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間一個讀書人:章太炎 黃侃 熊十力

三位參加辛亥革命的國學家(二)

--《蘇報》《大江報》兩報風雲 武昌起義的導火線
行 易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這一年,熊十力參加了孫中山先生領導的同盟會。1906 年,清廷要在河南舉行南北各軍的軍事演習。熊十力等人乘機聯絡新軍、會黨,從事反清宣傳,準備回應湖南的起義。據同為日知會成員的曹亞伯所述:「是年(1906)清廷命南北軍會操於河南, 熊十力欲乘機舉事。」(曹亞伯著《武昌革命真史》第136 頁,上海書店出版社)熊十力在陸軍特別小學校內宣講革命道理, 此事為清廷官吏所知, 鄂軍總兵張彪藉機懸賞追捕,熊在友人的掩護下出逃。(另參郭齊勇《天地間一個讀書人:熊十力傳》第一章,上海文藝出版社。以下簡稱郭著《熊十力傳》)

兩報風雲

1902 年春,章太炎從日本回到上海,與蔡元培發起、組織中國教育會,以改革教育宣傳革命,支持學潮。又組織愛國學社,蔡元培主理其事,章在其中擔任教員。學社同仁共同主辦張園演講會,宣傳革命。而《蘇報》成為愛國學社事實上的言論機關,教員們常常在其上發表文章,作革命的輿論宣傳。一年之後發生了震動海內外的《蘇報》案。

《蘇報》案與《革命軍》一書的發行大有關係。《蘇報》報址位於租界中,清廷不得不以原告的身分來起訴,藉口就是該報發表了一系列介紹《革命軍》的文章,及章太炎的一篇《康有為與覺羅君之關係》,欲置章太炎、鄒容於死地。章的這篇文章其實是《駁康有為論革命書》的一部分,《蘇報》從原文摘錄、改題發表。( 參穎水《章太炎與「 蘇報案」》,載於《中華人物誌》一書,中華書局)《革命軍》以通俗的文字宣講反專制革命的道理。此書一出,立即風行海內外,給予革命志士和民眾以極大的激勵和鼓舞,對正在來臨的革命總爆發,也是一個極好的動員。以後幾年,《革命軍》在各地革命黨人和新軍中廣為流行。前後印刷二十多次,發行百萬冊以上,(參陳錚《鄒容和<革命軍>》,同上書)為辛亥革命時期深受歡迎、影響頗大的革命讀物。

章太炎被判監禁三年、鄒容監禁二年,但鄒容卻死於監獄中,時年二十歲。獄中不僅伙食極差,每餐只是一碗麥麩粥、三粒豆,還要頻受獄卒的虐待。鄒容之死引起輿論譁然,監獄當局不得不改善牢中待遇。《蘇報》案以清末最大的文字獄震驚海內外,引起廣泛的關注,反而使反清、反專制的思想更快、更猛地傳播,為革命的大爆發作了準備。

章太炎於1906 年6 月29 日出獄,孫中山派人將章接到東京,是年加入同盟會。不久,同盟會聘請他主持《民報》,擔任總編輯和發行人。章後來因《民報》款項上的誤解,與孫中山先生起了一些爭執。離開《民報》主編之職後,章繼續在東京講授國學,主要講《說文解字注》、《爾雅義疏》等「小學」內容,前後弟子有黃侃、錢玄同、龔寶銓、魯迅等多人,達到廢寢忘食的程度。

1911 年7 月,黃侃途經漢口,《大江報》主筆詹大悲為黃侃設宴洗塵,席間大家談論時事、縱橫捭闔,黃撰文一篇〈大亂者,救中國之妙藥也〉,在《大江報》上發表,其文寫道:「中國情勢,事事皆現死機,處處皆成死境;膏肓之疾,已不可為。然猶上下醉夢,不知死期之將至。長日如年,昏沉虛度,軟癰一朵,人人病夫。此時非有極大之震動,極烈之改革,喚醒四萬萬人之沉夢。亡國奴之官銜,行見人人歡然自戴而不自知耳。和平改革,既為事理所必無,次之則無規則之大亂,予人民以深創劇痛,使至於絕地,而頓易其亡國之觀念,是亦無可奈何之希望。故大亂者,實今日救中國質妙藥也。嗚呼!愛國之志士乎!救中國之健兒乎!和平已無望矣。國危如是,男兒死耳!好自為之,勿令黃祖呼佞而已。」此文一出,立即震動武漢三鎮,振奮了革命志士的鬥志。清廷則大為恐慌,湖廣總督瑞澂下令封閉報館,1911 年8 月8 日晚,大批巡警包圍《大江報》社,逮捕了主筆詹大悲、副主筆何海鳴,並即刻查封報社。兩人後來各判一年徒刑。《大江報》實際上是文學社的機關報,詹大悲、何海鳴均為文學社重要成員。《大江報》被清廷查封,激起了民憤,尤其引起了許多新軍官兵的憤恨,一些新軍官兵原本就與《大江報》多有往來,這更引起了清廷的恐慌。湖廣總督瑞澂下令嚴密監視新軍,此事愈演愈烈,以至於對新軍下戒嚴令,限制官兵的日常出入,城內外憲兵、密探、巡警密佈。這時候,武昌、漢口的形勢異常緊張。(參陸敬《黃季剛先生革命事跡紀略》,載於《量守廬學記》,三聯書店出版社)《大江報》事件是武昌起義的導火線之一,另外還有一個更直接的導火線,即「名冊事件」(見下文)。

2011 年10 月8 日,孫武製造炸彈時不慎引爆,起義總機關暴露,清廷搜查出新軍革命黨人名冊一本。10 月10 日晨,劉複基、彭楚藩、楊洪勝三人就義,官府還在馬不停蹄地追捕革命黨人,腥風血雨的形勢,使得人人自危。這時,有人向瑞澂獻計,說那份名單應該如何處理:當年香帥(張之洞)每搜查到這樣的名冊,總是當眾燒燬,以安人心,希望瑞澂如法炮製。瑞澂覺得這個辦法好,回答:「我也當眾燒掉,但要抄錄一份保存。」這句話立即傳開,無異於火上澆油,成為武昌起義迅速爆發的導火索。關於張之洞的傳聞,在另一件事情裡可得到若干證明。當年鄂軍總兵張彪欲逮捕熊十力,請總督張之洞下通緝令,並附呈熊十力以前在陸軍特別學堂所作罵張的短文。張卻回答說:「小孩子胡鬧,何必多事?」(見郭著《熊十力傳》第一章)可見這是張之洞一貫的做法。@
( 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未完待續)

--轉載自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黃埔英才革命猛將張靈甫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及最後其第七十四軍是怎樣被中共特務劉斐斷送的呢?
  • 《神曲》更重要的精神價值,在於為俗世的芸芸眾生指出生命的最終目的,和一條淨化之路。詩中但丁以第一人稱敘述在西元1300年春天幻遊三界的神奇經歷,他融合了古代傳說、歷史、神學、詩歌中所暗示的關於來世的一切,構成了這部空前的著作。
  • 「艱難革命成孤憤 揮劍長空淚縱橫」,1949年12月10日,蔣介石含淚揮毫寫下這句詩後,搭機離開成都,飛往台灣,永遠離開了他為之奮鬥幾十年的大陸中國。這是他一生中最悲哀的時刻。
  • 馬德里國際機場超乎想像的巨大而簇新;由一排排斜拉柱撐開的長長迴廊,給人縱深的空間感;淡黃色基調,配上無數藝術燈光,使機場及其附屬建築群,顯得格外明亮而高雅。這是歐洲四大機場之一,抵達處與出關處需經由輕軌列車連接。
  • 慶祝辛亥百年,美臺聯手舉辦難得一見的珍貴史料展,揭開了孫中山革命歷程與美國的淵源與祕辛。《孫中山與美國特展》資料與照片,來源自美國國務院、美國國家檔案局、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中心及荷馬李(Homer Lea,1876~1912)家屬等,為臺灣難得一見之歷史文件。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國家理念,開展了孫先生民族、民權、民生的三民主義思想圭臬,進而催生了亞州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 一百年前,那些掌握著中國權力資源、經濟資源,支配著中國國家命脈的人,如慶親王奕劻、鎮國公載澤、協理大臣那銅等人整天忙於一件事,就是趕生日。這些有權有勢的人不是到別人家送禮吃飯,就是自己家請客吃飯,為甚麼要請客吃飯?因為幾乎每一天都有這樣的壽辰,有權的人一般都有很多老婆,生了很多孩子,有那麼多的孩子和那麼多老婆,那麼多的姻親裙帶關係,生日還斷的了嗎?幾乎天天都有無數的生日,北京城每天成千上萬的生日,大家每天都在趕生日。
  • 孫大維先生目前旅居美國,1973、1974兩年服務於憲兵隊,被挑選為「鐵衛隊」做為總統府正門侍衛。他表示:「能夠待在蔣公(早期台灣人對蔣介石的尊稱)身邊是一種榮耀。」談到兩位蔣前總統,孫先生有很多感觸,尤其因為經常接觸到經國先生,對他更是充滿景仰。他說,經國先生真的是為國為民非常的辛苦。孫大維認為台灣的民主就是他們給中國人留下來最好的禮物。因為西方人和中國人畢竟不同種族,而台灣與中國同文同種,既然在這片土地上,民主能生根發芽,那對岸又豈會沒有空間。
  • 米開朗基羅是神的寵兒,他就是為讚美神、儆醒人,恢復人類的正統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間來的。
  • 米開朗基羅是神的寵兒,他就是為讚美神、儆醒人,恢復人類的正統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間來的。一天清晨,米開朗基羅獨自攀登上羅馬郊外的一座山的峰巔,頓感心曠神怡、思如泉湧。他回想起聖經《創世紀》,上帝創造天地,「上帝是創造宇宙的最偉大的藝術家」米開朗基羅頓時茅塞頓開:西斯廷教堂穹頂那個位置就是為榮耀神而準備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