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

一竹

(大紀元圖片庫)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一直喜歡在途中的感覺。

一路上,我們盡可以去瀏覽目之所及的一切,感受天造萬物的神奇與深意。那些或可遠觀或可觸及的一切,都如期的迎我們而來,然後再逐一的遠去。那些遙遠的景致,因為遙不可及,所以不會令我們生出佔有的慾望,有的只是欣賞。這種欣賞,不帶有任何功利目的,因此純粹;正因為純粹,而生睿智,會讓我們發現許多曾被忽略的生命之美:比如曠野中一棵孤樹,忽然躍入視線,那是一種遺世獨立的味道,生命原本也可以如此超然;比如森林中一棵參天古木,默然居於深山之中,不被人識,我們發現,原來生命的輝煌也可以如此靜默……

而近在眼前的一切,因垂手可得,則成為一種誘惑。這種誘惑,令人心意流連。如果我們將那片刻的擁有,當作了一路的追求,貪戀其中,再欲轉身而行時,會發現也許有太多的美麗被錯過,甚至誤了歸期。所以,一切隨緣,淡然於得失,沿途風光再好,也不屬於他鄉客。

旅途中,入眼皆可作風景,若思皆可悟真理。人在旅途,我們已無需擔心怎樣的開始,因為已經出發;也不必患得患失於如何的結束,因為無論怎樣的過程,真正最終能屬於自己且可以據為己有的,只有一路走過來的所思所想、所悟所感。

這一切很像人生之旅:我們來到人世,是一次別無選擇的出發,為了追尋生命的歸旅;當我們最終離去,帶不走這紅塵中的一草一木、一絲一縷。我們只是塵世的匆匆過客,在望斷人生、千回百轉後,我們是否想過,自己是欣賞了紅塵的風光,還是貪戀了世間的名利?而萬物的盛衰榮枯、歷史的興亡更替,可曾令我們思索了人生的價值與生命的真諦:悠悠千載,也終成過眼煙雲;人生苦短,究竟為何而來?@

(責任編輯:金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內蒙古草原上有一種花,叫斷腸草,又叫狼毒花。這種花開的時候,預示著這片草地已經開始沙漠化了;如果不及時治理,繼而長出狼針,就表明這片草地已不可救治。
  • 柔柔的風中彌散著雨潤的微香
    晶瑩的草尖閃映著清澈的珠光
    無塵的小徑傾聽著足音的沙響
    我多麼希望 這一刻
    能夠分享這個世界的寧靜與安詳
  • 不是我偏愛雨
    偏愛這個雨季
    每個雨絲串起的都是
    從天上到人間的一段經歷
  • 總想將我的詩意收起 收在任誰也觸不到的心底 可是,當夜晚的風 搖落了窗前簌簌的微雨 我仿佛聽到了 夜吟的和聲中有你
  • 常言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這其中既包含著對曾經所為的悔之晚矣,又有對命運不可知的無奈慨歎。那麼如果我們知道明天會發生甚麼,也許今天的選擇就會使我們免於明日追悔莫及的慨然長歎!
  • 多少輪回來了又去 演繹了多少的是非與悲喜 曾經的恩怨與情仇 不過歷史舞臺的一場大戲 何必刻骨銘心的在意 究竟 那個時候啊 哪一個是我,哪一個是你
  • 綠葉的苦澀,有黃葉的乾香,加上秋陽的暖味。那時從不覺秋有蕭瑟與凋殘之味,反而覺得充滿了沉靜與祥和,甚至有一種特有的暖意。
  • 芮成剛以「我代表亞洲」,一語驚四座,驚得大家目瞪口呆。
  • 喜歡就這樣遠遠的凝視 凝視你的笑容 也凝視你的憂鬱 其實,遠遠的,那不是距離
  • 在這個冬日的午後 疏落的樹影下 我想檢索人生中過往的一葉 卻發現,每一葉都已是不可挽留
評論