酈劍鋒:政府為甚麼「不想過河」?

酈劍鋒

人氣 3

【大紀元2012年01月16日訊】1月9日,由孫立平教授主持的清華大學社會發展課題組發佈了2011年度「社會進步系列研究報告」,這是多年鮮見的敢於大膽直言,深刻反思,直面改革開放敏感問題的力作。報告中,一句「石頭摸上了癮,連河也不想過了」,引人發笑,形象生動,又發人深省。

改革開放已經搞了30多年,按官方的說法,這是中共既定政策,所謂「XX年不變」。但如今,我們仔細觀察,在中國確實已經沒有改革了,不僅動力、後勁不存,甚至連形式上的改革也沒有了。如孫教授所講,「在今天,體制改革已經陷入困境,可以說是個不爭的事實。近些年來,一些重要的改革措施被擱置,政治體制改革尚未進一步推進」。之所以這樣,是由於已經走進「改革中途,不想過河」的陷阱。

這個「陷阱」是誰設的?是偶然出現的還是中共自己挖好的?到底中共要幹甚麼?我們有以下三點分析:

一、 中共改革的初衷不是主動的,而是不得已而為之。
1949年中共竊國後,為了強化政治統治,鞏固一黨專制政權,採取閉關鎖國政策,有意把中國人民與世隔絕,這可以說是獨裁政權的共同性,封閉起來既有助於控制,也便於對人民進行洗腦。

結果我們都知道,接二連三的運動、「躍進」使整個國家很快陷入癱瘓,到文革時期已達瀕臨崩潰邊緣。只好硬著頭皮改革、開放,「搞活」一詞最能說明問題,不這樣的話就「活」不下去了,中共的統治也將完結。

因此,所謂改革開放完全是被動的,是無奈之舉,並非中共自己吹噓的有多麼高明。

二、關於改革的成果,究竟誰在分蛋糕?誰在享受越做越大的蛋糕?
中共從上到下有個提法叫「分蛋糕」,「將蛋糕做大做強」更成了口頭語甚至工作目標。問題在於:
(1)這個蛋糕由誰而做?顯然蛋糕是全體中國人民做大的,中共只不過在「分蛋糕」。
(2)怎麼分?就像猴子分香蕉的故事,由於分不均勻,最後被狡猾的狐狸全部獨吞。

因此,一切都是勤勞的中國人民在創造、貢獻、付出,中共只不過以當權者、統治者的名義在分、竊、偷、搶,「摘桃子」享受成果而已!人民吃了多少?你從中國人民現今的生活狀況、貧富分化、沒有一點權利和自由等上面,就可簡單推斷出來。

三、為甚麼改到最後,卻要維穩,並將「穩定壓倒一切」?
孫教授在報告中說,「如果說上世紀80年代的特徵是改革,90年代的特徵前期是改革後期是開放,而最新的這10年,維穩則成了最基本的基調。」改了半天,原來越改越不穩,於是開始全盤轉向投入維穩……這樣轉一圈又回向原點。

這又說明了甚麼?說明中共是完全把全體人民當作敵人來對待,一切以政權的鞏固與否為基點。其自私、不正昭然若揭。所以,陷阱完全是中共自己挖好的,為自己挖的。

改革不是過河,而是汪洋大海一片怎麼辦?即使過河,也是水深河寬、水流湍急又怎麼辦?沒有橋又沒準備渡船,慌張間急不擇路,水中撲騰。為何不乘船?不想讓人民坐。但自己也得趟水吧,只好渾摸,摸著的都是石頭。

二十多年前流傳兩句話:「改革改革,開放搞活,你悠哉游哉,我沒法活」;「改革改革,摸石頭過河,這樣瞎摸,準得掉河」!真有先見之明啊。

其實,對中共來說,即使有橋有船,其本性的壞、邪、惡、毒、狂,決定了再堅固的橋也將垮塌,乘再大的船也必然在驚濤駭浪中翻船掉海。

從這個意義出發,不是它不想過河,也不是半途而廢,因為,名和利我得到了,金錢財富這塊大蛋糕也操在我手,政權暫時還沒丟,還往哪走?已經到站到家了。所以,出現諸如「社會固化」、既得利益集團獨佔、政權與市場勾結、把人民排除在外等等,就一點不奇怪了。剩下的就是怎樣看著人民別起來造反,維穩於是成為重中之重。中共的本性決定了這一切。

寫到這裡,我們聯想到一個話題,叫作「中共吃肉,百姓喝湯」(其實老百姓大概連湯恐怕都沒撈著喝)。中共吃甚麼肉?吃誰的肉?雖然談論起來不免有些讓人戰慄,但中共嗜血的本質卻是人所共知的,對中國人民的屠殺鎮壓、搜刮盤剝更是血淋淋的事實。中國人民不僅不能與狼共舞同流合污,更得徹底與之劃清界限,幻想在中共領導下進行改革,進行「頂層設計」,既徒勞無益又貽害無窮。因此,對於中共的本質,我們還得從根本上全方位認識才行,否則,極易掉進中共設下的陷阱。

相關新聞
酈劍鋒:中國與朝鮮差別到底有多大?
酈劍鋒:盤點國內大事,制止中共國家恐怖
酈劍鋒:校車安全重在政府有所作為
酈劍鋒:從朝鮮到中國——看共產制度之愚民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翠字惹怒習近平 武統從鳳梨開始?
【橫河觀點】保守派大會迎戰左派 誰覬覦核按鈕
【橫河觀點】蓬佩奧讚權利法 中國移植專家跳樓
【時事軍事】失去機翼的F-15 以色列空軍傳奇
【直播】CPAC大會第三日 川普閉幕演講
【財商天下】走出至暗時刻 百達翡麗獨一無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