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別墅建摘腎基地 最大宗器官販賣案公訴

這棟四層的、甚至沒有搶救設備的專做摘腎手術的「黑醫院」別墅樓內外沒有任何明顯標誌。(網絡圖片)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3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綜合報導)近日大陸曝光北京海淀區頤和山莊一棟四層樓的別墅,被組織人體器官買賣團伙建成了摘腎基地,包括醫生、護士等16人參與。目前該案由海淀區檢查院提起公訴。這是至今為止官方證實的最大宗出賣人體器官罪案件。

[[1]]

「摘腎別墅」所在的小區。(網絡圖片)
「摘腎別墅」所在的小區。(網絡圖片)

北京起訴最大宗非法賣腎

據大陸正義網報導,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以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對鄭偉等十六人進行起訴,涉案包括51枚腎臟、上千萬的贓款。其犯罪流程是尋找器官的買賣家、招攬醫生、承租醫院與別墅進行摘腎。

鄭偉原先在江蘇作為器官買賣中介,成功一次最多獲利一萬元。他為了貪圖更大的利潤,萌發自己另搞一套直接摘腎。他找了安徽省蕭縣一家醫院的周鵬醫生合作,每次以2萬5千元給他回報。鄭授意周鵬出面承租江蘇省徐州市銅山縣火花鄉醫院的手術室,並找來專門負責摘腎手術的相關醫生趙健、楊國忠,負責麻醉的醫生趙輝,每次在鄭偉的安排下這些醫生做手術,做完手術後拿錢。光是2010年3月至6月,他們摘取了20多個活體腎臟,運往北京出售。

由於一次運輸途中發生交通事故,隨車的三個腎臟也因此報廢,於是鄭偉籌劃北京建一個摘腎基地,同年9月在海淀區頤和山莊以每月7,000元的價格租下了一棟四層別墅,陸續配置了徐州等地購買所有摘腎手術所需的醫療器械,將一樓變成醫生宿舍和藥房,二樓配藥室、病房和護士宿舍,三樓是手術室和觀察室,四樓則是餐廳。

在北京每次手術前鄭偉通知周鵬聯繫醫生早上來京,晚上手術完離京。一天摘除三至六枚不等的腎臟。

這棟四層的、甚至沒有搶救設備的專做摘腎手術的「黑醫院」別墅樓內外沒有任何明顯標誌。(網絡圖片)
這棟四層的、甚至沒有搶救設備的專做摘腎手術的「黑醫院」別墅樓內外沒有任何明顯標誌。(網絡圖片)

據《新京報》報導,賣腎者之一的張某只得兩萬五,而患者則需要支付20多萬,其中的豐厚利潤全部被鄭偉團伙獲取。據「供體」張某介紹,他被帶到出租房後,暫時生活在那裏,與他一起生活的還有很多供體,被鄭偉「供養」,「都在等著配型」。而手術後,「供體」不知器官去向。而與供體配型成功的買家進行移植手術,多由北京市正規醫院完成。2010年12月,該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的犯罪案件被海淀分局刑偵支隊查獲。

據大陸公開的數據顯示,中國每年有近100萬終末期腎病患者,其中相當一部分人需做腎移植。但中國去年全年進行的腎移植手術還不到4,000例。

另據廣東省衛生廳對07年5月1日至08年7月31日間實施器官移植手術的所有病例開展患者身分核查。廣東所有醫院供受體身分符合率僅有約60%左右,其中最低的一所醫院身分符合率僅有18%。

這棟四層的、甚至沒有搶救設備的專做摘腎手術的「黑醫院」別墅樓內外沒有任何明顯標誌。(網絡圖片)
這棟四層的、甚至沒有搶救設備的專做摘腎手術的「黑醫院」別墅樓內外沒有任何明顯標誌。(網絡圖片)

加拿大獨立調查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活體摘取器官的罪行並不是近幾年才盛行的。早在2006年7月6日,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的獨立調查團,向加拿大媒體公開了《中國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兩位調查員經過兩個月的調查、取證,通過對18類證據的證明和反證(Proof and disproof),得出結論,「根據我們目前所掌握的情況,我們得出了非常令人遺憾的結論,即指控是真實的。」

麥塔斯說:「我們相信,大規模的、違背意願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現在仍然在繼續著,」並稱其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該報告引起國際社會震驚,西方主流媒體包括路透社、法新社、加通社、加拿大廣播公司、澳大利亞人報等做了重要報導。

麥塔斯《中國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中的數據分析,根據大陸公開報導,在2000至2005年六年間,中國大陸境內大約進行過6萬次器官移植手術,而迫害前5年間(1994年至1999年)的數據為18,500次,增長率為394%。這意味著,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六年中,有41,500個器官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報告提供的證據當中包括,參與過2,000餘次移植法輪功學員角膜手術的外科醫生的前妻的證詞。喬高為加拿大數十家媒體的記者宣讀了部份電話記錄。

近年來,根據國際人權機構的調查和《明慧網》的大量披露:自一九九九年法輪功在中國大陸被鎮壓後,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遭到勞教判刑,也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後音訊全無。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在獄中被迫害致死後,家人一般收不到通知書,屍體就被中共隨意處理。國際人權機構也有很多證據表明,法輪功學員遭活體摘取器官後,有的屍體被直接扔進焚屍爐中,也有一些疑被賣到屍體工廠。

16名犯罪嫌疑人在北京租下用於進行非法摘腎手術的別墅。(網絡圖片)
16名犯罪嫌疑人在北京租下用於進行非法摘腎手術的別墅。(網絡圖片)

追查國際最新報告——王立軍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近來重慶內訌,薄王反目引起王立軍「投奔」成都美國領事館,王立軍向美方提供的中共高層腐敗和內鬥等的絕密資料,導致中共高層全面錯亂。而王立軍的「政績」也被掀開恐怖一角。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12年2月16日發表的最新調查報告《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報告列舉相關證據顯示,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時任錦州市公安局局長的王立軍兼任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主任,涉嫌參與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和活人人體試驗。

報告並引述一名曾在王立軍手下擔任警察的證人,其向海外媒體公布的現場目擊證詞。2002年,該名證人參與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輪功學員的行動。其中一位30多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被經過一個星期的嚴刑拷打、被強迫灌食,已經是傷痕纍纍。2002年4月9日,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派了兩名軍醫,一名是瀋陽軍區總醫院的軍醫,另一名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軍醫,將該名學員轉移到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內,在這名女學員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沒有使用任何麻藥,摘取了她的心臟、腎臟等器官。證人當時持槍擔任警衛,目擊了活體摘取這名女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全過程。

在王立軍的官方簡歷中,有一段和他公安局長工作毫不相關的、任職期間取得的器官移植研究成果,叫作「在國內首次進行注射藥物後器官受體移植試驗研究」。另外,在學術文章《注射藥物後器官受體移植試驗研究》中,從沒做過移植研究的王立軍也是作者之一。

(責任編輯:謝東延)

評論
2012-03-02 8: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