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一大奇案 清官審猴

作者:陳必謙

郭子章正在觀賞景色,忽見一隻猴子,從山上急奔而下,然後跑到郭子章和隨行人員中,逐一仔細審視,並啼叫不止。(王嘉益/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980
【字號】    
   標籤: tags: ,

明朝建寧府知府郭子章,自從任職以來,一貫廉明幹練,所以晉級較快。有次郭子章新官上任,前往水西路,路過前橋,但見四周叢山峻嶺,峰巒疊障,滿目翠綠,令人賞心悅目。郭子章看到這滿山景色,再聯想起自己仕途得意,不由得心情舒暢,便令轎夫停轎,自己走下轎來,安步當車,細細觀賞沿途景色。

機靈的猴子

郭子章正在觀賞景色,忽見一隻猴子,從山上急奔而下,然後跑到郭子章和隨行人員中,逐一仔細審視,並啼叫不止。役人擔心猴子傷害郭子章,急忙威嚇驅趕。可那猴依然故我,仍四下瞻視,啼叫不已,且叫聲更加淒厲。郭子章本來就是個細心理事之人,見此猴有些異樣,不像久居山中的野猴,倒像是經人馴化而訓練有素,如今遇到甚麼困難,想要找人幫助的樣子。於是,他令役人不得追打,仔細觀察牠的動靜。

只見那猴逐一審視完眾人後,便轉身向山上慢步跑去,邊跑還邊回頭等待,好像在示意人們:隨牠而來。郭子章覺得蹊蹺,就令一名頭腦好、會辦事的差役,隨猴上山,那猴見有人跟上,就飛速向山上跑去。

不一會兒,役人抱著那猴,匆匆跑下山來,向郭子章報告道:「稟告老爺,這猴將小人帶到山上一片樹叢之中,悲嗚不已。小人定睛一看,不免嚇了一跳。原來樹叢中,有一男子已死多日,面目難辨。仔細一檢查,男子身上沒有錢財,只有一些耍猴用的小家什。」

郭子章聽後,略作沉吟道:「看來這是一樁凶殺案。這猴想必是死者生前所馴養,故與主人難捨難分。如此看來,主人遭殺害時,牠十有八九就在現場,對凶手應該有所記憶。」當下令役人:將猴帶到府上,好生餵養。

升堂審猴

當晚,郭子章難以入睡。他想,這是我新上任後,遇到的第一樁凶殺案,能否明斷,對自己的政績和百姓的口碑,影響極大,切不可草率行事。可這案子唯一的線索,就是這隻猴,如何才能靠牠抓住凶手呢?總不能每天牽著猴,在大街上辨認凶手吧。

少頃,他猛一擊掌,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升堂審猴。升堂審猴本是件怪誕之事,必定會引起人們的好奇心,屆時來府上的旁觀者,肯定會絡繹不絕,猴子說不定就能從中辨認出凶手。

第二天早晨,郭子章喚來差役,讓他們在大街小巷張榜告示,稱本府將連續三天,審理猴子偷竊庫銀案。建寧府百姓得知後,皆感不解:新上任的知府大人,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呢?猴子非同人比,審猴能審出名堂嗎?這可真是建寧府的一樁大奇事。

不解歸不解,到了審猴的那天,人們一大早,便紛紛扶老攜幼,趕往建寧府衙,想看個究竟。人們來到堂前,只見知府大人端坐一旁,堂中擺著一把椅子。椅子上坐著一隻猴,正目光炯炯,四處張望。這時郭子章開始發問道:「你這刁頑之猴,快說,庫銀是不是你偷的?」那猴子自然是毫不理會,仍作四顧環視之狀。於是圍觀的人群中,發出一陣竊笑。

猴子辨凶

郭子章心中有數,又道:「你若不快快招來,看本官大刑伺候!」這猴子哪裡懂得,只顧自己往人群堆裡巡視。這時,圍觀的人群,不免交頭接耳,竊竊私語。這時,一轎夫模樣的男子說:「知府老爺莫不是瘋了,如此審猴,可是聞所未聞啦……」話音未落,忽然見那猴子,從椅背上高高躍起,越過人叢,直向那個轎夫撲來。轎夫頓時嚇得臉色慘白,急忙用雙手抵擋,隨後便轉身急欲逃走。

這裡,郭子章早已看得一清二楚,馬上令差役將轎夫拿下,押到堂前。然後,厲聲問道:「大膽刁民,知否本官為何拘你?」轎夫忙雙膝下跪,連聲求饒:「小人無知狂妄,言語冒犯老爺,伏請老爺饒命。」

郭子章冷笑道:「言語冒犯是小,殺人性命是大。快說,前橋山上的男屍,是否為你所殺後拋棄?」轎夫本以為自己出言不遜而激怒知府,萬萬沒想到,卻在此時,扯出了那樁人命官司,不由得心慌意亂,手腳發抖。正想抵賴,只聽知府又說:「這猴子乃是死者生前馴養,頗通人性。牠已辨認出你是凶手,你若再思狡辯,斷然不會有甚麼好結果!」

而在另一邊,猴子也對轎夫齜牙咧嘴,怒啼不已!

轎夫情知隱瞞不過,只得將作案經過,一一交代述出。原來死者是建寧府的乞丐,名陳野,平日走街串巷,以耍猴為生。天長日久,倒也積蓄了一些銀子。一天,陳野在水西徐元店中秤銀,恰好被過路的轎夫涂起(轎夫名)看見,頓起圖財害命之心。於是涂起暗中跟蹤陳野到前橋山下,趁其不備,將他打死,然後將屍體拖到山上樹叢中丟棄,自己攜銀逃跑。他自以為這一切都做得無人知曉,殊不知全被那猴看在眼裡。

於是郭子章當堂判決,處涂起以死刑,報請朝廷核准後實行。

至此,建寧府的百姓,才明白了知府大人審猴的真相,由此對郭子章更加敬佩不已。

正是:
惡徒休要僥倖,
以為世皆黑渾;
殺人越貨無誰問,
到處囂張害命。

實乃天理昭昭,
上蒼明敏如鏡;
惡有惡報難矇混,
切莫自作聰明!

(事據明代《廉明奇判公案》)@*#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紀元記者李佳多倫多報導)2010年5月8日晚,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在加拿大多倫多佳能劇院(Canon Theatre)的第三場演出,在觀眾熱烈的掌聲中圓滿落幕。令人耳目一新的舞蹈及音樂、尖端動畫的天幕佈景,精美的製作傾倒了全場觀眾。演出結束後,許多觀眾徘徊在劇院,品味神韻餘音,流連忘返。華裔觀眾們對神韻演出娓娓道來的古今傳說與英雄事跡倍感親切。
  • 宋太祖開寶三年,供備庫使李守信到秦隴間買木頭,貪污了許多錢,後來被他部下告發,李守信害怕的自殺了。太祖命蘇曉來審理這件案子。
  • 張平是宋朝人,他在秦王府任職時,因為勤懇能幹而遭人嫉恨。幾個官史誣告他偷拿王府中的錢物,秦王報告到開封府尹。雖然經過審問沒有查到證據,但是秦王還是把他打發走了。張平也不喪氣,說:「雖然現在我命運不濟,但以後未必沒有福分。」
  • 清代後期,有個叫彭三的人,他因為幼年喪父,所以母親對他有些寵愛的過頭了,成了溺愛。結果,彭三便養成了好吃懶做,橫行霸道的性格,經常在外惹事生非,鄉鄰對他的印象都極壞。
  • 人們把用錢買官,叫做「銅臭」。東漢時的崔烈,曾名重一時;漢靈帝時,他花錢五百萬,買官當上了司徒,結果是很快名譽掃地。崔烈問兒子崔鈞說:「外面的人,對我議論紛紛,他們在講我什麼呢?」
  • 仁公心地善良,樂於施捨,視助人為其樂事,是位廣積陰德的志士。一生做了很多助人之事,同時是位遠近聞名的大善人。向仁公所居的山村出口處有一座涼亭,這裡是仁公常去的地方,很多有難回不了家的得到了盤纏,很多生病、無錢求醫的人得到了救助。
  • 長安有戶姓張的人家,一天,張氏在家獨居的時候,有只斑鳩突然從外飛入,落在床上。四周靜寂無聲,人鳥四目相望,似乎兩者冥冥之間有種說不出的聯繫。面對不速之客,張氏有點奇怪,又有點害怕,就打破沉默,請求斑鳩:「斑鳩斑鳩,你不會說話,那就用行動來告訴我。如果你飛來是為了給我帶來禍患,那就請飛上屋頂;如果你飛來是為了給我帶來福氣,那就請飛進我懷裡。」
  • 北宋人晏殊七歲就會寫文章,被地方官員以神童的名義推薦給皇帝。正好皇帝親試當年進士,就命晏殊和這一千多人一同參加殿試。晏殊一點也不害怕,提起筆來,一會兒文章就寫好了。
  • 南京僉都御史海瑞先生,不幸病死在衙門內。同鄉蘇民懷, 檢點他的遺物,只見竹籠中僅有俸銀八兩,葛布一匹,舊衣服若干件而已。
  • 郝質是北宋將領。貝州發生叛亂,副丞相文彥博領軍前來平定,命郝質駐守貝州西城外,見貝州城河上有一座亭子很雄偉,擔心被叛軍焚燬,就派郝質的副將前去駐守。郝質認為那座亭子不重要,派副將去營中督造攻城的戰具,副將推辭,郝質說:「如果亭子毀了,我來擔當責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