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駱家輝人權說惹毛了誰?(3)

【大紀元2012年01月27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我們今天談論的是「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中國人權惹毛了誰?」陳破空先生?

MP4下載收看

陳破空:您剛才提到春晚,我補充一句。中共的春晚是一年不如一年,今年各個地方抵制春晚,有很多地方根本不轉播。今年的春晚更是一塌糊塗,網友反應大多數節目都看不下去,只有一個節目評價還可以,叫作《審小偷》,結果大家都在評價不錯的時候,突然發現這個節目是剽竊一個日本故事的概念製作的。你看把這糟蹋成什麼樣子!既把中國的傳統糟蹋沒了,甚至把世界文明拿來糟蹋,以剽竊的形式來糟蹋。

主持人:謝謝陳先生。我們現在接幾位觀眾朋友們的電話,第一位是紐約的楊先生,楊先生請講。

楊先生:新年好。

主持人:新年好。

楊先生:我感覺駱家輝這個人很老實、很誠實,他講的都是真話。我感覺大陸那位張先生說的話,代表大陸有很多這樣的人;他分不清事務的本來面目,都是掩蓋真相。中國人這幾十年來被共產黨洗腦教育、謊言欺騙,人都習慣了喜歡聽謊言,真話就聽不下去,特別是文化大革命那時候的人,講謊話都是為了保護自己,時間久了就變習慣了。我認為人權、民主其實就是個包容。我們在美國生活,感覺為什麼美國這麼偉大?主要來自於愛與包容,美國有信仰的人占了百分之七十多;中國共產黨不讓人信仰,所以人的心裡面充滿了仇恨,都是共產黨這幾十年煽動仇恨造成的。

主持人:謝謝紐約的楊先生。我們再接一位新澤西彭先生的電話,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是這樣認為:駱家輝是我們的榜樣、是我們的脊梁骨,他不但是美國人的好樣的,而且應該也是我們全球華人的(好樣的),他敢這麼說。所有在中國的人老是說:以前我們的祖國是中國,就應該講它好。這是一種錯誤的想法,如果它是一個法西斯,我們不應該說它好,因為講事實、擺道理。對於駱家輝講的這些話,我認為現在感到最不安、最不舒服的應該就是中共。

主持人:謝謝新澤西的彭先生。我們再接一位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們大家好。不是有幾個學者發表:現在中共好多了,有居住自由、有職業自由、有吃飯自由。我們要反問這些中共的學者:我們中國五千年的歷史,有哪一個朝代沒有吃飯的自由?有哪一個朝代沒有職業的自由?有哪一個朝代說你不可以去旅行?沒有啊!二千多年前孔子、孟子、老子他們那個時候就周遊各國,不但旅行還批評時政:你這個國王不行仁政,不行仁政是對不起老百姓,是會亡國的,都敢講這樣的話。今天中國共產黨當政,我們可以在大陸批評時政嗎?我們可以批評毛澤東嗎?我們可以組織一個小黨到天安門去抗議嗎?我們可以辦一份雜誌、辦一份報紙嗎?

主持人:謝謝紐約的王先生。我們再接一位加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請講。

高先生:我覺得駱家輝大使講得太客氣了。應該是美國總統親自到中國去說:我要見劉曉波,我不跟你講太多東西。人權是普世價值,普世價值是什麼?就是每一個人的價值,而不是多數人的價值或少數人的價值。納粹它多數人就把猶太少數人給殺掉了,這就是多數壓迫少數。我們不能在人數多寡上爭,它一群被洗腦的東西就可以把你一個人給殺掉嗎?不可以這樣。

主持人:謝謝加州的高先生。陳先生,您對剛才幾位觀眾的見解?

陳破空:剛才新澤西的彭先生說駱家輝是個榜樣,的確是。駱家輝一到達中國就給中國樹立了榜樣,他下飛機之後輕車簡從、衣著簡樸、用優惠券買星巴克咖啡。當時中國的網友非常感動,看他這麼樸素,也沒有排場,帶著全家人、太太和三個幼小的孩子,肩背手提,自己拿著行李坐著大車就去了大使館上任,後來坐飛機也坐經濟艙。這都馬上得到中國網民的一片好評;因為與中國網民看到中國官員的那種排場、那種腐敗、貪婪,是完全不一樣的。

結果中共政府在幹什麼?駱家輝什麼都沒有講,就保持自己簡樸的作風就惹毛了中共。當時中共《光明日報》發文章、《環球時報》發社論說駱家輝的做法是新殖民主義、文化侵略,要警惕這個殖民主義。中共認為駱家輝去到中國應該像中共官員那樣,前呼後擁、大搖大擺,甚至海吃海喝這樣才行。中共還要駱家輝自覺的去明星化,不要那麼做。那駱家輝究竟要怎麼做?

主持人:它還說了:不要對他寄希望太高。

陳破空:現在又發表一篇文章說:不要對駱家輝抱幻想。首先是誰在對駱家輝抱幻想?是中共在對他抱幻想。中共以為美國派了一個華人來做大使,就會為中共說話,它完全是做夢嘛!這位華人他首先代表美國,他當然為美國說話;同時,這位華人是代表了全天下的炎黃子孫,他當然要為華人的利益說話。怎麼德國人就要為希特勒說話、日本人就一定要為軍國主義說話?中國人不一定要為共產黨說話!關鍵看你的作為。

另外,王先生也講得很好,他說中國古代就有選擇自由的權利、就有旅行的權利,就有自由,的確是這樣。在中國幾千的歷史上,只有中共這一階段,中國人出現了不能選擇職業、不能夠自由旅行。

主持人:還不能選擇出生。

陳破空:對。就是1949年到1979年那30年。今天的北韓還是這個狀態。中共它自己做了這件事情,居然還說中國人現在有什麼什麼自由,幾千年就有了,這算是進步嗎?中共這些領導人的頭腦落後得不說是幾年、幾十年,是落後了幾千年。

主持人:剛才幾位觀眾朋友說得都很好。我現在想到一個問題,就是外交部國際司司長在和中國新聞網談話時說了一個問題,他說那些西方國家只釘著一些刑事司法個案,而對中國的發展壯大採取一種以偏概全的態度,他說這是不可取的。這裡顯然他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就是說對中國的發展壯大,這指的是經濟上發展壯大,而人家的司法個案顯然是人權問題,這兩件事情本身我覺得是一個典型的黨文化的思辨方式。

就說我發展壯大了,所以人權問題就不是問題了,但實際上在它所謂的發展壯大的過程,人權侵犯越來越嚴重,那麼這一點來說的話它實際上是……就是人家並沒有否定你的發展,沒有人否定你的經濟發展,人家要說的是你不能在經濟發展的時候同時侵犯人權,但是這時候的侵犯人權它有一個說法就是說這是發展中必然出現的事情,我們正在解決這些問題。

我們現在有一些個案,有一些整體的大案子可以說明這不是在發展過程當中必然產生的問題,而是它有計劃進行的。其中有一個例子就是高智晟律師判了以後,沒有人通知他,那麼這個不是發展中出現的問題,你只是按你自己的司法做的就可以了。另外,當他的家屬去新疆,這麼千里迢迢去訪問他的時候、去想探望他的時候,居然不讓他見,那這也不是發展當中出現的問題,你跟發展沒有任何關係,這是一個最最基本就是按不按照自己法律做的問題。

陳破空:中共在回應駱家輝的時候還說了一句說:「干預中國的司法獨立。」真正干預中國司法獨立的是中南海本身,你剛才舉的例子就是這樣的。如果中共政府認為高智晟這些(人)所受到的這些酷刑也好,這些監禁也好是少數人數,不影響中國的發展,那好,讓胡錦濤本人去領受一下嘛!讓胡錦濤本身來接受一下酷刑,你認不認為是根本大家不需要去在乎的,中共的官員周永康來接受一下酷刑、性虐待或者去監禁一下,然後就說這根本跟中國的發展沒有關係,你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中共政府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它自己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而老百姓的疾苦完全不管,它居然說中國的形勢很好,它從它自己眼睛看的很好,因為它每天看的都是窗明几淨、豪華的家飾、豪華的設備,自己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它就以為中國的形勢很好,這完全是一個主觀的判斷。

主持人:還有一個個案我覺得也值得討論的,剛才我們原來討論過陳光誠的案子,當然已經很典型了就說這跟你的發展沒有任何關係,因為他已經從監獄裡出來了,他是自由的,那麼這個時候哪一個發展,就是經濟發展或者在發展過程當中,自然而然的會要去限制他的自由,不會的!這是人為的,而且是至上而下的,所以這個它的解釋不對。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最近有一個吳英,因為集資被判死刑這個案子,這個案子我覺得也是非常典型的案子。這個人實際上他是民間集資,因為民營企業貸不到款,貸不到款以後只能在民間集資,於是它用這個方式去整他,結果就把人家判死刑,那麼這個是大家都知道是錯的,但是就是因為想滅口,因為他有很多錢不知道到哪裡去了,這個也不是發展當中一定就要判他死刑,他不是一個經濟犯,因為按照正常國家如果民間可以辦集資的話,能夠有銀行的話、有金融機構的話,不會出現這個問題。

陳破空:我們以前一直說一句話:我們並不希望中共政府做什麼?中共做什麼?我們希望它不做什麼。因為你不要去干涉司法,你不要去干涉司法獨立,中國的司法自然就會健康起來。

主持人:它這實際上是一個壟斷的問題就是為了保證金融企業、金融的壟斷而不惜把民間跟金融有關的人就判死刑,那人殺了就沒有了。

陳破空:因為中共是既得利益集團,它根本沒有考慮老百姓的利益,它通過它的權力而壟斷中國的經濟命脈,就是要撈!把國有資產洗進到自己的口袋裡,並且大量的向海外轉移,轉移親屬、轉移資產,在這種情況下,它發現老百姓有自己集資,而這些資金不能匯到共產黨的貪官污吏的腰包裡面,他們就要報復了,這只是一個個案之一,這只是很多這種例子之一。

主持人:所以它所說的從釘著個案,實際上這些個案它不是一個孤立的案子也不是地區性的案子,而是一個政策性的案子,就我們剛才講的這幾個例子,都是屬於政策性包括去年判的陳西、陳衛,就是你不能用發展的本身來說明,也不能用個案就是沒有處理好,而是大家都告訴你這是錯的,你也知道這是錯的,但是你就是要這樣子錯下去。

陳破空:在一個健康的社會裡,個案恰恰是一個人權的鏡子,像在美國有時為了一個個案可以造很大的輿論起來,全民都可以去關注一個個案,在台灣也是這樣,在香港也是如此。而中國往往有時還不是一個個案,是一個群體案件。比如說這個四川大地震之後,這些受害的家屬,豆腐渣工程的孩子死了,他們要去討說法,結果把他們集體的堵在法院外,說上層說了不受理他們的案子,還有這個毒奶粉的時候也是這樣,不受理他們的案子,而且還跟河北省的律師打招呼,政府說不准任何人接這種案子,這完全已經不是個個案,是一個普遍的、大面積的民眾的問題了。中共政府是一手遮天,它不存在什麼……

主持人:剛才您講的這個,一個四川的案子和一個毒奶粉的案子,實際上駱家輝大使曾經在講話裡面談到了,就是對律師、一些毒食品的案子或者是藥物的案子去打壓。那麼對律師打壓的過程正好反應了一個問題就是剛才張先生,大陸張先提到的一個問題,就是說你可以去發表任何東西,但你只要不挑戰中共的領導或者是政府,但實際上這兩個案子當中就是四川地震和毒奶粉的案子,他們並沒有直接挑戰中共的領導,沒有任何的輿論,他們只是通過正常的法律程序想找到這兩個具體事件的責任人員,好把他們繩之以法。是中共自己把它拉到自己身上,你這是挑戰我了。所以說並不存在,你不挑戰中共你就可以隨便說話隨便提意見的程度,不存在這個。

陳破空:而且即便中國的維權律師,被中共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維權律師。他們所維權的也是拿中共現行的法律在維護老百姓的權利而已,並沒有另外拿一套法律來維護。所以中共把這些維權律師,都是搞失蹤,迫害,監禁,甚至判刑,說在它自己的法律的戲弄,就中共自己的法律它自己都不承認,它談什麼法律呢?還談什麼司法獨立呢?它自己就是司法獨立最大的破壞者。

主持人:我們現在看有沒有時間再接一個電話。紐約的李先生,你有一分鐘。

李先生:你好。我的話很簡單,就是非常感謝陳破空先生,他講得非常好,還有主持人講得也非常好,我就是說這兩句,好,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紐約的李先生。剛才我們就談到了這個駱家輝所提到的關於人權的問題,那麼其實我們討論的這些問題都在他的談話裡面都已經提到過了,所以也就是說中共利用外交部發言人和外交部國際司司長的講話來回應一下,實際上他們並沒有針對駱家輝提出的任何一個具體問題回應。

陳破空:事實上,駱家輝講的是中國的人權現在是處於很壞的時候,在倒退,在下落,中共政府不願意承認。事實上我們不要談遠了,我們就談這所謂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那麼這個人權究竟發生了什麼?在很多裡面,三十年如一日,甚至是更多的案子,比如說那個酷刑和極端的酷刑和性虐待。像對高智聖律師這一家的,甚至在過去都還沒有,在有些時候還沒有,現在又出來在21世紀,這個你自己創造的例子,就活生生的說明中國的人權在大倒退。

主持人: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為止,因為很多觀眾朋友打電話進來,感謝打電話進來的觀眾朋友,還有一些可能沒有接進來的觀眾朋友,我們也表示感謝,另外也感謝陳破空先生的精采評論。那麼我們下次節目也希望大家能夠繼續的熱心的關注我們這個節目,我們今天就到些為止,謝謝大家。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駱家輝人權說惹毛了誰?(上)

視頻:【熱點互動】駱家輝人權說惹毛了誰?(下)

 

相關新聞
駱家輝參院聽證表示關注中國人權
七絕二首贊駱家輝
【網友惡搞】駱家輝致信芮成鋼
劉曉:駱家輝贈省長自行車「打了誰的臉」?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 中共情色利誘滲透民運及媒體
【直播】6.5疫情追蹤:外國勢力介入暴亂
【十字路口】五大潰點來襲 中共政權陷危機
【珍言真語】陳平:中共的說謊產業 欺人也自噬
【直播】5月新就業數據亮眼 川普發表講話
【現場視頻】浙江紹興倉庫起火 濃煙滾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