報同修給我們的幫助。但也許是歡喜心被抓住了把柄,也許是邪惡看到了我們在破除經濟迫害使它們懼怕了,它們利用人性的弱點,讓這個朋友感覺已經自己能找到貨源了,不要再和我合作了。我們又沒有了經濟來源。

沒有做生意的經驗又沒有資金基礎的我們只能在網上找買家,發現原來網上可以開網店。當時也沒把握一定能成功,但是因為不需要甚麼店舖費用,門檻很低,又可以在家裏工作,不影響學法和做資料,畢竟也是條出路,就向常人朋友借了身分證,在網上開了店。

剛開始沒有任何動靜,都感覺有點沒希望了。終於有一天,一個客人想買我們的商品,我和TT馬上去進貨,然後包裝得裡三層外三層的給對方郵寄過去,大約一週左右,對方收到商品,給我們結款並給了我們很好的評價。後來,這個買家又多次來買東西,還介紹了很多人來買,就這樣我們的小網店正式運作了。

因為是在網上銷售,要先給對方發貨,貨到後,對方確認商品完好,才給我們錢,所以其中也經歷了很多挫折,有的人收到貨就是不承認收到了,不想給錢(尤其有的在邪黨政府裡工作的人,還利用權力造假證據);有的人收到說半路少了、壞了,要補發;還有的客人議價很厲害,常常討價還價幾個小時,說不想買了……而有的客人對我們有誤解,更是來電話張口就罵人,還盡往我喜歡爭對錯的那個心上罵,那時候我的心性也不好,常常覺得自己被常人欺負得太厲害了,有時候被氣得手腳發抖,說話發顫。經常想,算他們運氣好,今天也就是我煉功了,要不非要找到他們家去,好好收拾收拾他們。當時想的,一點也不像個修煉人的想法。

我和TT畢竟都是修煉人,冷靜下來後,可以互相勸告和監督,而且很多矛盾,都在師父的幫助下化解了。經過討論,我們決定,無論甚麼時候,都不能和客人發脾氣,就算客人錯了,我們也要用修煉人的心性對待,我們就是要走出一條「富而有德」(《精進要旨》〈富而有德〉)的修煉的路。

二零零七年前,我們的生活一直被房東左右,從城東搬到城西,從城南搬到城北,就好像一片落葉,在水中翻騰而無法自控去處。我們決定買房子,在安穩的生活狀態下更好的破除經濟迫害,並證實大法。這種想法一說出來,同修們的各種說法就壓過來了,「都甚麼時候了,還想著安逸的生活」,「修出來的那點德,都拿去換房子了,有買房子的德,還不如用來長功呢」,「以後錢都是紙了,還忙著賺甚麼錢啊,有那個時間多做點事情好不好」(沒有埋怨同修的意思,只是表述當時大家的各種狀態和我們受到的壓力)。

因為這些壓力,再看到其他同修每天在救度眾生上繁忙的付出,自己也感覺有點茫然,到底是安守現在的狀態直等到正法結束呢?還是破除這種困局,開始新的大法弟子該有的生活呢?最後,想到都被邪惡逼得這麼不安穩了,非正常的生活都已經嚴重影響做三件事--修煉、救人了,一定不能再這麼磨蹭下去了。

就這樣,在拼湊了首付款後,我倆借用常人的身分證買了房子(不建議這樣做,存在風險,我們是實在感覺到太影響正常生活了,沒有一點想置業的念頭),但是欠了十幾萬的銀行貸款。買完房子後,我們繼續努力工作,比常人中的同行付出更多,在貨源和質量上把關,在服務上不斷完善,努力讓所有與我們有緣的生命能感受到我們的好。我們想所有買我們商品的客人都是在等我們救度的有緣人,就利用客人買商品的便利條件,把客人的名單和電話、地址都整理出來,發給電話講真相小組。在平時和客人的聊天中,也不斷加入大法真相和邪黨的罪惡等訊息。可能是眾生等待得救吧,我們的生意越來越好,遠遠超過同行。

我和TT分工協作,我主要解決生活來源和破除經濟迫害,他主要負責和同修協調,做好資料……平時還負責給同修們錄入三退名單,傳到退黨網站。這裡插一句,那時候,每周傳到我們這裡來的三退名單,一袋一袋的,每張紙上面都滿滿的名字,很多上面還標注了地區,學校名稱,還有些單位名稱,有的是整個村子大家簽的,有的是小同修在學校給同學講了以後,全班簽名。全都是同修們一個人一個人去講的,上傳完,要燒很久才能將這些紙燒完。

因為網上接待客人,時間由客人說了算,經常下半夜了,還有客人,所以每天睡的很少,經常早上天沒亮,就起來包裝,白天接待客人,晚上去物流公司發貨,然後再去資料點。到資料點吃一天的第一頓飯,也就是晚飯。期間無數的干擾和矛盾,當時學法不足,經常被干擾,修煉的路上跟頭把式的走過來。

就這樣在二零零八年,我們就把銀行貸款還上了。但是邪黨開奧運會期間,物流運輸全部受干擾,因為我們是進口商品,無法順利供應給客人,最後店舖就關閉了(其實就是邪惡用各種形式進行經濟迫害,我們當時沒有智慧突破過去)。

二零零九年,我倆悟到應該繼續破除邪惡對我們的迫害,不僅在經濟上,而且在身分上應該恢復自由,不再繼續流離失所。我們就開始發正念破除邪惡對我們的迫害,但是正念不強,依賴常人,讓邪惡鑽了空子,我們欠了十多萬的債務,其實邪惡是用這種方式,再一次對我們進行經濟迫害。

重債壓身,感覺非常不好。我倆經過多次討論,結合國內的經濟情況和人們的消費心理,反思以往因為商品靠別人提供而無法掌握主動權的教訓,決定做自己的品牌。但當時沒有一點經驗,在這個行業中的人看來,以我們的條件,無論是經濟實力還是技術實力,想插足這個行業,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但是我倆就是想突破,就是想把經濟情況扭轉過來。我們用最簡單的,甚至回想起來簡直不堪回首的自己製作樣品發給客人,卻得到了客人的認可,那些客人甚至不去選擇價格便宜、技術成熟,製作華麗的成熟品牌產品,仍然要與我們合作,這些都讓我們增加了自信,其實都是師父的幫助,因為今天世間的一切財富都是該為大法所用的。同時,我們不停的學習,因為所做的行業根本不在我們過去的知識範圍內,而且是高技術性的,不偷懶耍滑,不出「快拳」,踏踏實實創品牌,就想著自己一定要有像國外大法弟子做「新唐人」,做「大紀元」的那種毅力,一定也要在自己所選擇的行業裡以商養德,依德營商。

雖然經濟上不斷突破,但是我們對利益的執著卻越來越淡了,大法的智慧和能力,是舊的修煉方式不能相比的,法從你的內心改變著你,讓生命真正的純淨無執,是師父給了我們證實大法完全能在人間名利干擾中讓生命得以真正昇華的能力。我們依然保持著簡單的生活,用著一百多元的手機,出門坐著公交車,儘量不在外面吃飯,也不買任何名牌,經常被人認為是還在讀書的學生。師父給我們開創的越來越寬鬆的環境,是讓我們用來更精進證實大法的,讓我們不至於為了生活基礎苦惱奔波而影響了做好三件事。

因為我們經濟上的好轉,再也沒有人說我們給家裏帶來負擔了,或者覺得我因為修煉大法而耽誤人生了(相信很多同修的家人和朋友都有這方面的誤解),現在越來越多的是親友的羨慕,因為常人幾乎都有對有能力的人的順從心理,所以再和家人朋友講真相,他們也很尊重的、仔細的聽進去了。當然,經濟上好轉只能破除常人表面的一點點觀念,決不能當作令常人改變的根本,講真相的根本是靠大法弟子的慈悲和智慧。這些都是師父和大法的慈悲和智慧,在我們身上的展現。

記得有一次有個年輕同修講起自己被惡警勒索錢財的經過,具體情節都已經忘了,但是同修說的一句話至今留在我的腦海中,「我賺的錢是用來救度眾生的,怎麼能給邪惡呢?!」就這一念,惡警對他沒有勒索成功。

還有一件事,我們地區一個為大法付出很多的協調人,一直過著流離失所的日子,有一次,TT和這個同修家人談話,說為甚麼她(這個大法弟子)修得這麼好,你也瞭解了大法真相,你卻還沒有走入大法中啊?她的家人說:「我很佩服你們大法弟子的勇氣,也支持你們,但是一看到你們每個人都因為修煉法輪功而東躲西藏,過著朝不保夕甚至被摘心挖肝的日子(他看過蘇家屯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真相片),我就不想和你們一樣了。」當時我們也在流離失所中,聽了這話真是很慚愧,我們給世人到底帶去了怎樣的印象?都被邪惡逼到牆角窮困潦倒了,還不反思和突破,怎麼和人家說大法的美好啊?

法輪大法弟子應是當今世上的風流人物,怎麼能任由邪黨霸佔著各種社會資源和財富去毒害世人呢?我們突破了它,不給歷史留下「大法弟子是在舊勢力的經濟迫害下走到最後的,一直沒突破出來」這樣的結果,這不是我們要展現給眾生和未來的啊!法輪大法弟子是有福分的!這是大法師父定下來的。我們的經歷證實「大法弟子是有福分的」,這是師父的洪大慈悲和法力!大法弟子完全有能力去選擇符合大法弟子身分的生活。

師父把大法的修煉形式放在常人複雜的生活形式和各種誘惑、矛盾中,是因為宇宙大法是萬古以來真正能改變生命本質的。法大,有那麼大的智慧,不同於歷史上各種靠強制脫離世俗環境而改變表面的方式。在今天複雜的環境中修煉精進,修煉人的主元神,並真正的提高,是最好的證實大法的殊勝和智慧的行為。一個生命,無論他(她)怎樣在歷史上傳統的隔絕塵世的方式中修煉(實際也只是留下修煉文化),都不如師父給我們在迷亂的人間,在複雜的矛盾形式下踏踏實實的真正去掉生命後天的糟粕,而成為新宇宙生命更能證實大法的智慧。

現在,我們每周大約忙三天,年收已到百萬,不至於再為經濟操太多心了,並時刻把握好自己,不對利益產生執著,有更多的時間來做三件事修自己、救世人了。現在我們不僅要改變自己的生活狀況,還要帶動更多在遭經濟迫害中的同修改變觀念,一起在破除經濟迫害的路上證實大法的美好,不再讓師父為弟子的溫飽操心,把大法弟子的能力和智慧展現給世人,改變世人對大法弟子落魄可憐的錯誤印象。大法弟子是讓世人欽佩的「富而有德」的人!破除經濟迫害,使用大法給大法徒們的無邊智慧和財富來救度眾生,正是大法弟子引為己任的。

(摘錄自明慧網)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0/251658.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年四十八歲的鐵道工程師史帝文(STEVE),自十五歲起染上毒癮。飽受毒癮折磨然戒毒總以失敗告終,不幸的是他的小兒子也從小染上毒癮…後來,這對吸毒父子卻是奇蹟般地戒了毒…
  • 修煉法輪功前我曾罹患股骨頭壞死和乳腺癌,修煉法輪功後重病不治而癒。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仍然堅持修煉,村長在大喇叭裏誣蔑我,鄰居堵門口罵我,他們還監視我,向派出所誣陷我、抓我,面對這惡劣的環境,我知道我要嚴格要求自己,處處按照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無論誰對我甚麼態度,我絕對不能發火急躁,總是樂呵呵的去面對,同時把法輪功的美好帶給周圍的人,讓他們也通過修煉法輪功受益。以下是幾個小故事:一、半身不遂的老人站起來了;二、準備料理後事的老太太活轉了;三、拄了八年的雙拐扔掉了。
  • 一個被評斷患有自閉症並會攻擊他人的孩子,行為失常猶如一顆不定時炸彈,令全校老師頭痛、同學閃躲。這樣一個孩子,轉變為能自我要求、為別人著想,幾乎讓人忘了還曾有個讓人傷腦筋的孩子的存在。這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緣由於何?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是誰解除了那顆不定時炸彈?是甚麼方法讓一個特殊的孩子回歸為正常?
  • 這是大陸一位銀行信貸科長被淤泥所染而又超脫出來的真實故事。…妻子常常為了一點小事就跟他發火,甚至動手打他。起初他也忍不住,總想還手,漸漸的能夠按照李洪志師父說的:「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煮稀飯或下麵條送到醫院,親自餵到岳母嘴裏。…餵完飯和藥,他又打來熱水替岳母擦背、洗腳,攙扶岳母上廁所。這是連她自己親生女兒都不願做的事情,而一個煉法輪功的女婿卻自覺地做到了。…
  • 修煉後在我身上明顯的感到兩個方面的變化,一個是餐館經營的變化,再一個是身體上的變化。…我突然看到天空中飄來無數的法輪,全都是無色的,我停下腳步,激動的看著他們朝我飄來,越來越近,慢慢的他們全都飄到我的身前,我看著他們在我的身前不停的飄來飄去,突然從裏面飄出一個有拳頭這麼大的一個法輪直接飄進我的身體,我看著他慢慢的進入我的小腹。
  • 大法給了我智慧,給了我行醫的真正本領,這不是靠我醫術解決的問題,而是靠大法法力幫助我救人。常人得病都是有因由的,有些病,用醫術是無法治好的;有些病,即使能治好,也會給病人帶來很多痛苦。我深深體會到,師父讓我得到大法,就是要我在自身的環境中救人。行醫本是救人,但治表不治根;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
  • (shown)在殘酷的迫害中,我走過了常人無法承受的歲月,正信正念中時時都顯神跡。常人是絕對承受不了連續長達半個多月日夜不睡覺的摧殘,在折磨中我看來還白裏透紅…神看護的人是不同於常人的,正信正念中神跡隨時顯現。
  • 線上遊戲公司「娛樂玩子」董事長兼總經理陳可仁,是一位九年前來到台灣創業有成的韓國人。小時候曾經因為沒錢讀書而出去打工賺錢,長大後,在創業的過程中,歷經一九九七年韓國金融風暴而失業、初次創業公司倒閉負債沉重,他抱著破釜沉舟的膽識與精準的研判,努力東山再起,好不容易展現曙光之際,卻不料被股東背信坑騙鉅款,公司面臨嚴重的財務危機,陷入風雨飄搖的險境。幸好當時修煉法輪功已有五個月的陳可仁,秉持著「真、善、忍」的法理處事待人,公司很快度過難關,自此發展蒸蒸日上,年度業績總在新台幣一億三千萬至一億五千萬之間。
  • 線上遊戲公司「娛樂玩子」董事長兼總經理陳可仁,是一位九年前到台灣創業成功的韓國人。小時候曾經因為沒錢讀書而出去打工賺錢,長大後,經歷一九九七年韓國金融風暴而失業、初次創業公司倒閉負債沉重,努力東山再起卻被騙遭遇財務危機、事業幾次碰到瓶頸。幸好修煉法輪功,有「真、善、忍」法理的指導待人處事,安然度過難關,終至否極泰來。(續上篇:《從重創挫折到創業成功(上)》)
  • (shown)現年四十四歲,只有國中學歷的張超智,從十七歲開始擺攤做生意,由於修煉李洪志先生洪傳的法輪功待人處事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到現在已是一間大店面的蔬果行老闆。因為秉持「真、善、忍」理念做生意,顧客安心,情況好到需要僱用七名員工幫忙照顧生意。張超智的疲累人生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轉機為身心安態、輕鬆自在,他說:「我實在沒有想到,修煉法輪功對身心竟然會有那麼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