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間一個讀書人:章太炎 黃侃 熊十力

三位參加辛亥革命的國學家(二)

--《蘇報》《大江報》兩報風雲 武昌起義的導火線
行 易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這一年,熊十力參加了孫中山先生領導的同盟會。1906 年,清廷要在河南舉行南北各軍的軍事演習。熊十力等人乘機聯絡新軍、會黨,從事反清宣傳,準備回應湖南的起義。據同為日知會成員的曹亞伯所述:「是年(1906)清廷命南北軍會操於河南, 熊十力欲乘機舉事。」(曹亞伯著《武昌革命真史》第136 頁,上海書店出版社)熊十力在陸軍特別小學校內宣講革命道理, 此事為清廷官吏所知, 鄂軍總兵張彪藉機懸賞追捕,熊在友人的掩護下出逃。(另參郭齊勇《天地間一個讀書人:熊十力傳》第一章,上海文藝出版社。以下簡稱郭著《熊十力傳》)

兩報風雲

1902 年春,章太炎從日本回到上海,與蔡元培發起、組織中國教育會,以改革教育宣傳革命,支持學潮。又組織愛國學社,蔡元培主理其事,章在其中擔任教員。學社同仁共同主辦張園演講會,宣傳革命。而《蘇報》成為愛國學社事實上的言論機關,教員們常常在其上發表文章,作革命的輿論宣傳。一年之後發生了震動海內外的《蘇報》案。

《蘇報》案與《革命軍》一書的發行大有關係。《蘇報》報址位於租界中,清廷不得不以原告的身分來起訴,藉口就是該報發表了一系列介紹《革命軍》的文章,及章太炎的一篇《康有為與覺羅君之關係》,欲置章太炎、鄒容於死地。章的這篇文章其實是《駁康有為論革命書》的一部分,《蘇報》從原文摘錄、改題發表。( 參穎水《章太炎與「 蘇報案」》,載於《中華人物誌》一書,中華書局)《革命軍》以通俗的文字宣講反專制革命的道理。此書一出,立即風行海內外,給予革命志士和民眾以極大的激勵和鼓舞,對正在來臨的革命總爆發,也是一個極好的動員。以後幾年,《革命軍》在各地革命黨人和新軍中廣為流行。前後印刷二十多次,發行百萬冊以上,(參陳錚《鄒容和<革命軍>》,同上書)為辛亥革命時期深受歡迎、影響頗大的革命讀物。

章太炎被判監禁三年、鄒容監禁二年,但鄒容卻死於監獄中,時年二十歲。獄中不僅伙食極差,每餐只是一碗麥麩粥、三粒豆,還要頻受獄卒的虐待。鄒容之死引起輿論譁然,監獄當局不得不改善牢中待遇。《蘇報》案以清末最大的文字獄震驚海內外,引起廣泛的關注,反而使反清、反專制的思想更快、更猛地傳播,為革命的大爆發作了準備。

章太炎於1906 年6 月29 日出獄,孫中山派人將章接到東京,是年加入同盟會。不久,同盟會聘請他主持《民報》,擔任總編輯和發行人。章後來因《民報》款項上的誤解,與孫中山先生起了一些爭執。離開《民報》主編之職後,章繼續在東京講授國學,主要講《說文解字注》、《爾雅義疏》等「小學」內容,前後弟子有黃侃、錢玄同、龔寶銓、魯迅等多人,達到廢寢忘食的程度。

1911 年7 月,黃侃途經漢口,《大江報》主筆詹大悲為黃侃設宴洗塵,席間大家談論時事、縱橫捭闔,黃撰文一篇〈大亂者,救中國之妙藥也〉,在《大江報》上發表,其文寫道:「中國情勢,事事皆現死機,處處皆成死境;膏肓之疾,已不可為。然猶上下醉夢,不知死期之將至。長日如年,昏沉虛度,軟癰一朵,人人病夫。此時非有極大之震動,極烈之改革,喚醒四萬萬人之沉夢。亡國奴之官銜,行見人人歡然自戴而不自知耳。和平改革,既為事理所必無,次之則無規則之大亂,予人民以深創劇痛,使至於絕地,而頓易其亡國之觀念,是亦無可奈何之希望。故大亂者,實今日救中國質妙藥也。嗚呼!愛國之志士乎!救中國之健兒乎!和平已無望矣。國危如是,男兒死耳!好自為之,勿令黃祖呼佞而已。」此文一出,立即震動武漢三鎮,振奮了革命志士的鬥志。清廷則大為恐慌,湖廣總督瑞澂下令封閉報館,1911 年8 月8 日晚,大批巡警包圍《大江報》社,逮捕了主筆詹大悲、副主筆何海鳴,並即刻查封報社。兩人後來各判一年徒刑。《大江報》實際上是文學社的機關報,詹大悲、何海鳴均為文學社重要成員。《大江報》被清廷查封,激起了民憤,尤其引起了許多新軍官兵的憤恨,一些新軍官兵原本就與《大江報》多有往來,這更引起了清廷的恐慌。湖廣總督瑞澂下令嚴密監視新軍,此事愈演愈烈,以至於對新軍下戒嚴令,限制官兵的日常出入,城內外憲兵、密探、巡警密佈。這時候,武昌、漢口的形勢異常緊張。(參陸敬《黃季剛先生革命事跡紀略》,載於《量守廬學記》,三聯書店出版社)《大江報》事件是武昌起義的導火線之一,另外還有一個更直接的導火線,即「名冊事件」(見下文)。

2011 年10 月8 日,孫武製造炸彈時不慎引爆,起義總機關暴露,清廷搜查出新軍革命黨人名冊一本。10 月10 日晨,劉複基、彭楚藩、楊洪勝三人就義,官府還在馬不停蹄地追捕革命黨人,腥風血雨的形勢,使得人人自危。這時,有人向瑞澂獻計,說那份名單應該如何處理:當年香帥(張之洞)每搜查到這樣的名冊,總是當眾燒燬,以安人心,希望瑞澂如法炮製。瑞澂覺得這個辦法好,回答:「我也當眾燒掉,但要抄錄一份保存。」這句話立即傳開,無異於火上澆油,成為武昌起義迅速爆發的導火索。關於張之洞的傳聞,在另一件事情裡可得到若干證明。當年鄂軍總兵張彪欲逮捕熊十力,請總督張之洞下通緝令,並附呈熊十力以前在陸軍特別學堂所作罵張的短文。張卻回答說:「小孩子胡鬧,何必多事?」(見郭著《熊十力傳》第一章)可見這是張之洞一貫的做法。@
( 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未完待續)

--轉載自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波瀾壯闊的辛亥革命翻開了中國現代史新的一頁,又富於傳統精神,這是一場中國人的民主憲政運動,鋪天蓋地而來,具有恢弘、廣闊的氣度。這場革命運動有社會各階層民眾的廣泛參加,當然少不了傳統中國社會的支柱:士君子。章太炎、黃侃、熊十力等三位著名的國學家,可說是憂國憂民君子典型,三人又都曾經親身參加辛亥革命,堪稱為革命家。
  • 共產黨至今堅持一黨專政、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堅持階級鬥爭,不鬆口也不鬆手。 跟共產黨協商憲政,無非自欺欺人。迄今為止的中國當代史表明,共產黨體制不可能自身改革,只能以外部革命取代。
  • 韓寒三文掀起的巨浪還未過去,正由國內網絡波及到海外媒體。我因為寫了一篇《民主政治離中國有多遠——兼評韓寒「談革命」、「說民主」與「要自由」》而受到波及。但這批評聲音不是來自國內網友,而是少數能在海外發言的「紙上暢想暴力革命派」。
  • (shown)以和平形式帶領捷克掙脫共產主義桎梏的自由鬥士——哈維爾離世,成為舉世焦點。充滿人文哲思,獨鍾戲劇文學,反諷時政、無心權力的文人,卻被時代賦予了政治權力並影響全球,哈維爾的傳奇一生如同他筆下的荒誕劇一樣驚奇連連。
  • 在沒有思想自由的地方,任何能得以傳播的思想火花,都可能刺激大眾反叛的神經,引發共鳴的效應。在互聯網發達的今天,任何偶發或奇特的事件都可能使人一夜之間成為全國,甚至全球名人。
  • 在中共幾十年的愚民宣傳教育中,特別是在毛澤東時代,有一個被中共不厭其煩反覆渲染的概念——萬惡的舊社會,在那個信息封閉的時代裡,百姓置身於一言堂的環境裡,每天被動地接受這種一面倒的宣傳。
  • 中共「18大」將在2012年10月決定政治局常委新班底,纏鬥20多年的江胡派系政治權鬥日益尖銳。但各種跡象表明,在中共最高權力爭奪的20多年之後,中共統治也步入了紅朝末朝亂象,18大很有可能成為這場內鬥的最後一場謝幕戲。
  •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訪問教授夏業良在台大社科院舉行專題演講。夏業良表示,近來許多知識分子達成共識,認為大陸改革已死,無法再寄望中共政府針對民主做出改變,因為經濟開放等較容易的改革,「過去30年,能改的都改了,」接下來更難的政治改革,中共不會主動去做。大陸若想走向民主,須靠社會、民眾對中共當局形成壓力。
  • 米開朗基羅是神的寵兒,他就是為讚美神、儆醒人,恢復人類的正統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間來的。一天清晨,米開朗基羅獨自攀登上羅馬郊外的一座山的峰巔,頓感心曠神怡、思如泉湧。他回想起聖經《創世紀》,上帝創造天地,「上帝是創造宇宙的最偉大的藝術家」米開朗基羅頓時茅塞頓開:西斯廷教堂穹頂那個位置就是為榮耀神而準備的。
  • 米開朗基羅是神的寵兒,他就是為讚美神、儆醒人,恢復人類的正統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間來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