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大法弟子家屬的心聲

大陸農村大法弟子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年以前已經寫好此文,但總覺自己修得不好,未能投稿。在與大法同修的交流下,去掉了自己這顆人心,得以投稿。我的丈夫在兩年半以前遭到邪黨迫害,此文寫出的就是在丈夫被迫害期間內心的真實感受。

我是一名純樸的村婦,在沒與丈夫相識之前,我多次相親,始終未果。因為我總想尋求一個名符其實的好人做終身伴侶,度過此一生。姻緣由天定,後來經熟人介紹,認識了丈夫。他毫不隱瞞的告訴我他煉法輪功。我當時有些顧慮。因為我知道法輪功在中國大陸是不允許煉的。經過一段時間的了解,發現他處處、事事都能按「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是自己思想中要找的好人。我又仔細一想,在當今道德淪喪的社會裏,能遇到個像他這樣人品好的人實屬不易,就這樣我們結婚了。

婚後的幾年裏我過著踏實的生活,丈夫學法煉功時,我偶爾也湊湊熱鬧也跟著學一學,煉一煉,但對自己的要求卻非常鬆。日常生活中,每當聽到別人的丈夫出現婚外戀啦,喝大酒,耍大錢啦等,一些不好的行為時,我暗自慶幸自己找了一個遠離「吃喝嫖賭抽、坑矇拐騙偷」的好丈夫。心裏也非常清楚,丈夫是因為煉法輪功才改變成這樣的。因為他沒修煉以前如同常人一樣,喝酒,耍錢,身體還有難治的病。因此我非常支持他煉法輪功。正當我沉浸在大法給我帶來的美好生活中時,丈夫被共產邪黨綁架了,並遭受到了惡警以及惡警指使的惡人對他殘酷的迫害。當時我感到天昏地暗,悲苦焦急,仿佛墜入了萬丈深淵。

我無法生活、無法面對現實,不敢相信這一切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因為我的丈夫平時不但沒做任何有損社會,侵犯他人的事。還處處為別人著想,堂堂正正地做人,怎能迫害這樣的好人!可是共產邪黨它就是邪,現今貪官汙吏橫行,搞得民不聊生,冤假錯案,屢見不鮮。不能為百姓謀福、做主,經常欺壓百姓、迫害好人。

後來丈夫被冤判三年,得知此消息後,當時心裏又痛、又憂、又恨、又無奈。整個人失魂落魄,苦不堪言。多虧周邊一些善良的大法弟子到我身邊,解勸我,幫助我,要不真想一死了之。

悲痛之餘,有一句大法弟子唱的歌總在腦海裏縈繞「大法能解心中憂」(《洪吟三》〈清醒〉),於是我開始認真閱讀大法書籍,當時的心豁然開朗,看法前後判若兩人,關心我的人看到我的變化,也寬慰了許多。從此以後,每當我有事或心裏感到苦惱時我都會拿起大法書看。啊,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這樣大法幫我排除了無盡的煩惱,解開了我許多心結,伴我度過了最艱難的歲月。使我的心死灰復燃,重新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實修的大法弟子。

在這裏我真心的告訴那些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家屬們,不要再悲傷,不要再流淚,大法真的能讓我們重獲新生,找回真正的自我。也不要再彷徨,也不要再猶豫,今日的正確選擇,他日法船將載我們到美好的彼岸,千萬別錯過這萬古機緣。

--摘錄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修煉法輪功前我曾罹患股骨頭壞死和乳腺癌,修煉法輪功後重病不治而癒。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仍然堅持修煉,村長在大喇叭裏誣蔑我,鄰居堵門口罵我,他們還監視我,向派出所誣陷我、抓我,面對這惡劣的環境,我知道我要嚴格要求自己,處處按照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無論誰對我甚麼態度,我絕對不能發火急躁,總是樂呵呵的去面對,同時把法輪功的美好帶給周圍的人,讓他們也通過修煉法輪功受益。以下是幾個小故事:一、半身不遂的老人站起來了;二、準備料理後事的老太太活轉了;三、拄了八年的雙拐扔掉了。
  • 一個被評斷患有自閉症並會攻擊他人的孩子,行為失常猶如一顆不定時炸彈,令全校老師頭痛、同學閃躲。這樣一個孩子,轉變為能自我要求、為別人著想,幾乎讓人忘了還曾有個讓人傷腦筋的孩子的存在。這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緣由於何?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是誰解除了那顆不定時炸彈?是甚麼方法讓一個特殊的孩子回歸為正常?
  • 在中國目前這個物慾橫流的環境,也是修煉的好環境,在心性上,幾乎每天都存在過關與考驗。下面所述都是本人的親身經歷或體會,寫出來與共同交流。…明朝的方孝孺是歷史上唯一一個被滅了十族的人。以下所述的就是和其有關係的輪迴事件。
  • 我看了一遍煉功帶,感覺動作很複雜,就是第三套功法比較簡單,我對照一下煉了一遍,感覺心裏很舒服,於是我又用心的煉了一遍,這次一煉非同小可,我感覺有一股強大的能量穿過我的手心,這股能量非常強大,連身體都烤得暖洋洋的,眼淚不斷的流下來,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流淚,我停止了煉功,坐在那大哭了一場。從那天以後我正式開始修煉了,我以後的人生也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 這是大陸一位銀行信貸科長被淤泥所染而又超脫出來的真實故事。…妻子常常為了一點小事就跟他發火,甚至動手打他。起初他也忍不住,總想還手,漸漸的能夠按照李洪志師父說的:「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煮稀飯或下麵條送到醫院,親自餵到岳母嘴裏。…餵完飯和藥,他又打來熱水替岳母擦背、洗腳,攙扶岳母上廁所。這是連她自己親生女兒都不願做的事情,而一個煉法輪功的女婿卻自覺地做到了。…
  • 修煉後在我身上明顯的感到兩個方面的變化,一個是餐館經營的變化,再一個是身體上的變化。…我突然看到天空中飄來無數的法輪,全都是無色的,我停下腳步,激動的看著他們朝我飄來,越來越近,慢慢的他們全都飄到我的身前,我看著他們在我的身前不停的飄來飄去,突然從裏面飄出一個有拳頭這麼大的一個法輪直接飄進我的身體,我看著他慢慢的進入我的小腹。
  • 法輪功師父在書中說:「但是人們有了矛盾不去忍,不知道是在還以前欠下的業債,你對我不好,我對你更兇,業沒還又造下新的業力,使社會世風日下,人人為近敵,也有很多人想不通,現在的人怎麼了?現在的社會怎麼了?人類這樣下去危險至極呀!」(《精進要旨》〈病業〉)李洪志師父的講法,句句震動我的心,他平衡著、善解著所有生命的關係,那麼慈悲,那麼無私,那麼打動人。
  • 我體悟到了法輪功的非凡,就嚴格按照「真、善、忍」來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無私的照顧癱瘓在炕上的婆婆。伺候婆婆兩年多,每次去之前的不公平、不願意、嫌髒的心理就慢慢變得淡了,漸漸的,我發現自己的心真的變得善良了許多:以前對老人的嫌棄、責備的心理都沒有了。那時我就想:大法師父真好!法輪功真好!我的丈夫因為看到我煉功後的轉變,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 二零零二年夏天,我下班回家的路上「六一零」和鄉政府的人把我劫持到一個外地的洗腦班。在路上我一直發著正念,覺得師尊就在我身邊,而且有一種聲音「有驚無險、有驚無險」…
  • 大法給了我智慧,給了我行醫的真正本領,這不是靠我醫術解決的問題,而是靠大法法力幫助我救人。常人得病都是有因由的,有些病,用醫術是無法治好的;有些病,即使能治好,也會給病人帶來很多痛苦。我深深體會到,師父讓我得到大法,就是要我在自身的環境中救人。行醫本是救人,但治表不治根;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