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史蒂芬.穆藍 西方聲樂家演唱中文歌曲

在演唱中找回自己的家
潘美玲

演唱中文歌曲的聲樂家史蒂芬.穆藍在演唱中找回自己的家。(圖:史蒂芬.穆藍提供)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

為什麼享有世界知名度的西方聲樂家願意從頭學唱中文歌?唱中文歌的感受和體會又是怎樣的?來自英國威爾士的知名聲樂家史蒂芬.穆藍意外發現一個神奇的現象——中文的發音方法最能使人的聲音達到自然美好的共鳴。

渴望瞭解中國文化

來自英國威爾士的知名聲樂家史蒂芬‧穆藍(Stephen Mullan)是一位才華橫溢,並且享有世界知名度的聲樂歌唱家,他受邀參加過許多重大表演,如2006年在為梵蒂岡為羅馬教宗的生日演唱「彌撒亞」;在日內瓦為薩伏伊的埃馬‧努埃萊三世(Vittorio Emmanuele III of Savoia)和耶路撒冷主教的慶祝會上表演;在西班牙馬德里卡爾德隆劇院(Teatro Calderon)舉行的西班牙瓦格納協會(The Wagner Association of Spain) 百年慶祝會上演唱。今年7月,穆藍參加了著名的薩爾茨堡美聲節(Salzburg Voice Festival)並進入四強。他被正式提名為今年9月3日成立的維也納馬勒愛樂樂團(The Mahler Philarmonic of Vienna)的獨唱演員,並與MPhil唱片公司合作出CD在全球發行。

穆藍說,他參加新唐人電視臺舉辦的全世界聲樂大賽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他非常渴望瞭解中國文化,作為一個藝術家,他認為能夠瞭解和體驗不同的文化是很重要的。「我曾經去過尼泊爾,攀登在喜馬拉雅山的山脈上,還去過印度。」穆藍對神祕和古老的東方文化充滿了嚮往,他說新唐人大賽要求選手唱中文歌曲,給了他一個學習中國文化的絕好機會。

2012年新唐人全世界聲樂大賽,首次面向全世界各個族裔的選手,大賽要求每一位參賽的選手,除了用西方語言,如意大利語、德語演唱經典的西方歌劇曲目,還要用中文演唱一首經典的中文曲目。大賽消息傳出後,很快吸引了來自全球近20個國家的聲樂歌唱家,其中一半是西方選手,其中有世界知名的聲樂家,和在許多國際大賽獲獎的歌唱家。穆藍是其中一位。

中文發音方法最能達到美好共鳴

在談到學習中文、學唱中文歌的體會時,穆藍說:「對西方人來說,學習中文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當你一開始面對那些字元的時候,你會感到無所適從。我採取的方法是,大量地聽中文歌,在聽的時候,用心領會歌曲要傳遞的信息,並理解中文的表達方式,當我用心去體會中文歌曲的聲音時,我發現學唱中文歌曲並不難,而且發現中文歌曲的表現力非常強。」

對一個歌唱家來說,發音準確非常重要。穆藍在分享他學唱中文歌曲的體會時,提到一個很神奇的現象,那就是中文的發音方法最能使人的聲音達到自然美好的共鳴,「這是我以前完全不知道的,中文真是一個非常美好的語言。」

在談到中文歌曲的曲調時,穆藍說:「中文歌曲的曲調精緻優雅,像花一樣美麗,又好像一幅寫意畫,像水一樣的流暢自然,唱中文歌曲時,我好像來到了水邊,舒展、輕鬆,享受貼近大自然的美好。」穆藍說,在用中文演唱時,他想盡力把中國文化的美好內涵表達出來。

放下觀念,學習用中國人的視角看世界

穆藍這次參賽的中文歌曲是《我住長江頭》,這是中國近代音樂先驅青主1930年為宋代詞人李之儀的〈卜運算元〉譜曲的。歌曲用中國人含蓄、內斂的方式表達了對美好感情的嚮往和忠貞,曲調優美、雋永。這是首很經典的中國歌曲,和西方直白的表達方式不同,中國人多用比興的手法表達思想感情,寄情於景,情景交融,意境優美,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歌詞也體現了中國文字的優美典雅。中文貴在洗練,每個字的背後都有深刻的內涵和豐富的意境,而中文的發音,也充滿了詩詞般的節奏和韻律,輕鬆自如地表達出人類豐富的思想感情。「中國文化非常有吸引力,當我越多地瞭解中國文化時,我就更加渴望學習更多的中國文化。」

穆藍說,作為一個西方人學習中國文化,最重要的是不要用西方人的觀念來看中國文化。「你應該放下自己的觀念,重新學習用中國人的視角來看世界的方式。」

傳說中的中國,是一塊神眷顧的土地,在這個被稱為「神州」的大地上,五千年來,神的子民生生不息地演繹著神傳的文化。中國的語言和世界上其他任何一種語言都不一樣,充滿了來自上天的啟示和神傳的玄機,無論是形符還是發音,都蘊藏著玄機。中國正體文字通陰陽,曉天理,順天道,和人體、生命、宇宙都是息息相通,被公認為世界上表達力最強的文字,也是信息含量最大的文字。

生命的意義在於從塵世中超脫

穆藍還表示,新唐人在紐約舉辦大賽,而且決賽是在卡耐基音樂廳,規模大、氣勢大,對聲樂家的吸引力超強。

他提到新唐人大賽另一個不同凡響之處,在於對選手沒有年齡限制,這是有別於其他世界大賽的。穆藍認為這是新唐人大賽的高明之處,因為歌劇是一門綜合的藝術,結合音樂、表演、歌唱和舞臺藝術,對歌劇演唱家的要求也是很高的,需要一個歌唱家在各方面都要得到成熟的發展,「很多藝術家是大器晚成的,成就一個藝術家需要時間的歷練,一個人在各方面都成熟後,才能得到一定的藝術上的造詣。」。

穆藍認為一個人生命的意義不是突顯自己有多麼重要,而是要讓自己從塵世的各種束縛中解脫出來,就像一隻鳥,要從籠子裡飛出來,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人生就像一場旅行,你的心靈一直在漂泊,直到找回自己真正的家。」他說,音樂就像他的人生伴侶,伴隨著他找到自己真正的家。

穆藍將在10月21日新唐人聲樂大賽的決賽上以一首充滿東方古典色彩的詠嘆調《我住長江頭》,詮釋他對中華神傳文化的理解和嚮往。詳細資訊:http://concert.ntdtv.com/。◇

--轉自《新紀元》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b5/300/11364.htm
*PDF版訂閱一年52期美金$10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10月16日報導】(中央社記者劉麗榮新北市16日電)雲門舞集駐團編舞家布拉瑞揚.帕格勒法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他今天說,從來沒想過跳舞有一天能披上十傑彩帶。
  • (shown)修理、製作小提琴近30年,王聖哲是臺灣及亞洲地區小提琴界極負盛名的大師級人物。拉不出聲音的啞巴琴,在機場遭到堆高機壓過、甚至被吉普車碾過的小提琴,都能在他手上修復。修理、製作小提琴近30年,王聖哲是臺灣及亞洲地區小提琴界極負盛名的大師級人物。彷彿天意,他學拉琴、製琴的過程奇妙,步步巧安排……
  • 在長期的經濟蕭條中,交響樂能夠生存嗎?在藝術品質和商業盈利中,能做到熊掌與魚都兼得嗎?在保留陽春白雪的傳統曲目和創新的節目之間, 如何平衡新老觀眾的不同口味? 如何吸引年輕的觀眾而又不會失去原有的老觀眾?社交媒體給交響樂團帶來的是衝擊還是機會?交響樂能走出音樂廳,更廣泛地接觸到更多的觀眾嗎?諸如此類的問題再加上觀眾和營收的下滑,是今天美國和世界各地的交響樂團經理和藝術總監們所不得不面臨的挑戰。
  • 我與科學的緣分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後天母親刻意培養的。我的天性中,喜歡文學多於數理化,從小耳濡目染的都是中外小說,我們常常因為愛看小說而挨母親的訓,她說我們「抽鴉片煙」,浪費時間。在媽媽的督促下,我漸漸地喜歡上了數學和物理,喜歡數學的嚴謹性,講邏輯,有規律可循,像一首美妙的音樂。喜歡物理的趣味性,像小說,像故事,每碰到一道難題就非常興奮,一種面臨挑戰的興奮,解題後的快樂,令人陶醉。
  • 被音樂雜誌譽為「華人國際藝術家之璀璨新星」,朱丹是一位活躍在國際舞台上才華橫溢的年輕小提琴家,他出生在中國北京。每年都應邀和世界各頂級樂團合作,並舉行獨奏音樂會。發行的諸多影音作品中包括去年和Christoph Eschenbach指揮大師在德國現場演奏的DVD ,還有與法國鋼琴大師Philippe Entremont錄製的CD等等。
  • 國立中山大學再度邀請旅美小提琴家林昭亮駐校,開班授琴藝並與學校樂團同台演出,明天還將與詩人余光中進行「詩樂對談」,林昭亮今天說,他將向余光中請益創作靈感來源。 林昭亮說,不同年齡層有不同人生的歷練,對曲目的體會及看法也有所別,與他們交流是不錯的經驗。他又說,他只是「引進門」,頂多當個「導遊」,要深入貝多芬音樂世界的堂奧,仍要靠學員個人努力。
  • (shown)「只有優秀的演奏者,沒有好的聽眾,沒有任何意義。」韓國首位國際級指揮家金南鷹突破地點、環境的藩籬,締造音樂幸福感,感動聆聽者,將古典樂章傳遞普羅大眾,他說,藝術只有在共享時,才具可貴價值!
  • 攀越聲樂巔峰喜踏神韻之路--訪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1):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艱難曲折歌唱之路。一首氣勢恢宏的歌,深沉高昂卻飄然出世的感覺,彷彿一切塵囂都已遠去,只有這天籟之音。圓曲的聲音世上罕見,像是來自天上,使人身心震撼,進劇院的時候人們帶著沉重的負擔,走出劇場的時候,使人通體舒暢,背後像是長了翅膀。
  • 擔任紐約林肯中心室內樂藝術總監的吳菡被《音樂美國》評為2011 年最傑出音樂家,她是50 年來獲得這項榮譽的第一位華裔女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