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工傷癱瘓三十四年 修法輪功獲健康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10月04日訊】李逢時(化名)現年逾七旬,曾是個多災多難之人:生下來就差點兒被狗叼走;成年後遇車禍工傷臥床三十四年;半生百病纏身,負債纍纍,多次自殺未果;後來,幸遇法輪功才獲得健康,並經歷了很多神奇的事。

臥床三十四年 生不如死

七十多年前,李逢時的母親大年三十將他生在冰面的場院,被村裡的一群狗圍困。為了李逢時,親友家獵犬趕來與群狗廝殺而死,李逢時雖活了下來,濕漉漉的後背卻被寒冷的冰粘掉一層皮,三個月後才長出新皮,且患先天性心臟病;二十三歲患腦炎留下癲癇後遺症,一抽搐就犯心臟病。二尖瓣兒閉鎖不全,心臟血液反流,心動過緩,每分鐘僅38至40下;二十六歲時又因公遇車禍工傷,從跳板上掉下來,醫院確診腰椎三、四、五節形成血瘤,頸椎五、七節脫位,胸椎九、十節骨裂。曾去往北京、天津、哈爾濱、江蘇常熟、上海華山醫院等各大醫院治療無效。

自此李逢時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小便失禁,大便靠大劑量瀉藥才能排泄。由於頸椎脫位帶動口齒,吞嚥食物困難,身心痛苦,生不如死,度日如年,且負債纍纍。李逢時不忍年邁父母為他操勞,曾自殺三次未遂。為了安慰父母,堅持著活了下來。一九九四年患闌尾炎、腸粘連,治療時昏死在手術台上,被強力電擊才活了過來,卻因此左側乳房流膿;再生性障礙性貧血,靠輸血活著;因輸血感染又出現甲、乙、丙肝病症。後來,父母一週內相繼過世,李逢時哭的眼睛已近失明。從此,他僱鐘點工人照料生活起居,靠對門鄰居常送來小米湯維持生命。期間李逢時曾學練了十幾門氣功,有氣功師曾到家裏來治療仍不見效,此後,氣功治病的希望也破滅了。

法輪功 生命喜逢春天

一九九七年年末,由於躺在床上總能聽到一種優美的音樂不停的縈繞耳際,他強撐著身子跪在床上望向窗外。待晚上有煉功的人從窗外路過,李逢時下意識的爬起來,朝窗外的人喊:「大姐,你們是幹啥的?」回答「煉法輪功的。」問「你們還招不招學員?」回答「誰都可以學。」

待對門鄰居送小米湯時李逢時說:「能不能給我借一本法輪功的書?」日後鄰居給李逢時借來小本的《法輪功》修訂本。本來眼睛已近失明,李逢時卻功理功法都能看,將功理功法抄寫下來,把煉功圖畫了下來。

於是,李逢時躺在床上就煉功、背口訣,煉了一夜。翌日早晨,覺得小腹裡有東西在轉,由於轉的厲害李逢時全身隨著抖動。隨後開始上吐下瀉,吐的都是海蜇皮似的血,瀉的都是膿和血。李逢時當時正在每天幾次服用二十二粒的藥丸,由於身體不疼了也忘了吃藥,也就再也不吃藥了。兩個月後,李逢時生活能自理了,能下樓到學員家學法了。

修煉後 體驗大法神奇

李逢時每天夜裡煉功,一次打坐時定住後,發現右側坐著一高高大大的由光構成的一個人,自己(是個淘氣的小孩兒模樣)就擺弄那個人的腳趾甲玩兒;一次入定後,自己從窗戶出去,見高高的南天門,有女子在蓮花池裡洗浴。這時大紅門開了,大門上的金釘有碗口粗。走入大殿,金磚鋪地、金碧輝煌,東牆一排全是金佛像。佛像前有金色條案,案上有金色燭台燃著紅色蠟燭,坐著很多和尚在看經書。第三次去大殿時,扔過來一個黃色緞子蒲團,自己用手摸摸,滑滑的,軟軟的,心裏想「我不在這兒修」,之後就再也沒去那個大殿。

一次樓下鄰居帶同修到李逢時家來,那個同修胸前帶著小法輪章,李逢時看到法輪章放射出耀眼的光芒;陸續的有同修到李逢時家來,有的同修李逢時曾在夢裡見過,穿著打扮都一模一樣,還看到有位同修三花聚頂的景象;第一次看《轉法輪》,見每個字都是鏡子鑲嵌的萬字符,放出的光芒有一尺多長;一次看師父講法錄像,心想:我眼睛『不好』,就閉著眼睛聽。結果自己被強光晃的睜開了眼睛,本以為是窗外的車燈晃的,待睜開眼睛發現身旁窗台上,由光組成的一高高大大的人坐在蓮花座上,頭頂著棚。這才恍然明白是師父讓自己睜開眼睛看講法錄像。

中共迫害 身陷囹圄流落他鄉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誣陷大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單位、派出所、街道等人員出面逼李逢時寫不修煉的保證,他堅決不寫。李逢時說:我自己選擇的路決不後悔!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李逢時與幾位同修想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車。途中,被警察遣返,李逢時被非法關押在齊齊哈爾市第二看守所。一次一刑事犯鋪被時一腳將李逢時誤傷踢倒,摔至鋪下,摔的很重,使他生活不能自理。這樣,他於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八日獲釋。回家後堅持煉功,身體三天就好了。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由於他堅持向百姓講法輪功遭迫害真相,警察到處抓他,他被迫流離失所。曾在陌生的城市的一個菜棚子裡站了三夜,半夜巡夜的人還用手電亂照。後來一位遠親的兒子為李逢時租一房子,他才暫時有安身之處。

因向人們澄清法輪功遭陷害的事實,二零零六年李逢時再次被綁架後,渾身抽搐,被警察扔在馬路邊,李逢時再次流落他鄉,兩年後,於二零零八年才回到自己的家中。

(責任編輯:謝正華)

評論
2012-10-04 9: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