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北絕症女親歷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跡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10月31日訊】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河北省遷安市扣莊鄉唐莊村年僅二十二歲的姑娘翠爽被診斷為「突發性的重症肝炎」,醫生稱此病治癒率幾乎為零。萬般無奈的翠爽,只好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和媽媽學起了法輪功。在親歷奇蹟後,她徹底信服了,也明白了這群修煉者為何歷經十三年的殘酷迫害卻依然堅信。

患上死亡率幾乎100%的重病

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就在翠爽準備結婚的前一週,她突發急病,全身無力,眼睛和身體出現黃、黑的症狀,大腿浮腫。到遷安市中醫院檢查,當天被安排住院觀察,同時,值班的醫生給翠爽安排了緊急檢查各種指標。十月八日下午,中醫院根據各種化驗結果,就告訴了她的未婚夫,說是病情很重,讓她轉院去唐山治療,小伙子都被嚇哭了。當天晚上,雙方的親屬開車趕緊帶著翠爽去了唐山。

先到唐山市工人醫院,值班的醫生看了病歷,讓他們去唐山市開平傳染病醫院,到了開平傳染病醫院已經是半夜十二點,大夫看了病歷,問她症狀,她回答:眼睛黃,感覺肚子分兩股氣,沒勁。此時的翠爽還能自己走路,大夫就給輸液,做檢查,驗尿,驗血,分析病因。第二天她會打飯,還在醫院的小公園裡走兩圈。

又過了兩天,翠爽和未婚夫出去接從北京趕來唐山看望她的哥哥,才走了有五、六百米遠,醫生就給她未婚夫打電話,讓她回去。他們回去以後,醫生說翠爽病很重,不能讓她出去了。

翠爽每天早晨抽血,一抽就是六個小瓶子,後來又抽了三次骨髓。每天還要從早上五點開始輸液一直到晚上十二點才輸完。翠爽的病並沒有好轉,卻在惡化。

第五天時,翠爽開始神智不清,已不會下床了,而且上、下午也不分了,連手機都不會用了;第六天凌晨三點,翠爽開始大鬧,嗷嗷大叫,醫生告訴家屬說是肝昏迷的症狀。這時大夫又給她換血漿,她哭鬧仍然很厲害,需要三個人把著。後來翠爽就深度昏迷,甚麼都不知道了,大小便失禁,一天就使用了三袋尿不濕。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

醫生們清楚,這是種治不了的病,死亡率幾乎就是百分之百,而且病情來勢凶猛,甚至沒有活過七天的人。即使在北京高級醫院裡,也幾乎沒有活著回家的。於是醫生們就只有每隔幾小時就翻翻翠爽的眼皮,用手電照照瞳孔,看看瞳孔散了沒有;用手摸摸翠爽的脖子,看看脖子僵硬了沒有。那一天一夜就用了一萬五千元的醫藥費。

第七天,四萬元錢花光了,連同翠爽的嫁妝錢也全搭進去了。翠爽的母親眼見翠爽的病情迅速惡化,知道已沒任何醫療辦法能使女兒起死回生,再拖延下去只能是人財兩空,於是決定租輛救護車將翠爽拉回家。這時的翠爽仍處於昏迷狀態。路上,翠爽的母親不停地求著李洪志師父,求師父救救女兒。

在路上,翠爽朦朧地聽見有人給哥哥打電話,她流出了求生的眼淚。媽媽看到這種情景,心中燃起了一線希望,心中默默地謝著師父。

三個小時後到了家。當時屋裡、院裡、院外擠了很多人,七嘴八舌,說甚麼的都有。

回家後,翠爽漸漸地醒過來了,到了晚上七、八點鐘,她知道餓了,能吃一點粥了,還喝了點蘋果汁。

翠爽的病情稍有好轉後,家裏其他親人擔心翠爽的安危,次日又用救護車把翠爽送到了唐山開平傳染病醫院,繼續在醫院接受治療,這次帶去的錢全是借的。

到了醫院還是輸液,第五天,翠爽輸了兩袋血後又開始昏迷。這次醫生說是亞急性肝炎,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後來藥液已經輸不進身體裡去了,都流出來了,手腳也腫了。這種情況下,在十月二十四日,翠爽的母親再次決定帶翠爽回家。

相信的一念 奇蹟發生

回到家,翠爽的母親再次求師父救女兒。漸漸地,翠爽又醒了過來。媽媽對翠爽說:「只有法輪功能救你了。」

當時的翠爽並不相信煉法輪功能治好自己的絕症,只知道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煉功對身體有好處,因為母親修煉法輪功十多年從來沒吃過藥,這是事實。母親因堅持修煉,多次被非法關押洗腦班,還被非法勞教三年、勒索過五千元錢,無論是物質上還是精神上,都遭受過嚴重迫害。翠爽一直不太理解母親在內的這群修煉人為何如此堅持。

這次,翠爽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救了,醫院的治療方法對自己已經沒有效果了,也只好把求生的希望寄托在法輪功身上。

翠爽身體疼痛時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就不疼了,她體驗到了神奇。十月二十五日,媽媽帶著翠爽煉功,剛開始翠爽不會站著,就坐在炕上打坐。開始打坐時,翠爽的手不停地抖動,不聽使喚,後來漸漸地平靜下來,腦子也越來越清醒。煉完功,翠爽當時就能下地了,只是她腿因換血漿不好使。

第二天,翠爽用幾個腿帶小輪的電腦椅子推著走路,推了兩圈後,她就扶著窗台自己能走了,到了院子裡,翠爽就想幫媽媽去摘辣椒,用小板凳挪著下去好幾節石台階,慢慢地手裡扶著的東西也不用了,自己可以在院子裡走路了。

到了第三天,翠爽就會到對門串門了,第四天,還會騎自行車了,到村裡的小賣部買了些東西。左鄰右舍的人看到翠爽後,都問:「你是翠爽嗎?真的好了嗎?真嚇人呀!」七天後翠爽能到鄰村的姥姥家串親戚。

翠爽的身體一天天地好起來,後來完全康復了,一點後遺症都沒有留下,精力充沛。翠爽的親朋好友和左鄰右舍的鄉親們也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和超常,都說:法輪功真的神奇啊!

未完的故事

故事似乎已經結尾,然而,在翠爽第二次從死亡的邊緣又回到人世間時,翠爽家的事情卻又再次轟動了整個鄉鄰。

由於家族中有的人受中共的媒體對法輪功造謠宣傳毒害得太深,對孩子不打針不輸液,病就能好了不理解,還擔心孩子的病情。在她們回家的第三天,也就是十月二十六日,有人就將翠爽的母親告到扣莊鄉派出所,當天扣莊鄉派出所的小唐和兩位警察來到翠爽家。

當時翠爽正幫媽媽在摘辣椒,他們來了之後,媽媽把翠爽攙扶進了屋。小唐和兩位警察也同時進了屋,他們不是來看望死而復生的翠爽,而是到屋後就亂翻東西,並掠走救了翠爽命的大法師父的照片,《轉法輪》書一本,MP3一個,還有一百五十元錢。當時就把身體剛剛恢復一點的翠爽嚇得抽搐起來,小唐在屋裡只好掐翠爽的人中穴,媽媽也不停地叫著女兒的名字。後來,看著這種情況,小唐等人搶著東西逃走了。

次日,十月二十七日,遷安市「610」(凌駕於法律之上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邪惡黑組織)的頭目楊玉林、遷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副隊長浦永來、縣鄉村各級官員共十幾人又闖入翠爽家中,翠爽家的房前屋後又都擠滿了鄉親們。

這些官員們厲聲質問翠爽的母親:「是不是你不讓孩子打針輸液的?」母親告知:「我的孩子輸液都輸不進去,藥都從腳上流出來,我也沒有不給孩子治病,都花了四萬多元的藥費了,醫院不但沒有把病治好,人卻人事不知的被抬著回來了。人的辦法已經治不了我閨女的病,我堅信,只有大法能救她的命,煉不煉是她自己說了算。」母親就叫楊玉林、浦永來等人到屋裡去看看孩子,他們誰都不敢進屋,就走了。

幾天後,又有人開車到翠爽家,但沒有進院子,看到翠爽身體挺好的在幹活,就一聲不響地走了。

過後,鄉親們議論紛紛:現在這當官的,不管壞人,管人家煉不煉法輪功幹甚麼?人家又沒幹啥壞事,只是想讓孩子活命、煉煉功,人之常情,天下父母哪有不為兒女好的?至於動這麼大的干戈,來那麼多人?報告她的人也太傻了,想想現在打擊法輪功這麼厲害,萬一母親被抓,孩子咋辦?還不得一命歸天?那不真毀了這個家?

現在民事糾紛不斷,有誰去問?街上打架的哪位官員去管?醫院裡各種急、重病人,又哪位得到政府的問候?為甚麼有人說煉法輪功的如何如何,大批官員就如此快速「光顧」?他們是去「關心問候」?還是想藉機有其它的目的?或者捕捉到點信息就想借題發揮嫁禍法輪功甚麼?

慶幸的是,翠爽沒再用任何藥物治療,只是隨母親學法煉功,就奇蹟般的康復,現在她哪都會去,走多遠也不累,創造了用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奇蹟,這讓人親眼見證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效,使不明真相的人不得不從新審視法輪功。

每當回憶起這段經歷,翠爽都很感嘆:「如果在二零一一年沒有煉法輪功,那麼我現在早已離開人世,感受不到黎明的到來,感受不到陽光的溫暖,經歷劫難讓我知道能夠活著真好。我要把我的感受告訴更多的人,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責任編輯:孟飛)

評論
2012-10-31 11: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