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貴州第一「涉黑」案 引出政治黑幕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淨報導)被稱為貴州第一「涉黑」案的「黎慶洪案」在庭審進行至第5天,已有十幾位律師遭到審判長訓誡、四位律師被驅趕出法庭,其中辯護律師遲夙生在被驅趕過程中,當庭昏厥,被擔架抬出法庭急救。面對當局的強勢律師們展示出了頑強的韌性和職業風采,同時「黎慶洪案」背後的政治黑幕也逐漸浮出水面。

庭審5日 剛柔並濟展現律師風采

貴陽「黎慶洪案」每天都高潮迭起、動人心弦。1月13日庭審,與此前相比辯護人有了較多靈活性,審判長剛制止律師發問,律師會馬上道歉,然後換個方式繼續。

法庭上律師繼續向第一被告人黎慶洪問詢,同時發問的深度明顯提高,黎慶洪在案情陳述中也將不為人所知的黑幕從側面揭露出來。其中他講述了一個很隱秘的刑訊手段——「隔山打牛」,就是把書面放置在胸前,然後用錘子猛擊,被打者五臟劇烈疼痛難忍,直至屈服逼迫其在早已做好的筆錄上簽字。

庭審過後,本案被告人劉語的辯護人段萬金律師在其博客中對今天楊金柱律師的辯護大加讚賞。他說:「周澤發問後楊金柱律師開始發問,下午,楊氏刀法首次貴陽法庭出鞘!大俠發問,審判長屢次打斷,大俠怒,起發言,聲如洪鐘,會場雅雀無聲,畢,審判長柔聲要求繼續發問,此後一個多小時發問,不曾被打斷,庭後,眾人皆讚:楊氏刀法終於第一次在貴陽法庭出鞘!」

黃瑤專案組被指異地「熬鷹」審問

法庭上,第一被告人、前貴州省政協委員黎慶洪陳述了遭黃瑤專案組連續審問15天的情形,再度談及警方試圖從他口中得到前貴州省政協主席黃瑤的受賄證據。

據中國媒體報導,庭審中,被告黎慶洪詳細陳述了他被黃瑤專案組(原貴州省委副書記、省政協主席黃瑤受賄案專案組)異地審問的情形。

黎慶洪稱,2010年10月左右,他從貴州的看守所被提出,「戴上黑頭套」,被押至雲南昆明某賓館,接受黃瑤專案組的審問。黎慶洪回憶,最長的一次審問持續了15天。審訊第10天,他開始吃不下飯,約15天後,他昏死過去,醒來後發現躺在醫院裡。

在前日的審判中,黎慶洪也提及被捕後,貴州警方對他最初被懷疑的涉嫌犯賭博罪問題不感興趣,反而多次審問其與黃瑤的關係,以及是否有向黃行賄等情節。而其時,正值黃瑤被「雙規」一年以前。

這也意味著,如果黎慶洪所述屬實,則可確定貴州方面至少在黃瑤落馬前一年已對其展開秘密調查,而黎慶洪則很可能被貴州方面視作查處黃瑤問題的突破口。

對此分析人士認為,臨近中共「十八大」,又正值貴州兩會之際,此時官場權斗日趨激烈,為爭奪各自利益不擇手段。「黎慶洪案」只是貴州高層權斗的一個棋子而已。

政治黑幕 「黎慶洪案」權斗犧牲品

《財經》雜誌記者楊海鵬在其新浪微博中分析說,「黎慶洪案」是由於「黃瑤案」引發的,黎黃是貴陽附近開陽同鄉,有一定交往,但無證據說黎行賄黃並得到黃的甚麼特別關照。整黃的是貴陽的領導,他們是對手,而黃的專案組,即在他的指揮之下。現在,以反腐敗為名的官場鬥爭,必然以紀委和公檢法為作手,作手也要酬庸,就順便瓜蔓抄。

楊海鵬說,黃敏在擔任執行法官時,被當事人舉報至小河檢察院。那是2009年。此年,她居然成為全省100個辦案能手。如黃敏不把律師們都驅逐盡,恐怕檢察院馬上找舉報信找她麻煩。這就是中國刑事司法的潛規則。

知名維權律師李和平認為,黎慶洪案所有的黑社會成員是貴陽市公安局長抓的,負責公訴和審判的檢察院、法院的事實頂頭上司是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兼政法委書記,兼市委常委。

李和平曾告訴大紀元說:「貴州司法系統如果堅持要黑白顛倒、不加掩飾繼續做下去,他們將要承受來自輿論的壓力。」

中國律師吹響揭露黑案真相的集結號

關注此案的近代史學者章立凡表示,當公眾對司法公正絕望,則叢林法則將應運而生。女法官黃敏及其後台,其實是體制的掘墓人。司法公正是防止官逼民反的最後防線,超越這條底線,一切皆有可能。

作為該案第一被告人黎慶洪的第二辯護人楊金柱律師,經認真研究案卷和四天庭審,現在將自己對該案的判斷昭告天下。他認為,貴陽黎慶洪涉黑一案是一個完全喪失程序正義、並且在實體上完全不構成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冤案!

楊金柱在其博客中說:「早就說過,在司法大倒退的當今中國,遍地冤案,沒有最冤只有更冤!在公權力完全失去制衡的當今中國,擁有十八般武器的公權力再加上卑鄙無恥,天下無敵!面對卑鄙無恥的公權力,中國律師應該吹響揭露貴陽黎慶洪涉黑案真相的集結號!」

(責任編輯:謝東延)

評論
2012-01-14 2: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