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駱家輝人權說惹毛了誰?(2)

人氣 6

【大紀元2012年01月27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剛才我們談到了外交部發言人那個回應,其實外交部發言人回應以後,又有一個只是不是直接的回應,就是在19號這天,就是外交部發言人回應以後兩天以後,這個外交部的國際司司長作客中新網,然後談到了一些問題,實際上也是對他的一個比較正式的回應。他就談到藉人權向中國施壓,破壞中國的社會穩定是徒勞的,是不可能達到目的的,那麼他舉了一些例子,就是證明中國人民現在最有權利說話,大家是滿意的,他舉了這麼幾個例子,我們來看看。

MP4下載收看

一個是可以自由選擇工作,一個是可以到國外去自由旅遊,一個是通過微博可以自由交流思想,還有可以向全國人大法律草案委員會提意見,另外一個是農村居民可以投票選舉村長和支書,他把這個就作為很典型的中國廣大人民最有發言權的,中國人權狀況好的這個表現。那我們來看一下,自由選擇工作現在是相對來說比較自由一些吧。

陳破空:怎麼講,他講的這些,什麼自由選擇工作、旅遊等等這些,可以這麼講完全是拿不上檯面的東西,就和一個人每天要吃喝拉撒一樣的,如果你說把一個人每天有吃喝拉撒,有一個地方住就已經當成人權了,那這個標準是太低了。

另外他的開場白就不對,他說是利用人權來達到什麼目的是徒勞的,這是一種階級鬥爭的思維,冷戰思維,它把國內提意見的人叫作國內敵對勢力,把國際上給它提意見的人叫作國際敵對勢力,它是用一種敵對的冷戰的階級鬥爭的思維在看這些問題,所以他的出發點就錯了,他不能理解別人對中華民族的好心,不能理解別人對中國的好心。

他舉這些問題,我就說上不了檯面,關鍵是什麼呢?「人權」是不是內政的問題?就說中共政府總是說不要拿人權來干涉內政。這個不用去談,這完全是一個無稽的概念,不僅人權不是內政,連別的東西都不是內政,連動物保護都不是內政,全世界都有動物保護條令,全世界各個國家都認為動物有一些共同的保護標準,包括熊貓,包括老虎一些什麼。那中國怎麼不說這是內政呢?因為動物的保護條令是出於動物共性;那人應該比動物更寶貴了。

人的保護,人權的尊重,聯合國的人權條約也是出自於人的共性,也是出自於人性。而且一個國家它什麼是內政,除了領土,資源和有限資產,這些看得見的是內政以外,別的那些概念性的軟實力或軟件工程很多都不是內政。

比如說「廉潔」和「貪污」就不是內政,你不能說在這個國家有人貪了錢,算貪污,在別的國家貪污不算貪污,或者在這裡有人廉潔,像駱家輝那樣,上任兩袖清風,輕車簡從,算廉潔,如果到了中國就不算廉潔,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這都是同一個標準,說「人權」在全世界是同一個標準,中共怎麼辯也辯不過,它辯的目的就是為它的人權迫害,為它製造的那些種種的打壓自找藉口。比如它說中國人可以向人大提意見,高智晟就是給中共的領導人寫了幾封信,就是叫它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就被整的九死一生,而且現在人都不見了,對不對?現在都21世紀了,還用極端的酷刑,極端的性虐待,包括現在一個作家余杰也是受到這樣的虐待。這哪是叫作尊重提意見呢?還所謂的基層選舉?可以選村支書什麼的。那是在所謂黨領導下的選舉,鳥籠裡的選舉

主持人:講到基層選舉村支書很有意思,其實村支書不是選出來的,是委派的。所以這次烏坎維權的代表就被委任為新的支部書記,由他來支持下一任的選舉。那麼也就是說實際上我們看到最近廣州又有一起維權案,這起維權案實際上是要把村長撤掉。那麼如果是他們選出來的,要撤他不就太容易了嗎?為什麼還要到廣州市市政府去遊行?那個也就是說這個村長都不是他們選出來的。另外,在他們遊行打出的標語裡面,還有一個叫「工作組」退出去,也就是說「工作組」壓在那個地方,使他們不能夠把這個村長給趕走。

陳破空:這個說明村組人員也好、村長也好,這個是上級同意還是不同意被你們選,不能說你們老百姓推翻就推翻,包括烏坎這個事情,老百姓是把他們推翻趕走了,但是政府最後是沒有辦法認可了,而且把所謂的村支書村主任雙規了,承認老百姓了。然後再又重新的去組織所謂的選舉,如果政府不承認,它也就不承認了。所以你剛才舉的例子,政府它是不會承認的,不僅不承認,它派工作組進去,它不是干涉人家的權利嗎?不是干預一個村的內政嗎?村民要選舉,你外人跑來幹什麼呢?

主持人:所以農村基層選舉顯然是它的形象工程,它對外就是以這個來表示,我們有了一定的民主了,是這個意思。那我們現在來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德州的高先生。

高先生:是我吧?

主持人:高先生請您把電視關小一點,因為這裡有遲後,所以您要聽我們電話的聲音。

高先生:關掉了一點。我是覺得駱家輝講得滿好的。你說大家都可以表示不同意見,都可以說話。像張先生表示不同意也可以說話。我覺得張先生也能來參加討論,我覺得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他也應該去,對新唐人持有不同的意見可以去發表,他對中國的不同的意見,他也可以去發表,但他真的敢去發表嗎?可能不敢。所以我建議大陸的張先生還是要多觀察觀察,多學習學習。我就談這點。

主持人:好,謝謝德州的高先生。我們再接一下加州的丁先生的電話。

丁先生:橫河主播好,陳破空先生好,祝二位龍年,一切順利,行大運。駱家輝的祖父一百多年前就在西雅圖謀生,後來轉到奧林匹亞去當工人,他離華盛頓州府的官邸只有一英哩。一百多年後駱家輝當了加州州長,這條一英哩的路整整走了一百年,後來駱家輝又當了駐北京的大使。

他在發表演說的時候,以負面評價提到中共的人權,他這個人很老實,所以說碰到陰險壞人,他就有點招架不住。對正面評價也有,但是很少,所以當然就得罪了那群親共的記者。一開始的時候,他剛到大陸的時候,穿著很普通,沒有穿西裝革履,很低調的,就像我們普通人旅遊一樣到旅館休息。後來就發表記者會,被一個親共的記者炮轟,那個記者實在很沒道理,還有親共的記者及整個中共的媒體,結果就這樣的被他惹毛了。我看他在那邊越當是越危險,就別當了,回來吧,就乾脆給他另外一份對等的別的差事幹幹,這是我對他的建議。他這麼老實的人,在那邊不要長久待下去。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加州的丁先生。我們再接一下洛杉磯吳先生的電話。

吳先生:我說講得都很好。實際上駱家輝是個非常忠厚的,而且他是有普世價值為全世界絕大多數的老百姓講話的,也是為中國絕大多數的老百姓講話的。所以他的講話是非常有道理。但是因為我們中國是長期在封建社會那個統治下面,所以在它遺留下面的那種極權專制算是根深蒂固的,不是一下子就能夠克服的。所以這些老百姓在長期的這種教育下面,尤其它的媒體都是官辦的,它的話都是中宣部統一指導的,它的新聞都是經過審批的,它的講話每個標點符號都是要審查的,在這樣的情況下面,這種的媒體講話已經失去了老百姓的興趣,已經覺得它不能夠代表真正老百姓在講話了,它是代表統治階級講話的。

另外一點,說現在老百姓,剛剛有張先生說,現在老百姓有在講話比以前多了,人權改善了,我覺得不是這樣。為什麼呢?因為現在老百姓的怨氣是歷史上以來最大的,也是老百姓現在的思想上已經認識到問題,已經越來越清楚了。所以他們都在私下議論,他們那都是在講負面的話,講些對共產黨負面的話。所以這次它不能夠,已經沒有能力給每個人的嘴巴去堵住,所以它們也只好在某些下面,你私下講,它管不了你,而在上面,大家都是一樣的想法,所以不要看有些當官的,他們私下講的話跟老百姓都一樣,不過他們的地位不一樣,他要維護他的地位,所以他也不是說你講錯了,他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來管了。在這種情況下。

主持人:好,謝謝洛杉磯的吳先生。我們再接一下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

王先生:大家新年好。我記得耶穌講過真理使大家有自由,中共是藐視聖語的。所謂民主,就是民有、民治、民享;而中共它主張的是黨制、黨有、黨享。中共迫害大陸的人民,包括對西藏人的打壓,達賴喇嘛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這個暴政者反而表現要忿怒,難道這個被害人還要讚美暴政者嗎?人權就是追求真善美人生觀的權益,大家都可以的。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紐約的王先生。我們再接一下大陸陳先生的電話。

陳先生:你好。

主持人:大陸的陳先生,您好請講。

陳先生:我想針對大陸的張先生說一下,實際上他的觀點可能在我們十年前或者是更早之前的話,跟他是一樣的,他今天是在重複新華社或是教科書裡面的觀點。實際上經過這幾年海外包括新唐人、《大紀元》等等一系列的媒體,更多的介紹國外華人或者是這種世界的主流之後,實際上大陸也在逐漸的改變。實際上我們也注意到就是05年或06年之後,在批評上的聲音實際上是越來越少了,我不知道張先生是之前接觸的潮流觀點少,還是本人就是在利益圈裡面的人?所以我希望更多的就是既然已經走出這一步,能收聽新唐人、能夠收看《大紀元》等等,我想就融入到這個主流社會。

主持人:謝謝大陸陳先生。我們再接一下紐約穆先生的電話。

穆先生:我說這個駱家輝大使說的話很對,中國人權就是這種情況,它說它的人權好,它為什麼不把高智晟放出來?像緬甸一樣,把異己分子都放出來。這就說他們專制,封建專制到現在還是封建專制。

主持人:好,謝謝穆先生。我們現在來回應一下幾位(觀眾朋友)。

陳破空:剛才德州的高先生講的,他說大陸的張先生有他講話的權利和自由,的確。我們不僅尊重不同觀點,尊重張先生的說話的權利,而且我們也理解張先生說話的角度,為什麼呢?剛才有一位大陸的陳先生就說了,我們之前也是這樣迷糊過來,我們也被洗腦,也被毒化,也是喝共產黨的狼奶,所以之前也迷糊過,只是張先生還沒有覺醒而已。張先生應該了解,中國人權的問題,比如說他是否了解一些事情,最近兩天發生的事情,在四川的藏區,軍警又開始大規模的鎮壓藏人,因為有了藏人自焚或者有藏人去悼念,就發生衝突,這個連續兩天開槍,23號和24號,打死藏人,至少我們現在知道打死4到5名藏人,打傷幾十個人,在甘孜州的社拉縣。

那麼像這樣難道不是嚴重的人權事件嗎?所以張先生與其對駱家輝感到憤怒,還不如對中共政府感到憤怒。因為中國的人權問題不是駱家輝製造的,不是外來力量製造的,是中共政府自己製造的,你自己製造這麼一個難看的瘡疤,你還怕人家來揭你的瘡疤。另外張先生如果說認為中國在進步,而且他能打電話到我們這裡來,張先生更應該建議中共政府把中央電視台也設一個《熱點互動》或者聽眾熱線,張先生把他的意見發表在那裡,那麼讓別人也可以發表意見。這樣說的話我們想張先生判斷那就是非常正確的了。

主持人:剛才有一位洛杉磯的吳先生談到一個普世價值和中共目前很多人受的教育問題,其實我有一點不是完全一樣的觀點,我覺得這跟中國的歷史傳統關係並不大,實際上是共產黨來了以後,他其實也講到了,它建立自己的一套東西,宣傳教育,但這些宣傳教育跟中國傳統不一樣,中國在古代可是禮儀之邦,所有的人都知道,所以這是共產黨建的這套體系,而不是說像……

陳破空:如果真的按照中國的傳統,中國早就實現民主。為什麼這樣講?中國的歷朝歷代,在過去時代基本上是符合時代潮流的。比如兩千年前,一千年前,幾百年前,世界上還沒有民主型態的時候,當時中國的確有封建專制型態,但是那樣的專制,他在世界上都是一樣的,甚至很多時候是非常開明的專制,比如說唐朝的時候,比如李世民、唐太宗,「兼聽則明,偏聽則暗」,這是一個民主的思想。比如再早一點,兩千年,孟子就說了,「君為親,民為貴,社稷次之。」就說老百姓最重要,君主最不重要,而政權是次要的。如果按照這樣的傳統,沒有共產黨的干擾,按照這樣的傳統走下來。中華民族一直跟世界潮流保持一樣的節奏,保持一個同步的話,中國早就是民主化了。

正因為中共,一方面顛覆了中國的傳統,另一方面對抗世界文明的潮流,它從文化大革命,它是系統的破壞中國文化,而現在我剛聽到一個,最近過春節,我跟國內親戚聯繫,發現一個很吃驚的事情,說現在他們那些地方,耍獅子、舞龍燈這些都很少見,是靜悄悄沒聲音,我說怎麼搞的?政府不讓搞嗎?他說不是,他說因為政府不鼓勵這些,也不講這些,也不講傳統,所以這些老百姓也厭倦了,最後竟然都消失了,連我們以前傳統的禮儀,傳統的慶典儀式都消失了。所以中共這個集團,從俄國引進來馬列集團以後,它跟中國文化格格不入,它跟中華傳統文化是完全不相符的。

今天我們拿中國的傳統來對比中共的統治,對中國的傳統應該說是潑了污水。中共是把世界上最壞的東西,如果說有封建社會,它算是把封建社裡面會最壞的東西拿到了;如果說有資本主義社會,它把資本主義裡面最壞的東西拿到了,比如說「唯利是圖」;如果它說有社會主義,它把社會主義裡面最壞的東西拿到了,就是「貪污腐敗」。它把最壞的東西糾合在一起,叫作「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與我們優秀的中華傳統文化毫無關係。

主持人:我覺得它破壞中國傳統文化,包括過新年的傳統,它用央視來做春晚,其實是起了一個非常壞的作用;那是它的宣傳工具,但是讓大家習慣於這個,結果把真正的傳統給忘記掉了。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駱家輝人權說惹毛了誰?(上)

視頻:【熱點互動】駱家輝人權說惹毛了誰?(下)

相關新聞
中國官媒批評大陸「駱家輝熱」
七絕二首贊駱家輝
【網友惡搞】駱家輝致信芮成鋼
劉曉:駱家輝贈省長自行車「打了誰的臉」?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近平送禮帶威脅 誤判拜登遭打臉
【時事縱橫】拜登首日就錯?歐議員籲制裁陳全國
【西岸觀察】家族醜聞纏身 拜登上任遭彈劾
【秦鵬直播】詳解拜登首日17新政令對美影響
【財商天下】四年成績亮眼 川普:我將再次歸來
可憐綉戶侯門女  獨卧青燈古佛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