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景寄情‧彩疊鄉韻

【水彩行家】訪水彩名家—溫瑞和(中)

林毓修
  人氣: 108
【字號】    
   標籤: tags:

溫老師成就的再進階點是在09年後,特別是最近參與亞太水彩協會所展示的作品,如作品﹙杉林溪畔﹚:明顯可以看出畫面的結構更加嚴謹紮實,重疊筆法自在灑脫,筆調清靈宜人,表現的力度掌控得宜,令人激賞!這當然可以解釋成自上一次風格成形後熟悉內化而來;但我們何嘗不也曾努力了十多年,也無從精進突圍、老調一彈再彈嗎?因此就筆者的觀察:「天份」與「敏銳度」往往是一位成功的畫家邁向『偉大』的一大關卡;而溫老師便擁有了這道關卡的門鎖。

◆ 獨到迷人的色彩

在欣賞溫老師的水彩作品時,首先一定會被畫面中豐沛自然、高雅耐看的色彩佈局所吸引。也常令人驚嘆於如天外來筆之用色,是那麼得貼適與舒服。特別在類似色的細膩微調間,讓人如入印象派大師們的色彩花園中,自在地在光與彩的交織中漫舞、沉醉。偶見相映成趣的對比補色,竟也不唐突地支應著畫面的組織結構,彼此包容、相互托襯。這是如何習來?溫老師表示:一位繪畫工作者,先天若對於色彩有著極高的敏感度,相信定能有絕妙的色感表現。再者,後天的努力學習,是能使色彩鮮活於當下,展現其魅力與迷人的風采。首要便是活用大色塊:在起槁時,先行歸納、再予簡化。讓結構中只呈現素描中的「黑」、「灰」、「白」三大明度調,然後將其轉換成對應關係的大色塊;並適時為主角預留空間。在鋪色時,善用中間質的灰色調,並自由地穿梭在冷暖調之間。如此一旦心有定見,色彩自然手到擒來、自在揮灑。如作品﹙船之節奏﹚:


船之節奏

不可否認,溫老師對於龐均老師用色的精神與特點,多有了悟。同時也對龐師的色彩概念,甚是推崇!所以溫老師會在中間調子與灰階之中,有著更高深的著墨。因為以水彩的創作技法來說,不似油彩那般好調配灰色調。在透明水彩的表現技巧中,若想要精準展現不同層次的灰,那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在不加粉白的情況下,顏色容易調濁;一旦使用不當,便顯得髒與硬。也常常會為了怕髒而清淡得不夠厚重;只好反覆疊加,導致死膩而不透氣。因此溫老師先行將灰調,規劃出不同的色系與屬性,再安排適度的明度差。只要掌控低明度的呈色夠沉,自會將中高明度的灰,襯出其應有的色度與量感,自然不顯混濁。當然減少疊加次數與少用擦洗手法,亦是顯灰減髒膩的訣竅之一。作品﹙


忘憂森林

﹚中的灰調就表現得清透怡人。

◆ 精妙的綠

不難想像,酷愛大自然的溫老師對於「綠」的意象表達,想必有其獨到的心法。讓人如入熱帶叢林般:滿眼是綠,卻處處不同。可真的將「綠」所帶給人們的舒暢感受,表達得淋漓盡致。溫老師大多以暖色為基調,綴以些許寒調來調和點提。在中低明度的綠意表現時,以調加不同層次的褐色,來增加暗面的色澤變化;若要更沉就入藍;這是就深色區塊而言。在受光面的亮淺綠階,主要以淺橄欖加上深土黃來呈現;也可調加蘋果綠來增加明朗綠意;或選擇以略帶冷光的檸檬黃,來詮釋更高光的綠。當然黃、土黃或橘紅,只要適度的調點兒黑,也可呈現出令人雀躍且調性不同,質感超優的綠。重點是:每位創作者對自己的用色習性要有明確的組織認知,盡情揮灑仍方圓有度,才能有獨樹一格的色感表現;而色彩的精妙自會無窮湧現。在作品﹙公園望旗山﹚中,豐富多層次的綠調令人佩服。


公園望旗山

◆ 肯定到位的重疊技法

「筆觸是一位創作者功力的體現』這是謝明錩老師為水彩技法歸納總結的定律之一。綜觀台灣水彩的發展歷程:大致可分為早期名家大渲染,以及擦洗表現形式。水彩黃金時期,縫合與分割手法更將水彩技法推向極致。當然除了少數鄉土寫景的畫家,用規律性的筆法,堆疊出一股質樸的美感外。鮮少有人在重疊技法上,有非常顯著的建樹。而溫老師的水彩技巧,雖師承於早期諸位名師,對於各類技法的堅實功力當不在話下。如作品﹙石橋下﹚:畫面中石橋後方的樹與遠景,水色淋漓,煞是迷人。在渲染和濕畫法的表現上,頗得前輩大師們的真傳。而溫老師卻將此等功力化用於無形,使其在筆韻間自然流洩,來強化精簡後的平塗色塊與筆觸生命;在彩筆的起落下結構、面塊、空間、質感等…,無一不活靈生現。


石橋下

如此傳神的重疊技法,一般普羅大眾在欣賞水彩作品時,大多無法珍視其所傳遞的透性水感。總覺得濕染縫合中那種撞水暈染的技巧,在表現性與難度上較貼近於傳統印象中的精彩佳品。孰不知在重疊繪畫表現時,前置歸納的作業,以及鋪色順序,都應了然於胸。特別在底色與疊加色之間的混色考量,才是重疊法其難能可貴之處。要不疊髒、不生硬,又能將上下交錯互疊的色彩,自自然然地有如化學變化般的「抑」、「隱」、「揚」、「溢」、從薄虛到厚實,從解構到架構,在互透有無間予人清新舒暢的感動。若不曾下過功夫苦練有時,應無法駕馭得如此輕鬆到位吧!如作品﹙旗山老厝﹚和﹙福門﹚:


旗山老厝

福門

分享︰
洞頂茶的故鄉
◆ 寫生是種無可救藥的狂戀

在探究了溫老師的表現技法後,很難不找到些許連結:老師大多數的作品都以寫生方式完成,這份源自於大自然的觀察與體驗,衍生出老師作品中豐盈獨特的色彩。再者,戶外寫生不似在室內創作般可對客觀條件善加控制;所以重疊技法順勢成形。因此在欣賞溫老師的水彩作品時,較不適用於以精緻描摹的角度來加以評析;而應以一位狂戀自然的作畫者,眼中那無處不美、無景不入畫的美妙心緒。不論風雨晨昏,或是烈日罩頂、曝曬難熬。只為了將心底頭這絲絲毫毫的悸動,藉由近無意識的彩筆,瘋狂勾勒出心眼中一張張完美動人的模樣。如作品﹙洞頂茶的故鄉﹚:那黛綠如山的秀髮,在陽光下閃爍著秋香般的綠。而粉牆白晰的臉龐,綴上或青帶赭的明眸,再妝點上嬌俏如簷的緋紅;怎不迷人!當身處如此動情的當下,怎能忍住那滿腔翻騰而自抑呢?所以溫老師在從軍旅生涯榮退後,每天天微亮便出門寫生,直到日落時分才歇手。那永遠不夠用的獨處時光,其中的甘苦點滴是旁人無法領會的。只能藉由幾件揮灑濃情的寫生作品,來加以體會…


洞頂茶的故鄉


<未完,待續>
(圖文由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介紹溫老師的繪畫風格之前,特別要截引一段水彩界大老,也是溫老師的恩師—鄧國清教授所解析的論述;將更能領會溫式風格的脈絡軌跡… 國清老師指出:『溫老師對於後期印象派三位大師—塞尚、梵谷、高更的畫風,情有獨鍾。塞尚的面與面的結合,表現立體的質感之美。梵谷的明豔色澤,以及充滿生命力和躍動的筆觸與線條。高更那原色的喜悅感,大膽的平塗色塊,和繪畫走向裝飾性、明面化,並將形體概念化。讓溫師無時不浸潤於名家的法度裡,頗得繪畫的精簡原則,和追求完美的理念。』
  • 早前輩畫家們因物質匱乏或使用不正確的材料,使得他們的水彩作品快速氧化而損壞...
  • 這次展出是洪東標自2008~2011等四年間的作品中選出的代表作,大多取材自生活中和旅行間的所見題材,洪東標以寫實的描寫技法暈染出幽靜的情境,是大家生活在喧囂的大都會中難得的幽境,讓大家分享這寧靜的自然美景。
  • 所謂「亮處不空虛,暗中有東西」,用這句話形容招治的作品最為恰當,她的畫在大結構中有小層次,小結構中有微層次,彷彿纖維般編成一張天羅地網,環環相扣,牢不可破。
  • 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 2011春研討會作品欣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