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中國勞工成本背後的「秘密」

何清漣

人氣 45

【大紀元2012年01月27日訊】中美成本差距日益縮小,導致美國製造業回流。如果說兩年前這只是部分美資的意願或是備選方案,到2011年上半年已經成為現實。這一年6月19日《時代》週刊那篇「中國廉價勞動力時代終結」,外界當作新聞記者之言,沒太認真對待,但此前美國波士頓企管顧問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簡稱 BCG)於5月發佈的《美國製造歸來》(Made in the USA, Again),卻是該公司仔細認真的調查結果。

BCG在研究報告中指出,中美生產成本差距縮小,未來五年在美國一些地區製造的商品,生產成本將只比大陸沿海城市略高5%至10%。成本縮小的同時,美國的生產效率更超過大陸。因此,部分美資企業已從大陸撤離回流到美國,中國製造(Made In China)已變身成為美國製造(Made In America)。其中已經回遷美國的企業至少有耳機生產商Sleek Audio、玩具生產商Wham-O、重型工業設備製造商Caterpillar、ATM機器生產商NCR(National Cash Register),發光二極體生產商Seesmart LED、就連福特汽車也開始在美國本土製造某些零部件。

如果說中美兩國產品成本差距縮小的緣由,是土地價格、原料價格、物流成本不斷攀升的結果,這些中國人都能接受。BCG報告指出,大陸不少商業用地的價格已經高過美國,目前工業用地的平均價格是每平方英呎10.22美元。其中投資條件較好的寧波、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每平方英呎工業用地的價格,分別達到11.15、14.49、 17.29、21美元。美國阿爾巴馬州工業用地每平方英呎價格卻只有1.86-7.43美元。田納西州和北加利福尼亞州工業用地每平方英呎的價格則在 1.3-4.65美元之間。

但說到中國勞動力成本攀升,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一大優勢—勞動力低廉的優勢正在失去,中國媒體與網民幾乎全都不相信。去年10月左右,我在微博上發佈了BCG高級合夥人希爾金(Harold L.Sirkin)對外公佈的資料,2005年大陸勞動力成本只有美國的22%,到2010年上升到31%。2010年,大陸工廠工人每小時的報酬是 8.62美元,美國南部是21.21美元;到2015年,預計長三角大陸工廠工人每小時的報酬將上升到15.03美元,而美國南部是24.81 美元。對此,微博上一片質疑聲,有人懷疑這家公司的研究能力,還有人認為這公司是個「騙子公司」。2012年1月19日英國《金融時報》文章「美國製造業為何回春?」文章引述美國科克倫家具公司老闆布魯斯•科克倫(Bruce Cochrane)的話,「在2000年的時候,中國的平均工資大約是一小時50美分,但現在是3.5美元。」

我在網上查詢了一下 2011年中國最低工資標準的最新資料,各地以廣東與浙江兩省為最高。廣東2011年的最低月工資標準是850-1300元,時薪為8.3 -12.5元;浙江省950 -1310元,時薪為7.7 -10.7元。即使按去年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最低標準1:6.2計算,中國的勞工工資既未達到科克倫時薪3.5美元的水準,更不用說達到BCG高級合夥人希爾金公佈的8.62美元。但BCG與科克倫都沒必要在這個問題上撒謊,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先來分析BCG調查的公司,這類公司以代工企業為主,也就是說這些美國公司的工資在大多數情況下,是發包給以港台資本為主的代工企業。一般情況下,這裡面的黑幕,外人無從得窺究竟,但2010年郭台銘的富士康發生員工「N連跳事件」以來,各路記者出動挖掘,《中國經營報》曾於5月1日發文「富士康帳本:供應鏈上零利潤」,披露了一份極其難得的資料,讓外界多少對血汗工廠剝奪勞工的內幕有所瞭解。

該報記者獲得一份有關國際客戶向代工廠商發送的「代工詢單」(Request For Quotation)。這份「代工詢單」對於有關原材料/部件(component)在品牌、質量、數量上均已指定,與此後續相關的物流、維修、培訓、用工也都有清晰明確的計算。不僅如此,精明的客戶還把用工量也計算得相當清楚,生產線上用多少工人,檢修工有多少,都會在合同裡做明確的標示,客戶只是按照較高的人力成本的價格支付給代工企業。所以簡單來看,富士康賺的就是人力成本的差值。此外,國際客戶也不會支付富士康廠房、機器的購買、維修等費用,這些成本也需要在富士康賺取的人力成本中進行攤銷。由於廠房、機器的費用很難打折,所以富士康要想創造更多利潤,就只能加強對人力成本的調控,最大限度地降低人力成本。記者特別指出,這樣做的不止富士康一家,所有代工企業都必須這樣才能生存下去。

BCG調查時,各跨國公司報出的勞工時薪,是它們支付給代工企業的人力成本,並非代工企業工人拿到的實際工資。富士康那份不小心流傳到記者手上的代工詢單,很清晰地揭露了中國勞工成本背後隱藏的「秘密」。

就在我寫這篇博文之時,又看到一條消息:今年倫敦奧運與殘奧吉祥物是溫洛克(Wenlock)和曼德維爾(Mandeville)。2010年8月英格蘭的金熊公司(Golden Bear)中標得到生產合約,後轉手承包給中國江蘇省鹽城市的彩虹公司。據報導,彩虹公司壓榨勞工,工人一個月工作長達358小時,全月無休,按件計酬,月薪僅900多元人民幣。但在倫敦,每個吉祥物售價20英鎊,是中國工人工資的100多倍。我敢肯定,英國金熊公司支付給中國彩虹公司的人力成本遠遠高於該廠工人實際得到的工資,即每件0.2英鎊。

相關新聞
何清漣:美國言論自由的邊界
何清漣:北韓政治前景的幾個不確定因數
何清漣:烏坎事件獲得軟性解決的背景分析
何清漣:民主政治離中國有多遠
最熱視頻
【大陸新聞解毒 】時事小品:放狗式
嚴真點評&外交部大實話:川普衝刺 習總動員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爾州演講:空軍一號故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