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暴力拆遷,還要死多少人才罷休?

陳思敏

人氣 1

【大紀元2012年01月09日訊】年才更新,河南洛陽一日兩起的抗拆自焚,再次灼痛人們的眼與心。兩名村民前後相隔不到半天的以命抗爭,有幸與不幸。但不論重傷還是獲救,被夷為平地的家再也不能擋風遮雨;而天寒地凍,年關將近的他們何處棲身?從痛下毒手到逼死傷殘,走在暴力拆遷這條不歸路上的各地政府,究竟還要多少人命的死傷才肯收手?

4日早晨,由村官領軍的近百人拆遷大隊,趁虛進入洛陽洛龍區關林鎮,而聞訊趕回家中的村民張文軍,竟傻的以為自焚就可以嚇阻這些無法無天的豺狼。就在強拆人馬的鼓譟聲中,身穿厚棉冬衣加速火勢竄燒而全身焦黑如炭的張文軍,在送醫之後音訊全無,而他的家屬亦遭當局扣押隔離。當日午後,一樣的抗爭,一樣的重複在村民張葡萄身上,所幸經由眾人合力勸阻,及時避免憾事再添。

從唐福珍的一把火燒開,甚或在未披露的更早之前,各地抗拆的自焚之火從未熄滅,而身陷火海的痛也一直在燃燒。回顧剛剛才過去的一年,有慘烈猶勝江西宜黃的湖南汪家正,還有愈燒愈烈的河北三兄弟……,每月至少一起抗拆的自焚之火,在大陸各地蔓延串燒。不同的大城小鎮,相同的死守家園:「再不停手,就自焚了!」而不同的領導幹部,相同的無血無淚:「咎由自取」、「燒死活該」、「死了有人埋單」。而最最悲哀的莫過於,人在火中燒,血拆人馬加速引擎剷平下一棟房子;而誰要上前撲火救人,照樣一頓暴打。

地方政府仗勢發展經濟,土地搖身成為斂財的籌碼。而拆遷成功與否牽涉的天價利益,更讓不肖黨官與開發商狼狽為奸,共演無數不擇手段的強拆惡行。官方的執行從沒通知,無安置,未補償,到誘民逼簽字,截流拆遷款,非法變更地目,偽造文書等明的不行來暗的。而拆遷的暴力從恐嚇擄人,斷水斷電,封路堵門,半夜偷襲,到泯滅人性的逼喝農藥,亂棍打死,開車壓死,再來毀屍滅跡,佈置各種意外死亡的說拆就拆。在發展建設大旗的飄搖下,神州大地儘是房舍、家園、良田、學校等被搗毀殆盡的流離失所,更有許多地方工廠無預警遭強拆,一夜之間造成當地數千民眾被迫失業。

片面追求速度的強制拆遷,隱藏在每個環節的天量暴利,全都來自剝削與犧牲被拆遷者的合法權益。而價差懸殊的拆遷補償,不但經常跳票不兌現,非法的拆遷暴力,更無異是寄生這串利益鏈上的國土局、安監局、地方政府、公安城管、房地產商、拆遷公司、黑幫社會,甚至縱放的司法機關等官商,對底層弱勢人民的公然搶劫。而面對好處佔盡,壞事做絕,如盜如匪的合謀集團,人民投書石沉海,進京被攔截,上訪被拘留,舉報被勞教,遍地有冤無處訴。

最終,忍無可忍的人民,把滿腔熊熊怒火引燃到視死如歸的身驅上。只是,人民再慘烈的自焚都已經不能打動官員早已壞死的心。暴力拆遷的一邊是繼續陞官發財的黨官,而另一邊則是魂斷命殞無人問的人民。

去年4月,面對當局500人拆遷大隊的侵門踏戶,北京市房山區青龍湖鎮大苑村的村民吶喊著:「到底還有沒有共產黨來保障農民的利益?還有沒有政府來維護公民的權益?」只聞一聲巨響,放眼望去儘是轟然倒塌後的荒蕪與焦黑陳屍;而曾讓人民寄予無限厚望的《新拆遷條例》,還有最高人民法院對杜絕暴力拆遷的堅決聲明,也都輕薄的比墳前紛飛的冥紙還不如。@

相關新聞
何清漣:現實中國  權力之筆肆意塗鴉的狂草圖
河北三兄弟自焚抗徵地 全身著火如火球
江蘇張家港第二輪強拆  險釀群體自焚事件
四軍人攜槍「出逃」說明什麼?(3)
最熱視頻
【羅廚尋味】荷香蟹肉糯米飯
【新聞看點】全球死亡數破萬 中共4大危機盡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