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文明與人體生命之正見(三十五)

物質世界之外,是不是還存在著我們眼睛和儀器所看不見、摸不著的客觀世界?(Fotolia)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4.開放性──「六寸」以下的魚與坐井觀天

世界並不只有一個空間、一個層面,而我們所直接接觸到的世界也許僅僅是更高維度時空的一個投影而已。那麼僅僅從最表面空間入手,眼見為實,先入為主,並不能得到正確的結論。這裏我們用開放性來概括科學應該突破不同的時空體系,而不是站在我們肉眼所見和一般感官所感的時空體系之內。

一位海洋生物學者以六寸的漁網網眼,花了很長的時間在海裏網魚來研究海洋生物,最後終於得到一個「科學」定律:所有的魚都比「六寸」長!

人的肉眼是侷限,可見光只占整個電磁波頻譜的一小段,然而電磁波頻譜卻跨了二十個「數量級」。儀器的探測能力也是有極限的,量子力學裏面的測不準原理已經在提醒我們了:以我們人類當前所有的探測手段,無法同時準確的掌握微觀粒子在某個「準確時刻」的「準確位置」,這十分形像的詮釋了儀器和我們的觀測方法的侷限。前文所述的特異功能者超乎尋常的感知能力,更是讓我們感到,我們這個物質世界之外,是不是還存在著我們眼睛和儀器所看不見、摸不著的客觀世界?

迄今許多學科已經走過的發展歷程也告訴了我們開放思維的重要。

數學方面,以我們普通人的學習過程為例,從小學、中學到大學對數的認識不斷拓展,從正整數的概念到小數,到負數,到無理數,乃至到虛數,每一次對數的認識都是打破了之前我們對數的觀念。數學發展史上著名的三次危機也是如此,都曾經嚴重動搖了之前數學理論的根基,然而危機之後卻帶來福音。其中第一次數學危機提出的無理數,使得畢達哥拉斯極為震驚,甚至有傳說講到,無理數的提出者希伯索斯因之被投入海中淹死;第二次數學危機幾乎動搖了微積分的基礎;而第三次危機則動搖了整個集合論的大廈(集合論卻是幾乎現代的整個數學和邏輯學的基礎),並使得邏輯學和數學的有效性和嚴謹性受到質疑。但是歷次危機過後,數學的發展卻又打開了一片新的天地:第一次危機之後,數的定義完善了,並且打破了過去數學純粹為「計算」服務的侷限;第二次數學危機,建立了實數理論,而且以此為基礎,建立起極限論的基本定理,從而使微積分和數學分析嚴格的建立在實數理論的基礎之上;第三次危機雖然迄今沒有完全解決,但是拉動了邏輯學基礎領域的全面研究。這些悖論難題往往與前人的定義定律不相容,而解決這些難題需要開放性的思考,它們的解決又往往可以給人們帶來全新的視野。(待續)

--摘編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