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一大奇案 清官審猴

作者:陳必謙

郭子章正在觀賞景色,忽見一隻猴子,從山上急奔而下,然後跑到郭子章和隨行人員中,逐一仔細審視,並啼叫不止。(王嘉益/大紀元)

  人氣: 1860
【字號】    
   標籤: tags: ,

明朝建寧府知府郭子章,自從任職以來,一貫廉明幹練,所以晉級較快。有次郭子章新官上任,前往水西路,路過前橋,但見四周叢山峻嶺,峰巒疊障,滿目翠綠,令人賞心悅目。郭子章看到這滿山景色,再聯想起自己仕途得意,不由得心情舒暢,便令轎夫停轎,自己走下轎來,安步當車,細細觀賞沿途景色。

機靈的猴子

郭子章正在觀賞景色,忽見一隻猴子,從山上急奔而下,然後跑到郭子章和隨行人員中,逐一仔細審視,並啼叫不止。役人擔心猴子傷害郭子章,急忙威嚇驅趕。可那猴依然故我,仍四下瞻視,啼叫不已,且叫聲更加淒厲。郭子章本來就是個細心理事之人,見此猴有些異樣,不像久居山中的野猴,倒像是經人馴化而訓練有素,如今遇到甚麼困難,想要找人幫助的樣子。於是,他令役人不得追打,仔細觀察牠的動靜。

只見那猴逐一審視完眾人後,便轉身向山上慢步跑去,邊跑還邊回頭等待,好像在示意人們:隨牠而來。郭子章覺得蹊蹺,就令一名頭腦好、會辦事的差役,隨猴上山,那猴見有人跟上,就飛速向山上跑去。

不一會兒,役人抱著那猴,匆匆跑下山來,向郭子章報告道:「稟告老爺,這猴將小人帶到山上一片樹叢之中,悲嗚不已。小人定睛一看,不免嚇了一跳。原來樹叢中,有一男子已死多日,面目難辨。仔細一檢查,男子身上沒有錢財,只有一些耍猴用的小家什。」

郭子章聽後,略作沉吟道:「看來這是一樁凶殺案。這猴想必是死者生前所馴養,故與主人難捨難分。如此看來,主人遭殺害時,牠十有八九就在現場,對凶手應該有所記憶。」當下令役人:將猴帶到府上,好生餵養。

升堂審猴

當晚,郭子章難以入睡。他想,這是我新上任後,遇到的第一樁凶殺案,能否明斷,對自己的政績和百姓的口碑,影響極大,切不可草率行事。可這案子唯一的線索,就是這隻猴,如何才能靠牠抓住凶手呢?總不能每天牽著猴,在大街上辨認凶手吧。

少頃,他猛一擊掌,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升堂審猴。升堂審猴本是件怪誕之事,必定會引起人們的好奇心,屆時來府上的旁觀者,肯定會絡繹不絕,猴子說不定就能從中辨認出凶手。

第二天早晨,郭子章喚來差役,讓他們在大街小巷張榜告示,稱本府將連續三天,審理猴子偷竊庫銀案。建寧府百姓得知後,皆感不解:新上任的知府大人,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呢?猴子非同人比,審猴能審出名堂嗎?這可真是建寧府的一樁大奇事。

不解歸不解,到了審猴的那天,人們一大早,便紛紛扶老攜幼,趕往建寧府衙,想看個究竟。人們來到堂前,只見知府大人端坐一旁,堂中擺著一把椅子。椅子上坐著一隻猴,正目光炯炯,四處張望。這時郭子章開始發問道:「你這刁頑之猴,快說,庫銀是不是你偷的?」那猴子自然是毫不理會,仍作四顧環視之狀。於是圍觀的人群中,發出一陣竊笑。

猴子辨凶

郭子章心中有數,又道:「你若不快快招來,看本官大刑伺候!」這猴子哪裡懂得,只顧自己往人群堆裡巡視。這時,圍觀的人群,不免交頭接耳,竊竊私語。這時,一轎夫模樣的男子說:「知府老爺莫不是瘋了,如此審猴,可是聞所未聞啦……」話音未落,忽然見那猴子,從椅背上高高躍起,越過人叢,直向那個轎夫撲來。轎夫頓時嚇得臉色慘白,急忙用雙手抵擋,隨後便轉身急欲逃走。

這裡,郭子章早已看得一清二楚,馬上令差役將轎夫拿下,押到堂前。然後,厲聲問道:「大膽刁民,知否本官為何拘你?」轎夫忙雙膝下跪,連聲求饒:「小人無知狂妄,言語冒犯老爺,伏請老爺饒命。」

郭子章冷笑道:「言語冒犯是小,殺人性命是大。快說,前橋山上的男屍,是否為你所殺後拋棄?」轎夫本以為自己出言不遜而激怒知府,萬萬沒想到,卻在此時,扯出了那樁人命官司,不由得心慌意亂,手腳發抖。正想抵賴,只聽知府又說:「這猴子乃是死者生前馴養,頗通人性。牠已辨認出你是凶手,你若再思狡辯,斷然不會有甚麼好結果!」

而在另一邊,猴子也對轎夫齜牙咧嘴,怒啼不已!

轎夫情知隱瞞不過,只得將作案經過,一一交代述出。原來死者是建寧府的乞丐,名陳野,平日走街串巷,以耍猴為生。天長日久,倒也積蓄了一些銀子。一天,陳野在水西徐元店中秤銀,恰好被過路的轎夫涂起(轎夫名)看見,頓起圖財害命之心。於是涂起暗中跟蹤陳野到前橋山下,趁其不備,將他打死,然後將屍體拖到山上樹叢中丟棄,自己攜銀逃跑。他自以為這一切都做得無人知曉,殊不知全被那猴看在眼裡。

於是郭子章當堂判決,處涂起以死刑,報請朝廷核准後實行。

至此,建寧府的百姓,才明白了知府大人審猴的真相,由此對郭子章更加敬佩不已。

正是:
惡徒休要僥倖,
以為世皆黑渾;
殺人越貨無誰問,
到處囂張害命。

實乃天理昭昭,
上蒼明敏如鏡;
惡有惡報難矇混,
切莫自作聰明!

(事據明代《廉明奇判公案》)@*#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費禕故意對魏延說:「我應該回去把您的意見,跟楊儀長史說明,長史是文官,不懂 軍事,一定不會反對您的意見。」
  • 宋朝的孫抃,是眉山人,他與唐介、吳中復二人,平時並不認識,但是因為孫抃佩服他們二人為人正直,所以就向朝廷大力的推薦,他們兩人也因此而被朝廷拔擢為御史。
  • 貴溪有位書生,即讀書人,每次考試都不中,不知原因在哪裏。就去乞求張真人,張真人為他焚香、伏章、查天榜。
  • 大街上行人不多。積水到處是,嘩嘩地往低窪處流著。土路被雨水一泡,稀鬆發軟,人走上去,泥濘一片。只有街邊的一條石板小路,可以落腳,這時候,有一個老婦,正在石板小路上,一步一顫地挪動著腳步。
  • 拓跋弘從小聰明睿智,剛毅有斷,喜好黃老哲學和佛教,對世間榮華富貴,看得十分淡薄,常有離家從佛的念頭。
  • 昊楓山住在吳興地方的時候,偶然遇到當地發生了火災,火勢很大,燃燒了數十家的房子。昊楓山就立刻拿出錢來,找人救火;而且還跪在地上,叩頭哭泣,悲傷地向天祈禱。
  • 清朝咸豐年間,宜興地區有一位姓吳的秀才,天資聰敏,文學出眾;但屢次考試,都沒有考中。
  • 唐朝潞州節度使薛嵩,家裡有個婢女名叫紅線,善於彈奏阮咸這種樂器,還通曉經書史籍,薛嵩就讓她掌管書信奏章,稱她為「內記室」。
  • 古代興化縣商人馬文安,品學兼優,且喜研究佛理,敬信神佛。他娶妻吳氏,貌極美好,性也聰敏,善持家政,不過驕氣頗深,嗔心亦重。
  • 魯哀公問孔子說:「我聽說健忘症很厲害的人,搬家時竟然忘記把自己的妻子一塊兒帶走,誤將她丟下。後來因為找不著妻子,乾著急!世上有這種人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