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文明與人體生命之正見(三十三)

所謂專家只是在一個小點比別人深入而已。(攝影:/Fotolia )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3.整體性──「盲人摸象」要不得

亞里斯多德、歐幾里德和阿基米德幾乎都是同時代的人。從那時候開始,西方科學似乎下定決心走上了分析和還原的路。對於這條路,有一句很好的概括:「所謂分析,是指把真實的世界拆分成無限多的、再不可分的、彼此缺乏內在聯繫的基本粒子;所謂還原,就是將萬事萬物(也包括人)看作一堆堆的活動著的原子的單純疊加,一旦了解了一個原子的結構和活動規律,就掌握了一切。」

《第三次浪潮》一書作者托夫勒在為《從混沌到有序》一書撰寫的前言中第一句話就說:「在當代西方文明中得到最高發展的技巧之一就是拆零,我們非常擅長此技,以致我們竟時常忘記把這些細部重新裝到一起。」

當代的一位核物理學家詹克明對於這種研究方法曾經有過這樣一段精闢的論述:「科學越發達,理論越艱深,學科也就越是高度的分化,人的專業知識面也日趨狹窄。如果你問某位科學家的研究領域,他可能會說:我在化學研究院、物理化學分部、理論化學研究所、量子化學研究室、從頭計算方法研究組、從事多原子分子課題中位能面計算工作。你盡可以和他討論『從頭算』方面的問題,但倘若超出這個範圍,可能會使雙方都感到尷尬。一問,嘿然;又問,斂容;三問,正色;再問則拂袖而去。這不禁使人想起一個曾在宮廷御膳房供職的廚師。他後來受雇於某大家。主人想以其資歷炫耀一番,命他燒製一桌宮廷筵席宴客,答曰不能,因他是專做宮廷點心的。又令其製作一席宮廷點心待客。又答曰不能,因為他是為做某種點心專職切製蔥末的。也許當今從事各種專業工作的人中就有不少『專門切蔥』的。」

「人人都知道盲人摸象的故事,然而也許我們就在幹著類似的事。如果說,古希臘的亞里斯多德還算是研究過『大象學』的話,近代科學家們早就分別潛心於『象腿學』、『象耳學』、『象尾學』、『象牙學』等分支了。而現代的博士生導師已帶領眾多弟子分兵於『象腿學』中的『象腳學』、『象趾學』、『象腿力學』等次級分支了。」

對於這個世界整體的認識,也就是我們的整個的「科學」,已經分解成了許多許多的巨細的學科門類了,現在來看,已經非常難以組合在一起,來得到對世界的整體認識了,所謂專家只是在一個小點比別人深入而已,難有在多個領域有造就的真正人才。在上個世紀下半葉,邊緣科學開始出現並迅速發展,實際上所謂的邊緣學科無非是研究兩個或兩個以上學科的交叉領域而已。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對我們已有的知識進行整合,那也不過是把「切製蔥末」和「和麵」的整合在一起,離真正做出宮廷御宴還不知相差多少呢!

這種細分的方法中,對於「基本粒子」的逐個研究已經十分不易,然而就算了解了每一種、每一個「基本粒子」的規律,我們又需要多麼超巨型的計算機才能對那無限多無限小的「基本粒子」進行「疊加」?(待續)

--摘編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