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罕見政治秘密曝光 李鵬指鄧小平江澤民拍板上馬

人氣 603

【大紀元2012年10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三峽工程屢遭質疑,前中共總理李鵬在其回憶文章裡揭秘,三峽工程是由鄧小平拍板,江澤民主持上馬的。不久前大陸最為著名的從事宏觀經濟與戰略決策研究的民間智庫安邦諮詢發文稱,三峽工程在2009年全部完工的慶典上,居然沒有一個中共領導人到場祝賀!這在中國是極為罕見的。從後續影響看,三峽工程所需要的資金是個無底洞!

關於「三峽工程建設基金」超期徵收又引起本就對中國電價漲價不滿的民眾議論。「三峽工程建設基金」徵收到期後,中共以「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換個「馬甲」繼續收費,讓老百姓為三峽工程買單。

李鵬披露三峽工程決策內幕:鄧拍板、江澤民主持制定

三峽工程這個號稱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引發的聲勢浩大的百萬移民工程,水電過度開發對環境造成的破壞,尤其是地質災害,使它從開始籌建的那一刻起,便始終與巨大的爭議相伴。

中共《人民日報》官網人民網今年2月刊出一篇根據中共前總理李鵬會議錄整理,帶有替李鵬撇清三峽大壩決策責任的文章,文章引述李鵬披露三峽工程決策內幕——三峽大壩工程是由鄧小平拍板的。李鵬當時任國務院副總理、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組長。

李鵬回憶,江澤民任中共總書記後,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峽壩址。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

而據維基百科記載,1992年國務院向全國人大提交三峽工程建設議案的舉動,被廣泛質疑是江澤民、李鵬等人刻意要把三峽工程辦成「鐵案」。1992年4月7日該議案終於進入表決程序,共有2633名人大代表參與表決,結果是贊成1767票,反對177票,棄權664票,未按表決器的有25人。表決雖然獲得通過,但贊成票只佔總票數的67%,是迄今為止中共全國人大所通過的得票率最低的議案。

公開的報導和圖片顯示,1997年,江澤民、李鵬、曾慶紅、羅幹出席三峽工程大江截流儀式。

三峽工程完工慶典無中共領導人露面

財經網《安邦諮詢:三峽工程正在成為一個無底洞》文章說,三峽工程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超級工程之一。它不僅投資巨大,而且遺留的問題眾多。尤其引人關注的是,三峽工程在中國引發的爭議也前所未有,以至於它在2009年全部完工的慶典上,居然沒有一位中共領導人到場祝福!這在中國是極為罕見的。與同樣是超級工程的載人航天相比,二者的政治地位簡直是天壤之別!

安邦諮詢的文章還稱,在2009年的研究簡報中預警,從後續影響來看,三峽工程所需要的資金可能是一個無底洞。「預警被不幸言中,三峽工程正在成為一個無底洞」。

三峽大壩工程貽禍無窮,堪稱到了流膿現瘡的地步。三峽工程「是炸還是拆」?這樣具有強衝擊力的文章又開始流傳。

「三峽工程建設基金」超期徵收再被曝光

繼今年5月經濟學家馬光遠在微博質疑「三峽工程建設基金」超期徵收後,近日,一篇名為《三峽工程又一秘密》的文章再次在網上引發關注。

文章說,「三峽工程建設基金」應該在工程全部完工就停止徵收,但至今仍在收取。公眾所期待的「電費下降」並沒有隨著三峽工程的完工而實現。

馬光遠曾在微博表示:三峽工程早於2009年全部完工,為甚麼今天在電費裡,每度電還要收取0.7分的三峽工程建設基金?此微博使「三峽工程建設基金超期徵收」炒得沸沸揚揚。

民眾質疑「中國老百姓為三峽工程買單,發電賺了錢他們卻不參與分紅,政府還要繼續收費,繼續漲電價,有這樣黑心的嗎?」

中共設三峽工程建設基金 中國民眾用電價被加價

針對「三峽工程建設基金」被質疑超期徵收,《財經中國》題為《三峽工程建設基金與重大水利基金之間的那點事》的報導表示,三峽工程從1993年準備工程算起,總工期當初預計為17年,2009年工程全部竣工。

1992年,興建三峽工程議案通過後,國務院決定除西藏、貧困地區的農業排灌用電、縣及縣以下的孤立電網除外,中國用電加價0.3分錢/千瓦時,與葛洲壩電廠上交的利潤一併作為三峽工程建設基金,專項用於三峽工程建設。

1993年4月14日,中共國家計委等部委再下發通知,規定從1993年1月1日起,對葛洲壩電廠上網電價在現行電價的基礎上每年提價1分,分4年到位,作為三峽工程建設基金。從1996年2月1日起,在三峽工程直接受益地區和經濟發達地區的16個省、直轄市每千瓦時提高到0.7分錢。

兩個基金同時徵收 公眾:換湯不換藥

2009年三峽工程全部竣工後,「三峽工程建設基金」徵收期限已到,這項基金是否就該停收?

2009年財政部印發的《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徵收使用管理暫行辦法》稱,2010年1月1日起,三峽工程建設基金停止徵收,但為其籌資的電價附加不取消,繼續以新設立的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的名義徵收,為期10年。

可見從2010年開始,雖然停止徵收「三峽工程建設基金」,但改為徵收「重大水利基金」。對此公眾普遍視為三峽基金「換馬甲」——換湯不換藥。

《財經中國》的報導表示,「三峽工程建設基金」這個理應被取消的基金,幾經輾轉以「重大水利基金」的名目持續徵收。

文章質疑,在2011年的財政年鑑中,這兩項基金同時赫然在目。難道國家並沒有「以重大水利基金」取代「三峽工程建設基金」?兩個基金同時徵收?

專家:老百姓繼續為三峽工程買單

2011年5月18日,中共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三峽後續工作規劃》。官方隨後發佈的公告中,將三峽工程的一些不利影響擺到檯面,如移民安置、生態環境、地質災害、長江中下游航運、灌溉、供水等。

旅德工程水利專家王維洛認為,官方有條件地把上述問題擺到檯面上,是為了要錢。根據肇事者原則,三峽工程帶來的不利影響,就應該由三峽工程投資解決。三峽工程並無甚麼防洪、發電、航運等的綜合效益,真正實現的只有發電一項。目前每年發電的收入為二百多億元。

據王維洛計算,到2010年僅中國百姓從電費中繳納的三峽基金(包括其後續基金)已經達到1,100億元人民幣,超過三峽工程總投資的一半以上。但是三峽工程的發電利潤並不屬於中國老百姓。三峽工程的所有水輪發電機已經被私有化,全部發電利潤屬於一個股份公司。三峽工程的一些決策者、中央部委和地方的一些官員以及主要工程技術人員則是這個股份公司的原始股持有者。

王維洛認為,如果中共用三峽工程的發電利潤來支付三峽後續工作的投資,也是一種可行的選擇。但它不會這樣做,這樣會侵害利益集團的權益。因此,由老百姓繼續為三峽工程帶來的不利影響買單。承認不利影響,為的是收錢有名。

(責任編輯:徐亦揚)

相關新聞
李 銳:回憶三峽工程上馬過程的始末
專訪王維洛:三峽工程背後的真相 (上)
專訪王維洛:三峽工程背後的真相 (中)
專訪王維洛:三峽工程背後的真相 (下)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川普快拳擊中共 多國首腦扎堆換人?
【唐青看時事】川普猛打中共 習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橫河直播】三起訴訟不簡單 美國文革由來
【秦鵬直播】中朝爭秀肌肉 蓬佩奧連番打擊中共
【財商天下】投資中企角力激烈 川普斬吸金觸角
【西岸觀察】推特內部講話外洩 稱關更多帳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