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旅德中國廚師擺脫神經衰弱頑疾的經歷

文/漢升
font print 人氣: 8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12月25日訊】

病痛折磨十多年 痛苦不堪

我今年四十八歲,是由於健康原因開始修煉法輪功的。

在我上中學時,父母望子成龍,總想讓我考上一個好學校,重點高中,結果我考了幾年也沒考上。但在這幾年裡,由於學習上負擔重,加上父母、親戚朋友給我造成的心理壓力,我逐漸得了神經衰弱症,晚上睡不著覺,有時整個晚上都不能入眠。後來又出現頭疼、頭暈、耳鳴、心悸、易激動等症狀,身體也軟綿綿的沒力氣。醫學上把這樣的病狀稱為神經衰弱官能症,醫生說這種病很難用藥物治療。

為了給我治病,父母為我操盡了心,給我尋找好的醫生和偏方等。我看過多次西醫、中醫,吃過很多西藥、中藥、中成藥,都不見效果。後來我身體又出虛汗,晚上醒來後出一身汗,醫學上稱盜汗,長期下去身體會垮掉的。這些症狀一直伴隨了我十幾年,我被這些病狀折磨的很痛苦。

聽說這種病最好的辦法就是參加體育鍛練,增強身體素質,改變睡眠狀態。於是我就每天早起跑步,鍛練身體,但效果不明顯。有人告訴我練氣功有幫助,於是我又練各種氣功,雖然睡眠得到一點點改善,但我的其它症狀,如頭痛、頭暈、耳鳴心悸、易激動等依然存在,並且越來越嚴重。

大約是在一九九六年,我像往常一樣去市體委廣場跑步和練氣功,我看到一群人很祥和的在煉一種功。因為煉的人很多,出於好奇,我也跟著他們煉起來。煉功的時候有學員主動教我們煉功動作,我就問他們這是甚麼功法,他們說這是法輪功。煉了不長時間後我的身體就有了微妙的變化,感覺身體很輕快,沒有以往的那種疲勞感覺了,心情也較以前好多了,睡眠也得到一些改善。我就托一個阿姨(我同事的母親)幫我買了《轉法輪》和《法輪功》這兩本書。說來也奇怪,每當我拿起《轉法輪》讀的時候,我就會很想睡覺並且會睡的很好。當時不知道這是大法帶來的神奇效果。也由於對大法理解的不深,我只跟著他們煉了一個多月,天氣逐漸變冷後,我就沒有再堅持煉下去。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和中介公司簽了合同,作為勞務廚師來到德國一家餐館工作。我工作了八個月後老闆還沒有給我報稅,我等於打黑工,沒有醫療保險和養老保險,按合同規定必須給我這些待遇。因此我和老闆發生了爭執,我提出中止合同,老闆不僅不同意,反而倒咬一口,要我賠償他很多錢。面對這種無理和毀約,我起訴了老闆。老闆知道後,不讓我在他那裏工作和住宿了,立即趕走了我。為了住宿和生存,沒有別的辦法,我只好先在一家中餐館打著黑工。工作很累很辛苦不說,我每天還要面對中介公司的糾纏,中介公司給我施加壓力,要我不要和老闆打官司,並把我打官司的事告訴了我國內的家人。

我每天十個多小時勞累工作後還要面對幾方面的壓力,精神一下就崩潰了,我的神經衰弱症越發嚴重了。打工勞累了一天後本想睡個好覺,但晚上總也睡不著,有一點點聲音就醒來了。由於晚上休息不好,白天就萎靡不振,無精打采,全身無力。耳鳴也越發嚴重了,很快就發展成耳聾,老闆、同事跟我說事情,我總要問幾遍才聽明白,他們都笑我說:「你怎麼連中國話都聽不懂!」我身心疲憊,承受著很大的痛苦。

從修大法病痛消 幸福人生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又想到以前在國內煉過的法輪功,想起了當時修煉法輪功的感覺很好。於是我買了一本《轉法輪》從新開始讀,從新開始修煉法輪功。機緣巧合下我來到一個新的城市,朋友幫我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新老闆和我簽了合同,從此我有了一份安定的工作。新的工作很適合我修煉,白天不上班,只是傍晚上班。於是我就跟當地學員一起學法和煉功,從此正式走上修煉法輪大法之路。

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的改善是很快的。我修煉不長時間,睡眠就得到改善,晚上睡的很香,而且頭痛、頭暈、耳鳴、耳聾、心慌、心悸、易怒、易激動、身體乏力等症狀逐漸消失了。這麼難治的神經衰弱症,折磨了我十幾年,在這麼短的時間裏由於修煉大法而基本痊癒,真是不可思議。由於身體的變化,我心情非常愉快,也更增加了我修煉大法的信心。我每天學法煉功、上班,人生感到很充實。

這個時候,我對法輪功在國內受迫害的情況也有了深入瞭解,就想通過我的親身體會告訴人們法輪功的美好,希望中共儘快停止迫害法輪功。因我白天有時間,就到旅遊景點講真相,發真相資料給來旅遊的中外遊客。我每天早上早起學法煉功後,吃點飯,然後坐車半小時到景點參加講真相活動,下午再坐車趕回來。晚上去上班至半夜一兩點才下班。一天的勞動量是相當大的,雖然這樣也不感覺累,反而很輕鬆,渾身沒有疲勞的感覺,反而覺得有使不完的勁兒,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後來我還做了大紀元報刊的義工,我一人承擔起了幾個城市亞洲店和兩個中國商城的大紀元報紙的分發工作,我每星期要發二百多份報紙。我一隻手拉著一購物車報紙,另一隻手提著一大編織袋報紙,肩上還背著報紙,上午到火車站,乘火車到幾個城市去發放報紙,晚上才能回來。再急急忙忙趕回餐館,還要照常上班。這對一般人來說是做不到的,這不能不說是由於大法的超常而帶來的神奇效果。

中共造謠說煉法輪功,都不上班了,不顧家庭了。江氏集團為了給自己迫害法輪功找藉口,散佈謊言。我從二零零二開始修煉一直到現在,工作從沒間斷過,而且大法師父教導我們要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我確信,在當今這個物慾橫流、人際關係緊張的社會裏,像我這類病症的人很多,不妨來煉煉法輪功,會有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

(責任編輯:簡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是從中越戰場上下來的一名一等殘廢軍人,這幾年,由於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引起了不少人對我的議論。面對這些議論,我感慨萬千。
  • 人們常說:梅開五福。梅的五個花瓣象徵五福:快樂、幸運、康壽、順利、和平。這五福裡沒有錢財和權力。當我們回憶人生中那些銘刻在心的往事時,發現它們都遠遠超越了世俗的名利,留下的是那至純至真的感動。
  • 李逢時(化名)現年逾七旬,曾是個多災多難之人:生下來就差點兒被狗叼走;成年後遇車禍工傷臥床三十四年;半生百病纏身,負債纍纍,多次自殺未果;後來,幸遇法輪功才獲得健康。
  • 河北省今年七十二歲的張大爺,二零零七年得了肺泡癌,在生死的十字路口,他選擇了煉法輪功。他說:「我真沒想到大法不但治好了我的病,還給了我這麼好的身體!讓我還能工作。要不學大法我今天這條命可能早沒了。」
  • 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河北省遷安市扣莊鄉唐莊村年僅二十二歲的姑娘翠爽被診斷為「突發性的重症肝炎」,醫生稱此病治癒率幾乎為零。萬般無奈的翠爽,只好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和媽媽學起了法輪功。在親歷奇蹟後,她徹底信服了,也明白了這群修煉者為何歷經十三年的殘酷迫害卻依然堅信。
  • (大紀元記者李子嫣台灣採訪報導)筆者有幸約訪一位服務於台灣基隆市警察局的警官吳世澤。我來到了基隆,走出車站,耀入眼簾的是水面粼粼閃爍的基隆港,昔日進出繁忙的商船少了許多,從這裡可以看到台灣出口產業逐漸凋零,但卻多了漂亮豪華大郵輪悠閒停靠港邊。藍天中有一只老鷹,自由自在盤旋翱翔。這裡是一個山和海靠得很近的地方,由於腹地狹小,市中心主要街道都集中在港口附近,走不了多遠就到了基隆市警察局。
  • 1998年11月10日,中國《羊城晚報》以《老少皆煉法輪功》為題報導了廣州烈士陵園等處法輪功煉功點5000人的大型晨煉活動。
  • 疾病一直是人類難以戰勝的敵人。儘管目前的醫學很發達,但是仍然有很多疾病無法被攻克,很多人仍然生活在病魔纏身的悲苦之中。然而,一些罹患絕症的病患因各種因緣際遇修煉法輪功之後,卻得以絕處逢生,開始了身心健康的修煉生涯。本專輯中的故事來自於海外志願者建立和維護的「明慧」網站,鑒於當前中國大陸的迫害運動尚未結束,我們隱去了作者的姓名與詳細地址。願被病痛逼到絕路上的朋友,能夠受益於這些真實的經歷,給自己的人生重新敞開希望的大門。
  • 我是六十年代初本科醫大畢業生,從事臨床醫療、保健和業務領導工作五十二年。退休時,心想這一輩子對家庭和事業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剩下來的餘生就追求強身健體,淨化心靈,不斷完善自己的人格,安度晚年。然而,至今我仍在門診全天上班,繼續給人治病。
  • 夏寧是一位優秀的德國華裔醫學家,她的事業一帆風順,可是這一切並不能讓她感覺到人生有多美好,因為人再有學識再富有也無法超越生老病死,她希望找到讓生命昇華美好的路。她1997年得到一本李洪志大師的著作《轉法輪》,這本書給了她答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