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評論第140集】

橫河:盤點中共內外交困的2011年

橫河

人氣 10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1月04日訊】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橫河,先祝大家2012年新年好。2011年確實是一個不平凡的年份,仔細盤點一下才發現,對於中共而言,它在內政外交方面所碰到的事情都是絕無僅有的,那我們現在來盤點一下,就是在2011年中共它的內政外交究竟碰到了哪些困境。

別了,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第一個是在外部環境上,可以說2011年是一個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的告別年,當然說「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這是一句調侃的話,中國人民從來就不是這些人的朋友,更不是老朋友,這些人是「中共」的老朋友。在2011年剛剛過了一半的時候,網上就有一些調侃的話出來了,說是列出了三大瀕危物種:獅虎獸、金絲猴、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但是當時誰也沒想到到了年底,這個老朋友的名單就全了。

我們現在盤點一下,從阿拉伯之春中倒台的穆巴拉克,現在還在接受審判,他可以算是一個老朋友了;然後是卡扎菲,頑強的抵抗了幾個月以後,結果死得很慘。然而後來有人爭辯說,說卡扎菲其實不是老朋友。其實這裡說的「老朋友」還不一定是真朋友,所謂「狼狽為奸」就是這個意思,這種是互相利用的。就對中共而言,為什麼要支持卡扎菲?它在心裡面是同情他的,是認同他的,儘管他有的時候因為變得太厲害,中共也拿他沒辦法。

因為卡扎菲曾經公開對抗過美國,在國內搞什麼《綠皮書》社會主義,而且他經濟曾經搞得不錯,人均收入遠遠超過中國,而在經濟搞上去的情況下,又維持了獨裁統治,所以卡扎菲的存在就是中共存在的依據。這就是為什麼中共的喉舌媒體,包括鳳凰衛視在內,從來對卡扎菲的報導是正面的,這就是「老朋友」的意思。

阿拉伯之春整個對中共的打擊是相當大的,其中有一個主要原因是在中共的偽裝和統戰攻勢下,世界上有不少國家的政權和政要,認可一種說法叫「中國特殊論」,就是說中共可以保持一黨專政的獨裁,可以侵犯人權,而在這種情況下,不承認世界的普世價值,經濟卻可以一枝獨秀的發展,甚至經濟發展的比自由世界好像更有效。

實際上國際上還有一個特殊論,就是「中東特殊論」,就是普遍認為民主革命不會發生在中東那些獨裁而又經濟發展比較好的國家裡。然而阿拉伯革命還是發生了。否定了「中東特殊論」,就有可能否定中共的這個「中國特殊論」,因此中共的恐慌就可想而知了。

緊接著下一個淪陷的是緬甸。本來在東南亞地區跟中共最情投意合的就是緬甸的獨裁政權。越南雖然它也是獨裁,而且是共產黨獨裁,但是由於它跟中共的歷史糾紛、邊界劃分等等多種因素,即使在社會主義陣營在的時候,它也不是中共的盟友,而是和蘇聯的關係更密切。最近這些年,越南共產黨又開始搞什麼黨內民主、選舉之類被中共看來是離經叛道的事情。對於越南來說的話,中共也不指望它成為老朋友,也指望不上。而緬甸那個軍事獨裁政權卻真正是中共認為是老朋友的。但是緬甸自從去年選舉以後,也就開始慢慢變天了,從開始跟反對黨對話,然後又取消了中緬合作的電站計劃,眼看一步一步就走向真民主,而和中共走得越來越遠了。

到了12月份,另外一個也可以被稱為老朋友的普京遇到了大問題。普京在俄國的國家杜馬選舉,就是下議院選舉以後,他的俄統黨得到的席位大幅度的減少。儘管席位已經大幅度減少了,民眾還認為選舉舞弊,認為他得到的百分之四十多的選票,還是舞弊得來的,因此幾十個城市爆發了大規模的抗議示威,兩次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是全蘇聯解體以來最大的抗議行動。

普京由於對美國強硬,另外他是以一個強硬的統治者的身份出現,而且在開始的時候很能夠迎合和煽動俄國人的民族主義,在上台以後,慢慢的帶著俄國在民主的道路上開始走回頭路,還時不時的在人權問題上和中共合作,比如說遣返法輪功學員等等。在這種事情上中共它對普京是有好感,而且是同病相憐的。眼睜睜的看著俄國人民現在正在拋棄普京,中共的心裡肯定不會好過。

就是說真正的中共的所謂「社會主義陣營」的鐵桿小兄弟,本來也只剩下了北朝鮮一家了,結果這個金正日,就是金家王朝的第二代統治者,老天楞是沒讓他過年。中共和北朝鮮它們相像的地方要比中共和其它的老朋友相像的地方要多得多,它們從意識形態、對本國人民的迫害,到反美政策等等,都是相當接近的,只有程度上的差別,沒有本質的不同。唯一的區別是在於中共運用了西方的資金在經濟上開放了,而北朝鮮在經濟上還是處於餓肚子狀態,就像中國的文革時期差不多,只有這點差別。

當然有人強調說,從金日成到金正日並不是真正的親華的,這種說法其實是過份的看中了它表面的不同點,金家王朝它不親華,甚至是反華,在這點上有很多事實證明的。但是它們「反華」不等於「反中共」,它們和中共是狼狽為奸的。中共其實也是反華的,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就是在反華問題上,中共和金正日、金日成是一樣的,所以中共才會不在乎北朝鮮毀掉志願軍的陵園,清洗掉它國內的領導層當中的親華派系,它根本就不在乎。在北朝鮮表示如此仇華的情況下,它還能夠繼續在政治上、經濟上、軍事上、外交等各個方面來支持金家的組織,就是因為它們是一樣的。

這樣一盤點,中共本來就所剩無幾的老朋友,就在2011年這一年當中幾乎全軍覆沒。原來也能算一個老朋友的古巴的卡斯特羅,早就離開政壇,銷聲匿跡了。也許有人會說是偶然,但是這種偶然性讓我看起來的話就更像是天意,老天要幹什麼事情,誰也算不到,誰也擋不住。

我們這一代人曾經經歷過很多類似的事情,我們曾經經歷過在1976年那一年,毛澤東那一代,就是中共建政的時候三巨頭:毛澤東、朱德、周恩來,三個人在不到一年的時間之內先後離去,結束了整整一個時代。二十多年前,一個強大的和美國西歐自由世界分庭抗禮的蘇聯社會主義陣營,在沒有人預料的情況下,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就土崩瓦解了。

這些從表面上看是一些偶然的事件,為什麼通通都發生在2011年這一年?而造成的結果是目前中共雖然在表面上看上去還很強大,西方還有很多國家實行綏靖主義,在經濟上似乎它可以救世界經濟一樣,但實際上如果我們不考慮經濟問題,因為那個也是一個假象,但是就是說在國際上,在中共的政治上,現在幾乎是處於建政以來最孤立的時期。那麼這是第一個,這是在國際上。

人權、維權和抗議

國內呢,我們要考慮的這幾方面的問題來盤點一下,一個就是人權的災難,維權活動和抗議活動,這幾個我們放在一起講。很多媒體、很多人都盤點了什麼十大這個事件,十大那個事件,列舉了很多,我這裡就想講一講我自己認為比較有意義的、意義比較大的,如果說和往年有重複的、和往年一樣的,沒有什麼特別的我就不提。

這裡我第一個要提的就是「自由陳光誠」運動。應該說這個活動從盲人律師陳光誠被迫害開始就沒有停止過,但是它形成一個特定的活動,那是從2011年開始並且達到高峰的。陳光誠為計劃生育的受害婦女維權被判了4年3個月的徒刑,出獄之後被警方直接送回家中,然後就把他們家變成了一個監獄,所以他從小監獄一步就進了大監獄。從2011年開始,就有網友和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設法去探望他、幫助他。中共其實在恐懼「茉莉花」而開始抓的維權律師,最早抓的三個人滕彪、江天勇和唐吉田,他們不是在參加任何茉莉花活動,而是就是在討論怎麼樣幫助陳光誠的聚會以後被抓的,和茉莉花沒有任何關係。

從8月底開始到10月份,探望陳光誠就形成了一個很大的運動,探望的人數和次數都達到了最高點。這個探望陳光誠的民眾自發行動,引起了國內外的高度關注,成為中國民眾維權的一個重大里程碑式的事件。這個活動除了得到國際媒體的廣泛報導以外,還有一個因素,是因為國際主流媒體的這些人員在試圖直接去探訪陳光誠的過程當中,也經歷了和中國維權人士同樣的粗暴對待,因而這些媒體人士本身也成了事件的一部分,而不僅僅是第三方的報導者。因此他們的報導就更具有真實性和震撼效果。這件事情在接近年終的時候由於兩個新發生的事件而形成另一個高峰,這兩個事件一個就是奧斯卡獎的得主、蝙蝠俠的扮演者克里斯蒂安.貝爾(ChristianBale)和CN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攝製團隊一同前往陳光誠所在的東師古村被粗暴對待以後,成為國際大媒體的頭條新聞。

還有一個,就是在美國的人權團體「公民力量」和其它的一些人權組織,要求美國禁止迫害陳光誠的原臨沂市委書記,就是現在的青島市委書記李群進入美國或者是其它國家的國境;提出類似要求的還有很多國家的人權活動人士。所以這一連串的事件,就把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山東的臨沂市推到了國際舞台。這件事最後最具有強烈的戲劇效果的插曲是,2011年底在全國精神文明建設工作表彰大會上,臨沂市在入選的14個全國文明的城市的地級市當中名列第一。這可能就算是中共的官方對「自由光誠」運動和全世界支援陳光誠、抗議中國對陳光誠的不公平對待的一個非正式的回應吧!

第二個事件我認為是艾未未。艾未未從強迫失蹤到擁有3萬債主這件事情,已經成為世界上很多媒體和很多各種不同的組織年終盤點的時候,排名前幾名的重大事件了。這個事件它有一個獨到之處,是什麼呢?是很多人都百思而不得一解,就是中共領導層為什麼會這麼愚蠢,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把一個世界著名的藝術家在沒有理由的情況下「強迫失蹤」,然後實在找不出理由了,就給了他一個經濟上欠稅的指控。從這裡開始,到後來3萬人爭先恐後的借錢給艾未未做抵押,把一個非常沉重的話題變成了歡樂的、大眾參與的行為藝術。就是說即使有人精心策劃,也難以達到這種效果。所以說走到這一步,讓中共出醜出到這一步的話,只能說是天意了。就是說如果老天要中共出醜的話誰也擋不住,就是沒有話題、沒有理由的話,中共自己會造出讓它出醜的理由來的。

下一個,我覺得國內比較重大的事件就是「烏坎自治了」。征地所造成的群體事件,在2011年依然是層出不窮的,今年5月份由於內蒙古開礦破壞草場污染環境,引發30年來最大的抗議衝突;6月份有鄭州的失地農民抗議政府徵地拆遷;有浙江台州的村民懷疑村幹部貪污他們的徵地補助金而引發騷亂。其它還有很多。但是我覺得這裡最重要的就屬於「烏坎自治」。他們從開始的時候抗議村官非法賣地貪污,到多年上訴、上訪無效,官官相護這些事情和其它的地方沒有特別大的差別,烏坎最獨特的地方,就是有這麼幾個月,兩三個月,把象徵中共統治的村支部書記和村委會趕出了村子,選舉出了村民代表臨時理事會,成為在中共統治下大陸第一個自治的村莊。雖然只有短短3個月的時間,它的意義遠遠超過一般的群體事件。它至少在一個局部,證明了在中國製造暴力、製造矛盾、製造災難的是中共各級組織,不是民眾。沒有了黨的領導中國不會亂、中國人能夠生活得更好,民主和選舉在中國人當中不僅僅是台灣人的專利,大陸人也會,而且不用學就能做得很好。烏坎自治證明了「民主素質論」的破產,很多人就說中國人的素質不好,所以不宜實行民主,但是烏坎的民主就證明了這種說法是毫無根據的,根本就站不住腳的。

烏坎還證明了民主選舉可以和中國傳統的鄉村自治有機的結合起來,形成真正有中國特色的一種社會種型態,這種型態根本就不是中共所說的適合中國特點的什麼社會主義。烏坎的這個自治,它解答了很多很多人們心裡的問題,就是「沒有共產黨中國怎麼辦?」這個問題其實從一個局部已經證明了它只會更好!

下面還有一個就是環境污染方面的衝突。在8月份江西有數千村民圍堵化工廠,抗議污染;9月份有浙江海寧村民萬人圍堵污染環境的工廠;但要是最引人囑目的要算是8月份大連市民對PX項目的抗議活動,那次抗議活動非常罕見的由大連市政府承諾搬遷PX工廠,雖然最近有報導說大連市現在已經食言決定不搬了,但是當時這個抗議活動確實是很成功的;同樣是廣東市汕頭、海門抗議,針對的是中國電力行業、發電廠的污染,持續多日和上千的公安武警對峙,一直到地方政府許諾不建電廠才結束。當然我們不能輕易相信地方當局的許諾,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就是這些環境污染所造成的不滿,發展成這麼大規模的衝突,它是中共持續30年不計後果的經濟發展的結果。

在中共30年的發展當中遺留下來的諸多災難當中,環境污染導致人的生存環境惡化是非常重要之一。這兩次大規模的抗議,再加上年終北京的空氣污染浮塵指標的爭論,突顯了中共這麼多年來與天鬥、與地鬥的這種發展觀已經是窮途末路了。最近這些年在經濟上的「大躍進」,實際上它是與天鬥、與地鬥的這種發展觀、這種世界觀,在現代的形勢下,以經濟發展的形式表現出來,它的本質沒有特別大的變化。而發展到這個窮途末路,實際上你欠債總是要還的,欠人的債要還、欠自然的債也要還。從現在看來,這個環境污染方面的衝突就是一個很明顯的標誌。

在烏坎事件和海門抗議當中有一個引人關注的現象,就是年輕的一代、90後的一代也參加了。在烏坎,年輕人和學生設立了他們自己的新聞室,通過網絡、社交網站把他們的照片、錄像和事態發展的新聞發出去,使得國、內外都可以即時的瞭解和關注;而在海門抗議事件當中,大批的學生直接參加到抗議行動當中去。所以這一點是引人關注的。

再盤點下去的重大事件那是溫州的「動車慘案」。動車慘案實際上也反映了「中國模式」的一個致命傷。高鐵它是中共引進,然後自主開發而形成一個系統再出口的,最具有中國模式特點的一個產品,然而它和很多中共的形象工程、面子工程一樣,它有內在的致命傷,實際上就是「洋」大躍進。它反映的是中國模式的當中「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所有的特點,它高投入、招標和投標的腐敗、內部利益分配、工程豆腐渣、高技術的山寨、質量低劣,出事以後通車第一,罔顧人命、掩蓋事實、最後推出那些在權鬥當中早已失利的,或早已經死去的官員來做替罪羊。實際上溫州動車慘案反映的是中共這個所謂「中國模式」的失敗。

還有一個引人囑目的事件是藏人自焚。就在今年藏區連續發生了十多起藏人和僧人的自焚事件,震驚了世界,讓世界進一步看清了中共所謂少數民族問題的失敗,也特別關注到了對藏人信仰、文化、生活方式的毀滅性的破壞。另一方面,自焚本身也讓很多人重新審視10年前中共製造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對中國大陸內地的人民,不是藏民了,信仰和文化的摧殘和破壞,以及對中國的影響。讓更多的人又重新去審視了一下10年前的「天安門自焚偽案」。

再一個就是深圳「小悅悅事件」。小悅悅事件反映的是中共統治下的另外一個重大事件的必然後果,就是道德的全面崩潰。中共它全面消滅宗教信仰,尤其是過去10多年來對信仰和實踐「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打壓,使得中國社會裡,願意並且努力實踐來維持和促進道德的人群和行為,變成了在統治者眼中的罪行而無法生存;而以中共官員為代表的腐敗、墮落卻變成了一種社會常態。小悅悅事件只是這種社會道德的極端表現而已。很多國外的媒體對這個事件也做了廣泛的報導,國內和國外都有人把這種歸咎於經濟快速的發展而精神文化領域跟不上的結果,而忽視了一個關鍵,就是這種現象,中國社會道德的崩潰,它不是經濟發展的自然結果,是中共統治集團的價值體系通過國家機器強力的推行而消滅傳統的價值體系的結果,是中共對中國人精神消滅的政策的結果。

總的來說,這些重大災難也好、群體事件也好,它都表明中共吹噓的這個中國模式很顯然的是走到了盡頭,因為這種中國模式是以摧毀人的道德、製造人權災難、掠奪土地和資源,以及破壞環境作為代價的,而這些最終都要算帳的。我認為這2011年所發生的這一連串的和往年有所不同、有新的特徵的這些事件,就是一種「算帳」的開始。

「有兵在」的強力維穩

最後我們再來談一下中共在2011年它的維穩機制的發展。正因為它現在內外交困,在這種情況下相對應的措施就是維穩機制的無限膨脹。我們知道維穩經費現在官方公布的已經超過軍費了。在2011年全年,包括聯合國相關機構、各個國家的政府和人權組織的報告,都指出中國的人權狀況嚴重惡化。從2月份、3月份大批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被「強迫失蹤」開始,全年像這種維權律師和活動人士被抓的有130多人。

良心記者齊崇淮今年4年刑滿,剛剛要滿的時候又被加刑8年,實際上就判他12年,在任何一個在司法健全的體系當中,是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的。與此類似的是高智晟律師,在5年緩刑將滿的時候突然被宣布收監,就變成了再加3年,一共判人家8年,這8年實際上都是在中共的手裡面,他家屬根本就沒見到他!這個消息而且是新華社的英文稿發布的,而他的家人至今沒有見到高智晟律師、也不知道他人在什麼地方!另外被迫害的還有陳光誠,是被山東省的政法系統嚴密的看管在家,到現在為止這麼多志願者、這麼多社會活動家、這麼多記者中國人、外國人去探望他,到現在還沒有發現一個能夠突破封鎖見到陳光誠的。

到了年底的時候,貴州的民主人士陳西在12月26日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10年,他被控發表了30多篇文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而這些文章全都是發表在國外的。另外一位是四川的民主人士陳衛,也因為在網絡上發表文章,就在陳西被判的前幾天被判刑9年,同樣的罪名,顛覆國家政權罪。

其實造成政權崩潰的因素,往往不是當權者用這種方式防範能夠防範得了的。1909年6月,當時滿清政府的攝政王載灃就免去津浦鐵路總辦道員李順德等等官員的職務這件事情,徵求張之洞,張之洞說:「不可」,載灃不以為然的說:「有兵在」,這句話非常有名。張之洞後來沒辦法,只好歎息說:「不意聞此亡國之音啊!」認為這種內亂或者內部會引起激變的因素可以用武力把它壓下去,被張之洞認為是「亡國之音」。

在蘇聯解體前,它軍力、警力可以說是世界第一或者至少是第二的;穆巴拉克和卡扎菲沒有倒台的時候,他的軍隊夠強大的,但是當一個政權對內部的不滿情緒要用兵、要用武力、要用暴力來鎮壓的時候,它的仗還沒打就已經敗了。好,謝謝大家。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相關新聞
陳奎德:南轅北轍的中共內政與外交
經濟學人:中共外交蠻橫 危險且適得其反
中共外交出位 新西蘭議員欲訴諸法庭
外媒笑談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吵架90分鐘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美日峰會台海變局?日本隱藏軍力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財商天下】註冊制失敗 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遇阻
【有冇搞錯】中共五個最恐懼的事情
【新聞看點】818莫須有結案 港人自由花相撐
【拍案驚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拋棄李嘉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