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學人看臺灣的幾位民國人物

士人凜風骨 顏色映古道:吳大猷 徐亨 潘振球
還學文
  人氣: 114
【字號】    
   標籤: tags: ,

對於人民和社會,民生主義比共產主義好,中華民國比共產黨中國好,中華民國是中國大陸民主化的希望。這是我20年前生起的希望。20多年過去,在對民國逐漸有了更多的瞭解之後,我更加堅信,大陸民主化繞不過中華民國——它的憲法、它的施政,它百年以來的社會政治實踐。

故中研院院長吳大猷先生 知識分子的精神與風骨典型

先生是學物理的,見中國物理學之父吳大猷先生,他夢寐以求。訪臺最令人興奮難忘的是有幸見到中研院院長吳大猷先生,聽他講話、與他交談,得他贈書。關於大陸,我至今清楚地記得,他只講了一句話,語氣平緩、沉重:「社會沒有戰亂、幾十年太平,國家弄成這個樣子,說不過去。」由此,我才開始破出「軍閥混戰」、「八年抗戰蔣介石躲在峨眉山」,「內戰蜂起,民不聊生」那些一直被灌輸的窠臼,尋找四九年前民國的實況。瞭解到共產黨一進城便拆掉了北京古老的城牆,才知道南京梧桐遮蔽的林蔭道乃賴30年代民國的城市規劃之功。當瞭解到抗戰期間坐落雲南鄉間西南聯大的教學科研不落世界前沿之後,回首「文革」驟起,政府號令大中小學停課,斷送成千上萬青少年的學業,親身體會到吳大猷先生這句話的分量。

從國外的教學科研退下來,吳大猷先生隻身來到臺灣,作國科會主任、任中研院院長,為推動臺灣的科學研究教育事業奉獻晚年。他還不知疲倦地針砭時弊、直言不諱地批評政府政策,為天下興亡盡知識分子匹夫之責。這些時論結集六卷出版,第一集題名《博士方塊》。在他身上,我們見到了一代民國知識分子的精神與風骨。

前國際奧委會委員徐亨 為國為他奔走 在國際奧委會爭得一席之地

不僅是在知識分子身上。訪臺期間,在接待我們的團結自強協會,結識了不少曾在政府做事的前輩人物。其中有國際奧委會委員徐亨先生,先生是足球迷,久仰當年的足球門將徐亨先生的鼎鼎大名。徐亨先生是民國的同齡人,那時已年界八秩,身材魁偉、步履健朗。和我先生兩人見面談起足球和體育,欲罷不能。在臺北的期間,我們就住在徐亨先生的富都酒店。晚餐之後,他跟我們娓娓道來如何以民間的身分,個人的關係,奔走於國際體育界,以「中華臺北」的名義為臺灣在國際奧委會爭得一席之地。大陸華東水災之後,作為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主席,他親自送救災物資到大陸。


前國際奧委會委員徐亨。(中央社)

故臺灣省教育廳長潘振球先生 擘舉教育大業 「九年國教」一年間上路

還有一位潘振球先生,曾任臺灣省教育廳長八年。任職期間,國民政府1967年宣佈實行九年國民教育,1968年實施,籌備時間只有一年。從六年義務教育改為九年,一下子就要增設140多所國中,從資金籌劃到城市規劃的因應與用地的劃撥,從師資的準備到校長的遴選培訓,還要避免地方派系介入教育……,千頭萬緒。潘振球先生領導廳內外同仁全臺奔波,夜以繼日,1968年9月9日全國國民中學聯合舉行開學典禮,「九年國教」如期施行。我們到臺灣的時候,已是「九年國教」實施20年之後。

 

兩岸之比

1968年,毛澤東不讓城市青少年上學,把他們趕到農村「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我在山西晉北農村落戶六年,做過民辦教師,也在縣城中學教過書。兩相對照,僅是臺灣城鄉一般中小學的設施——我們沒有被安排去參觀名校「北一女」和「建中」——僅是學校操場的塑膠跑道,已使我感慨萬分。

潘振球先生2010年以93歲高齡辭世,友人以「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追憶,其實這可以用來表達我對在臺所見這些前輩的感受。當我們談到大陸的貧困、談到我們這些「插隊知青」的遭遇、談到「六四」被彈壓的學生,談到大陸的民主化,這些前輩聞之動容,深責自己對國家人民未盡到責任,這是我怎麼也沒有想到的。國民政府裡做官的遠不是像共產黨宣傳的那樣都是尸位素餐、不聞民間疾苦的官僚。

事實勝於雄辯,百聞不如一見。顯然,對於人民和社會,民生主義比共產主義好,中華民國比共產黨中國好,中華民國是中國大陸民主化的希望。這是我20年前生起的希望。

應該有更多的大陸人有機會看到民國,瞭解民國。我們當即和安排參觀訪問的三民主義大同盟商量擴大開放大陸學生訪臺。

於是在我們訪臺的次年——1990年,有了留德大陸學生臺灣的土地改革和農村經濟發展研習營,1991年留德大陸學生臺灣九年國民教育研習營,這一年還同時開啟了第一屆「臺灣之旅研習營」,邀請大陸海外留學生暑期訪臺,又開一扇兩岸中國學生學者交流的大門,這也是我們訪臺期間與「中國青年團結會」商量策劃的,到2010年「臺灣之旅」已經辦到第18屆。

20多年過去,在對民國逐漸有了更多的瞭解之後,我更加堅信,大陸民主化繞不過中華民國——它的憲法、它的施政,它百年以來的社會政治實踐。

(轉載自《新紀元》258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記者唐文綜合報導)目前微博在中國大陸發展迅猛,已自發成為一種重要社會監督力量。但微博的始祖、美國的Twitter(推特)在大陸仍被中共禁用。1月12日,正在中國參加演講活動的推特微博創始人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在推特上向艾未未發出問候,並與艾未未進行了互動;對在中國不能登陸推特表示失望。
  • 近日,德國之聲中文網援引德國漢學家司馬濤的專題報告,指出知識份子在一個國家的公共輿論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他們的獨立精神和批判意識伴隨並推動著社會的發展;但中國的知識份子,在中共的打壓或拉攏下,生活在危險中,活動空間很有限;而年輕的網絡一代將對中國社會的發展產生關鍵影響。
  • 百年,長,也不長。於個人,是一生平安,或兩世聚散;於群體,是榮辱起落,或流亡變遷;於國家,是衰竭消隱,或興盛重建;於民族,是福祉和平,或苦難離亂;於文字記載,是客觀詳盡的記錄,是趨炎附勢的編排,抑或是在死亡威脅下的捏造杜撰。而時間,冷靜旁觀。歷史本身自有言說的一天。百年,於歷史長河,浩淼一瞬間。
  • 哈維爾提供了一種範例:一個沒有從政閱歷的知識分子可以把良心和道德帶入政治之中。中國的現實遠比當年的捷克複雜艱難,我們有深厚肥沃的專制土壤,我們需要尋求一條從良心出發、告別恐懼的新路。
  • (大紀元記者文華綜合報導)1月4日,2011新浪微博之夜在北京舉行,擁有大陸最多「聽眾」、「粉絲」數目的女演員姚晨獲得「一呼百應」獎,再次當選「微博女王」。在接受《南方週末》採訪時,熱心公共事務的她表示,要用自己的影響力「傳播正能量」。
  • 金二死了,又趕上老毛誕辰,金粉的本質是毛粉,還真有些歡呼和眼淚。據我觀察,毛粉分為兩大類,一類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的,這就是騙子,不必多說。另一類倒是真誠之人,但是沒拐過彎兒。今天就給他們講講。不滿意貪官就轉而崇拜毛為甚麼就是二百五?昨天的毛為甚麼就是今天的貪官的祖師爺?
  • 圖片來源: 美國之音 中國著名經濟學家茅於軾 海外新聞網站博訊推出了2011年的“百大公共知識份子”,中國的毛派烏有之鄉網站也推出了2011年的“十大漢奸”評選活動。 (20111231-uncutnews-wuyou-136478543l)
  • 「將軍白髮征夫淚,」我第一次見到王老的時候,在我腦海中迴盪的,是這一句古詞。那是1996年冬天,在寒風凜冽的紐約中領館前,王老和羊子大姐,參加百日囚車活動,抗議中共獨裁。
  • 12月26日是中共前黨魁國毛澤東的冥誕,官方未有正式活動,但民間有民眾借紀念毛澤東表達對當局的不滿。山東煙台一千多名軍轉幹部在文化廣場集合,要求當局落實軍轉幹部政策。北京有一千多位訪民計劃到毛澤東紀念堂,但在北京南站遭警方攔截。其中來自成都的二十多位訪民在天安門廣場附近被公安帶走。德媒指,對於中國人來說,毛澤東是中國的大災星,但至今毛澤東的「幽靈」依然在中國遊蕩。
  • 一位中國所稱八十後(1980年代出生的)、來自北京的網頁設計師──Liu Xliao,也是一位業餘的旅遊玩家。在台灣的12天旅程中,Liu Xliao信手寫下圖文並茂的遊記。出乎意料之外,網友反響熱烈,單天網頁瀏覽量曾暴衝到239萬。Liu Xliao一夕暴紅!以至於他計畫把遊記整理成書,預定5、6月在台灣發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