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36計(八十三)

王維洛博士
font print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水庫放空模擬

目前電腦戰爭遊戲普及,此處模擬三天放空三峽水庫的後果:

西元某某年,長江又發生像一九九八年的洪水.三峽水庫發揮防洪效益,攔洪削峰蓄水,四次洪峰過後,水庫二百二十一億立方米防洪庫容裝滿了水,水位升至海拔一百七十五米。這時出現戰爭預兆,敵方欲襲擊三峽大壩。我方獲得情報,決定採取緊急放水措施,將三峽水庫中的蓄水位從海拔一百七十五米,下降到海拔一百四十五米,三峽水庫的最大洩洪能力為每秒十一萬立方米,超過長江歷史最大流量。

長江中下游出現比一九九八年更嚴重的洪災,荊江長江幹堤被沖毀(由於連年受三峽水庫下洩清水影響,長江幹堤基礎已掏空),數百萬居民被洪水所困。洪水衝垮重慶至上海、北京至廣州的鐵路和諸多高速公路。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發佈命令「誓死保衛長江幹堤安全,人在堤在」,中共人民解放軍百萬官兵開赴長江沿岸地區,進行防洪救災,參加救災的官兵人數為一九九八年的兩倍。總理溫家寶臨危受命,再赴沙市具體指揮。四天之後(三天放不完),三峽水庫降至海拔一百四十五米。

敵人看到三峽水庫的水已經放光,宣佈放棄本來準備好了的攻擊,接受用外交手段解決爭端。原來敵方採用軍事評論家楊浪先生「定點威脅」策略,不費一兵一卒,即消耗中國大量財力,同時製造中國內部混亂。

潰壩實驗

另一個記者們十分關心的問題,便是如果三峽潰壩,後果為何?曹廣晶說,三峽總公司作過潰壩實驗,即使潰壩,遭淹沒的區域僅在宜昌鄰近一定範圍,非如外界所想像,整個長江下游都淹沒。

前面已經分析,當三峽總公司有計劃地把三峽水庫中的水在三天時間內放光,三峽下游地區就要遭受一次歷史上最大的洪水災害,後果不堪設想,那麼若是發生潰壩,災難只會更重。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曾對這個問題做過潰壩實驗,結果為:

「三峽大壩若一旦遭受核武器的破壞而全潰時,百餘億立方米庫水,短時間內下洩,壩址至沙市間沿岸,受洪水波直接衝擊,災害損失嚴重。葛洲壩水利樞紐將嚴重受損,宜昌市在鐵路線以下地區受淹,枝城、上下百里洲和荊江分洪區以西洲灘圍垸,將潰堤受淹。潰壩洪峰的瞬間最大流量將達到一百至二百三十七萬立方米/秒,下洩洪峰將以每小時一百公里的速度到達葛洲壩水利樞紐,屆時洪峰仍將達到三十一萬立方米/秒,洪水損壞葛洲壩大壩後進入宜昌市區,洪水在宜昌城內的流速仍然有每小時六十五公里,潰壩四至五小時後,宜昌城的水位將高達海拔六十四至七十一米。」

不知道三峽總公司作的潰壩實驗,與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時的潰壩實驗有什麼不同,如果結果不同,那麼不妨公佈潰壩實驗的結果,當然也不要忘記公佈潰壩的邊界條件,是在枯水期還是在洪水期,下游河段中的水位狀態,三峽水庫中有多少水等等。

中國在不久前公佈一九七五年河南省板橋等水庫潰壩的情況,報導指出總死亡人數達二十三萬。板橋水庫是一個壩高二十五米,庫容僅五億立方米的水庫,最大潰壩流量達到七萬八千兩百立方米/秒。三峽大壩若一旦遭受核武器的破壞而全潰時,最大流量將達到一百至二百三十七萬立方米/秒,加上三峽大壩下游居住的人口也比板橋大壩下游密集許多,災難規模將遠遠超過板橋潰壩。

三峽潰壩,武漢焉能無恙?

對於三峽大壩潰壩,遭淹沒的區域僅在宜昌鄰近一定範圍這個說法,希望三峽總公司能夠公佈一九七○年葛洲壩大壩上馬時,湖北省軍區所做的關於葛洲壩大壩軍事人防安全研究報告。葛洲壩大壩是三峽水庫下游的一個低壩,正常蓄水位海拔六十六米,庫容十五點八億立方米。該研究報告的結論是:「葛洲壩大壩一旦潰壩,湖北省境內長江中游兩岸和湖南省部份地區,將造成災難性後果,武漢危在旦夕,京廣鐵路至少將中斷兩個月。」

當三峽潰壩時,至宜昌城的水位將高達海拔六十四至七十一米(這個水位超過葛洲壩的正常蓄水位,宜昌城可能只剩下在山坡上的火車站,其餘全部被淹),水量有百餘億立方米(這個水量超過葛洲壩總庫容)。葛洲壩大壩潰壩,湖北省境內長江中游兩岸和湖南省部份地區,將造成災難性後果,武漢危在旦夕。三峽潰壩,武漢反而能安然無恙?

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說:從國防觀點看,三峽大壩無疑自動製造一個弱點資敵。若大壩被炸毀,則兩湖三江人民皆淪為魚鱉矣。此話擊中要害。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似乎是一個以一變應萬變、無往不勝的計謀。但是當三峽總公司,三天放空水庫,或者是三峽大壩一旦發生潰壩洪水之時,居住在大壩下游、長江兩岸的居民要想走,恐怕就難了。

博大出版社授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根據中共中央的決定,三峽工程做了三個不同蓄水方案比較,海拔二百米、海拔一百九十五米和海拔一百九十米。比較的結果是:一百九十五米方案的防洪和發電效益都不能滿足要求,而經濟效益也不如二百米方案。一百九十米方案則比一百九十五米方案還要差。
  • 「三峽水庫在壩址處的蓄水位多高,三峽水庫庫尾處的水位也多高」這個理論,完全是「無中生有」,既沒有先人的經驗證明,也沒有現代科學理論的支持。
  • 三峽水庫長六百餘公里,水力坡降平均值不可能為零,所以,三峽水庫庫尾處重慶的水位,就必然要比三峽大壩處的水位高,兩處的水位絕不可能是像李鵬所說的那樣是一般高低。
  • 而二○○三年六月以來,三峽水庫蓄水的實踐,恰恰證明:高峽出平湖,根本是無中生有。
  • 為了支援三峽工程統一領導建設,李鵬在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上,就提出建立三峽省,為此,必須先行組建一個籌備組。
  • 一九八八年,全國政協再次組織三峽考察團,這次參加的全國政協委員有一百二十八人,團長是政協副主席周培源。
  • 按照西方決策理論,三峽工程可行性研究是工程技術問題,而三峽工程決策是政治決策;科學家和工程技術人員通過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為政治家的決策做工程技術準備,而政治家則是出自政治考慮,權衡各方面利弊,做出最後的決策。
  • 這段時間裏,陸欽侃在許多書刊上發表文章,陳述不贊同三峽工程的理由。他和其他政協委員一起,揭露了一九七五年河南板橋、石漫灘水庫和其他五十餘座水庫潰壩,造成二十三萬人死亡的事實。
  • 「欲擒故縱」,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十六計。原文為:「逼則反兵,走則減勢。緊隨勿迫,累其氣力,消其鬥志,散而後擒,兵不血刃。需,有孚,光。」
  • 從三峽工程論證領導小組的人員組成來看,就會發現,全是清一色水利電力部的官員和工程師,不可能形成一個科學的、客觀的、中立的三峽工程可行性報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