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華麗的萬聖節裝飾品血淚知多少?

人氣 6
標籤:

【大紀元2012年12月27日訊】生活在自由國度的人們沒有想到,一件工藝品背後還有驚人的故事。美國俄勒岡州主要報紙《俄勒岡人》(The Oregonian)報導了一則驚人的消息。當地一名42歲的叫朱麗葉•凱斯(Julie Keith )的居民,在購買的一份萬聖節商品中,發現其中藏匿著一封來自中國遼寧瀋陽的密信,信中揭示了一個重大的秘密。就是在中國大陸的監獄、勞教所裡中共大量奴役被關押人員超負荷的勞動生產工藝品等商品出口外國。

美國移民海關執法署(ICE: 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的國土安全調查局已經開始展開調查。人權觀察組織的中國事務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這封求助信,跟該組織瞭解的中共勞教系統一致,中共當局不經過庭審(即使是「庭審」也是羅織「莫須有」的罪名),就可以隨意關押和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這則消息確實震驚了自由國度的民眾,人們開始審視購買的是否是來自中國的產品。可是這則消息所披露的還只是當今中共國監獄、勞教所黑幕中的「滄海一粟」。據瞭解到的可靠消息顯示,中國的監獄、勞教所奴役在押人員生產的產品不僅僅是工藝品,還有餐具、衣物、甚至是電器零部件等。

類似「萬聖節裝飾品」的求助信很多還尚未曝光出來

許多被中共關押過的當事人都曾講過類似的遭遇。吉林省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常常是每天奴役法輪功學員,強制勞動16─18小時,製作出口羽毛蝴蝶、小鳥等一些手工藝品出口海外。據介紹,製作蝴蝶使用的白色羽毛被染出各種色彩,因不能及時幹好,捂出的臭味常常使人噁心、頭疼;有毒的羽毛常使人全身頭臉長疙瘩、發癢、手臉及全身浮腫。

其中,2004年,黑嘴子勞教所二大隊和五大隊弄來被染成各種不同顏色的鳥類羽毛,強迫法輪功學員做一種工藝鳥。做小鳥的羽毛掉色,粉塵刺激嚴重,人呼吸道吸入後吐出的痰都是粉紅色的,刺激的人噁心、頭疼、吐,甚至有的人小便都帶粉紅色。由於小鳥是出口產品,中共的獄方怕曝光,只讓法輪功學員打小包,大包有地址,不讓法輪功學員打。法輪功學員在給小鳥打包時,給很多小包裝盒都寫、裝有大法真像信息。意欲尋求請海外正義人士有機會留心一下,這種產品就是中共出口奴工產品的證據之一。

因抗議超負荷奴工和迫害信仰王可非被迫害致死

僅在1999年到2004年六年間,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數千名法輪功學員,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招數除了酷刑,還有超負荷的奴役勞動。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被勞教人員每天早晨四點開始勞動,一直幹到晚上10點,有時到半夜12點,甚至第二天凌晨一、二點鐘。很多人到了身體承受的極限,有幾個人受不了,暈了過去。一次,晚上又加班幹活到深夜二點還不讓睡覺。法輪功學員王可非站出來講:「我們沒有犯錯誤,沒犯罪,不應該這樣對待我們。」當時值班管教、主管生產的大隊長欒雲娟把王可非拉出去毒打。王可非堅持認為自己沒錯,為了抗議迫害,開始絕食。三小隊管教王麗華把王可非單獨關在走廊盡頭的一個房間裡,站立著綁在雙層鐵床的床架子上,不能動。這種刑罰不亞於死人床,身體全部重量都壓在一雙腳上,時間一長,雙腳浮腫,雙腿浮腫,關節不能活動,頭暈目眩,精神恍惚,非常痛苦。不久,王可非被迫害致死。

實行「人性化」管理 給每個被關押奴工每個月有10元錢

在中國的監獄、勞教所裡,被奴役者通常是得不到任何報酬的,後來處境有了「改善」。據成都的朋友介紹說,成都女子監獄有六個監區,除了入監隊(一監區)和愛滋病監區不從事生產勞動,其餘的監區都要勞動。二監區是所謂的老弱病殘監區,做的奴工是穿電子線圈,不費體力,但是費眼神和精力,三監區原來是做皮鞋,後來廠方垮了,就改做電子線圈;四監區和五監區都是打衣服,全是生產流水線;六監區也是老弱病殘監區,沒有強體力活,一分隊在2011年五、六月以前是生產假髮,就是塑料模特兒的假髮,後來因為國外商家拒收大陸的奴工產品,廠家從監獄撤出,後六監區也開始從事電子線圈的生產。這些電子線圈也不知是用在電子產品的甚麼部位的,非常的小,大的就黃豆那麼大,小的就只有半顆米粒大小。非常的累眼睛,無論年輕的、年老的犯人都做的痛苦不堪。監獄、勞教所裡的被關押人員幹活通常是沒有任何勞動報酬的。

2008年底,成都監獄每個監捨裡都安了監視器和監聽器,在強迫勞動的同時,為了逼迫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穿囚服,搶走了一些法輪功女學員的衣服,只留內褲和胸罩,有幾個法輪功學員就是穿著內褲和胸罩披著毯子過了整個夏天,直到深秋,才還給其自己的衣服。

後來,成都女子監獄後來有了改觀,實行了「人性化」管理。給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的被關押人員每個月10元錢人民幣的零花錢。這些錢只能買到一碟小菜。

品牌羽絨服在監獄的「毛房」中「誕生」

中國大陸的奴工產品不但滲透著心酸、血淚,還多是在嚴重污染中製成的。據遼寧朋友披露說,馬三家男勞教所奴工勞動之一是用縫紉機做童裝羽絨服、褲子。羽絨服裡面都是帶毛的,污染嚴重,所以人們把這種「車間」稱為「毛房」,羽絨服有好多品牌,記得有個叫「韋氏」的,還有叫「波司登」。在這裡,被關押人員常常每天要幹十幾個小時的活,「一個人干幾個人的活兒。」

據說,在這個「毛房」中「誕生」的衣服經常是每天一兩百件衣服,褲子要三百件。馬三家男勞教所管教就是這樣搾取被關押人員的血汗,每天得到血汗錢都是幾千元。

奴工超體力的勞動常常是收工時沒等吃飯就睡著了

我見到一位被奴役的在押人員,他曾在一次過度勞累中被鐵重物壓傷,被送進了「勞改醫院」。他講,由於超體力的勞動,每天收工時,已經累的不行了,很多人還沒等開飯就已經睡著了。在連續超強度的勞作中,很多人都容易出現生產安全問題,有的被電擊了從高處掉下來,有的被創傷砸傷,有的落下殘疾,有的死去了。還有一位受傷住進「勞改醫院」後,由於其家人無法承擔一些治療費,而被中共的監獄醫院活活餓死。

其實,這裡列舉的事例還只是在當今中國大陸還在發生的駭人聽聞的「奴工」遭遇的一個縮影。

是啊,各國的朋友們,中國大陸的很多產品是具有很大利益上的誘惑力,表面看產品的質量也不是很差,可是現在你該知道其緣由了吧。

當大致相同的產品呈現在您的面前時,您現在一定知道了其背後的不同了吧。不難想像,這些來自中國大陸的產品,凝聚了多少失去人身自由生命的苦難、恐懼、憂傷、汗水和鮮血;這些產品後邊還附帶了多少監獄、勞教所監管惡警們的暴虐、恐怖、獰笑、貪婪和血腥;這些產品夾雜著多少中國當今共產主義暴政下的偽裝、卑鄙、陰險、無恥和罪惡!

相關新聞
女子勞教所官員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實例
四川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的兩種酷刑
麥塔斯和喬高:哈珀應促中方關閉勞教所
勞教所兩天害死王貴明 妻女被迫火化遺體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北斗三號開通 中美軍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語】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脫鉤戰
新唐人最新紀錄片《大疫襲來》即將播出
【薇羽看世間】美媒體反擊 中共數字貨幣挑戰美元
【現場視頻】長城汽車質量差 拖車鉤斷裂險釀禍
【重播】川普在惠而浦製造廠講話 簽署行政令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